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红包

红包

小谢脑子里塞满了乱七八糟的的东西,弄得他头昏眼花。眼看着女神节要到了,他想给女友珍发一个大红包,三千八百元,可他无法发送出去。 前一阵子,女友珍与前男友复合,他知道后,感觉心…

露脸

露脸

十二月四日是法制宣传日,这不,这个日子又到了,王局长又迎来一次露脸的机会。 王局长总这样说:无论什么时候,做工作,领导就是标记。王局长看过许多历史书籍,似乎自古以来都这样——…

施舍

施舍

从前,铚城县有个人叫达山仁,大家都叫他大善人。 大年初一,大善人刚打开大门,见门口蹲个乞丐,吓了一跳。乞丐衣服单薄,面色铁青,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见有人开门,乞丐站起身强打精神…

小巷深深

小巷深深

寂寞的胡同热闹起来,外出打工的人都回来了,回来过年了,胡同有了生机欢乐。胡同里只有老张一人高兴不起来,碰到一个熟悉的人,老张主动跟他们打招呼,对方却唯唯退却,眼光上挑,眼神…

峨眉客

峨眉客

“峨眉天下秀”,此言真不谬。才进山中几个钟头,这一行大兴安岭来的“半边天”,就叽叽喳喳嚷翻了话匣子,整个儿就是异口同声了。 “庄主任,这峨眉山简直太美了!” 学习之余,东道主安…

郁闷

郁闷

昨天,遇到一件让我很郁闷的事情,真不知道应该向谁诉说。 大学毕业以后,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好不容易进了一家培训机构,做内勤,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机构就停了,我又失业了。呆在…

血色残阳 (小说)

血色残阳 (小说)

昏暗的囚室里,李斯琦,满脸的胡须,已经有许久不曾剃了,凌乱的长发躲在沙发里,眼镜片后面的双眼,目光不再淡定,一缕忧伤写在脸上。 一 八年前,李斯琦还在灯红酒绿的香港任职,是某部门派驻南…

疫情时代的故事

疫情时代的故事

疫情时代的故事 ——局里有人发烧了 一大早,局里工作人员还没坐下,办公室就匆匆忙忙地召集大家开会。昨天市里发现了多名新冠感染者,一些发现感染者的小区、单位已被封闭。市里的防疫通…

力度

力度

民生公园以东民生街以西之间,南北排列有15个停车位。和市里所有公共停车位一样,原本是不收费的。但不知从哪天起,这里居然有老两口开始收费了。早饭后开始,晚睡前结束,除中午、晚上吃…

电梯建不建

电梯建不建

【题记】:对于多层的老旧小区的居民来讲,人们总是希望能够早日的加装上电梯的呀!可是,这个过程就实在是太难的啦?特别是对于老李他们来讲,还引上官司了。这,又是从何说起的呢?还…

协 议

协 议

红色的都市越野车轻快地行驶在矿区公路上,离矿区越近车速越慢,李雯的心越乱。 车驶进矿区,停在广场边的那棵高大的攀枝花树下。李雯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老公傅杰…

谁说的对呢

谁说的对呢

老李头有一年时间没有看见老赵头、老孙头了,一直想叙叙旧。前几天,把这哥俩请到酒店喝点酒。酒倒杯里了,菜还没有上来,老赵头和老李头就争论起来,弄得老李头满头雾水,也插不上嘴,…

沉稳的监工

沉稳的监工

纪空挽着张经理的臂,兴冲冲地走向办公大楼,指着墙壁说,您看这墙壁有多亮!哪家的墙壁能达此标准。随后,又指向顶棚,这三梯的顶棚,高档!光滑到没有一丝的折皱!紧接着,他又猛地蹬…

卖老鼠药的

卖老鼠药的

本来人到中年,床上之事便有了几分节制。可一到晚上,满地的老鼠上窜下跳,叽哩咕咚,唧唧吜吜,不时发出淫乱的怪音儿,鬼知道它们在发生几角恋爱。每每此时,玍古和蕾蕾便被这条件反射…

一线天

一线天

山东屯的光棍二嘎子说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媳妇。矮个子,一头好像营养不良的黄头发,鞋拔子脸,小鼻子却配一张大嘴,黑黑的脸上还有两个黑色痦子,一口因喝含氟过高的井水而造成的满嘴黄牙…

要账记

要账记

现在社会,什么最难?有人说求人难,吃屎难,上天难。可更多的时候是借钱难,要账更难。有人愿意借钱给你,一定是你生命中的贵人。然而现实社会却是失去朋友最好的方法就是借钱给他,你…

新官上任

新官上任

中秋刚过,鼎山煤矿综掘队一班班长石诚荣获公司“十佳班组长”的喜讯传遍矿区。 节后开工第一天,综掘队党支部书记老李在班前会上当众宣布了这一喜讯。在兄弟伙热烈的掌声中,石诚从李书…

两害相权择其轻

两害相权择其轻

疫情管控突然一放开,出进超市,坐公交,进工地大门不验码不查核酸检测结果了。于是乎"阳人"满街跑。身边的项目经理,班组的工友张三李四王二狗他们都“阳”了,有的嗓子眼又肿又疼,…

桥边没有老人

桥边没有老人

“我的父亲又给我写信,说圣卡洛斯大概会在四天前失守,他将于托尔托萨或者通往托尔托萨的路上等我。嗯,我的的回信大概是在五天前送到父亲手里,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 我曾经在托尔托…

老年人的迷惑三则

老年人的迷惑三则

一,屌丝 某男和某女衣着故作寒酸,发型皆像尿壶盖子似的,满大街地十分骄傲地唱着一首叫《屌丝的寂寞》的歌。 一老者听不清歌词,便上前问某男和某女。 某男和某女十分不屑,向老者吼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