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素的窝心事儿


  苗素心里很不爽,真不知道这个世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葩的人。
  苗素是网格员,负责联行小区一至五栋的群众工作,工作内容大致为流动人口管理、邻里纠纷排解,社会治安管理、各项政策的宣传、消防安全排查等等。办事处要求各网格员建立各楼栋群,便于开展利民服务工作。有的业主嫌办事处各种宣传和通知太多,不愿意进群,拉进去了也会自动退出。这种情况以业主意愿为准。每一次的工作动态,苗素都会加上一句:“请大家相互告知,谢谢。”
  周月是一栋四楼的住户。他是居委会年轻党员,还是苗素的朋友。小伙子是钻石王老五,长得一表人才,看上去待人有礼,只是性格有些内向。严格说来,周月是苗素朋友的朋友,王林是她俩的中间人。
  王林性格开朗,经常安排苗素、周月和其他朋友周末小聚。建立网格楼栋服务所,苗素很自然地把周月拉进去了。周月不发言,也不会对每一项通知回复那句简单的“收到”。这种情况,苗素也觉得正常。她心里很清楚,只要业主们不跳出来怪声怪气地刁难,就是阿弥陀佛了。
  十月份,居委会党支部进行换届选举,五选四。按照初选情况来看,有三位是稳的,差额就在周月和另一名党员中产生。周月的交际不如另一名人选广阔,就目前看,周月处于下风。因此,苗素和王林就去帮周月推荐,60位党员中,两人推荐了十票。周月自己都没有苗素和王林这般积极。他认为自己比另一位竞争对手要优秀多了。选举结果,周月失败,差额15票。
  紧接着,又要开始居委会主任的换届选举。居委会有15名居民代表,每位代表负责联系、动员十户人家前来参加投票。人数不过半,就得重新选举。这时节,寒风刺骨,再加上小雨淅淅,不过半的危险明显存在。恰巧周月也在苗素的包户当中,苗素按照居委会工作,将自己的十位包户建成一个服务群。以后除了自己负责的网格楼栋,这十户人家的服务工作自己也得完成。
  这十户人家里,其他九户都是苗素提前说明情况才把他们拉进群。她想,自己和周月玩得这么熟,并且,他又是党员,不用再重复啰嗦,直接邀进群了。群建好后,苗素做了选举的有关事项通知,其他九户都说收到,只有周月不开腔。苗素又单独用微信与周月联系,通知他记得参加选举,周月均不回复。苗素有些生气,心想,虽然你选举失败,但是我们朋友是尽力的,本来你就是居委会的党员,这点儿举手之劳的工作你都不支持吗?
  一天之后,苗素半开玩笑给周月发信息:“小伙子怎么不回复信息?注意素质哈。”
  周月这番倒是秒回:“别和我提素质,请问你拉我进群之前经过我允许吗?”
  周月这句话,就像一棍子打在苗素头上。
  两秒过后,苗素回:“不好意思,我拉你进的都是工作服务群,不是传销,不是营销。但未经你允许这点也算是我的错吧。”
  周月说:“选举的事我知道,我有弃票权。我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用不着你三番五次来说。”
  “我们是熟人,所以没有经过你同意就把你拉入服务群。你要是不愿意可以全退。”
  消息发出后,周月很快退了苗素的网格楼栋服务群和居委会包户服务群。苗素火气也上来了,排着桌子发牢骚:“我们工作人员对群众应该态度好,应该忍气吞声。但是,对于朋友,做人是有原则的好不好?”
  苗素气哄哄地给周月发消息,说:“下次王林来我家聚餐的时候,你也不要跟着来了。你家有钱不缺饭吃,我家也不缺吃饭的人。”
  真是凭实力单身啊,35了呢。
  苗素心里舒坦多了,世界那么大,谁缺你这个把伴儿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计中计
下一篇:后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