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搜索友友弟子的结果,共36条记录

参差晔晔整齐荣荣

观四季轮回,荒山披绿、陌上花开,景中原野巷陌尽有晔晔灵动之感;呷墨香浓茶,韵于绝巘,律于尘寰,格间排山倒海皆为荣荣仰止之情。 自古以来,参差与整齐似孪生胞胎相互盘附,相互依存…

后悔,藏在心底

一、后悔,藏在心底 母爱是什么?是荣誉,是勋章?而我仗着这份荣誉,曾经把母爱视作粪土。以前我不觉得,现在我后悔了,后悔不该将母亲的爱,看作其理所应当,不该将母亲对我的爱,扔在…

重庆游手札

(一)重庆游手札 心旷神怡的美景,似乎总在诗词与远方。有人烟花三月下了扬州,吟诵着江南的画船听雨眠;有人繁花四月信步去看一场花事,落花时节又再度邂逅故人;有人踏着霜雪遥望故都…

沅河镇的民间习俗

沅河镇,俗称原神场,处湖南省洪江市西部。它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沅水小镇。这里的人生活简朴,民风淳朴,保留着许多古老的民间习俗。这些习俗,既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又…

[菊韵]我还得继续我的良心活

晚上,批改学生作文,忽然眼睛酸胀,赶紧躺藤椅上小憩。眯了会,不经意间瞟了一眼书桌右上角的台历,鲜红醒目显示着“12月22日”。底下两个正楷小字“冬至”,很扎眼。 突然,书房一片黢黑…

美丽的山门新村

去山门新村,须在洪江市双溪中心小学右拐,一条路直走。穿尘土附壁的火车桥洞,小心经过时常遇雨崩塌的小山,然后钻入一颗颗树、一座座山夹着的羊肠村道,一直往前走。在一个拐角处,你…

又见紫藤萝

我没见过盛开的紫藤萝花,也没看过书本上描述的那种如痴如醉、如梦如幻般的紫藤萝瀑布。在我记忆中,紫藤萝是爷爷卧室墙壁上那永不褪色的条幅。 小时候,我一直和爷爷生活,爷爷卧室的墙…

夕阳下漫步郊野(散文)

浅夏伴微风,带些暖意,天气好极了。阳光丝丝缕缕洒下,散发着夏的气息。我迎着阳光,穿一件单衣,肆意漫游大街小巷。 “吃完饭出去走走!”妈妈向我发出了散步邀请。 “好的!”我含着一…

孝在桌上

“吃饭了!” 母亲的这一声,很响亮,隔着层楼都把我的魂从电视剧中招回,但我的视线还是未移开电视屏幕,只随口应了句:“好嘞,知道了。”剧中的画面继续,为了早点知道后面的情节,倍速…

枝丫上的小黄花

盼着,盼着,凉爽的秋风来了,果实沉甸甸的很诱人。这个摸一摸,那个蹭一下,弄得满园窸窸窣窣,躁动起来。秋雨,淅淅沥沥,带着寒风,悄无声息地云游山林田畴,为家乡这幅美丽的画卷润…

照片里清晰的妈妈

我梦见了母亲,她伸开双手,做出拥抱的姿势,眼里带着泪,离我渐去渐远。我哭喊着“妈妈”“妈妈”,终牵不了她的手。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我焦急呼喊着“妈妈”“妈妈”,你还没听我叫你…

活泼喜雨的风湿孩子

我淋过许多场雨,最狼狈的时候,如一只落汤鸡,比起遇人,我更乐意逢雨。 清晨五点,凉风细雨;午后闷热,中雨交加;黄昏墨色,大雨滂沱。我一直在雨中。小学时,离校三公里外,才有校车…

白色的羽翼

风,很神奇,时而柔和送爽,时而又粗暴燥热;时而吹走当下,时而又卷起回忆。 风,对我而言,意义非凡。不知为什么,风起之时,我总感觉有人在我耳根轻言细语,诉说着一些过往。迎面而来…

夜深忽梦少年事

放在床头的闹钟,已经开始作响;阳光透过窗帘,懒洋洋洒在枕边。或许是阳光太过炽热,或许是我睡的有些许不安宁。无论是出于何种情况,是的,我终究还是醒了。不过,我是不愿醒的,因为…

爷爷奶奶的菜园子

一切都是老样子,浅蓝的天,淡白的云,还有未成熟的水稻静默在水田中;一切好像又变了,叶儿更青了。绚丽的色彩,倒影在眼里,柔和的使人愉悦。久违的水稻香和田里的浮萍味,勾起了我对…

狐仙姑娘报恩记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武夷山脚下,住着一户殷姓人家。这家原本有些薄田,日子过得很幸福。然而女主人一场病,殷家变卖了所有的地,也不能把她从死神手中拽回。殷邦见妻已去,伤心不已,安…

让我们露出更本真的面目(随笔)

含蓄,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日常生活中,人与人相处,大家总喜欢用含蓄的方式表达。用词委婉,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它没错。它不仅可以避免让对方处于尴尬境地,也可以避免起冲突,易于…

“悔过鸟”的传说

播种芝麻的时节,雪峰山一带的山沟、小岔会出现一种类似杜鹃的鸟,当地人称它为“悔过鸟”。它一般在晚上八点左右,天麻黑(俗语,夜色朦胧)时,才开始叫。那叫声凄厉,如一位蓬头垢面…

春节融融情不改

父亲回省了,顺便接我回乡。路上,我透过车窗,不远处,错杂矗立着许多崭新的别墅。天空,云烟袅袅,时不时隐隐传入耳中的炮竹声,仿佛在我心间炸开。我随声望向那屋背的青山,灰蒙的,…

外婆不息的京韵

盛夏的光影,透过树缝落在青石板上。日光,照进庭院,撒在我身上,却并未照进我心里。 “看好,勾脚面,慢慢往下压,后脚跟随。”外婆站在院中,不厌其烦地给我示范着。 或许是天赋的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