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儿子多条路

王大明开了二十多年的彩印包装厂,快实现财务自由了,他认为自己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人多路广、掌握政策。尤其是“人多路广”,王大明特别会打交道,做业务的时候遇上什么问题,需要什么人解决,都会被他不屈不挠地攻克。对于国家的政策红利,他也是吃了一拨又一拨。比如:二胎政策一放开,他就生了一个小儿子。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掌握政策不糊涂,多个儿子多条路。

最近,区里进行整体拆违工作,告知他的那些厂房有一部分是违章建筑,要求他限期整改。王大明才不干呢,下定决心,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路子”,抵制拆迁。

正想着,门“砰”地开了,读高中的大儿子王小飞兴奋地带回了一个球友,是小学里的同班同学陈果,而且还告诉他,陈果的爸爸陈功就是拆违办主任!

这一下子洒进来的阳光,好像给王大明开了一条通往成功的“金色大道”。

王大明和陈功之前有过交集,但是这交集对王大明来说却并不美好。

十年前,王小飞和陈果在同一个家庭小队,针对这种家庭型学习活动,王大明和陈功有过很大的分歧。王大明是老板,提议轮到哪家就哪家请客。那时是城建办科员的陈功建议:教育孩子要勤俭,花钱也要 AA制。第一轮较量,王大明就输了,他很是窝火,其实他早就琢磨过小队成员登记表,盘算着通过请客把那些家长资源整合好,以后可以“通路子”,这下,儿子带来的好资源被陈功毁了。

又一次,假日小队参观王大明的彩印包装厂。看着孩子们惊奇的目光和大人们羡慕的称赞,王大明顿感前所未有的扬眉吐气。可偏偏陈功煞风景,一会儿说他们这个厂房的简易棚太危险,应该整改;一会儿又说消防通道前堆了太多机器,应该搬走。王大明的脸拉得比驴脸都长,心说:人家是来参观的,难道你是来检查工作的?到我这里来触霉头!差点当场翻脸。

从此,王大明认为自己和陈功绝对是命里相克,八字不合,誓不与他来往。可如今人家当上了拆违办主任,王大明跌得倒爬得起,堆起十二分灿烂的笑容以老同学家长的身份到陈功办公室叙旧了。

陈功也很是感叹:“时间真快啊,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

听听,“我们”!王大明觉得陈功这句话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于是,某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王大明出手了……

可是,陈功连家门都没让他进,连人带钱都塞回车里,严肃地说:“大明啊,拆违是民生工作,代表了一个政府形象。你这个行为就是看不起我。”见王大明还要坚持,陈功连忙关门,“你回去吧,陈天还等着我辅导作业呢。”

王大明是又羞又愁,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做得不对:一来,还不到火候;二来,上门送礼这方式太直接了,把人家吓着了。他暗暗可惜大儿子的“路子”被自己玩废了。

这时,小儿子王小翔从房间里跑出来,王大明豁然开朗:他们都是一个学区的,孩子都在同一个小学,刚刚陈功说陈天是他小儿子,据说也是一年级,会不会凑巧也是一个班呢?拉过王小翔一问,王大明暗叫:天助我也!陈天正是小儿子的同班同学,还是同一个家庭小队的,平时活动,都是妈妈们带着参加。

得到了这个消息,王大明浑身的经络统统打开,他气运丹田眼睛一睁,巴掌往茶桌上一拍:“看看,多个儿子多条路!”

于是接下来的家庭小队活动王大明亲自参加,很快与陈天的妈妈聊熟了。他发现这人一旦做了领导,胸襟就不一样了。比如王大明提出实行家庭小队活动以一家请客的方针政策,马上被全队人员包括陈天妈妈接纳了。大明抢先组织了好几次小队活动,有去塘边钓甲鱼的,有去海边露营的,还有去玩水上项目的,统统是他请客。他对陈天和他妈妈还特别献殷勤,每次都到十字路口接送……几次活动下来,全队的成员都很拥护王大明,陈天妈妈有好几次甚至暗示王大明可以去他们家里玩

声明:本网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上一篇:茶香四溢
下一篇:世上还是好人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