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拯救爱人

拯救爱人

当小麦把和陈雨的对话说与晓光听,电话那头的晓光默默不语,他真的不希望他的预感成事实,念清的生父不知在哪也就罢了,就在跟前,让少楠何以面对,这对少楠更不公平啊。
  “晓光,你说句话呀。”小麦软弱地要求。
  晓光知道小麦想从他这里寻找力量,可他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事情一件接一件,又一件比一件残酷,他都承受不住,别说少楠和小麦了。
  “小麦,”他困难地开口,“你现在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做,回来再说。”
  “我知道。”
  “也不能有任何异常情绪和表情。”
  “我知道,我就是担心清儿,她好像对陈雨有了好感。”
  “相信陈雨,他会处理好。”
  “他还是个孩子,他怎么处理啊。”
  “好在仅仅一面之缘,仅仅刚产生好感,陈雨只要说有了女朋友,念清自然就放下了。”
  “会这样吗?”小麦还是有些担心,可怜的清儿,好不容易对一个男孩有了好感,却不能爱。
  “会的,你要相信现在的孩子们,他们比我们活得理性。”
  小麦想起陈雨有姐姐时的欢喜表情,放下心来,可又开始担心少楠:“晓光,少楠怎么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还怎么去清风舍?让他如何面对面啊,他会再次崩溃的。”
  “少楠------是强大的,你要相信他,你不痛,他就不会太痛。”
  “我能不痛吗?只是不敢让他看见我的痛。这一件件的,对他太残忍,再强大的人也扛不住啊。”
  “你做得很好,小麦,我们和他一起面对,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温暖我们,帮助我们,拯救我们,接下来,我们去温暖他,用我们的亲情拯救他。我相信,他一定会垮过这道坎,超越自己。”
  小麦边听边流泪。
  “你在哭吗?”晓光听到一阵阵压抑的抽泣声。
  “我忍不住,心里难受死了。少楠化十年时间打造清风舍,竟然打造出一个清儿的生父,太残忍了呀。这个惊天秘密不被发现多好,我尽愿玉莲永远蒙混过关,我尽愿少楠永远蒙在鼓里,永远啊。晓光,为什么这个惊天秘密要我来揭开啊,如果当初我不打电话陈雨就好了。”
  “糊涂,你不打这个电话,说不定念清就没命了。小麦,这个秘密唯有你来揭开最合适,只有你,能让他们的伤害程度减到最低,也只有你,能弥合他们的伤口,因为,你是他们弥足珍贵的人。”
  小麦听晓光说到弥合伤口,犹豫了一会,终于把今天做出的决定向晓光说了出来,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弥合。
  “刚才,路过妇产科-----”
  晓光一听就明白小麦想干什么,厉色说道:“孟小麦,你想干什么?”
  “就是想咨询一下。”
  “你想都别想。”晓光的声音透着一股不容解释的严厉。
  小麦吃一惊,她什么都没说,晓光就猜透了她心思,他都这么斩钉截铁反对,少楠更不容说了。
  “我,我舍不得少楠孤独终老啊。”小麦心疼地说。
  “你真是疯了,35岁已属于高龄产妇,你几岁?你不知道高龄产妇有多危险?你要有个闪失,少楠还活不活?”
  “只要调理得好,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也不行。小麦,忘了十年前你生命垂危那一刻少楠半死不活的样子?那次你若走了,少楠绝不独活。你想让悲剧重演?有你在他身边,这道坎少楠一定能跨越,如果没了你,后果我真不敢想象,不如直接杀了他。”
  “我只是想拯救我的爱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该怎样去拯救他啊。”小麦说着又哭了。
  “用这种方式去拯救他?少楠绝不会允许你去冒这个险。别说你五十,就是再年轻十年或十五年,他都不答应你去冒险。女儿不是亲生的,只会令他屈辱和悲愤,没有你,才会致他命,你明不明白?”
  小麦怎么可能不明白,少楠视她越珍贵,她越想拯救他。晓光说得没错,即使她现在四十岁或三十五六岁,少楠还是不会答应她去冒险,他尽愿不要孩子。还有就是,刚才医生说,即便可以输管婴儿,可胎儿畸形率很高。万一真生个畸形孩子出来,程家那才万劫不复。小麦真正穷途末路,痛得她气都喘不上来。
  “小麦,你在听吗?”
  “嗯。”小麦哽咽着。
  “别哭了,听我说,从此刻起,抛开你的荒唐想法,别再心血来潮,别再胡思乱想,更不要去想那些异想天开的事。你什么都不要做,只要站在少楠身边就好,这是你唯一拯救他的方法,你好他才能好,你还不懂他吗?”
  “我懂,可是,我真的一点主意都没有。”
  “慢慢来,慢慢来,我们不是已经把念清从死亡线上抢回来了吗?以后的事再一点一点来,不是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吗?我们一定会找到好办法。”
  “这哪是困难,对程家来说,无疑是灾难。”
  “虽然是,但我们千万不能这样去想,就当程家收养了一个孤儿,养育了二十四年,早把亲情养育出来,在亲情面前血缘算得了什么,有血缘对薄公堂我见多了,你公公婆婆都是明事理的善良老人,念清也是个善良孩子,我相信,血缘,改变不了什么,他们不会因血缘改变一切。念清,永远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永远是念清的家人。”
  “小麦,为了少楠,为了你的公公婆婆,你必须变强大,因为,你能起到决定性作用。你的坚强你的爱,能给少楠、给程家不可估量的能量,这些,是我们做不到的。”
  “知道。”
  “记住小麦,你背后还有我,当你没有力气了,转过身来,我会把所有的能量传递给你,然后,再传递给少楠。这是一场亲情仗,我们要屯好粮草,做好一级准备,而你,就是这场仗的总指挥。”晓光停了片刻,又宽慰小麦:“小麦,你是写小说的,你就当这是发生在你小说里的情节,接下来,你好好构思怎么写,方能让少楠、你公公婆婆、念清的痛苦降到最低。”
  晓光一番话让小麦镇静了下来,她擦干眼泪,是的,为了她心爱的少楠,为了疼她的公公婆婆,她必须强大起来,打赢这场仗,和他们一起度过这个劫难。
  小麦跑进卫生间梳妆了一番,为了让脸部生动还淡淡抹了些口红,又换上少楠喜欢的橄榄绿亚麻外套,一头长发文艺地垂在脑后-----小麦端详着镜子里姿态柔美的自己,这才自信地从卫生间走出来。
  她和陈雨在酒店吃好晚饭,备足能量,然后,带着清儿和少楠的晚餐去医院。
  在门外,他们就能听到父女俩谈笑怡怡,小麦心里顿生慰藉。
  念清看见小麦,眼睛发亮,撒娇地向她伸出双臂,“妈妈好美,抱抱我家美女。”
  小麦上前搂住她:“好孩子,受苦了,等你好了妈带你回去,我们不实习了。”
  念清又向父亲撒娇:“爸,你听我妈说的那叫什么话。”
  “我同意你妈说的。”程少楠果然也是眼前一亮,小麦心生欢喜。
  “爸,刚才还支持我,妈一说话立马缴械。”
  “本来在你妈面前我就没立场。”
  “那不行,我不能当逃兵,我一定会给你们一张满意的答卷。”
  “妈不要答卷,妈只要女儿。”
  “妈你不讲理。”
  “父母爱子女就没讲过理,这次我一定要带你回去。”
  一旁的陈雨也劝说念清:“听你妈吧,你把你妈魂都吓没了,回去好好疼疼她。”
  念清听了陈雨的话竟乖顺了,她把头埋进小麦怀里,暖心地说:“好,回去好好疼疼妈,等妈的魂魄归位了我再回来。不过妈,我要住清风舍的家。”说完,她害羞地看了陈雨一眼。
  小麦心别地一跳。
  “这个,这个-------”
  “妈,你不同意我不回去。”
  陈雨说道:“念清,你不住在妈妈身边,怎么疼她?”
  “妈可以和我一起住清风舍呀。”
  “让你妈和你爸两地分居?”
  “爸也去。”
  “我的女儿,我们都去,清水港怎么办?”小麦慈爱地说。
  “光想着清风舍忘了清水港,好吧,我还是住爸妈身边。”
  “懂事的孩子,来,喝营养汤。”
  小麦想喂清儿喝汤,念清却一定要自己来。
  “让妈宠宠你不行啊。”
  “妈,你宠宠我爸吧,爸输了那么多血呢。”念清心疼地看着爸,一直强大的父亲这些天软弱得令念清心疼。
  “好,听你的。”小麦把碗递给念清,又给少楠盛上一碗,温柔地说:“喂不了女儿,喂女儿她爸也一样。”
  “好吧,总不能让你失落。”其实,此刻的少楠虚弱得恐怕连勺子都握不住。小麦看着他眼里隐忍的悲伤,心疼不已,不过他的虚弱,反而让念清更相信他抽掉很多血。
  念清又问陈雨:“你和我妈呢?吃了没?”
  “放心喝你的营养汤,我们吃过啦,我喝了一大碗猪肝红枣汤。”
  “哦。”念清喝着汤,对陈雨说道:“等我恢复好了,我去清风舍找你。”
  陈雨笑了:“好,我在清风舍医舍等你。”
  “爸,我们的医舍什么时候好?对了陈雨,我们的医舍正是我实习的这个医院托管的呢。”
  “真的?这么说来,你等于在自己家里实习。”
  念清歪着脑袋笑了:“还真是。”
  “早知道我也来这儿实习。”
  “现在来也不晚啊,爸,你跟田叔叔说说,让陈雨也来这里实习。”
  “我在那里实习期快满了,来这里还得重头开始,不来了。”
  “我也快满了,陈雨,那我们说好清风舍医舍见。”
  “别一口一个陈雨,我比你大,你得叫声哥。”
  “我实习,你也在实习,说明我们是同届毕业生。”
  陈雨笑:“亮出你身份证来。”
  念清得意地说:“我二月生,你能大过我?”
  “大不过,我十二月。”
  “比你大整整10个月呢,叫声姐。”念清得意地要求陈雨。
  “可以叫,不过以后你得像姐一般疼我。”
  “那是自然。”
  “姐,姐姐。”陈雨果然叫得亲热,一旁的小麦心里却五味杂陈,她知道陈雨想做什么。
  果然,陈雨说:“姐,以后,我女朋友欺负我,你得无条件帮我。”
  念清愣住了。
  “你,你有女朋友了?”
  陈雨别样一笑:“高中情窦没开,大学开了。”
  “这样啊。”念清说完低头喝着汤,片刻,向陈雨扬起脸,“好,姐肯定帮你,无条件帮你。”
  “谢谢姐姐。”陈雨调皮地向念清伸出手,俩人击掌为盟。
  小麦缩紧的心稍缓和,聪明的陈雨,阿姨感谢你,豁达的女儿,妈妈为你骄傲!妈妈一定会为你找一个和陈雨一样优秀,和你爸一样能顶天立地的男人。
  当小麦收拾碗筷出去洗刷时,程少楠跟了出来。
  小麦看着虚弱的丈夫心疼地说:“不在里面坐着出来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想跟着你。”在程少楠心里,除了小麦再无最亲之人,他一步都不想离开她,怕一离开再出现一个重大变故,那他必死无疑。
  小麦心里一阵伤痛,此刻方醒悟晓光为何那么严厉骂她,自己真不该有那个荒唐想法,她若出事,少楠岂能独活。看着寸步不离的丈夫,脑海里寻找着能分散少楠心事的话题。
  这边少楠却问她:“好好的,陈雨叫清儿姐姐是怎么回事?”
  小麦心里又酸又苦:“清儿比陈雨大,理该做姐啊。”
  “他们不谈那个什么了?”
  “谈什么谈,陈雨有女朋友。”
  “陈雨有女朋友?”
  “刚才陈雨说的话你没听见?”小麦回头看一眼呆滞的丈夫,心里一阵阵发痛。
  “说什么?”
  “说他有女朋友啊。”
  “他说了?可惜了。”
  “多一个弟弟也不错。”
  “你真这么想?你曾对陈雨心心念念的。”
  小麦回过身来:“人家有女朋友,我心心念念又能如何?我们要向清儿学习,她多豁达。”
  “我也没想到她会没一点失落。”
  “她比我们强大,少楠,亲爱的,我们应该感到慰藉。”
  “知道了,给我时间。”程少楠虚弱地说。
  “嗯,我陪你,多久都陪你。”
  这时候,程少楠有来电,他一看号码,厌恶地挂断,小麦向他伸出手:“把电话给我。”
  “不理她。”
  “你糊涂,我们必须理她,不然她会打给清儿,打给爸爸妈妈。她担心女儿安危人之常情,只有告诉她清儿没事她才会安分。”
  程少楠觉得小麦说得在理,便把手机给小麦。小麦打过去,声色俱厉:“清儿暂时没事,如果你想清儿彻底没事,就管住你的嘴。”
  “我知道我知道,我懂我懂。”
  小麦没给她询问清儿的机会,当即挂了机,她要让她也尝尝惶惶不得安生的滋味。
  程少楠轻轻倚在小麦身上,“有你真好,有你在身边真好啊。”
  小麦想起晓光的话,“你只要站在少楠身边就好,这是唯一拯救他的方法。”,小麦放下手里的碗,上前拥住丈夫:“我们都会好,清儿也会好,我们会和以前一样好。相信我亲爱的。”
  “我信,除了你,我还能相信谁。”
  “少楠,记住了,你、我、清儿、禾风,我们四个人的血脉已经揉合在了一起,谁都无法把我们剥离。”
  “说得真好,这句话,给了我无穷的力气。”
  “洪荒之力?”小麦脸上浮上一丝调皮的微笑。
  “真真的洪荒之力。”程少楠抚摸着小麦的脸,轻轻一笑。虽然他笑容很浅,但在小麦眼里无疑是一道灿烂的阳光,这场仗,他们必胜!她一定会让她的丈夫变回那个强大的战无不胜的男人。
当小麦把和陈雨的对话说与晓光听,电话那头的晓光默默不语,他真的不希望他的预感成事实,念清的生父不知在哪也就罢了,就在跟前,让少楠何以面对,这对少楠更不公平啊。
  “晓光,你说句话呀。”小麦软弱地要求。
  晓光知道小麦想从他这里寻找力量,可他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事情一件接一件,又一件比一件残酷,他都承受不住,别说少楠和小麦了。
  “小麦,”他困难地开口,“你现在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做,回来再说。”
  “我知道。”
  “也不能有任何异常情绪和表情。”
  “我知道,我就是担心清儿,她好像对陈雨有了好感。”
  “相信陈雨,他会处理好。”
  “他还是个孩子,他怎么处理啊。”
  “好在仅仅一面之缘,仅仅刚产生好感,陈雨只要说有了女朋友,念清自然就放下了。”
  “会这样吗?”小麦还是有些担心,可怜的清儿,好不容易对一个男孩有了好感,却不能爱。
  “会的,你要相信现在的孩子们,他们比我们活得理性。”
  小麦想起陈雨有姐姐时的欢喜表情,放下心来,可又开始担心少楠:“晓光,少楠怎么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还怎么去清风舍?让他如何面对面啊,他会再次崩溃的。”
  “少楠------是强大的,你要相信他,你不痛,他就不会太痛。”
  “我能不痛吗?只是不敢让他看见我的痛。这一件件的,对他太残忍,再强大的人也扛不住啊。”
  “你做得很好,小麦,我们和他一起面对,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温暖我们,帮助我们,拯救我们,接下来,我们去温暖他,用我们的亲情拯救他。我相信,他一定会垮过这道坎,超越自己。”
  小麦边听边流泪。
  “你在哭吗?”晓光听到一阵阵压抑的抽泣声。
  “我忍不住,心里难受死了。少楠化十年时间打造清风舍,竟然打造出一个清儿的生父,太残忍了呀。这个惊天秘密不被发现多好,我尽愿玉莲永远蒙混过关,我尽愿少楠永远蒙在鼓里,永远啊。晓光,为什么这个惊天秘密要我来揭开啊,如果当初我不打电话陈雨就好了。”
  “糊涂,你不打这个电话,说不定念清就没命了。小麦,这个秘密唯有你来揭开最合适,只有你,能让他们的伤害程度减到最低,也只有你,能弥合他们的伤口,因为,你是他们弥足珍贵的人。”
  小麦听晓光说到弥合伤口,犹豫了一会,终于把今天做出的决定向晓光说了出来,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弥合。
  “刚才,路过妇产科-----”
  晓光一听就明白小麦想干什么,厉色说道:“孟小麦,你想干什么?”
  “就是想咨询一下。”
  “你想都别想。”晓光的声音透着一股不容解释的严厉。
  小麦吃一惊,她什么都没说,晓光就猜透了她心思,他都这么斩钉截铁反对,少楠更不容说了。
  “我,我舍不得少楠孤独终老啊。”小麦心疼地说。
  “你真是疯了,35岁已属于高龄产妇,你几岁?你不知道高龄产妇有多危险?你要有个闪失,少楠还活不活?”
  “只要调理得好,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也不行。小麦,忘了十年前你生命垂危那一刻少楠半死不活的样子?那次你若走了,少楠绝不独活。你想让悲剧重演?有你在他身边,这道坎少楠一定能跨越,如果没了你,后果我真不敢想象,不如直接杀了他。”
  “我只是想拯救我的爱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该怎样去拯救他啊。”小麦说着又哭了。
  “用这种方式去拯救他?少楠绝不会允许你去冒这个险。别说你五十,就是再年轻十年或十五年,他都不答应你去冒险。女儿不是亲生的,只会令他屈辱和悲愤,没有你,才会致他命,你明不明白?”
  小麦怎么可能不明白,少楠视她越珍贵,她越想拯救他。晓光说得没错,即使她现在四十岁或三十五六岁,少楠还是不会答应她去冒险,他尽愿不要孩子。还有就是,刚才医生说,即便可以输管婴儿,可胎儿畸形率很高。万一真生个畸形孩子出来,程家那才万劫不复。小麦真正穷途末路,痛得她气都喘不上来。
  “小麦,你在听吗?”
  “嗯。”小麦哽咽着。
  “别哭了,听我说,从此刻起,抛开你的荒唐想法,别再心血来潮,别再胡思乱想,更不要去想那些异想天开的事。你什么都不要做,只要站在少楠身边就好,这是你唯一拯救他的方法,你好他才能好,你还不懂他吗?”
  “我懂,可是,我真的一点主意都没有。”
  “慢慢来,慢慢来,我们不是已经把念清从死亡线上抢回来了吗?以后的事再一点一点来,不是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吗?我们一定会找到好办法。”
  “这哪是困难,对程家来说,无疑是灾难。”
  “虽然是,但我们千万不能这样去想,就当程家收养了一个孤儿,养育了二十四年,早把亲情养育出来,在亲情面前血缘算得了什么,有血缘对薄公堂我见多了,你公公婆婆都是明事理的善良老人,念清也是个善良孩子,我相信,血缘,改变不了什么,他们不会因血缘改变一切。念清,永远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永远是念清的家人。”
  “小麦,为了少楠,为了你的公公婆婆,你必须变强大,因为,你能起到决定性作用。你的坚强你的爱,能给少楠、给程家不可估量的能量,这些,是我们做不到的。”
  “知道。”
  “记住小麦,你背后还有我,当你没有力气了,转过身来,我会把所有的能量传递给你,然后,再传递给少楠。这是一场亲情仗,我们要屯好粮草,做好一级准备,而你,就是这场仗的总指挥。”晓光停了片刻,又宽慰小麦:“小麦,你是写小说的,你就当这是发生在你小说里的情节,接下来,你好好构思怎么写,方能让少楠、你公公婆婆、念清的痛苦降到最低。”
  晓光一番话让小麦镇静了下来,她擦干眼泪,是的,为了她心爱的少楠,为了疼她的公公婆婆,她必须强大起来,打赢这场仗,和他们一起度过这个劫难。
  小麦跑进卫生间梳妆了一番,为了让脸部生动还淡淡抹了些口红,又换上少楠喜欢的橄榄绿亚麻外套,一头长发文艺地垂在脑后-----小麦端详着镜子里姿态柔美的自己,这才自信地从卫生间走出来。
  她和陈雨在酒店吃好晚饭,备足能量,然后,带着清儿和少楠的晚餐去医院。
  在门外,他们就能听到父女俩谈笑怡怡,小麦心里顿生慰藉。
  念清看见小麦,眼睛发亮,撒娇地向她伸出双臂,“妈妈好美,抱抱我家美女。”
  小麦上前搂住她:“好孩子,受苦了,等你好了妈带你回去,我们不实习了。”
  念清又向父亲撒娇:“爸,你听我妈说的那叫什么话。”
  “我同意你妈说的。”程少楠果然也是眼前一亮,小麦心生欢喜。
  “爸,刚才还支持我,妈一说话立马缴械。”
  “本来在你妈面前我就没立场。”
  “那不行,我不能当逃兵,我一定会给你们一张满意的答卷。”
  “妈不要答卷,妈只要女儿。”
  “妈你不讲理。”
  “父母爱子女就没讲过理,这次我一定要带你回去。”
  一旁的陈雨也劝说念清:“听你妈吧,你把你妈魂都吓没了,回去好好疼疼她。”
  念清听了陈雨的话竟乖顺了,她把头埋进小麦怀里,暖心地说:“好,回去好好疼疼妈,等妈的魂魄归位了我再回来。不过妈,我要住清风舍的家。”说完,她害羞地看了陈雨一眼。
  小麦心别地一跳。
  “这个,这个-------”
  “妈,你不同意我不回去。”
  陈雨说道:“念清,你不住在妈妈身边,怎么疼她?”
  “妈可以和我一起住清风舍呀。”
  “让你妈和你爸两地分居?”
  “爸也去。”
  “我的女儿,我们都去,清水港怎么办?”小麦慈爱地说。
  “光想着清风舍忘了清水港,好吧,我还是住爸妈身边。”
  “懂事的孩子,来,喝营养汤。”
  小麦想喂清儿喝汤,念清却一定要自己来。
  “让妈宠宠你不行啊。”
  “妈,你宠宠我爸吧,爸输了那么多血呢。”念清心疼地看着爸,一直强大的父亲这些天软弱得令念清心疼。
  “好,听你的。”小麦把碗递给念清,又给少楠盛上一碗,温柔地说:“喂不了女儿,喂女儿她爸也一样。”
  “好吧,总不能让你失落。”其实,此刻的少楠虚弱得恐怕连勺子都握不住。小麦看着他眼里隐忍的悲伤,心疼不已,不过他的虚弱,反而让念清更相信他抽掉很多血。
  念清又问陈雨:“你和我妈呢?吃了没?”
  “放心喝你的营养汤,我们吃过啦,我喝了一大碗猪肝红枣汤。”
  “哦。”念清喝着汤,对陈雨说道:“等我恢复好了,我去清风舍找你。”
  陈雨笑了:“好,我在清风舍医舍等你。”
  “爸,我们的医舍什么时候好?对了陈雨,我们的医舍正是我实习的这个医院托管的呢。”
  “真的?这么说来,你等于在自己家里实习。”
  念清歪着脑袋笑了:“还真是。”
  “早知道我也来这儿实习。”
  “现在来也不晚啊,爸,你跟田叔叔说说,让陈雨也来这里实习。”
  “我在那里实习期快满了,来这里还得重头开始,不来了。”
  “我也快满了,陈雨,那我们说好清风舍医舍见。”
  “别一口一个陈雨,我比你大,你得叫声哥。”
  “我实习,你也在实习,说明我们是同届毕业生。”
  陈雨笑:“亮出你身份证来。”
  念清得意地说:“我二月生,你能大过我?”
  “大不过,我十二月。”
  “比你大整整10个月呢,叫声姐。”念清得意地要求陈雨。
  “可以叫,不过以后你得像姐一般疼我。”
  “那是自然。”
  “姐,姐姐。”陈雨果然叫得亲热,一旁的小麦心里却五味杂陈,她知道陈雨想做什么。
  果然,陈雨说:“姐,以后,我女朋友欺负我,你得无条件帮我。”
  念清愣住了。
  “你,你有女朋友了?”
  陈雨别样一笑:“高中情窦没开,大学开了。”
  “这样啊。”念清说完低头喝着汤,片刻,向陈雨扬起脸,“好,姐肯定帮你,无条件帮你。”
  “谢谢姐姐。”陈雨调皮地向念清伸出手,俩人击掌为盟。
  小麦缩紧的心稍缓和,聪明的陈雨,阿姨感谢你,豁达的女儿,妈妈为你骄傲!妈妈一定会为你找一个和陈雨一样优秀,和你爸一样能顶天立地的男人。
  当小麦收拾碗筷出去洗刷时,程少楠跟了出来。
  小麦看着虚弱的丈夫心疼地说:“不在里面坐着出来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想跟着你。”在程少楠心里,除了小麦再无最亲之人,他一步都不想离开她,怕一离开再出现一个重大变故,那他必死无疑。
  小麦心里一阵伤痛,此刻方醒悟晓光为何那么严厉骂她,自己真不该有那个荒唐想法,她若出事,少楠岂能独活。看着寸步不离的丈夫,脑海里寻找着能分散少楠心事的话题。
  这边少楠却问她:“好好的,陈雨叫清儿姐姐是怎么回事?”
  小麦心里又酸又苦:“清儿比陈雨大,理该做姐啊。”
  “他们不谈那个什么了?”
  “谈什么谈,陈雨有女朋友。”
  “陈雨有女朋友?”
  “刚才陈雨说的话你没听见?”小麦回头看一眼呆滞的丈夫,心里一阵阵发痛。
  “说什么?”
  “说他有女朋友啊。”
  “他说了?可惜了。”
  “多一个弟弟也不错。”
  “你真这么想?你曾对陈雨心心念念的。”
  小麦回过身来:“人家有女朋友,我心心念念又能如何?我们要向清儿学习,她多豁达。”
  “我也没想到她会没一点失落。”
  “她比我们强大,少楠,亲爱的,我们应该感到慰藉。”
  “知道了,给我时间。”程少楠虚弱地说。
  “嗯,我陪你,多久都陪你。”
  这时候,程少楠有来电,他一看号码,厌恶地挂断,小麦向他伸出手:“把电话给我。”
  “不理她。”
  “你糊涂,我们必须理她,不然她会打给清儿,打给爸爸妈妈。她担心女儿安危人之常情,只有告诉她清儿没事她才会安分。”
  程少楠觉得小麦说得在理,便把手机给小麦。小麦打过去,声色俱厉:“清儿暂时没事,如果你想清儿彻底没事,就管住你的嘴。”
  “我知道我知道,我懂我懂。”
  小麦没给她询问清儿的机会,当即挂了机,她要让她也尝尝惶惶不得安生的滋味。
  程少楠轻轻倚在小麦身上,“有你真好,有你在身边真好啊。”
  小麦想起晓光的话,“你只要站在少楠身边就好,这是唯一拯救他的方法。”,小麦放下手里的碗,上前拥住丈夫:“我们都会好,清儿也会好,我们会和以前一样好。相信我亲爱的。”
  “我信,除了你,我还能相信谁。”
  “少楠,记住了,你、我、清儿、禾风,我们四个人的血脉已经揉合在了一起,谁都无法把我们剥离。”
  “说得真好,这句话,给了我无穷的力气。”
  “洪荒之力?”小麦脸上浮上一丝调皮的微笑。
  “真真的洪荒之力。”程少楠抚摸着小麦的脸,轻轻一笑。虽然他笑容很浅,但在小麦眼里无疑是一道灿烂的阳光,这场仗,他们必胜!她一定会让她的丈夫变回那个强大的战无不胜的男人。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