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祝我儿,钧宝生日快乐』

『祝我儿,钧宝生日快乐』

『祝我儿,钧宝生日快乐』 再过两天,就是我儿钧宝16岁的生日,我心里一直在想,怎样给儿子过个有意义的生日呢,想着、、、还是先送给他一个祝福吧! 儿子的生日,是娘的苦难日。每个做母…

多米诺骨牌

多米诺骨牌

我赶紧拿来手机对着窗外大街上的车辆、行人、花草、树木,拍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很普通吗? 它太宝贵了,我们在如来佛观世音前磕一万个头,都未必能多求得一张。 星期二上午,大雨,我…

爱是一种无奈的折磨

爱是一种无奈的折磨

她已经好久没去看他了,什么原因,她也说不清,反正心里有一种很无奈的感觉。 这天吃过晚饭,她终于守不住心的寂寞,试着拨打了他的电话。手机响了,他告诉她一个人呆在宿舍里,问她有什…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七)/介非 第一卷第三章第三节清匪肃特,巩固政权;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共和国建立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迅速地治愈了战争创伤,恢复了在国民党统…

群驴无首

群驴无首

有一群拉磨的驴,为拉磨的事儿天天吵吵,都觉得自己干得活儿多,其它的驴干得活少。 于是,主人派来一只狗当他们的头儿,带他们拉磨。 一只特别能干的驴说:他又不会拉磨,能带好我们吗?…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介非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介非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六)作者:张士勤 第一卷第三章第二节树欲静而风不停止,阶级斗争触目惊心 连续几天以来,政治夜校扫盲识字班每次点名的时候,中老年组的人数总是寥寥无…

出

七月下火,鲁南大地如同放进了蒸笼。 翻越鸡公岭,跨过祊水河,绿簇簇的磨盘山便映入了眼帘。水芹驾车随着盘山公路旋了好几圈才到了半山腰上的磨盘村。刚停车下来,便见树荫里闪出一道晃…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介非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介非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五)/介非 第一卷第三章第一节 党的光辉照耀在了潜夫山上, 甘霖雨露普降在了茹河两岸。 水沟滩洼村子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诞生,推动了全县农村土地改革…

女朋友

女朋友

一 林远是华风证券公司最重要的客户之一,在省城股评界小有名气。十五年前,他怀揣着十万元闯入股市,可能是没有入市前阅读过大量炒股方面书籍的缘故,或者是经常聆听证券专业人士的讲座…

公示之后

公示之后

刘明国 干部考核之后。公司决定要提拔重用两名B级干部。公司电视台新闻节目的公示名单中共有三名,第一名,是上面带帽指派的特殊专业人才,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无容置疑。大家把目光集中在…

马上就办

马上就办

上面有政策:小孩黑户口不能入学。这已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张海旭的儿子已到了上学的年龄,可还没有上户口,这事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为此他找过乡派出所,户籍警官对他说:“你这…

喧嚣

喧嚣

晨鸟初鸣的时候,吵嚷声也腾空而起,窗户外不远处就是早市。罗丽早就醒了,声音交织在一起搅闹着她,再也无心赖床,罗丽起身洗漱完毕,走出家门,去早市上一逛。 天空飘着蒙蒙细雨,打伞…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四) 作者:介非 第一卷第二章第三节县委书记说:“党在农村的工作思路和方针,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必须紧紧地依靠贫下中农” 县委大院的会议室内,…

有个人终将是忘不掉了

有个人终将是忘不掉了

有个人终将是忘不掉了 五月,暮春时节,清风白云,绿荫如海!五月,一季清爽拉开了序幕,岁月悠悠将季节翻转,五月,感慨颇多,扯着莫名的思绪……­ 五月的日子隐藏了很多期盼,一些念头…

守候

守候

守候 人们都说张翠兰傻,都傻透顶啦,明明有俩儿子还放胡大为走。 胡大为是省城的下乡知识青年,下放张翠兰所在的小村子。 张翠兰是村里唯一的初中生,在村小学当代课老师,胡大为来了之…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介非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介非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三)/介非 第一卷第二章第二节摸着石头过河,走社会主义道路,这里有阶级斗争 几个月以来,水沟滩洼生产互助合作组在红脸大叔的领导下,各项工作有头有…

请功报告

请功报告

牛二代读完本科新闻系大学,因为在大报上连续发表文章,也就顺利的在K市“勾丝”商场找到职业,给商场总经理当上秘书,月薪不高也就万把元吧。总经理对他说:“好好干吧,注意抓住升级的…

令人心醉神迷的夜晚。

令人心醉神迷的夜晚。

夏日的夜晚,是美妙的夜晚,是令人心醉神迷的夜晚。 银色的圆月悬浮中天,柔和清馨,她那银色的光輝,欢暢地流泻于大地,溢满山谷。清亮的月光,在绕城而过的江水中,碎成银子。清音叮咚…

一群“老枫子”

一群“老枫子”

爸,这大清早的,又去大古枫啊。 老金头放下小木凳,一屁股坐下来,一只手使劲摇着那把有些年头的蒲扇。老人主要是心里头热,热的发毛。 老人坐了一会儿,见儿子没声了。起身从屋外扇到屋…

不靠谱的父亲(微小说)

不靠谱的父亲(微小说)

1 我老爸历来言而无信,而且是个酒鬼,做人做事极不靠谱,这也是我母亲离开他的原因。记得我8岁的时候,他骗家里人说到外地做生意,欠了银行一大笔钱,其实是被人诈骗了。一直以来,他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