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黄金失窃追踪记

我党失踪的巨额经费

1931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地下党受到严重破坏,为了营救被捕的同志,党中央筹集120两黄金,让林伯渠想办法将黄金从苏区送到上海。林伯渠请金匠将黄金打制成十二根金条,由七个交通员接续送至上海。他给每个交通员配备了钥匙和锁。除了对上暗号、下一个交通员用钥匙打开上一个交通员的锁之外,林伯渠还亲自写了一个“快”字,把七个笔画分别给七个交通员,只有全部对得上,才能交割装有金条的皮箱。

第一个交通员1931年11月6日从瑞金出发,直到1932年元旦,苏区保卫局长拿着已经收回的前六个“快”字笔画来找林伯渠,林伯渠才知道出事了:在松江到上海的最后一站,金条失踪了。第六个交通员和第七个交通员音讯全无。导致被捕的九名同志无法营救,壮烈牺牲。

120两黄金和交通员去哪了?当时的上海是敌占区,虽然地下党展开过调查,可是数年间没有结果,渐成党内一桩悬案。

最后一次执行的任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中央决定彻查此案。任务落在上海市公安局蒋立文、邬红德他们身上。

1950年头的上海,虽然已经进入冬天,天却不是十分寒冷。从市公安局到外滩,蒋立文就感觉浑身上下有点热了。刚才局领导下达的任务:上海虽然刚解放,可是许多历史遗留下来的悬案仍需破案,为此市局专门成立了悬案办公室。交给蒋立文和邬红德他们小组的任务是:侦破1931年我党秘送120两黄金上海失窃案。

从档案中查出,第六个交通员叫刘志纯,自从黄金失踪以后,也找不到这个人了。蒋立文觉着首先应该从此人身上下手。功夫不负有心人,蒋立文他们最终打探到,有人最后一次见着刘志纯是在杭州。

杭州武林门有一家“茂福竹行”,蒋立文和邬红德一打听刘志纯,店老板点头说是有这个人,原先刘志纯就是这家店的伙计,但早就不做了。

“那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你们店的呢?”蒋立文问,店老板想了想说,“应该是1931年年底和1932年年头吧。”

蒋立文和邬红德两人对视了下,时间对得上。

“你还记得起当时的情况吗?”蒋立文问老板,老板爽快地答道:“这事我记得很清楚。刘志纯向我请假说要去青浦看他的亲戚,正好那要经过松江,我想起松江城里的‘大天营造行的张老板还欠着我一笔款子,我写了信给他带去,希望他能把那笔钱要回来。”

“后来呢?”

“后来钱没有要回来,人倒是回来了,就是没多久就辞职了。”

“那你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真的不知道。”老板闪了下眼睛,说:“前几年我的一个朋友,好像也在一家竹器店见到他,说他还在干这一行。”

“那刘志纯还在杭州?”邬红德差点叫出来,老板犹豫了下,摇了摇头,“这个我不敢肯定。”

蒋立文和邬红德来到了杭州军管会……

找到刘志纯比预想中的简单。在一家竹器店,见到了刘志纯,四十五六的年纪,应该对得上号。问起当年的情形,刘志纯马上就点头承认自己就是那第六个交通员。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随着刘志纯的回忆,那消逝的一幕重又出现在眼前。

1931年11月,杭州西湖“楼外楼”。

刘志纯在踏进大门前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跟踪,才在大门旁的椅子上坐下。与此同时,一辆黄包车飞奔而来,停在了楼外楼门口,从上面下来一个穿着旗袍的小姐,冲着刘志纯一笑。刘志纯还是坐着一动不动,今天是他接头的日子,与对方没有对上暗号前,他不能让对方觉察出自己是在等人。这个小姐刚从车上下来,就有几个人迎了上去,原来小姐是冲着后面来迎他的人笑的。刘志纯为自己的不够老练暗暗批评自己。刘志纯是在今年2月才入的党,说起来这是他这个交通员第三次执行任务,说不紧张是假的

声明:本网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