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门后的泪水

每一次看到那熟悉的院门,想起曾经有一年的冬天,他和父亲两个人,隔着一扇门默默流泪的情景,依然会觉得鼻子发酸……

表弟在外地工作,每年能够留在家里陪伴妻儿的时间屈指可数。前几天,表弟又一次离家返回外地时,我看到他发到朋友圈里的一段视频,不禁有些心酸。

表弟家有个大院子,院里装了监控,那天他收拾好行李要出发时,妻子在院子里晾衣服,他走到跟前告别,她看也不看他,只顾着把手里的衣服一件件抖搂开。等到表弟开车走远了,她才慢慢走到门口,把大门关上。往回走的瞬间,她抬起手不停地抹着眼泪……

原来,看似冷漠的背后,藏着万般的不舍,不想让远行的人看到泪水,怕他分心。

我十分理解弟媳的心情。因为,我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的体验。我家儿子在外地工作,也是只有节假日才能回来。他离家返回工作岗位时,经常会选择拼车,对方开车到小区门口,他拎着行李上车就走。每一次我送儿子时都是欢欢喜喜的,等他上车安顿好,把车门一关,我就不由自主落下眼泪,总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被撕扯到了远方,那滚滚远去的车轮,把亲爱的儿子带到了我的目光和足迹都不曾到过的城市,独自一人漂泊在外的日子不易,而留在原地的我,似乎只有徒劳的牵挂,任何事情都帮不上忙。

儿子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每次返程到公司,总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回来,说自己平安到达。有时,他在工作中遇到烦恼的事也会主动打电话向我吐槽一番,经过我一番安慰,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好了,现在没事啦!”想到自己的“远程”关爱也能帮助到儿子,我也感觉有些欣慰了。

我有一个同事,前些年刚来城里工作时,独自租住在城中村的一间旧房子里,那种老式的平房冬天没有暖气,他一个人又懒得生火炉,冬天最冷的时候,洗过的衣服晾在屋里十天半个月也干不了,脸盆里的水都常常结着冰。好在,他平时都在单位食堂吃饭,只有晚上休息时才回到出租屋,自己也不觉得多苦。

有一次过周末,他因为加班没有回家,也忘了给父母打电话。中午回住的地方休息时,他发现父亲站在门外,一看到他就说:“你没回家,也没个信儿,你妈不放心,我也没打通你的电话……”他这才想起来手机送去维修,而自己忘了跟家里说一声。父亲进了屋,看到儿子住的地方只有一张木板拼成的简易床,桶里的水都结了冰,当时就有点惊讶,却只说了一句:“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

父亲走了,他才想起来前几天单位发了一袋面粉,就追出门外想让父亲捎回去。没想到,大门外没有父亲的身影,他正纳闷父亲怎么走得这么快,就听到父亲的声音从门外的另一侧传来:“这屋子太冷了,水都结冰了,真不知道咱儿子是咋住的,他就是太节省了,舍不得租好一点的房子,呜呜呜……”原来父亲正在给母亲打电话,说着说着,竟像个小孩子一样“呜呜”哭了起来。

父亲从未在儿子面前流过泪,这一次,他应该也不想让儿子看到。

想到这里,他没有追出去,躲在那扇门的里面,也默默掉下了眼泪。

多年后的今天,同事早已在县城买房安家。有时候,他还会路过原来租住的那间平房。每一次看到那熟悉的院门,想起曾经有一年的冬天,他和父亲两个人,隔着一扇门默默流泪的情景,依然会觉得鼻子发酸……

原来,有时候不表达,并不代表不爱,因为有些不舍和牵挂只适合藏在心里,这也是一种深情。

声明:本网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上一篇:阳台上的背影
下一篇:会唱歌的皮手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