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剐蹭

剐蹭

小心!小莉尖叫一声。 大刚反应也不慢,一脚急刹车。 同时,“砰“一声,俩人都感觉,车被撞了。 本来,车行驶在闹市区,车流如潮,大刚格外小心,要拐弯之前,为避免出事儿,已经打了转…

秘密

秘密

一、秘密(微小说) 张正军站在法庭被告席上等待着法官的判决。法官请他做最后的陈述,问他:“你妻子李云芸要与你离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正军泪眼汪汪地看着法官,又看看原告席…

老张进城

老张进城

老张在外省打工的儿子两年前就在县城买了房,只等着老张的孙子初中毕业后去入住——孙子初中毕业就上高中,高中在县城里。老张得一如既往地照应孙子的日常起居,就像孙子的小学,初中那…

 “老三毛”患病记

“老三毛”患病记

三毛者,乃漫画家张乐平先生笔下诞一乞儿也。生于民国兵荒马乱之季,籍无所考。其少时穷苦伶仃,四处流浪,受尽饥寒凌辱,然却善良正直,从不为苟活行鸡鸣狗盗之举,可怜又可爱。及至乾…

轮回

轮回

我刚到南屯乡政府上班的时候,手机还没有被普遍地使用。在整个乡政府大院里,也只有书记、乡长及几个副书记和派出所长有手机,不过用的也都是模拟信号的大哥大,信号还时断时续,特别不…

上课

上课

小李子一生的追求,就是想当个老师了。哪怕是托儿所、幼稚园或小学的老师,也行啊!可是,就是始终未能如愿,且都是事与愿违、阴差阳错和捕风捉影了,始终无法成行也,于是他就特别的痛…

北京梦

北京梦

一 苏喆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商,资产过亿。他整天忙于生意很少回家,因而每年回老家杏花庄看父亲苏青的时间并不多。 杏花庄位于终南山,村庄的四周栽满了古老的杏树,一到春天,漫山遍野的…

最好的报酬

最好的报酬

一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泻进来,给房子里笼上了一层温馨的朦胧,可浩子躺在床上却有些睡不着:女儿三岁了,要上幼儿园了,可接送孩子的人选…… 三年前,参加工作不久的浩子和小艾结了婚…

平凡人的伟大

平凡人的伟大

老李刚从单位退休,觉得身体精力充沛,还能胜任一些工作,于是,托人找关系,请小学领导吃了一顿大餐,便把老李安排在小学门口,当了一名保安。 门卫这工作就是站站岗,负责进出校园的学…

是大方的可悲么

是大方的可悲么

【题记】:我们的可悲,就是不知自己的可悲在何处的也! 骗子:就是指耍弄骗术为生的人,同时还要警惕政治骗子。骗子可以有很多骗人的把戏,所以许多人有上当受骗的经历。 《二十年目睹…

四不像

四不像

【题记】:那么,我们的四不像,是真的四不像么?不是。其实,那都是五不像、六不像的也! 四不像:中国神话传说中的上古异兽,又名“百兽王”,其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似狗非狗、似鹿非…

〖《雅雯》之四〗

〖《雅雯》之四〗

看了看雅雯动了动的睫毛,江山动了恻隐之心,是啊!人呀,活生生的人,健壮的像头牛似的江山,难道没有这份需求吗? 可是,再怎么难忍,也得忍,这是深爱自己的雅雯,既是学生,又是爱人…

冤家

冤家

都说夫妻是冤家,陈姐两口子真是典型的冤家。 那年许是我们命中有缘,为了孩子们享受到更好的教育和生活环境,我和夫君拖家带口来到县城租下一门面房,和陈姐做邻居。 陈姐和她夫君同姓…

就为一毛钱

就为一毛钱

【题记】:退一步,海阔天空也!这一句,不是针对什么人的?而是针对所有人的,特别是针对我自己的也。因此,我要铭记于心、时常地提醒自己和念念勿忘也! 那天,当我拿到这个案子的时候…

压抑

压抑

当我将小唐带出看守所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了。为何?小唐,系我船上的老同事也。 怎么样……在里面,还好吧? 也就那样吧!小唐,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于是,我还是给他…

晾衣绳(微小说)

晾衣绳(微小说)

小区里面有一座花园,长满了花草树木,每到傍晚人们都走下楼,汇聚在凉亭里说说笑笑,享受惬意的生活。 离花园最近的是5号楼8号楼,中间有一条长长晾衣绳,是这两栋楼二十几户人家晾被晾…

生财有道(微小说)

生财有道(微小说)

生财有道 与往常一样,与老婆起了个大早,先到超市排队,每个人领了八个鸡蛋;接下来又匆忙赶小广场,那里有专家养生讲座。我们到时,正赶上发小礼品。今天发的礼品是塑料盆,每人一个。…

让抑郁母亲微笑

让抑郁母亲微笑

朱芬是县城一所中学的初一女生,不但成绩好,而且人还长得甜美可爱,因此,被班级同学称为“开心果班花”。由于她能写一手好字,作一幅好画,因此,她自然地成为班级的宣传委员,班级黑…

打枣

打枣

【题记】:有许多事情,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有时,仅有、只要一次足矣…… 近日,在京城温泉镇,来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立在温北路、双坡路的温泉公园门口,左顾右盼不知该往何处去…

见鬼

见鬼

县里闹鬼了,先是西边的郎中卜世人说见着了鬼,后来东边的苟员外也说见了鬼,有鬼的消息越传越广、越传越神,最后全县的人都说自己见到了鬼,但是这鬼长啥样呢?没人说得出来,一时之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