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 >
心系故乡

心系故乡

(一) 红船驶出了苏州城,在碧波荡漾的河面上缓缓前行。彩霞映衬下,几只叫不上名字的大鸟在上空翻飞,不时发出几声鸣叫。春日的江南,花红柳绿,草长莺飞,江花似火,绿水如兰,好一派…

我是一只怪兽

我是一只怪兽

昨夜,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独自一个人,行走在一个空旷的湖面。此时正值隆冬时节,大地冰封,雪舞苍穹。头顶的月亮在漫天白雪映衬下显得朦胧而惨白,湖面上旧积雪冻得坚硬,新落的雪…

凹 岸

凹 岸

凹岸,河流弯曲河段岸线内凹的一岸。凹岸通常受主流冲刷,水越深,流速越大,岸坡易坍塌,水毁程度也与地质相关。通常表层水流是从凸岸流向凹岸,而下层水流是从凹岸流向凸岸,泥沙容易…

夜的寂寞那么美丽

夜的寂寞那么美丽

初见到雨时,她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儿子也上大学了。岁月的红尘锁不住雨这个年龄应有的魅力,岁月的年轮沉淀在她身上的,不只是一个知性女人及为人处世的成熟,还有一段让…

同桌赵赵有点儿不一样

同桌赵赵有点儿不一样

有赵赵这样的朋友很幸运,感谢遇见,感谢她让我明白了这么多。 我不太喜欢我的同桌赵赵。 可是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喜欢她,明明她每次都帮我记作业,给我讲题,很是照顾我,但我…

我和时光一起,等你转身

我和时光一起,等你转身

从那以后,我们见面会相视一笑,会偶尔说上两句话,虽然接触并不多,但我却是他在这个班级里走得最近的人了。 1、 周申来到班级的那一天,恰逢是个阴天,整个世界像蒙了一层纱,调子低成…

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我告诉过游淼我的人生目标,她也有她憧憬的远方,我们约定一起努力,一起前行。人生的每一步我们都不会掉以轻心,毕竟我们喜欢着对方,更希望对方眼中的自己是最好的自己。 一、 一天早…

摄像头里的父母

摄像头里的父母

自从在父母的卧室、厨房和门廊下装上监控摄像头,远在大都市的我,就可以随时随地看到乡下父母的动向了。 我发现,一开始父母总是惦记着房子的角落里有个摄像头在“偷看”,于是,他们的…

16岁那年,我看见了妈妈的眼泪

16岁那年,我看见了妈妈的眼泪

如果你也曾看到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妈妈曾因为你的叛逆一个人在夜里手足无措地默默哭泣,我想,你也会思绪万千,也会于心不忍,也会浪子回头。 1、 我上初三那年,我们学校正在和县城的…

祖母(真情)

祖母(真情)

奶奶先后照看了儿女的九个孩子。冬天的早晨,她带着我们到地里拾柴。天干冷干冷,回到屋里,我们的手争着伸进奶奶的袖口里。 奶奶是个农民,一生连个名字都没有。父亲说第一次人口普查的…

父亲的唢呐

父亲的唢呐

父亲真的老了,腰不直了,背不挺了,早已没有年轻时的风采,甚至连气息都不稳了,我看着父亲憋红的脸,往事一幕幕在脑中回放,眼泪早已模糊了双眼。 一、 我的父亲是吹唢呐的,说得好听…

她要长大,我必须先长

她要长大,我必须先长

当我寻找了一中午,看到她们几个孩子从远处走来的时候,我本想批评她一顿的心思瞬间就没了,只想抱住她。 早晨8点,女儿要去驾校练车。驾校在市郊,要坐40分钟公交车。我纠结要不要送她过…

亲爱的李月牙

亲爱的李月牙

好一会儿,弟弟轻轻地说:“姐,我们给李月牙道歉好不好?不要让她去住校。” 1、 李月牙回来的时候,我和弟弟正在书房写作业。脚步声在书房门口停了一下,才传来轻轻敲门的声音。 “进来…

世界上最喧哗的爱

世界上最喧哗的爱

一切似乎都很不真实。没想到“声音”原来这么好听,没想到“音乐”竟是这么动听。 一、 “你是哪里人?”每次我开口说话,就有陌生人好奇地问。这个问题让我难以启齿。 我调慢自己讲话的…

父亲的“小克星”

父亲的“小克星”

那一袋被十公里的阳光滋润过的饺子,那一袋留有母亲的指纹与父亲的体温的饺子,支撑着我把所有的孤独与悲伤包进肺腑,用各种书籍把我的灵魂塞得满满的,如同一轮半月,如同一个弯弯翘翘…

藏在门后的泪水

藏在门后的泪水

每一次看到那熟悉的院门,想起曾经有一年的冬天,他和父亲两个人,隔着一扇门默默流泪的情景,依然会觉得鼻子发酸…… 表弟在外地工作,每年能够留在家里陪伴妻儿的时间屈指可数。前几天…

最大的本事

最大的本事

父亲从乡下老家赶到我这儿来看牙齿,在上海定居的小妹得知后,请了年假也过来了。等小妹到了,父亲已经把牙齿看好了,他向来不愿麻烦人,凡事都靠自己。小妹回上海那天,父亲送她去火车…

特殊的嫁妆

特殊的嫁妆

老公将穿着婚纱的我从床上抱起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要从这个住了二十六年的家离开了。 我争分夺秒地四下张望:白色的衣柜,不知被我的指尖摩挲过多少回;紫檀的书桌,支撑与陪…

拳拳在念那碗汤

拳拳在念那碗汤

记得高三时,班主任总是看着我发愁地说:“人家一读高三就清瘦了,你怎么越读脸越圆?到底有没有用心读书?”真是冤枉,我自认为读得认真。每天晚自习回到家中,那小煤炉上总煨着一碗汤…

寂静的山林

寂静的山林

一、 我奶奶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还算是硬朗。奶奶活到现在,实在是不容易。 爷爷年轻时候是生产队的车把式。一次赶车外出的时候,拉车的几套牲口惊车了。怕碰到路上的行人,爷爷拉紧车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