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计中计

计中计

被推进火化炉。
   没死成功?
   太假,沒死成,听现场工作人员的口气,我是应该死之人吗?
   再细听。
   这环卫工眼花,难道警察和咱们都眼瞎了吗?送来时分明是个死人,现在倒好,一充气人偶而已!我分明好好的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却当我是空气,比划半天他们压跟不理我。
   不理我,那我赶紧走,万一他们反悔再烧我一次那就不好玩啦!出门,我迎面就撞到一个胖女人的怀里,个头真大,还很壮,看上去很彪悍地样子。胖女人随手就多推了一把玻璃门,咔嚓一声,钢化玻璃门碎渣子立马掉一地。工作人员赶紧上前询问什么情况,胖女人手指戳到我额头上,又咧咧嘴叨叨着,“他睁眼瞎撞到我啦!我用手推他,不知道玻璃门怎么会破掉的。”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就胖女人自己一人,所指之人是鬼乎?
   还是胖女人想赖掉破坏公共设施的责任呢!
   工作人员请走胖女人,这事好像与我有关,奈何他们不把我当人看,再说,他们压根不相信有我这么个人。想着赶紧离开这不吉利的地方,他们想怎么处理胖女人那是他们的事。
   出了火葬场一里地,一辆私家车捎我回了城,司机大哥人挺好,问我住哪里,他可以好人做到底。我跟他实话实说,“沿河路天桥下行人通道就是家。”
   司机大哥一听,觉得有点意思,“没地方住。”
   就这样子,我认了个干哥哥,捎带着我也多了干妹妹。
   干妹妹比他哥哥待我更好,吃住用都免费,说白了,干妹妹好像是看上我啦!不过,我有点想不明白,她是优秀的人民教师,我是居无定所的流浪汉。
   可能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干哥哥开理发店,我也跟着当起了学徒。
   店不算太大,在人口20万以上的小县城,这理发店还是数一数二的。
   干妹妹周末两天也经常来这里兼职。
   每个周末时间,只要干妹妹来店里工作,生意就异常火爆,美女的魅力就是大。理发店里其他员工就不太高兴啦!生意太好,加班延长,工作超负荷,谁当员工都会不高兴,可我一点怨言也没有。我本就一文不值,现在他们一家收留我,帮助我,还给我提供就业岗位,这我得知足、感恩才对嘛。
   我这人以前天天露宿街头,遭人白眼,现在好了,我有工作,我有他们……
   现在想想,遇到贵人咋就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啦!我必须努力的工作,回报他们也为了自己以后更好的生活。周末顾客的头,我计算了一下,上个周末两天洗300个头,要不是时间不允许,排长龙的队伍我把手洗断了也洗不完。
   每个月底干哥哥都给我发1000块钱零用,剩下多少我也不好意思问,反正他替我保管着。在他们家时间呆久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啊!毕竟一个屋檐下,我就是一个外人。虽然他们家四合院很大;可我总感觉自己身后有许多双眼晴盯着我看,有时一个人站在天井处打水冲澡,冷风一吹,我满身就起鸡皮疙瘩。干哥哥经常在店里忙,偶尔我会充当几次回家拿饭盒的角色,平时一般都是我那妩媚性感到风骚无比的干嫂嫂送来的,最近干嫂嫂好像没有以前勤快,听闻干嫂嫂开始信了上帝。
   在干哥哥家我也住了大半年多了,他们的家事我也不敢掺和,可遇上“家丑”这事,于我而言就不好办了,以前只听闻,现在是亲眼所见,“信天主,信进了赤下裸全身泡浴缸”美其名曰:“圣水净身”天底下有这好事我咋就没摊上呢?信徒男女也不避嫌,每人都用瓢勺朝头浇冷水,不生病才怪呢!
   好事没摊上,偏偏八月十四、中秋节前一天中午我给遇上啦!干嫂嫂忘了自己赤裸着身体,冒冒失失跳出浴缸就生拉硬拽要我也加入他们的洗下礼活动。
   一干信众强迫我跳进浴缸,四肢难敌众人手,他们扒光了我,他们陷我于不伦之恋中!
   此后,我心里千百万个惶恐不安,虽为越界男女关系,可那袒胸露乳四目相对时丢魂魄感觉真他妈的有点飘飘欲仙啊!
   很多个夜晚都辗转反侧中。
   离开。
   可第二天见到干哥哥干妹妹对我的好,我又没敢说真话。
   店里的生意兴隆,我依然忙着手里的剪刀,又熬过一年,城南这家分店,干哥哥让我全权打理,干妹妹隔三差五也会来我这边冲冲人气。
   漂亮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是最靓丽的风景线。
   某天,干妹妹领着个中年油腻大叔来店里。很明显他们关系不一般啊!
   20出头的女孩子,真应验了那一句,“漂亮的女孩都让猪拱了。”
   之前与我亲昵的举动,我现在才明白,干妹妹真把自己当亲哥哥看待的。言者近,亲无欲!
   白菜萝卜各有所爱,我惟有祝福他们能够天长地久吧。
   一个月后。
   干妹妹和中年油腻大叔闪婚闪离。
   重点她怀孕了。
   三个月后。
   干哥哥和嫂子也办了离婚手续。
   重点,五年夫妻生活,哥哥嫂嫂至今未生一个孩子。
   干哥哥大气,四合院归了嫂子,有600平左右,嫂子打算长期搞他们所谓的上帝信仰。
   现在,干哥哥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他想让我当干妹妹的丈夫。
   照理,我应该接受委托,可他们让我只当名义上的丈夫。
   纠结万分,思考一星期后。
   在思考中的那个七天里,干哥哥离婚的嫂子找上了我,嫂子的要求更加过分,她要和我正式领证,成为合法夫妻,还说是上帝的旨意!
   我不同意。
   当嫂子拿出自己和她浴缸洗圣水浴的照片为证时,我惊呆了。
  
   2021.12.20作于广丰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飞车靠脚
下一篇:苗素的窝心事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