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检察官

检察官


  深秋时节,秋风萧瑟。
  周五,傍晚,魏伟下了班,换掉检察官制服,戴上鸭嘴帽,提着一个黑包,匆匆走出办公室,来到大街上,融进如织的人流中。
  来到岔路口,他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拐进一条小街。走了一段路,又来到一个岔路口,他再次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压低帽檐,倏地拐进一条小巷。扑鼻的香味迎面吹来,不远处就是“唐星饭馆”,顾名思义,这饭馆是一个叫唐星的人开的。
  魏伟刚拐进小巷,一个站在饭馆门口正翘首张望的人小跑着迎上前去,接过魏伟的包,把他引进饭馆,带他悄悄上了三楼,进入301房间,啪一声关上门。这301内饰简单、雅致、古朴,偏在一角,避开了外面的纷纷攘攘,很是安静。茶水已备好,是一壶西湖龙井,魏伟最钟爱这款茶。
  引路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唐星,他亲自给魏伟倒上一杯茶,双手递过去。
  魏伟放下黑包,摘掉帽子,也不说话,端坐下来,接过茶杯,把脸迎向杯口,闭上眼睛,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又把茶杯轻轻放在桌子上。茶水荡漾着,冒着氤氲的香雾,四溢开去。接着,魏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黯然的眼神似乎亮了起来。
  “这一周生意怎么样?”不苟言笑的魏伟发出沉稳的问话。他每周五下班之后,若没有特殊情况,都要来这里一次,每次第一句话都如此,像一个财监在盘账,还像一个领导在审查,更像一个老板在巡检。
  “还不错,中午上座率大概百分之八十,晚人一般能满座。”唐星站着,双手下垂,身体前倾,微笑着回答,像一个总管在汇报工作。
  这饭店不大,又深入小巷,揽不了追求高档消费的大主顾,但适合低档消费的大众,唐星走的是实惠群众的亲民路线。
  “喔——你忙吧。”魏伟点点头,表示中意,同时又摆摆手,示意唐星忙自己的事吧。
  唐星“哎”了一声,走出房间,轻轻关好门。屋内只剩魏伟一个人了,他打开黑包,拿出书和资料,目不转睛地阅览着,还不时在上面勾勾画画。
  桌上还有一包大中华和一个火机。魏伟从来没有开封过大中华,他不吸烟,只钟爱茶。
  半小时之后,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上来了,是唐星亲自端来的,当然也是他亲自做的,他最了解魏伟的口味,酸甜苦辣、咸涩膻腥,他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他也最了解魏伟的习惯和脾性,每次魏伟来,都由他亲自全程服务,会临时撤掉301的服务员。
  魏伟闻到菜香,收起书和资料。
  唐星拿出一瓶酒,给魏伟倒了一杯。那是一个能盛二两的玻璃杯,杯子晶莹,酒水澄澈,合为一体,浑然到看不出里面有酒水。那酒是西凤酒,唐星在开店初始恳请朋友从西凤酒厂找内部人挖来的特供,绝对品质纯正,可谓是王牌中的极品,他一直舍不得喝,放在地下室里恒温珍藏着。他知道魏伟平时不喝酒,要喝就喜欢酌这西凤酒。也只有魏伟到来,这西凤酒才得以开启;魏伟一走,这酒又被封口,送回地下室。
  房间瞬时溢满酒的醇香,和着先前的茶香,沁人心脾。
  魏伟独自拿起筷子,也不看唐星,就大口吃起来。他昨天晚上在单位加了班,今天又马不停蹄地忙了一天,早饭没吃,午饭吃得也草率,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已饥肠辘辘。
  唐星临门而坐,也给自己倒一杯,当然不是西凤酒,而是当地的“地锅烧”。他等魏伟吃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举起酒杯,毕恭毕敬地说:“魏老师,我敬您。”
  唐星不叫魏伟官衔,也不叫老板,而是叫他老师,令人莫名其妙。
  “你坐下,敬啥,我随便。”魏伟扫了他一眼,呷了一口酒之后,继续着大快朵颐。
  等魏伟又吃了一会儿,唐星又重复前面的动作和说词,魏伟也基本还是原来的回答。如此单调乏味地反复几次。
  魏伟把二两小酒喝完了,唐星还要给他斟酒,他摆摆手。他从来不喝第二杯,但唐星每次都要站起来,让一让,也许是出于礼貌和恭敬,也许是出于尊重和赤诚,也许是出于巴结和惧怯,但绝不像一般的客套,绝不过度相让,更不打市井饭局上的酒官司,这酒喝得适度、舒畅、雅致,到口也到心。真像文明人喝文明酒。
  吃完饭,唐星掏出200元,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魏伟。魏伟也不推辞,把钱叠好,装在上衣的口袋里。
  奇怪!吃好喝好,他魏检察官怎么还拿着?噢,作为老板的他取的是这个星期的赚头。可也不像,生意那么好怎么就200块的收获?这唐星能瞒住精明的检察官?哦,难道检察官不是这个饭馆的暗老板?他许是饭馆的保护伞,每个星期五过来就是为了抽油水吧?嗯,也许如此,应该如此,必定如此。
  魏伟提起黑包,戴上鸭嘴帽,唐星又在前面引路,开了301的门,悄悄下楼,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口。
  “魏老师,下星期五傍晚我等您。”唐星在大门口鞠着躬,和魏伟话别。
  “有空就来,别等。”魏伟泛红的脸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他压了压帽檐,大踏步向巷口走去,在拐进小街时,他机警地向周边扫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一阵夜风袭来,有几片枯叶从树枝上脱离,在魏伟面前飘荡。魏伟浑然不顾,继续走自己的路。
  
  二
  在市委耿书记的办公室里,纪委的王书记把视频放给市委的耿书记看。
  耿书记看罢默不作声,一动不动,脸色凝重得像石刻的雕塑。
  还是王书记打破沉寂,站起来走到耿书记的座位旁,动情地说:“耿老师,我知道您心里很难受,可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全市的工作还仰仗您决断呢!二十年前,我和他在大学里接受您的法学思想,是您引导我们树立了‘法治报国’的崇高理想,我和他当年血气方刚,信誓旦旦,要用自己的一生捍卫法律的尊严,要以法律为准绳惩治一切违法乱纪者,维护社会的公平和公正……唉,不承想他蜕变到这种程度!老师,举报人提供的这个视频是清晰的,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都是不能否认的,从中可以肯定两点:一、他吃喝不给钱,违背了‘党纪’;二、他收受商人的钱财,触犯了‘国法’。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猫腻,比如他可能是不法商人的保护伞,进行着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我们暂时不能确定,有待进一步调查。唉,真没想到他会陨落在‘法治报国’的半途中。”
  “嗯,不错!就凭你说的那两点也足以让他停职反省了。注意,今后不要在谈工作时叫我老师,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只是同事。”耿书记的脸阴沉得能渗出水来,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能迸出火来。
  “哦,是,是,是,那您看下一步——”
  “还看什么?立即按照程序查办!党纪国法能是儿戏?师生之情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耿书记的脸上沁出了汗珠,虎目圆睁。
  “是!坚决完成市委的指示!”王书记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扭转身子,轻轻带上门。
  耿书记闭上双目,头重重地跌落到椅背上。
  这两个得意门生,曾经都是他的自豪,在当年的法律界,他们俩号称“法坛双杰”,他们是依法治国方略的倡导者、宣讲者、捍卫者、践行者,可现在其中一个背叛了当初的信仰,铸成他的一块心病,让他颜面扫地、心痛不已。但他不能徇私舞弊,他要拿起自己一生都尊崇的法律之剑,挥泪斩马谡。
  
  三
  又到星期五,暮色渐浓,秋风瑟瑟。
  唐星在饭馆门口逡巡了很久,也不见魏伟的身影。
  天暗下来了,巷子里的路灯悉数点亮,唐星还在门口翘首以盼。
  不一会,一辆警车穿行在小巷中,笛声高亢,路人急忙躲闪。车子在唐星身边戛然而止,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亮明身份之后,把唐星“请”到了车上,车门咔地关上,倏地开走了。
  唐星惊悚。来人告知,他涉嫌行贿国家干部。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憋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嗷嗷直叫。
  突审室里灯火通明,唐星被仨人轮番质询:你是否行贿?向谁行贿?行贿金额是多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否受到胁迫?除去贿钱,有没有再贿色、贿物?受贿人是否为你的保护伞?受贿人是否有敲诈行为?受贿人是否养有小三?受贿人隐匿的财物在哪里?在国外有没有存款?有多少?你还了解受贿人哪些问题?你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懂吗?如此等等,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唐星已经疲惫不堪,可他无论如何都不承认自己行贿,更不承认有人受贿。
  当仨人中的一个提出受贿人就是魏伟,并展示了两张百元大钞时,唐星愣怔了,一时语塞。
  接着,他怒目圆睁,挥舞着拳头,还是拒不承认行贿,甚而开始骂骂咧咧。
  仨人看他态度十分嚣张,很是恼火,立即把他的手脚都牢牢地拷了起来,然后命令他看那段视频。
  看罢,他浑身直颤抖,不停地喘息着。
  仨人露出了惬意的微笑,告诫他,好好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他歇息了一会,又攥着拳头,扯开干涩的嗓子再次嗷嗷直叫,你们冤枉我,更冤枉魏老师,你们个个都是混蛋!
  手铐处的青筋暴突,他的愤然与痛苦到了极致。
  外面秋风阵阵,寒气袭人,可唐星却满脸涨红,大汗淋漓。
  
  四
  第二天清晨,唐星平静下来。突审室里只有他一人了,手铐已经打开,他面前多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纸和笔,纸的抬头印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痴痴地盯着纸和笔,突然抓过笔,在坦白纸上奋力坦白道:
  说来话长。回忆过去对我来说既是痛苦的,也是温馨的。
  我是一个孤儿,身体还有残疾,小时候没人管教,自暴自弃,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周边的村子里东游西荡,靠偷鸡摸狗混饭吃。
  下基层锻炼的魏伟,人家都叫他魏主任——我叫他魏老师,发现了我这个可怜又顽劣的家伙,硬把我送进学校,要求我从一年级开始读书。我是那个学校一年级年龄最大的学生,当时已经12岁,跟现在六年级的学生差不多。我野惯了,一时难以收心,在班里坐不住,不好好学习,还惹是生非,常常把女教师气哭,成绩自然惨不忍睹。开始我天天诅咒魏老师,他把我送进了学校,就像被关进牢笼一般,痛苦难耐。他知道我开始时一定难以适应,就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帮我补课,给我安慰,为我提供衣食等,当然也提出一系列的严格要求,并经常对那些要求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他还让我住校,并请求学校的老师多多帮助我,宽容我,引导我,但同时也请求老师一定要敢于矫正我的不良习气,敢于向我的顽疾下刀。校长问他和我啥关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他亲戚。他的话让老师们对我的管教不敢怠慢,老师们都下狠手调教我,我那时看老师个个都像青面獠牙的魔鬼。当然,他的话也让我很纳闷,他怎么是我的亲戚呢?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亲戚,我知道的几家亲戚早都不管我了,他们见到我都避之唯恐不及呢。
  一学期之后,我慢慢适应了学校的环境,我真的把他当作亲人了,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成长都和他密切相关,他当然有资格作我的亲人了!
  在他的严格管教下,我顺利地完成了义务教育,但未能考上普通高中。分数下来那天,我不敢见他。可他还是在河边的树林里找到了我,默不作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搂在怀里。我那时和他的个子一般高了,可我竟像一个娃娃那样,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呜呜地啼哭起来。我以前都是被人欺负哭,而那次是自己主动哭。
  他知道我没有一技之长,还身患残疾,初中毕业就走向社会,很难找到工作,若在社会上流荡,很可能会“旧病复发”。他便资助我上烹饪学校。在那一年的技能培训中,他隔三岔五地到学校了解我的情况、督促我的学习,不断地提出新要求,还请求老师对我严加管教,口气诚恳而威严,俨然是我的父母。
  毕业后,我打了几年工,攒了几万块钱,就盘下这家店,自己创业了。当时钱不够,魏老师知道后问我缺多少?我嗫嚅着说,七八万吧。他点点头,没说话。
  第二天,是星期五,傍晚,还下着大雪,他打着一把伞,瑟瑟着走进店里,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里面裹着10万块。店面装修已经把我攒的钱花了个精光,买桌椅板凳、置办锅碗瓢盆等还需要不少钱,我正傻呆呆地看着门前的大雪一筹莫展,心里一阵阵发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没想到魏老师如及时雨一般来到我面前,这叫雪中送炭吧。我知道魏老师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他现在虽然是个不小的官,但也只是工薪族,上有老下有小,孩子还在上大学,他的日子过得也紧巴巴的,上班来回都步行,来我这店里湿透了腿脚,也没舍得打车,这10万块一定是他靠着面子借别人的。我把还带着他体温的钱包好,没说话,又递了过去。他看我不要,瞪我一眼,甩下钱就走了。到门口时,他回过头来,黑唬着脸,铿锵有力地给我下命令:“你小子,好好干,干出个人样来!”
  我含泪收下这10万块,眼前飘飘洒洒的雪花似乎都在我滚烫的泪珠中融化了,门外似乎不是漫天大雪,而是春天里的百花争妍、万紫千红,魏老师正在花丛中阔步前行。哦,我文化浅,不会抒情,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个感受。
  饭店开业后,我诚实经营,善待顾客,生意不错。
  半年后的一天,我笑呵呵地跟魏老师说:“魏老师,您的10万块钱估摸着三年就能还上,不过,我请您放心,这个饭店永远有您的干股,赚的钱和您对半分。”听了我的话,他突然站起来,愤然道:“你——你小子要用钱来收买我?你的干股真大啊!大于我的人格,大于国法?”他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摔在我脸上,但他还是忍住了,不过,余怒未消的他把茶水泼到我的头脸上。如落汤鸡般的我没敢动,嗫嚅着说:“那一定要还您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现在是经济社会,更应该。”我当时就要还他5千,可他坚决不要。一
  深秋时节,秋风萧瑟。
  周五,傍晚,魏伟下了班,换掉检察官制服,戴上鸭嘴帽,提着一个黑包,匆匆走出办公室,来到大街上,融进如织的人流中。
  来到岔路口,他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拐进一条小街。走了一段路,又来到一个岔路口,他再次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压低帽檐,倏地拐进一条小巷。扑鼻的香味迎面吹来,不远处就是“唐星饭馆”,顾名思义,这饭馆是一个叫唐星的人开的。
  魏伟刚拐进小巷,一个站在饭馆门口正翘首张望的人小跑着迎上前去,接过魏伟的包,把他引进饭馆,带他悄悄上了三楼,进入301房间,啪一声关上门。这301内饰简单、雅致、古朴,偏在一角,避开了外面的纷纷攘攘,很是安静。茶水已备好,是一壶西湖龙井,魏伟最钟爱这款茶。
  引路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唐星,他亲自给魏伟倒上一杯茶,双手递过去。
  魏伟放下黑包,摘掉帽子,也不说话,端坐下来,接过茶杯,把脸迎向杯口,闭上眼睛,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又把茶杯轻轻放在桌子上。茶水荡漾着,冒着氤氲的香雾,四溢开去。接着,魏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黯然的眼神似乎亮了起来。
  “这一周生意怎么样?”不苟言笑的魏伟发出沉稳的问话。他每周五下班之后,若没有特殊情况,都要来这里一次,每次第一句话都如此,像一个财监在盘账,还像一个领导在审查,更像一个老板在巡检。
  “还不错,中午上座率大概百分之八十,晚人一般能满座。”唐星站着,双手下垂,身体前倾,微笑着回答,像一个总管在汇报工作。
  这饭店不大,又深入小巷,揽不了追求高档消费的大主顾,但适合低档消费的大众,唐星走的是实惠群众的亲民路线。
  “喔——你忙吧。”魏伟点点头,表示中意,同时又摆摆手,示意唐星忙自己的事吧。
  唐星“哎”了一声,走出房间,轻轻关好门。屋内只剩魏伟一个人了,他打开黑包,拿出书和资料,目不转睛地阅览着,还不时在上面勾勾画画。
  桌上还有一包大中华和一个火机。魏伟从来没有开封过大中华,他不吸烟,只钟爱茶。
  半小时之后,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上来了,是唐星亲自端来的,当然也是他亲自做的,他最了解魏伟的口味,酸甜苦辣、咸涩膻腥,他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他也最了解魏伟的习惯和脾性,每次魏伟来,都由他亲自全程服务,会临时撤掉301的服务员。
  魏伟闻到菜香,收起书和资料。
  唐星拿出一瓶酒,给魏伟倒了一杯。那是一个能盛二两的玻璃杯,杯子晶莹,酒水澄澈,合为一体,浑然到看不出里面有酒水。那酒是西凤酒,唐星在开店初始恳请朋友从西凤酒厂找内部人挖来的特供,绝对品质纯正,可谓是王牌中的极品,他一直舍不得喝,放在地下室里恒温珍藏着。他知道魏伟平时不喝酒,要喝就喜欢酌这西凤酒。也只有魏伟到来,这西凤酒才得以开启;魏伟一走,这酒又被封口,送回地下室。
  房间瞬时溢满酒的醇香,和着先前的茶香,沁人心脾。
  魏伟独自拿起筷子,也不看唐星,就大口吃起来。他昨天晚上在单位加了班,今天又马不停蹄地忙了一天,早饭没吃,午饭吃得也草率,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已饥肠辘辘。
  唐星临门而坐,也给自己倒一杯,当然不是西凤酒,而是当地的“地锅烧”。他等魏伟吃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举起酒杯,毕恭毕敬地说:“魏老师,我敬您。”
  唐星不叫魏伟官衔,也不叫老板,而是叫他老师,令人莫名其妙。
  “你坐下,敬啥,我随便。”魏伟扫了他一眼,呷了一口酒之后,继续着大快朵颐。
  等魏伟又吃了一会儿,唐星又重复前面的动作和说词,魏伟也基本还是原来的回答。如此单调乏味地反复几次。
  魏伟把二两小酒喝完了,唐星还要给他斟酒,他摆摆手。他从来不喝第二杯,但唐星每次都要站起来,让一让,也许是出于礼貌和恭敬,也许是出于尊重和赤诚,也许是出于巴结和惧怯,但绝不像一般的客套,绝不过度相让,更不打市井饭局上的酒官司,这酒喝得适度、舒畅、雅致,到口也到心。真像文明人喝文明酒。
  吃完饭,唐星掏出200元,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魏伟。魏伟也不推辞,把钱叠好,装在上衣的口袋里。
  奇怪!吃好喝好,他魏检察官怎么还拿着?噢,作为老板的他取的是这个星期的赚头。可也不像,生意那么好怎么就200块的收获?这唐星能瞒住精明的检察官?哦,难道检察官不是这个饭馆的暗老板?他许是饭馆的保护伞,每个星期五过来就是为了抽油水吧?嗯,也许如此,应该如此,必定如此。
  魏伟提起黑包,戴上鸭嘴帽,唐星又在前面引路,开了301的门,悄悄下楼,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口。
  “魏老师,下星期五傍晚我等您。”唐星在大门口鞠着躬,和魏伟话别。
  “有空就来,别等。”魏伟泛红的脸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他压了压帽檐,大踏步向巷口走去,在拐进小街时,他机警地向周边扫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一阵夜风袭来,有几片枯叶从树枝上脱离,在魏伟面前飘荡。魏伟浑然不顾,继续走自己的路。
  
  二
  在市委耿书记的办公室里,纪委的王书记把视频放给市委的耿书记看。
  耿书记看罢默不作声,一动不动,脸色凝重得像石刻的雕塑。
  还是王书记打破沉寂,站起来走到耿书记的座位旁,动情地说:“耿老师,我知道您心里很难受,可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全市的工作还仰仗您决断呢!二十年前,我和他在大学里接受您的法学思想,是您引导我们树立了‘法治报国’的崇高理想,我和他当年血气方刚,信誓旦旦,要用自己的一生捍卫法律的尊严,要以法律为准绳惩治一切违法乱纪者,维护社会的公平和公正……唉,不承想他蜕变到这种程度!老师,举报人提供的这个视频是清晰的,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都是不能否认的,从中可以肯定两点:一、他吃喝不给钱,违背了‘党纪’;二、他收受商人的钱财,触犯了‘国法’。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猫腻,比如他可能是不法商人的保护伞,进行着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我们暂时不能确定,有待进一步调查。唉,真没想到他会陨落在‘法治报国’的半途中。”
  “嗯,不错!就凭你说的那两点也足以让他停职反省了。注意,今后不要在谈工作时叫我老师,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只是同事。”耿书记的脸阴沉得能渗出水来,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能迸出火来。
  “哦,是,是,是,那您看下一步——”
  “还看什么?立即按照程序查办!党纪国法能是儿戏?师生之情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耿书记的脸上沁出了汗珠,虎目圆睁。
  “是!坚决完成市委的指示!”王书记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扭转身子,轻轻带上门。
  耿书记闭上双目,头重重地跌落到椅背上。
  这两个得意门生,曾经都是他的自豪,在当年的法律界,他们俩号称“法坛双杰”,他们是依法治国方略的倡导者、宣讲者、捍卫者、践行者,可现在其中一个背叛了当初的信仰,铸成他的一块心病,让他颜面扫地、心痛不已。但他不能徇私舞弊,他要拿起自己一生都尊崇的法律之剑,挥泪斩马谡。
  
  三
  又到星期五,暮色渐浓,秋风瑟瑟。
  唐星在饭馆门口逡巡了很久,也不见魏伟的身影。
  天暗下来了,巷子里的路灯悉数点亮,唐星还在门口翘首以盼。
  不一会,一辆警车穿行在小巷中,笛声高亢,路人急忙躲闪。车子在唐星身边戛然而止,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亮明身份之后,把唐星“请”到了车上,车门咔地关上,倏地开走了。
  唐星惊悚。来人告知,他涉嫌行贿国家干部。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憋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嗷嗷直叫。
  突审室里灯火通明,唐星被仨人轮番质询:你是否行贿?向谁行贿?行贿金额是多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否受到胁迫?除去贿钱,有没有再贿色、贿物?受贿人是否为你的保护伞?受贿人是否有敲诈行为?受贿人是否养有小三?受贿人隐匿的财物在哪里?在国外有没有存款?有多少?你还了解受贿人哪些问题?你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懂吗?如此等等,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唐星已经疲惫不堪,可他无论如何都不承认自己行贿,更不承认有人受贿。
  当仨人中的一个提出受贿人就是魏伟,并展示了两张百元大钞时,唐星愣怔了,一时语塞。
  接着,他怒目圆睁,挥舞着拳头,还是拒不承认行贿,甚而开始骂骂咧咧。
  仨人看他态度十分嚣张,很是恼火,立即把他的手脚都牢牢地拷了起来,然后命令他看那段视频。
  看罢,他浑身直颤抖,不停地喘息着。
  仨人露出了惬意的微笑,告诫他,好好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他歇息了一会,又攥着拳头,扯开干涩的嗓子再次嗷嗷直叫,你们冤枉我,更冤枉魏老师,你们个个都是混蛋!
  手铐处的青筋暴突,他的愤然与痛苦到了极致。
  外面秋风阵阵,寒气袭人,可唐星却满脸涨红,大汗淋漓。
  
  四
  第二天清晨,唐星平静下来。突审室里只有他一人了,手铐已经打开,他面前多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纸和笔,纸的抬头印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痴痴地盯着纸和笔,突然抓过笔,在坦白纸上奋力坦白道:
  说来话长。回忆过去对我来说既是痛苦的,也是温馨的。
  我是一个孤儿,身体还有残疾,小时候没人管教,自暴自弃,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周边的村子里东游西荡,靠偷鸡摸狗混饭吃。
  下基层锻炼的魏伟,人家都叫他魏主任——我叫他魏老师,发现了我这个可怜又顽劣的家伙,硬把我送进学校,要求我从一年级开始读书。我是那个学校一年级年龄最大的学生,当时已经12岁,跟现在六年级的学生差不多。我野惯了,一时难以收心,在班里坐不住,不好好学习,还惹是生非,常常把女教师气哭,成绩自然惨不忍睹。开始我天天诅咒魏老师,他把我送进了学校,就像被关进牢笼一般,痛苦难耐。他知道我开始时一定难以适应,就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帮我补课,给我安慰,为我提供衣食等,当然也提出一系列的严格要求,并经常对那些要求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他还让我住校,并请求学校的老师多多帮助我,宽容我,引导我,但同时也请求老师一定要敢于矫正我的不良习气,敢于向我的顽疾下刀。校长问他和我啥关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他亲戚。他的话让老师们对我的管教不敢怠慢,老师们都下狠手调教我,我那时看老师个个都像青面獠牙的魔鬼。当然,他的话也让我很纳闷,他怎么是我的亲戚呢?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亲戚,我知道的几家亲戚早都不管我了,他们见到我都避之唯恐不及呢。
  一学期之后,我慢慢适应了学校的环境,我真的把他当作亲人了,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成长都和他密切相关,他当然有资格作我的亲人了!
  在他的严格管教下,我顺利地完成了义务教育,但未能考上普通高中。分数下来那天,我不敢见他。可他还是在河边的树林里找到了我,默不作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搂在怀里。我那时和他的个子一般高了,可我竟像一个娃娃那样,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呜呜地啼哭起来。我以前都是被人欺负哭,而那次是自己主动哭。
  他知道我没有一技之长,还身患残疾,初中毕业就走向社会,很难找到工作,若在社会上流荡,很可能会“旧病复发”。他便资助我上烹饪学校。在那一年的技能培训中,他隔三岔五地到学校了解我的情况、督促我的学习,不断地提出新要求,还请求老师对我严加管教,口气诚恳而威严,俨然是我的父母。
  毕业后,我打了几年工,攒了几万块钱,就盘下这家店,自己创业了。当时钱不够,魏老师知道后问我缺多少?我嗫嚅着说,七八万吧。他点点头,没说话。
  第二天,是星期五,傍晚,还下着大雪,他打着一把伞,瑟瑟着走进店里,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里面裹着10万块。店面装修已经把我攒的钱花了个精光,买桌椅板凳、置办锅碗瓢盆等还需要不少钱,我正傻呆呆地看着门前的大雪一筹莫展,心里一阵阵发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没想到魏老师如及时雨一般来到我面前,这叫雪中送炭吧。我知道魏老师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他现在虽然是个不小的官,但也只是工薪族,上有老下有小,孩子还在上大学,他的日子过得也紧巴巴的,上班来回都步行,来我这店里湿透了腿脚,也没舍得打车,这10万块一定是他靠着面子借别人的。我把还带着他体温的钱包好,没说话,又递了过去。他看我不要,瞪我一眼,甩下钱就走了。到门口时,他回过头来,黑唬着脸,铿锵有力地给我下命令:“你小子,好好干,干出个人样来!”
  我含泪收下这10万块,眼前飘飘洒洒的雪花似乎都在我滚烫的泪珠中融化了,门外似乎不是漫天大雪,而是春天里的百花争妍、万紫千红,魏老师正在花丛中阔步前行。哦,我文化浅,不会抒情,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个感受。
  饭店开业后,我诚实经营,善待顾客,生意不错。
  半年后的一天,我笑呵呵地跟魏老师说:“魏老师,您的10万块钱估摸着三年就能还上,不过,我请您放心,这个饭店永远有您的干股,赚的钱和您对半分。”听了我的话,他突然站起来,愤然道:“你——你小子要用钱来收买我?你的干股真大啊!大于我的人格,大于国法?”他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摔在我脸上,但他还是忍住了,不过,余怒未消的他把茶水泼到我的头脸上。如落汤鸡般的我没敢动,嗫嚅着说:“那一定要还您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现在是经济社会,更应该。”我当时就要还他5千,可他坚决不要。
  后来我又多次提起还钱的事,他一推再推,说等我积累多了才说,还说我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今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但我不能再等了,我知道那10万块是他借的,我向他提出每周还500块,这是我能够承受的,他大可放心。他依然坚决不要,说生意要有周转资金,以备不时之需,将来还要扩大生意,要留够发展资本等等。
  过了两年,我觉得自己的资金宽裕了,又提出还他钱,可他还是原来的话。这次我坚决不同意,我去检察院找他,给他送钱。他很诧异,黑唬着脸说:“这样影响多坏啊——人家还以为你是送礼的呢。”从那以后,他就接受还钱,但从我说的每周500降到每周200。
  你们以行贿为由把我抓来,我这是向他行贿?他在受贿?这些年来,我觉得他一直在向我“行贿”,我一直在“受贿”,你们该如何处理?
  我还邀约他每周五下午下班后都来我这吃顿饭。他当然不肯。我说,我想和他叙叙话,继续接受他对我的监督和教育,帮我把握住方向,以防我变坏。他一听这话,便表示同意。其实,我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想给他补补身体。我知道年到半百的他平时太忙了,干起工作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他老婆也早出晚归,还经常出差,所以他的生活很不规律,患有肠胃病,身体消瘦得很,这你们都看得见,有良心的人都看得见。现在这个社会不缺胖子,但很缺瘦子,魏老师就是一个难得的瘦子。显然,我最本份的想法是,用请他吃饭的方式回馈他十几年来对我的关爱和资助,不过,他给我的资助岂是用每周一顿饭就能回报的吗?!当然不能,一定不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可他给我的恩情是涌泉之恩,我现在只能以滴水相报。何时能报答完毕?
  我请他吃顿饭,这也是行贿?是腐蚀国家干部?实话实说,他不是每周五都来,忙了就不来了。这让我的“行贿”总是断断续续,我为此很有意见,多次向他表达不满,质问他作为一个检察官,怎么能不守诺言呢?可我的质问一点都不起作用,他依旧我行我素,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唉,他这个检察官咋那么忙呢?人们都劳逸结合,知道要爱惜身体,好好享受生活,可他咋不懂呢?你们能不能劝劝他“改邪归正”?
  这饭店就是我的家,我在家里请我的恩人每周吃顿四菜一汤也“违纪”?我没有父母孝敬,我要像孝敬父母那样孝敬他——孝敬父母也“违法”?
  你们也许会怀疑那10万块钱的来历,你们叫什么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那我就跟你们透露一下吧,我打听到那10万块钱是魏老师借他小舅子的,人家是南方的大老板,可怜这个穷姐夫,10万块一分不要了。你们一定会追问我给他的钱呢?你们也许会认为他自己吞了,他有私房钱是危险的,也许会拿这钱干非法勾当,比如花天酒地,养个小三——哦,不行,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你们若这样想,是太小瞧他了,我每次给他的200块,他都攒着,每学期开学时,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了,资助残疾贫困生,不信你们去调查。人家学校要写新闻稿报道他,他的黑唬脸拉得老长,坚决不同意。
  你们咋能这样冤枉俺?你们冤枉俺这个曾经顽劣的混蛋可以,俺曾经危害过社会,俺也算不亏,可你们咋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魏老师?咋能冤枉一个夜以继日工作的干瘦检察官?我要替魏老师告你们……
  平时少言寡语的唐星叙述起自己的故事来,竟然思绪喷涌,滔滔不绝,白纸上洒满了笔力沉重的方块字。
  这故事让他又从平静中激愤起来,开始了新的咆哮,握紧拳头,青筋突出。
  突审室的四壁都挂着帘子,室内依然灯火通明,但每盏灯都似在眨着错愕的眼睛。
  没有人回应唐星的咆哮。外面偶有秋叶随风寂寂飘落,也许是对那咆哮的默然应和。
  
  五
  唐星饭店的封条被揭掉,又重新开业了。
  那个俊俏的服务员——负责301房间的巧玲,没有来上班,不辞而别了。
  细心的陈嫂对唐星说,她以前听见巧玲偷偷给一个姓王的书记打电话,嘀嘀咕咕,很神秘。
  除去巧玲外,其他的服务员都热烈欢迎老板回来,这不能叫凯旋,这叫啥呢?他们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但他们就是要热烈欢迎,他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拿着锅碗瓢盆伴奏,载歌载舞。后来,他们干活更卖力气了,他们都感激老板平时对他们的好,舍不得老板,舍不得这个店,舍不得店里的温情。
  唐星虽然沉默寡言,但为人温和,平时员工家有困难,他总能第一时间给予帮助,不求回报。员工们心里都有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老板的品行,当然也能称出自己为店里付出多少力气和真诚。
  每到星期五的傍晚,唐星还是要逡巡在饭店门口,等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再也没有等来那个黑唬脸。
  唐星无比纳闷,十分沮丧,当然更惴惴不安。
  
  六
  一年过去了。
  在这一年中,每个周五晚上301客房总是空空的,外面的客人再多,这房间也不对外营业,但茶水依然准备好,还是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室内溢满温馨的茶香。
  唐星呢,下午5点,就准时站在小巷中,踮起脚跟向巷口张望,脖子抻得老长。
  一年来唐星虽然没有等到他要等的客人,可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从来没有间断,常常等到深夜。
  后来,唐星打听到,魏伟被调走了,降到一个偏远的区里干副职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打听不出来为什么。他还想振臂咆哮,可他不知道向谁发泄,只能把愤然郁结在心中。
  不过,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还在继续。
  而那个和魏伟同时被组织考察的挺拔对象——王书记,如愿以偿地晋升为副书记了,俨然成了耿书记的接班人。这事唐星当然更不知道,自从那个叫巧玲的消失了,王书记三个字在他的脑海中自然也销声匿迹了。
  唐星把这一年应该还魏伟的钱和每周四菜一汤的钱合计好,共一万多块,他又加了一万多,凑成3万整,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资助残疾贫困生。
  年年如此。
  在捐赠仪式上,残疾贫困生都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唐老师。
  唐星生气地说:“我有什么资格要你们感谢?这钱都是魏老师委托我来捐赠的。”
  残疾贫困生继续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魏老师。
  唐星更生气地说:“魏老师是求回报的人吗?魏老师一无所求,他只期盼你们将来成为一个好公民,心中揣着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个人的品行,能称出自己一生奉献社会的斤两。你们懂吗?”
  不仅仅是残疾贫困生,全校师生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懂!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一
  深秋时节,秋风萧瑟。
  周五,傍晚,魏伟下了班,换掉检察官制服,戴上鸭嘴帽,提着一个黑包,匆匆走出办公室,来到大街上,融进如织的人流中。
  来到岔路口,他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拐进一条小街。走了一段路,又来到一个岔路口,他再次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压低帽檐,倏地拐进一条小巷。扑鼻的香味迎面吹来,不远处就是“唐星饭馆”,顾名思义,这饭馆是一个叫唐星的人开的。
  魏伟刚拐进小巷,一个站在饭馆门口正翘首张望的人小跑着迎上前去,接过魏伟的包,把他引进饭馆,带他悄悄上了三楼,进入301房间,啪一声关上门。这301内饰简单、雅致、古朴,偏在一角,避开了外面的纷纷攘攘,很是安静。茶水已备好,是一壶西湖龙井,魏伟最钟爱这款茶。
  引路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唐星,他亲自给魏伟倒上一杯茶,双手递过去。
  魏伟放下黑包,摘掉帽子,也不说话,端坐下来,接过茶杯,把脸迎向杯口,闭上眼睛,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又把茶杯轻轻放在桌子上。茶水荡漾着,冒着氤氲的香雾,四溢开去。接着,魏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黯然的眼神似乎亮了起来。
  “这一周生意怎么样?”不苟言笑的魏伟发出沉稳的问话。他每周五下班之后,若没有特殊情况,都要来这里一次,每次第一句话都如此,像一个财监在盘账,还像一个领导在审查,更像一个老板在巡检。
  “还不错,中午上座率大概百分之八十,晚人一般能满座。”唐星站着,双手下垂,身体前倾,微笑着回答,像一个总管在汇报工作。
  这饭店不大,又深入小巷,揽不了追求高档消费的大主顾,但适合低档消费的大众,唐星走的是实惠群众的亲民路线。
  “喔——你忙吧。”魏伟点点头,表示中意,同时又摆摆手,示意唐星忙自己的事吧。
  唐星“哎”了一声,走出房间,轻轻关好门。屋内只剩魏伟一个人了,他打开黑包,拿出书和资料,目不转睛地阅览着,还不时在上面勾勾画画。
  桌上还有一包大中华和一个火机。魏伟从来没有开封过大中华,他不吸烟,只钟爱茶。
  半小时之后,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上来了,是唐星亲自端来的,当然也是他亲自做的,他最了解魏伟的口味,酸甜苦辣、咸涩膻腥,他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他也最了解魏伟的习惯和脾性,每次魏伟来,都由他亲自全程服务,会临时撤掉301的服务员。
  魏伟闻到菜香,收起书和资料。
  唐星拿出一瓶酒,给魏伟倒了一杯。那是一个能盛二两的玻璃杯,杯子晶莹,酒水澄澈,合为一体,浑然到看不出里面有酒水。那酒是西凤酒,唐星在开店初始恳请朋友从西凤酒厂找内部人挖来的特供,绝对品质纯正,可谓是王牌中的极品,他一直舍不得喝,放在地下室里恒温珍藏着。他知道魏伟平时不喝酒,要喝就喜欢酌这西凤酒。也只有魏伟到来,这西凤酒才得以开启;魏伟一走,这酒又被封口,送回地下室。
  房间瞬时溢满酒的醇香,和着先前的茶香,沁人心脾。
  魏伟独自拿起筷子,也不看唐星,就大口吃起来。他昨天晚上在单位加了班,今天又马不停蹄地忙了一天,早饭没吃,午饭吃得也草率,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已饥肠辘辘。
  唐星临门而坐,也给自己倒一杯,当然不是西凤酒,而是当地的“地锅烧”。他等魏伟吃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举起酒杯,毕恭毕敬地说:“魏老师,我敬您。”
  唐星不叫魏伟官衔,也不叫老板,而是叫他老师,令人莫名其妙。
  “你坐下,敬啥,我随便。”魏伟扫了他一眼,呷了一口酒之后,继续着大快朵颐。
  等魏伟又吃了一会儿,唐星又重复前面的动作和说词,魏伟也基本还是原来的回答。如此单调乏味地反复几次。
  魏伟把二两小酒喝完了,唐星还要给他斟酒,他摆摆手。他从来不喝第二杯,但唐星每次都要站起来,让一让,也许是出于礼貌和恭敬,也许是出于尊重和赤诚,也许是出于巴结和惧怯,但绝不像一般的客套,绝不过度相让,更不打市井饭局上的酒官司,这酒喝得适度、舒畅、雅致,到口也到心。真像文明人喝文明酒。
  吃完饭,唐星掏出200元,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魏伟。魏伟也不推辞,把钱叠好,装在上衣的口袋里。
  奇怪!吃好喝好,他魏检察官怎么还拿着?噢,作为老板的他取的是这个星期的赚头。可也不像,生意那么好怎么就200块的收获?这唐星能瞒住精明的检察官?哦,难道检察官不是这个饭馆的暗老板?他许是饭馆的保护伞,每个星期五过来就是为了抽油水吧?嗯,也许如此,应该如此,必定如此。
  魏伟提起黑包,戴上鸭嘴帽,唐星又在前面引路,开了301的门,悄悄下楼,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口。
  “魏老师,下星期五傍晚我等您。”唐星在大门口鞠着躬,和魏伟话别。
  “有空就来,别等。”魏伟泛红的脸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他压了压帽檐,大踏步向巷口走去,在拐进小街时,他机警地向周边扫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一阵夜风袭来,有几片枯叶从树枝上脱离,在魏伟面前飘荡。魏伟浑然不顾,继续走自己的路。
  
  二
  在市委耿书记的办公室里,纪委的王书记把视频放给市委的耿书记看。
  耿书记看罢默不作声,一动不动,脸色凝重得像石刻的雕塑。
  还是王书记打破沉寂,站起来走到耿书记的座位旁,动情地说:“耿老师,我知道您心里很难受,可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全市的工作还仰仗您决断呢!二十年前,我和他在大学里接受您的法学思想,是您引导我们树立了‘法治报国’的崇高理想,我和他当年血气方刚,信誓旦旦,要用自己的一生捍卫法律的尊严,要以法律为准绳惩治一切违法乱纪者,维护社会的公平和公正……唉,不承想他蜕变到这种程度!老师,举报人提供的这个视频是清晰的,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都是不能否认的,从中可以肯定两点:一、他吃喝不给钱,违背了‘党纪’;二、他收受商人的钱财,触犯了‘国法’。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猫腻,比如他可能是不法商人的保护伞,进行着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我们暂时不能确定,有待进一步调查。唉,真没想到他会陨落在‘法治报国’的半途中。”
  “嗯,不错!就凭你说的那两点也足以让他停职反省了。注意,今后不要在谈工作时叫我老师,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只是同事。”耿书记的脸阴沉得能渗出水来,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能迸出火来。
  “哦,是,是,是,那您看下一步——”
  “还看什么?立即按照程序查办!党纪国法能是儿戏?师生之情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耿书记的脸上沁出了汗珠,虎目圆睁。
  “是!坚决完成市委的指示!”王书记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扭转身子,轻轻带上门。
  耿书记闭上双目,头重重地跌落到椅背上。
  这两个得意门生,曾经都是他的自豪,在当年的法律界,他们俩号称“法坛双杰”,他们是依法治国方略的倡导者、宣讲者、捍卫者、践行者,可现在其中一个背叛了当初的信仰,铸成他的一块心病,让他颜面扫地、心痛不已。但他不能徇私舞弊,他要拿起自己一生都尊崇的法律之剑,挥泪斩马谡。
  
  三
  又到星期五,暮色渐浓,秋风瑟瑟。
  唐星在饭馆门口逡巡了很久,也不见魏伟的身影。
  天暗下来了,巷子里的路灯悉数点亮,唐星还在门口翘首以盼。
  不一会,一辆警车穿行在小巷中,笛声高亢,路人急忙躲闪。车子在唐星身边戛然而止,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亮明身份之后,把唐星“请”到了车上,车门咔地关上,倏地开走了。
  唐星惊悚。来人告知,他涉嫌行贿国家干部。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憋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嗷嗷直叫。
  突审室里灯火通明,唐星被仨人轮番质询:你是否行贿?向谁行贿?行贿金额是多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否受到胁迫?除去贿钱,有没有再贿色、贿物?受贿人是否为你的保护伞?受贿人是否有敲诈行为?受贿人是否养有小三?受贿人隐匿的财物在哪里?在国外有没有存款?有多少?你还了解受贿人哪些问题?你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懂吗?如此等等,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唐星已经疲惫不堪,可他无论如何都不承认自己行贿,更不承认有人受贿。
  当仨人中的一个提出受贿人就是魏伟,并展示了两张百元大钞时,唐星愣怔了,一时语塞。
  接着,他怒目圆睁,挥舞着拳头,还是拒不承认行贿,甚而开始骂骂咧咧。
  仨人看他态度十分嚣张,很是恼火,立即把他的手脚都牢牢地拷了起来,然后命令他看那段视频。
  看罢,他浑身直颤抖,不停地喘息着。
  仨人露出了惬意的微笑,告诫他,好好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他歇息了一会,又攥着拳头,扯开干涩的嗓子再次嗷嗷直叫,你们冤枉我,更冤枉魏老师,你们个个都是混蛋!
  手铐处的青筋暴突,他的愤然与痛苦到了极致。
  外面秋风阵阵,寒气袭人,可唐星却满脸涨红,大汗淋漓。
  
  四
  第二天清晨,唐星平静下来。突审室里只有他一人了,手铐已经打开,他面前多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纸和笔,纸的抬头印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痴痴地盯着纸和笔,突然抓过笔,在坦白纸上奋力坦白道:
  说来话长。回忆过去对我来说既是痛苦的,也是温馨的。
  我是一个孤儿,身体还有残疾,小时候没人管教,自暴自弃,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周边的村子里东游西荡,靠偷鸡摸狗混饭吃。
  下基层锻炼的魏伟,人家都叫他魏主任——我叫他魏老师,发现了我这个可怜又顽劣的家伙,硬把我送进学校,要求我从一年级开始读书。我是那个学校一年级年龄最大的学生,当时已经12岁,跟现在六年级的学生差不多。我野惯了,一时难以收心,在班里坐不住,不好好学习,还惹是生非,常常把女教师气哭,成绩自然惨不忍睹。开始我天天诅咒魏老师,他把我送进了学校,就像被关进牢笼一般,痛苦难耐。他知道我开始时一定难以适应,就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帮我补课,给我安慰,为我提供衣食等,当然也提出一系列的严格要求,并经常对那些要求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他还让我住校,并请求学校的老师多多帮助我,宽容我,引导我,但同时也请求老师一定要敢于矫正我的不良习气,敢于向我的顽疾下刀。校长问他和我啥关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他亲戚。他的话让老师们对我的管教不敢怠慢,老师们都下狠手调教我,我那时看老师个个都像青面獠牙的魔鬼。当然,他的话也让我很纳闷,他怎么是我的亲戚呢?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亲戚,我知道的几家亲戚早都不管我了,他们见到我都避之唯恐不及呢。
  一学期之后,我慢慢适应了学校的环境,我真的把他当作亲人了,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成长都和他密切相关,他当然有资格作我的亲人了!
  在他的严格管教下,我顺利地完成了义务教育,但未能考上普通高中。分数下来那天,我不敢见他。可他还是在河边的树林里找到了我,默不作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搂在怀里。我那时和他的个子一般高了,可我竟像一个娃娃那样,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呜呜地啼哭起来。我以前都是被人欺负哭,而那次是自己主动哭。
  他知道我没有一技之长,还身患残疾,初中毕业就走向社会,很难找到工作,若在社会上流荡,很可能会“旧病复发”。他便资助我上烹饪学校。在那一年的技能培训中,他隔三岔五地到学校了解我的情况、督促我的学习,不断地提出新要求,还请求老师对我严加管教,口气诚恳而威严,俨然是我的父母。
  毕业后,我打了几年工,攒了几万块钱,就盘下这家店,自己创业了。当时钱不够,魏老师知道后问我缺多少?我嗫嚅着说,七八万吧。他点点头,没说话。
  第二天,是星期五,傍晚,还下着大雪,他打着一把伞,瑟瑟着走进店里,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里面裹着10万块。店面装修已经把我攒的钱花了个精光,买桌椅板凳、置办锅碗瓢盆等还需要不少钱,我正傻呆呆地看着门前的大雪一筹莫展,心里一阵阵发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没想到魏老师如及时雨一般来到我面前,这叫雪中送炭吧。我知道魏老师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他现在虽然是个不小的官,但也只是工薪族,上有老下有小,孩子还在上大学,他的日子过得也紧巴巴的,上班来回都步行,来我这店里湿透了腿脚,也没舍得打车,这10万块一定是他靠着面子借别人的。我把还带着他体温的钱包好,没说话,又递了过去。他看我不要,瞪我一眼,甩下钱就走了。到门口时,他回过头来,黑唬着脸,铿锵有力地给我下命令:“你小子,好好干,干出个人样来!”
  我含泪收下这10万块,眼前飘飘洒洒的雪花似乎都在我滚烫的泪珠中融化了,门外似乎不是漫天大雪,而是春天里的百花争妍、万紫千红,魏老师正在花丛中阔步前行。哦,我文化浅,不会抒情,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个感受。
  饭店开业后,我诚实经营,善待顾客,生意不错。
  半年后的一天,我笑呵呵地跟魏老师说:“魏老师,您的10万块钱估摸着三年就能还上,不过,我请您放心,这个饭店永远有您的干股,赚的钱和您对半分。”听了我的话,他突然站起来,愤然道:“你——你小子要用钱来收买我?你的干股真大啊!大于我的人格,大于国法?”他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摔在我脸上,但他还是忍住了,不过,余怒未消的他把茶水泼到我的头脸上。如落汤鸡般的我没敢动,嗫嚅着说:“那一定要还您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现在是经济社会,更应该。”我当时就要还他5千,可他坚决不要。
  后来我又多次提起还钱的事,他一推再推,说等我积累多了才说,还说我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今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但我不能再等了,我知道那10万块是他借的,我向他提出每周还500块,这是我能够承受的,他大可放心。他依然坚决不要,说生意要有周转资金,以备不时之需,将来还要扩大生意,要留够发展资本等等。
  过了两年,我觉得自己的资金宽裕了,又提出还他钱,可他还是原来的话。这次我坚决不同意,我去检察院找他,给他送钱。他很诧异,黑唬着脸说:“这样影响多坏啊——人家还以为你是送礼的呢。”从那以后,他就接受还钱,但从我说的每周500降到每周200。
  你们以行贿为由把我抓来,我这是向他行贿?他在受贿?这些年来,我觉得他一直在向我“行贿”,我一直在“受贿”,你们该如何处理?
  我还邀约他每周五下午下班后都来我这吃顿饭。他当然不肯。我说,我想和他叙叙话,继续接受他对我的监督和教育,帮我把握住方向,以防我变坏。他一听这话,便表示同意。其实,我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想给他补补身体。我知道年到半百的他平时太忙了,干起工作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他老婆也早出晚归,还经常出差,所以他的生活很不规律,患有肠胃病,身体消瘦得很,这你们都看得见,有良心的人都看得见。现在这个社会不缺胖子,但很缺瘦子,魏老师就是一个难得的瘦子。显然,我最本份的想法是,用请他吃饭的方式回馈他十几年来对我的关爱和资助,不过,他给我的资助岂是用每周一顿饭就能回报的吗?!当然不能,一定不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可他给我的恩情是涌泉之恩,我现在只能以滴水相报。何时能报答完毕?
  我请他吃顿饭,这也是行贿?是腐蚀国家干部?实话实说,他不是每周五都来,忙了就不来了。这让我的“行贿”总是断断续续,我为此很有意见,多次向他表达不满,质问他作为一个检察官,怎么能不守诺言呢?可我的质问一点都不起作用,他依旧我行我素,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唉,他这个检察官咋那么忙呢?人们都劳逸结合,知道要爱惜身体,好好享受生活,可他咋不懂呢?你们能不能劝劝他“改邪归正”?
  这饭店就是我的家,我在家里请我的恩人每周吃顿四菜一汤也“违纪”?我没有父母孝敬,我要像孝敬父母那样孝敬他——孝敬父母也“违法”?
  你们也许会怀疑那10万块钱的来历,你们叫什么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那我就跟你们透露一下吧,我打听到那10万块钱是魏老师借他小舅子的,人家是南方的大老板,可怜这个穷姐夫,10万块一分不要了。你们一定会追问我给他的钱呢?你们也许会认为他自己吞了,他有私房钱是危险的,也许会拿这钱干非法勾当,比如花天酒地,养个小三——哦,不行,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你们若这样想,是太小瞧他了,我每次给他的200块,他都攒着,每学期开学时,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了,资助残疾贫困生,不信你们去调查。人家学校要写新闻稿报道他,他的黑唬脸拉得老长,坚决不同意。
  你们咋能这样冤枉俺?你们冤枉俺这个曾经顽劣的混蛋可以,俺曾经危害过社会,俺也算不亏,可你们咋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魏老师?咋能冤枉一个夜以继日工作的干瘦检察官?我要替魏老师告你们……
  平时少言寡语的唐星叙述起自己的故事来,竟然思绪喷涌,滔滔不绝,白纸上洒满了笔力沉重的方块字。
  这故事让他又从平静中激愤起来,开始了新的咆哮,握紧拳头,青筋突出。
  突审室的四壁都挂着帘子,室内依然灯火通明,但每盏灯都似在眨着错愕的眼睛。
  没有人回应唐星的咆哮。外面偶有秋叶随风寂寂飘落,也许是对那咆哮的默然应和。
  
  五
  唐星饭店的封条被揭掉,又重新开业了。
  那个俊俏的服务员——负责301房间的巧玲,没有来上班,不辞而别了。
  细心的陈嫂对唐星说,她以前听见巧玲偷偷给一个姓王的书记打电话,嘀嘀咕咕,很神秘。
  除去巧玲外,其他的服务员都热烈欢迎老板回来,这不能叫凯旋,这叫啥呢?他们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但他们就是要热烈欢迎,他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拿着锅碗瓢盆伴奏,载歌载舞。后来,他们干活更卖力气了,他们都感激老板平时对他们的好,舍不得老板,舍不得这个店,舍不得店里的温情。
  唐星虽然沉默寡言,但为人温和,平时员工家有困难,他总能第一时间给予帮助,不求回报。员工们心里都有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老板的品行,当然也能称出自己为店里付出多少力气和真诚。
  每到星期五的傍晚,唐星还是要逡巡在饭店门口,等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再也没有等来那个黑唬脸。
  唐星无比纳闷,十分沮丧,当然更惴惴不安。
  
  六
  一年过去了。
  在这一年中,每个周五晚上301客房总是空空的,外面的客人再多,这房间也不对外营业,但茶水依然准备好,还是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室内溢满温馨的茶香。
  唐星呢,下午5点,就准时站在小巷中,踮起脚跟向巷口张望,脖子抻得老长。
  一年来唐星虽然没有等到他要等的客人,可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从来没有间断,常常等到深夜。
  后来,唐星打听到,魏伟被调走了,降到一个偏远的区里干副职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打听不出来为什么。他还想振臂咆哮,可他不知道向谁发泄,只能把愤然郁结在心中。
  不过,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还在继续。
  而那个和魏伟同时被组织考察的挺拔对象——王书记,如愿以偿地晋升为副书记了,俨然成了耿书记的接班人。这事唐星当然更不知道,自从那个叫巧玲的消失了,王书记三个字在他的脑海中自然也销声匿迹了。
  唐星把这一年应该还魏伟的钱和每周四菜一汤的钱合计好,共一万多块,他又加了一万多,凑成3万整,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资助残疾贫困生。
  年年如此。
  在捐赠仪式上,残疾贫困生都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唐老师。
  唐星生气地说:“我有什么资格要你们感谢?这钱都是魏老师委托我来捐赠的。”
  残疾贫困生继续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魏老师。
  唐星更生气地说:“魏老师是求回报的人吗?魏老师一无所求,他只期盼你们将来成为一个好公民,心中揣着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个人的品行,能称出自己一生奉献社会的斤两。你们懂吗?”
  不仅仅是残疾贫困生,全校师生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懂!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一
  深秋时节,秋风萧瑟。
  周五,傍晚,魏伟下了班,换掉检察官制服,戴上鸭嘴帽,提着一个黑包,匆匆走出办公室,来到大街上,融进如织的人流中。
  来到岔路口,他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拐进一条小街。走了一段路,又来到一个岔路口,他再次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压低帽檐,倏地拐进一条小巷。扑鼻的香味迎面吹来,不远处就是“唐星饭馆”,顾名思义,这饭馆是一个叫唐星的人开的。
  魏伟刚拐进小巷,一个站在饭馆门口正翘首张望的人小跑着迎上前去,接过魏伟的包,把他引进饭馆,带他悄悄上了三楼,进入301房间,啪一声关上门。这301内饰简单、雅致、古朴,偏在一角,避开了外面的纷纷攘攘,很是安静。茶水已备好,是一壶西湖龙井,魏伟最钟爱这款茶。
  引路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唐星,他亲自给魏伟倒上一杯茶,双手递过去。
  魏伟放下黑包,摘掉帽子,也不说话,端坐下来,接过茶杯,把脸迎向杯口,闭上眼睛,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又把茶杯轻轻放在桌子上。茶水荡漾着,冒着氤氲的香雾,四溢开去。接着,魏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黯然的眼神似乎亮了起来。
  “这一周生意怎么样?”不苟言笑的魏伟发出沉稳的问话。他每周五下班之后,若没有特殊情况,都要来这里一次,每次第一句话都如此,像一个财监在盘账,还像一个领导在审查,更像一个老板在巡检。
  “还不错,中午上座率大概百分之八十,晚人一般能满座。”唐星站着,双手下垂,身体前倾,微笑着回答,像一个总管在汇报工作。
  这饭店不大,又深入小巷,揽不了追求高档消费的大主顾,但适合低档消费的大众,唐星走的是实惠群众的亲民路线。
  “喔——你忙吧。”魏伟点点头,表示中意,同时又摆摆手,示意唐星忙自己的事吧。
  唐星“哎”了一声,走出房间,轻轻关好门。屋内只剩魏伟一个人了,他打开黑包,拿出书和资料,目不转睛地阅览着,还不时在上面勾勾画画。
  桌上还有一包大中华和一个火机。魏伟从来没有开封过大中华,他不吸烟,只钟爱茶。
  半小时之后,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上来了,是唐星亲自端来的,当然也是他亲自做的,他最了解魏伟的口味,酸甜苦辣、咸涩膻腥,他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他也最了解魏伟的习惯和脾性,每次魏伟来,都由他亲自全程服务,会临时撤掉301的服务员。
  魏伟闻到菜香,收起书和资料。
  唐星拿出一瓶酒,给魏伟倒了一杯。那是一个能盛二两的玻璃杯,杯子晶莹,酒水澄澈,合为一体,浑然到看不出里面有酒水。那酒是西凤酒,唐星在开店初始恳请朋友从西凤酒厂找内部人挖来的特供,绝对品质纯正,可谓是王牌中的极品,他一直舍不得喝,放在地下室里恒温珍藏着。他知道魏伟平时不喝酒,要喝就喜欢酌这西凤酒。也只有魏伟到来,这西凤酒才得以开启;魏伟一走,这酒又被封口,送回地下室。
  房间瞬时溢满酒的醇香,和着先前的茶香,沁人心脾。
  魏伟独自拿起筷子,也不看唐星,就大口吃起来。他昨天晚上在单位加了班,今天又马不停蹄地忙了一天,早饭没吃,午饭吃得也草率,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已饥肠辘辘。
  唐星临门而坐,也给自己倒一杯,当然不是西凤酒,而是当地的“地锅烧”。他等魏伟吃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举起酒杯,毕恭毕敬地说:“魏老师,我敬您。”
  唐星不叫魏伟官衔,也不叫老板,而是叫他老师,令人莫名其妙。
  “你坐下,敬啥,我随便。”魏伟扫了他一眼,呷了一口酒之后,继续着大快朵颐。
  等魏伟又吃了一会儿,唐星又重复前面的动作和说词,魏伟也基本还是原来的回答。如此单调乏味地反复几次。
  魏伟把二两小酒喝完了,唐星还要给他斟酒,他摆摆手。他从来不喝第二杯,但唐星每次都要站起来,让一让,也许是出于礼貌和恭敬,也许是出于尊重和赤诚,也许是出于巴结和惧怯,但绝不像一般的客套,绝不过度相让,更不打市井饭局上的酒官司,这酒喝得适度、舒畅、雅致,到口也到心。真像文明人喝文明酒。
  吃完饭,唐星掏出200元,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魏伟。魏伟也不推辞,把钱叠好,装在上衣的口袋里。
  奇怪!吃好喝好,他魏检察官怎么还拿着?噢,作为老板的他取的是这个星期的赚头。可也不像,生意那么好怎么就200块的收获?这唐星能瞒住精明的检察官?哦,难道检察官不是这个饭馆的暗老板?他许是饭馆的保护伞,每个星期五过来就是为了抽油水吧?嗯,也许如此,应该如此,必定如此。
  魏伟提起黑包,戴上鸭嘴帽,唐星又在前面引路,开了301的门,悄悄下楼,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口。
  “魏老师,下星期五傍晚我等您。”唐星在大门口鞠着躬,和魏伟话别。
  “有空就来,别等。”魏伟泛红的脸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他压了压帽檐,大踏步向巷口走去,在拐进小街时,他机警地向周边扫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一阵夜风袭来,有几片枯叶从树枝上脱离,在魏伟面前飘荡。魏伟浑然不顾,继续走自己的路。
  
  二
  在市委耿书记的办公室里,纪委的王书记把视频放给市委的耿书记看。
  耿书记看罢默不作声,一动不动,脸色凝重得像石刻的雕塑。
  还是王书记打破沉寂,站起来走到耿书记的座位旁,动情地说:“耿老师,我知道您心里很难受,可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全市的工作还仰仗您决断呢!二十年前,我和他在大学里接受您的法学思想,是您引导我们树立了‘法治报国’的崇高理想,我和他当年血气方刚,信誓旦旦,要用自己的一生捍卫法律的尊严,要以法律为准绳惩治一切违法乱纪者,维护社会的公平和公正……唉,不承想他蜕变到这种程度!老师,举报人提供的这个视频是清晰的,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都是不能否认的,从中可以肯定两点:一、他吃喝不给钱,违背了‘党纪’;二、他收受商人的钱财,触犯了‘国法’。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猫腻,比如他可能是不法商人的保护伞,进行着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我们暂时不能确定,有待进一步调查。唉,真没想到他会陨落在‘法治报国’的半途中。”
  “嗯,不错!就凭你说的那两点也足以让他停职反省了。注意,今后不要在谈工作时叫我老师,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只是同事。”耿书记的脸阴沉得能渗出水来,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能迸出火来。
  “哦,是,是,是,那您看下一步——”
  “还看什么?立即按照程序查办!党纪国法能是儿戏?师生之情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耿书记的脸上沁出了汗珠,虎目圆睁。
  “是!坚决完成市委的指示!”王书记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扭转身子,轻轻带上门。
  耿书记闭上双目,头重重地跌落到椅背上。
  这两个得意门生,曾经都是他的自豪,在当年的法律界,他们俩号称“法坛双杰”,他们是依法治国方略的倡导者、宣讲者、捍卫者、践行者,可现在其中一个背叛了当初的信仰,铸成他的一块心病,让他颜面扫地、心痛不已。但他不能徇私舞弊,他要拿起自己一生都尊崇的法律之剑,挥泪斩马谡。
  
  三
  又到星期五,暮色渐浓,秋风瑟瑟。
  唐星在饭馆门口逡巡了很久,也不见魏伟的身影。
  天暗下来了,巷子里的路灯悉数点亮,唐星还在门口翘首以盼。
  不一会,一辆警车穿行在小巷中,笛声高亢,路人急忙躲闪。车子在唐星身边戛然而止,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亮明身份之后,把唐星“请”到了车上,车门咔地关上,倏地开走了。
  唐星惊悚。来人告知,他涉嫌行贿国家干部。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憋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嗷嗷直叫。
  突审室里灯火通明,唐星被仨人轮番质询:你是否行贿?向谁行贿?行贿金额是多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否受到胁迫?除去贿钱,有没有再贿色、贿物?受贿人是否为你的保护伞?受贿人是否有敲诈行为?受贿人是否养有小三?受贿人隐匿的财物在哪里?在国外有没有存款?有多少?你还了解受贿人哪些问题?你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懂吗?如此等等,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唐星已经疲惫不堪,可他无论如何都不承认自己行贿,更不承认有人受贿。
  当仨人中的一个提出受贿人就是魏伟,并展示了两张百元大钞时,唐星愣怔了,一时语塞。
  接着,他怒目圆睁,挥舞着拳头,还是拒不承认行贿,甚而开始骂骂咧咧。
  仨人看他态度十分嚣张,很是恼火,立即把他的手脚都牢牢地拷了起来,然后命令他看那段视频。
  看罢,他浑身直颤抖,不停地喘息着。
  仨人露出了惬意的微笑,告诫他,好好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他歇息了一会,又攥着拳头,扯开干涩的嗓子再次嗷嗷直叫,你们冤枉我,更冤枉魏老师,你们个个都是混蛋!
  手铐处的青筋暴突,他的愤然与痛苦到了极致。
  外面秋风阵阵,寒气袭人,可唐星却满脸涨红,大汗淋漓。
  
  四
  第二天清晨,唐星平静下来。突审室里只有他一人了,手铐已经打开,他面前多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纸和笔,纸的抬头印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痴痴地盯着纸和笔,突然抓过笔,在坦白纸上奋力坦白道:
  说来话长。回忆过去对我来说既是痛苦的,也是温馨的。
  我是一个孤儿,身体还有残疾,小时候没人管教,自暴自弃,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周边的村子里东游西荡,靠偷鸡摸狗混饭吃。
  下基层锻炼的魏伟,人家都叫他魏主任——我叫他魏老师,发现了我这个可怜又顽劣的家伙,硬把我送进学校,要求我从一年级开始读书。我是那个学校一年级年龄最大的学生,当时已经12岁,跟现在六年级的学生差不多。我野惯了,一时难以收心,在班里坐不住,不好好学习,还惹是生非,常常把女教师气哭,成绩自然惨不忍睹。开始我天天诅咒魏老师,他把我送进了学校,就像被关进牢笼一般,痛苦难耐。他知道我开始时一定难以适应,就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帮我补课,给我安慰,为我提供衣食等,当然也提出一系列的严格要求,并经常对那些要求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他还让我住校,并请求学校的老师多多帮助我,宽容我,引导我,但同时也请求老师一定要敢于矫正我的不良习气,敢于向我的顽疾下刀。校长问他和我啥关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他亲戚。他的话让老师们对我的管教不敢怠慢,老师们都下狠手调教我,我那时看老师个个都像青面獠牙的魔鬼。当然,他的话也让我很纳闷,他怎么是我的亲戚呢?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亲戚,我知道的几家亲戚早都不管我了,他们见到我都避之唯恐不及呢。
  一学期之后,我慢慢适应了学校的环境,我真的把他当作亲人了,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成长都和他密切相关,他当然有资格作我的亲人了!
  在他的严格管教下,我顺利地完成了义务教育,但未能考上普通高中。分数下来那天,我不敢见他。可他还是在河边的树林里找到了我,默不作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搂在怀里。我那时和他的个子一般高了,可我竟像一个娃娃那样,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呜呜地啼哭起来。我以前都是被人欺负哭,而那次是自己主动哭。
  他知道我没有一技之长,还身患残疾,初中毕业就走向社会,很难找到工作,若在社会上流荡,很可能会“旧病复发”。他便资助我上烹饪学校。在那一年的技能培训中,他隔三岔五地到学校了解我的情况、督促我的学习,不断地提出新要求,还请求老师对我严加管教,口气诚恳而威严,俨然是我的父母。
  毕业后,我打了几年工,攒了几万块钱,就盘下这家店,自己创业了。当时钱不够,魏老师知道后问我缺多少?我嗫嚅着说,七八万吧。他点点头,没说话。
  第二天,是星期五,傍晚,还下着大雪,他打着一把伞,瑟瑟着走进店里,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里面裹着10万块。店面装修已经把我攒的钱花了个精光,买桌椅板凳、置办锅碗瓢盆等还需要不少钱,我正傻呆呆地看着门前的大雪一筹莫展,心里一阵阵发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没想到魏老师如及时雨一般来到我面前,这叫雪中送炭吧。我知道魏老师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他现在虽然是个不小的官,但也只是工薪族,上有老下有小,孩子还在上大学,他的日子过得也紧巴巴的,上班来回都步行,来我这店里湿透了腿脚,也没舍得打车,这10万块一定是他靠着面子借别人的。我把还带着他体温的钱包好,没说话,又递了过去。他看我不要,瞪我一眼,甩下钱就走了。到门口时,他回过头来,黑唬着脸,铿锵有力地给我下命令:“你小子,好好干,干出个人样来!”
  我含泪收下这10万块,眼前飘飘洒洒的雪花似乎都在我滚烫的泪珠中融化了,门外似乎不是漫天大雪,而是春天里的百花争妍、万紫千红,魏老师正在花丛中阔步前行。哦,我文化浅,不会抒情,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个感受。
  饭店开业后,我诚实经营,善待顾客,生意不错。
  半年后的一天,我笑呵呵地跟魏老师说:“魏老师,您的10万块钱估摸着三年就能还上,不过,我请您放心,这个饭店永远有您的干股,赚的钱和您对半分。”听了我的话,他突然站起来,愤然道:“你——你小子要用钱来收买我?你的干股真大啊!大于我的人格,大于国法?”他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摔在我脸上,但他还是忍住了,不过,余怒未消的他把茶水泼到我的头脸上。如落汤鸡般的我没敢动,嗫嚅着说:“那一定要还您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现在是经济社会,更应该。”我当时就要还他5千,可他坚决不要。
  后来我又多次提起还钱的事,他一推再推,说等我积累多了才说,还说我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今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但我不能再等了,我知道那10万块是他借的,我向他提出每周还500块,这是我能够承受的,他大可放心。他依然坚决不要,说生意要有周转资金,以备不时之需,将来还要扩大生意,要留够发展资本等等。
  过了两年,我觉得自己的资金宽裕了,又提出还他钱,可他还是原来的话。这次我坚决不同意,我去检察院找他,给他送钱。他很诧异,黑唬着脸说:“这样影响多坏啊——人家还以为你是送礼的呢。”从那以后,他就接受还钱,但从我说的每周500降到每周200。
  你们以行贿为由把我抓来,我这是向他行贿?他在受贿?这些年来,我觉得他一直在向我“行贿”,我一直在“受贿”,你们该如何处理?
  我还邀约他每周五下午下班后都来我这吃顿饭。他当然不肯。我说,我想和他叙叙话,继续接受他对我的监督和教育,帮我把握住方向,以防我变坏。他一听这话,便表示同意。其实,我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想给他补补身体。我知道年到半百的他平时太忙了,干起工作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他老婆也早出晚归,还经常出差,所以他的生活很不规律,患有肠胃病,身体消瘦得很,这你们都看得见,有良心的人都看得见。现在这个社会不缺胖子,但很缺瘦子,魏老师就是一个难得的瘦子。显然,我最本份的想法是,用请他吃饭的方式回馈他十几年来对我的关爱和资助,不过,他给我的资助岂是用每周一顿饭就能回报的吗?!当然不能,一定不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可他给我的恩情是涌泉之恩,我现在只能以滴水相报。何时能报答完毕?
  我请他吃顿饭,这也是行贿?是腐蚀国家干部?实话实说,他不是每周五都来,忙了就不来了。这让我的“行贿”总是断断续续,我为此很有意见,多次向他表达不满,质问他作为一个检察官,怎么能不守诺言呢?可我的质问一点都不起作用,他依旧我行我素,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唉,他这个检察官咋那么忙呢?人们都劳逸结合,知道要爱惜身体,好好享受生活,可他咋不懂呢?你们能不能劝劝他“改邪归正”?
  这饭店就是我的家,我在家里请我的恩人每周吃顿四菜一汤也“违纪”?我没有父母孝敬,我要像孝敬父母那样孝敬他——孝敬父母也“违法”?
  你们也许会怀疑那10万块钱的来历,你们叫什么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那我就跟你们透露一下吧,我打听到那10万块钱是魏老师借他小舅子的,人家是南方的大老板,可怜这个穷姐夫,10万块一分不要了。你们一定会追问我给他的钱呢?你们也许会认为他自己吞了,他有私房钱是危险的,也许会拿这钱干非法勾当,比如花天酒地,养个小三——哦,不行,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你们若这样想,是太小瞧他了,我每次给他的200块,他都攒着,每学期开学时,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了,资助残疾贫困生,不信你们去调查。人家学校要写新闻稿报道他,他的黑唬脸拉得老长,坚决不同意。
  你们咋能这样冤枉俺?你们冤枉俺这个曾经顽劣的混蛋可以,俺曾经危害过社会,俺也算不亏,可你们咋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魏老师?咋能冤枉一个夜以继日工作的干瘦检察官?我要替魏老师告你们……
  平时少言寡语的唐星叙述起自己的故事来,竟然思绪喷涌,滔滔不绝,白纸上洒满了笔力沉重的方块字。
  这故事让他又从平静中激愤起来,开始了新的咆哮,握紧拳头,青筋突出。
  突审室的四壁都挂着帘子,室内依然灯火通明,但每盏灯都似在眨着错愕的眼睛。
  没有人回应唐星的咆哮。外面偶有秋叶随风寂寂飘落,也许是对那咆哮的默然应和。
  
  五
  唐星饭店的封条被揭掉,又重新开业了。
  那个俊俏的服务员——负责301房间的巧玲,没有来上班,不辞而别了。
  细心的陈嫂对唐星说,她以前听见巧玲偷偷给一个姓王的书记打电话,嘀嘀咕咕,很神秘。
  除去巧玲外,其他的服务员都热烈欢迎老板回来,这不能叫凯旋,这叫啥呢?他们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但他们就是要热烈欢迎,他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拿着锅碗瓢盆伴奏,载歌载舞。后来,他们干活更卖力气了,他们都感激老板平时对他们的好,舍不得老板,舍不得这个店,舍不得店里的温情。
  唐星虽然沉默寡言,但为人温和,平时员工家有困难,他总能第一时间给予帮助,不求回报。员工们心里都有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老板的品行,当然也能称出自己为店里付出多少力气和真诚。
  每到星期五的傍晚,唐星还是要逡巡在饭店门口,等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再也没有等来那个黑唬脸。
  唐星无比纳闷,十分沮丧,当然更惴惴不安。
  
  六
  一年过去了。
  在这一年中,每个周五晚上301客房总是空空的,外面的客人再多,这房间也不对外营业,但茶水依然准备好,还是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室内溢满温馨的茶香。
  唐星呢,下午5点,就准时站在小巷中,踮起脚跟向巷口张望,脖子抻得老长。
  一年来唐星虽然没有等到他要等的客人,可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从来没有间断,常常等到深夜。
  后来,唐星打听到,魏伟被调走了,降到一个偏远的区里干副职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打听不出来为什么。他还想振臂咆哮,可他不知道向谁发泄,只能把愤然郁结在心中。
  不过,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还在继续。
  而那个和魏伟同时被组织考察的挺拔对象——王书记,如愿以偿地晋升为副书记了,俨然成了耿书记的接班人。这事唐星当然更不知道,自从那个叫巧玲的消失了,王书记三个字在他的脑海中自然也销声匿迹了。
  唐星把这一年应该还魏伟的钱和每周四菜一汤的钱合计好,共一万多块,他又加了一万多,凑成3万整,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资助残疾贫困生。
  年年如此。
  在捐赠仪式上,残疾贫困生都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唐老师。
  唐星生气地说:“我有什么资格要你们感谢?这钱都是魏老师委托我来捐赠的。”
  残疾贫困生继续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魏老师。
  唐星更生气地说:“魏老师是求回报的人吗?魏老师一无所求,他只期盼你们将来成为一个好公民,心中揣着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个人的品行,能称出自己一生奉献社会的斤两。你们懂吗?”
  不仅仅是残疾贫困生,全校师生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懂!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一
  深秋时节,秋风萧瑟。
  周五,傍晚,魏伟下了班,换掉检察官制服,戴上鸭嘴帽,提着一个黑包,匆匆走出办公室,来到大街上,融进如织的人流中。
  来到岔路口,他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拐进一条小街。走了一段路,又来到一个岔路口,他再次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压低帽檐,倏地拐进一条小巷。扑鼻的香味迎面吹来,不远处就是“唐星饭馆”,顾名思义,这饭馆是一个叫唐星的人开的。
  魏伟刚拐进小巷,一个站在饭馆门口正翘首张望的人小跑着迎上前去,接过魏伟的包,把他引进饭馆,带他悄悄上了三楼,进入301房间,啪一声关上门。这301内饰简单、雅致、古朴,偏在一角,避开了外面的纷纷攘攘,很是安静。茶水已备好,是一壶西湖龙井,魏伟最钟爱这款茶。
  引路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唐星,他亲自给魏伟倒上一杯茶,双手递过去。
  魏伟放下黑包,摘掉帽子,也不说话,端坐下来,接过茶杯,把脸迎向杯口,闭上眼睛,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又把茶杯轻轻放在桌子上。茶水荡漾着,冒着氤氲的香雾,四溢开去。接着,魏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黯然的眼神似乎亮了起来。
  “这一周生意怎么样?”不苟言笑的魏伟发出沉稳的问话。他每周五下班之后,若没有特殊情况,都要来这里一次,每次第一句话都如此,像一个财监在盘账,还像一个领导在审查,更像一个老板在巡检。
  “还不错,中午上座率大概百分之八十,晚人一般能满座。”唐星站着,双手下垂,身体前倾,微笑着回答,像一个总管在汇报工作。
  这饭店不大,又深入小巷,揽不了追求高档消费的大主顾,但适合低档消费的大众,唐星走的是实惠群众的亲民路线。
  “喔——你忙吧。”魏伟点点头,表示中意,同时又摆摆手,示意唐星忙自己的事吧。
  唐星“哎”了一声,走出房间,轻轻关好门。屋内只剩魏伟一个人了,他打开黑包,拿出书和资料,目不转睛地阅览着,还不时在上面勾勾画画。
  桌上还有一包大中华和一个火机。魏伟从来没有开封过大中华,他不吸烟,只钟爱茶。
  半小时之后,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上来了,是唐星亲自端来的,当然也是他亲自做的,他最了解魏伟的口味,酸甜苦辣、咸涩膻腥,他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他也最了解魏伟的习惯和脾性,每次魏伟来,都由他亲自全程服务,会临时撤掉301的服务员。
  魏伟闻到菜香,收起书和资料。
  唐星拿出一瓶酒,给魏伟倒了一杯。那是一个能盛二两的玻璃杯,杯子晶莹,酒水澄澈,合为一体,浑然到看不出里面有酒水。那酒是西凤酒,唐星在开店初始恳请朋友从西凤酒厂找内部人挖来的特供,绝对品质纯正,可谓是王牌中的极品,他一直舍不得喝,放在地下室里恒温珍藏着。他知道魏伟平时不喝酒,要喝就喜欢酌这西凤酒。也只有魏伟到来,这西凤酒才得以开启;魏伟一走,这酒又被封口,送回地下室。
  房间瞬时溢满酒的醇香,和着先前的茶香,沁人心脾。
  魏伟独自拿起筷子,也不看唐星,就大口吃起来。他昨天晚上在单位加了班,今天又马不停蹄地忙了一天,早饭没吃,午饭吃得也草率,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已饥肠辘辘。
  唐星临门而坐,也给自己倒一杯,当然不是西凤酒,而是当地的“地锅烧”。他等魏伟吃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举起酒杯,毕恭毕敬地说:“魏老师,我敬您。”
  唐星不叫魏伟官衔,也不叫老板,而是叫他老师,令人莫名其妙。
  “你坐下,敬啥,我随便。”魏伟扫了他一眼,呷了一口酒之后,继续着大快朵颐。
  等魏伟又吃了一会儿,唐星又重复前面的动作和说词,魏伟也基本还是原来的回答。如此单调乏味地反复几次。
  魏伟把二两小酒喝完了,唐星还要给他斟酒,他摆摆手。他从来不喝第二杯,但唐星每次都要站起来,让一让,也许是出于礼貌和恭敬,也许是出于尊重和赤诚,也许是出于巴结和惧怯,但绝不像一般的客套,绝不过度相让,更不打市井饭局上的酒官司,这酒喝得适度、舒畅、雅致,到口也到心。真像文明人喝文明酒。
  吃完饭,唐星掏出200元,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魏伟。魏伟也不推辞,把钱叠好,装在上衣的口袋里。
  奇怪!吃好喝好,他魏检察官怎么还拿着?噢,作为老板的他取的是这个星期的赚头。可也不像,生意那么好怎么就200块的收获?这唐星能瞒住精明的检察官?哦,难道检察官不是这个饭馆的暗老板?他许是饭馆的保护伞,每个星期五过来就是为了抽油水吧?嗯,也许如此,应该如此,必定如此。
  魏伟提起黑包,戴上鸭嘴帽,唐星又在前面引路,开了301的门,悄悄下楼,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口。
  “魏老师,下星期五傍晚我等您。”唐星在大门口鞠着躬,和魏伟话别。
  “有空就来,别等。”魏伟泛红的脸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他压了压帽檐,大踏步向巷口走去,在拐进小街时,他机警地向周边扫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一阵夜风袭来,有几片枯叶从树枝上脱离,在魏伟面前飘荡。魏伟浑然不顾,继续走自己的路。
  
  二
  在市委耿书记的办公室里,纪委的王书记把视频放给市委的耿书记看。
  耿书记看罢默不作声,一动不动,脸色凝重得像石刻的雕塑。
  还是王书记打破沉寂,站起来走到耿书记的座位旁,动情地说:“耿老师,我知道您心里很难受,可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全市的工作还仰仗您决断呢!二十年前,我和他在大学里接受您的法学思想,是您引导我们树立了‘法治报国’的崇高理想,我和他当年血气方刚,信誓旦旦,要用自己的一生捍卫法律的尊严,要以法律为准绳惩治一切违法乱纪者,维护社会的公平和公正……唉,不承想他蜕变到这种程度!老师,举报人提供的这个视频是清晰的,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都是不能否认的,从中可以肯定两点:一、他吃喝不给钱,违背了‘党纪’;二、他收受商人的钱财,触犯了‘国法’。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猫腻,比如他可能是不法商人的保护伞,进行着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我们暂时不能确定,有待进一步调查。唉,真没想到他会陨落在‘法治报国’的半途中。”
  “嗯,不错!就凭你说的那两点也足以让他停职反省了。注意,今后不要在谈工作时叫我老师,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只是同事。”耿书记的脸阴沉得能渗出水来,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能迸出火来。
  “哦,是,是,是,那您看下一步——”
  “还看什么?立即按照程序查办!党纪国法能是儿戏?师生之情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耿书记的脸上沁出了汗珠,虎目圆睁。
  “是!坚决完成市委的指示!”王书记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扭转身子,轻轻带上门。
  耿书记闭上双目,头重重地跌落到椅背上。
  这两个得意门生,曾经都是他的自豪,在当年的法律界,他们俩号称“法坛双杰”,他们是依法治国方略的倡导者、宣讲者、捍卫者、践行者,可现在其中一个背叛了当初的信仰,铸成他的一块心病,让他颜面扫地、心痛不已。但他不能徇私舞弊,他要拿起自己一生都尊崇的法律之剑,挥泪斩马谡。
  
  三
  又到星期五,暮色渐浓,秋风瑟瑟。
  唐星在饭馆门口逡巡了很久,也不见魏伟的身影。
  天暗下来了,巷子里的路灯悉数点亮,唐星还在门口翘首以盼。
  不一会,一辆警车穿行在小巷中,笛声高亢,路人急忙躲闪。车子在唐星身边戛然而止,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亮明身份之后,把唐星“请”到了车上,车门咔地关上,倏地开走了。
  唐星惊悚。来人告知,他涉嫌行贿国家干部。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憋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嗷嗷直叫。
  突审室里灯火通明,唐星被仨人轮番质询:你是否行贿?向谁行贿?行贿金额是多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否受到胁迫?除去贿钱,有没有再贿色、贿物?受贿人是否为你的保护伞?受贿人是否有敲诈行为?受贿人是否养有小三?受贿人隐匿的财物在哪里?在国外有没有存款?有多少?你还了解受贿人哪些问题?你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懂吗?如此等等,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唐星已经疲惫不堪,可他无论如何都不承认自己行贿,更不承认有人受贿。
  当仨人中的一个提出受贿人就是魏伟,并展示了两张百元大钞时,唐星愣怔了,一时语塞。
  接着,他怒目圆睁,挥舞着拳头,还是拒不承认行贿,甚而开始骂骂咧咧。
  仨人看他态度十分嚣张,很是恼火,立即把他的手脚都牢牢地拷了起来,然后命令他看那段视频。
  看罢,他浑身直颤抖,不停地喘息着。
  仨人露出了惬意的微笑,告诫他,好好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他歇息了一会,又攥着拳头,扯开干涩的嗓子再次嗷嗷直叫,你们冤枉我,更冤枉魏老师,你们个个都是混蛋!
  手铐处的青筋暴突,他的愤然与痛苦到了极致。
  外面秋风阵阵,寒气袭人,可唐星却满脸涨红,大汗淋漓。
  
  四
  第二天清晨,唐星平静下来。突审室里只有他一人了,手铐已经打开,他面前多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纸和笔,纸的抬头印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痴痴地盯着纸和笔,突然抓过笔,在坦白纸上奋力坦白道:
  说来话长。回忆过去对我来说既是痛苦的,也是温馨的。
  我是一个孤儿,身体还有残疾,小时候没人管教,自暴自弃,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周边的村子里东游西荡,靠偷鸡摸狗混饭吃。
  下基层锻炼的魏伟,人家都叫他魏主任——我叫他魏老师,发现了我这个可怜又顽劣的家伙,硬把我送进学校,要求我从一年级开始读书。我是那个学校一年级年龄最大的学生,当时已经12岁,跟现在六年级的学生差不多。我野惯了,一时难以收心,在班里坐不住,不好好学习,还惹是生非,常常把女教师气哭,成绩自然惨不忍睹。开始我天天诅咒魏老师,他把我送进了学校,就像被关进牢笼一般,痛苦难耐。他知道我开始时一定难以适应,就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帮我补课,给我安慰,为我提供衣食等,当然也提出一系列的严格要求,并经常对那些要求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他还让我住校,并请求学校的老师多多帮助我,宽容我,引导我,但同时也请求老师一定要敢于矫正我的不良习气,敢于向我的顽疾下刀。校长问他和我啥关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他亲戚。他的话让老师们对我的管教不敢怠慢,老师们都下狠手调教我,我那时看老师个个都像青面獠牙的魔鬼。当然,他的话也让我很纳闷,他怎么是我的亲戚呢?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亲戚,我知道的几家亲戚早都不管我了,他们见到我都避之唯恐不及呢。
  一学期之后,我慢慢适应了学校的环境,我真的把他当作亲人了,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成长都和他密切相关,他当然有资格作我的亲人了!
  在他的严格管教下,我顺利地完成了义务教育,但未能考上普通高中。分数下来那天,我不敢见他。可他还是在河边的树林里找到了我,默不作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搂在怀里。我那时和他的个子一般高了,可我竟像一个娃娃那样,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呜呜地啼哭起来。我以前都是被人欺负哭,而那次是自己主动哭。
  他知道我没有一技之长,还身患残疾,初中毕业就走向社会,很难找到工作,若在社会上流荡,很可能会“旧病复发”。他便资助我上烹饪学校。在那一年的技能培训中,他隔三岔五地到学校了解我的情况、督促我的学习,不断地提出新要求,还请求老师对我严加管教,口气诚恳而威严,俨然是我的父母。
  毕业后,我打了几年工,攒了几万块钱,就盘下这家店,自己创业了。当时钱不够,魏老师知道后问我缺多少?我嗫嚅着说,七八万吧。他点点头,没说话。
  第二天,是星期五,傍晚,还下着大雪,他打着一把伞,瑟瑟着走进店里,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里面裹着10万块。店面装修已经把我攒的钱花了个精光,买桌椅板凳、置办锅碗瓢盆等还需要不少钱,我正傻呆呆地看着门前的大雪一筹莫展,心里一阵阵发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没想到魏老师如及时雨一般来到我面前,这叫雪中送炭吧。我知道魏老师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他现在虽然是个不小的官,但也只是工薪族,上有老下有小,孩子还在上大学,他的日子过得也紧巴巴的,上班来回都步行,来我这店里湿透了腿脚,也没舍得打车,这10万块一定是他靠着面子借别人的。我把还带着他体温的钱包好,没说话,又递了过去。他看我不要,瞪我一眼,甩下钱就走了。到门口时,他回过头来,黑唬着脸,铿锵有力地给我下命令:“你小子,好好干,干出个人样来!”
  我含泪收下这10万块,眼前飘飘洒洒的雪花似乎都在我滚烫的泪珠中融化了,门外似乎不是漫天大雪,而是春天里的百花争妍、万紫千红,魏老师正在花丛中阔步前行。哦,我文化浅,不会抒情,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个感受。
  饭店开业后,我诚实经营,善待顾客,生意不错。
  半年后的一天,我笑呵呵地跟魏老师说:“魏老师,您的10万块钱估摸着三年就能还上,不过,我请您放心,这个饭店永远有您的干股,赚的钱和您对半分。”听了我的话,他突然站起来,愤然道:“你——你小子要用钱来收买我?你的干股真大啊!大于我的人格,大于国法?”他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摔在我脸上,但他还是忍住了,不过,余怒未消的他把茶水泼到我的头脸上。如落汤鸡般的我没敢动,嗫嚅着说:“那一定要还您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现在是经济社会,更应该。”我当时就要还他5千,可他坚决不要。
  后来我又多次提起还钱的事,他一推再推,说等我积累多了才说,还说我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今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但我不能再等了,我知道那10万块是他借的,我向他提出每周还500块,这是我能够承受的,他大可放心。他依然坚决不要,说生意要有周转资金,以备不时之需,将来还要扩大生意,要留够发展资本等等。
  过了两年,我觉得自己的资金宽裕了,又提出还他钱,可他还是原来的话。这次我坚决不同意,我去检察院找他,给他送钱。他很诧异,黑唬着脸说:“这样影响多坏啊——人家还以为你是送礼的呢。”从那以后,他就接受还钱,但从我说的每周500降到每周200。
  你们以行贿为由把我抓来,我这是向他行贿?他在受贿?这些年来,我觉得他一直在向我“行贿”,我一直在“受贿”,你们该如何处理?
  我还邀约他每周五下午下班后都来我这吃顿饭。他当然不肯。我说,我想和他叙叙话,继续接受他对我的监督和教育,帮我把握住方向,以防我变坏。他一听这话,便表示同意。其实,我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想给他补补身体。我知道年到半百的他平时太忙了,干起工作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他老婆也早出晚归,还经常出差,所以他的生活很不规律,患有肠胃病,身体消瘦得很,这你们都看得见,有良心的人都看得见。现在这个社会不缺胖子,但很缺瘦子,魏老师就是一个难得的瘦子。显然,我最本份的想法是,用请他吃饭的方式回馈他十几年来对我的关爱和资助,不过,他给我的资助岂是用每周一顿饭就能回报的吗?!当然不能,一定不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可他给我的恩情是涌泉之恩,我现在只能以滴水相报。何时能报答完毕?
  我请他吃顿饭,这也是行贿?是腐蚀国家干部?实话实说,他不是每周五都来,忙了就不来了。这让我的“行贿”总是断断续续,我为此很有意见,多次向他表达不满,质问他作为一个检察官,怎么能不守诺言呢?可我的质问一点都不起作用,他依旧我行我素,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唉,他这个检察官咋那么忙呢?人们都劳逸结合,知道要爱惜身体,好好享受生活,可他咋不懂呢?你们能不能劝劝他“改邪归正”?
  这饭店就是我的家,我在家里请我的恩人每周吃顿四菜一汤也“违纪”?我没有父母孝敬,我要像孝敬父母那样孝敬他——孝敬父母也“违法”?
  你们也许会怀疑那10万块钱的来历,你们叫什么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那我就跟你们透露一下吧,我打听到那10万块钱是魏老师借他小舅子的,人家是南方的大老板,可怜这个穷姐夫,10万块一分不要了。你们一定会追问我给他的钱呢?你们也许会认为他自己吞了,他有私房钱是危险的,也许会拿这钱干非法勾当,比如花天酒地,养个小三——哦,不行,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你们若这样想,是太小瞧他了,我每次给他的200块,他都攒着,每学期开学时,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了,资助残疾贫困生,不信你们去调查。人家学校要写新闻稿报道他,他的黑唬脸拉得老长,坚决不同意。
  你们咋能这样冤枉俺?你们冤枉俺这个曾经顽劣的混蛋可以,俺曾经危害过社会,俺也算不亏,可你们咋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魏老师?咋能冤枉一个夜以继日工作的干瘦检察官?我要替魏老师告你们……
  平时少言寡语的唐星叙述起自己的故事来,竟然思绪喷涌,滔滔不绝,白纸上洒满了笔力沉重的方块字。
  这故事让他又从平静中激愤起来,开始了新的咆哮,握紧拳头,青筋突出。
  突审室的四壁都挂着帘子,室内依然灯火通明,但每盏灯都似在眨着错愕的眼睛。
  没有人回应唐星的咆哮。外面偶有秋叶随风寂寂飘落,也许是对那咆哮的默然应和。
  
  五
  唐星饭店的封条被揭掉,又重新开业了。
  那个俊俏的服务员——负责301房间的巧玲,没有来上班,不辞而别了。
  细心的陈嫂对唐星说,她以前听见巧玲偷偷给一个姓王的书记打电话,嘀嘀咕咕,很神秘。
  除去巧玲外,其他的服务员都热烈欢迎老板回来,这不能叫凯旋,这叫啥呢?他们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但他们就是要热烈欢迎,他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拿着锅碗瓢盆伴奏,载歌载舞。后来,他们干活更卖力气了,他们都感激老板平时对他们的好,舍不得老板,舍不得这个店,舍不得店里的温情。
  唐星虽然沉默寡言,但为人温和,平时员工家有困难,他总能第一时间给予帮助,不求回报。员工们心里都有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老板的品行,当然也能称出自己为店里付出多少力气和真诚。
  每到星期五的傍晚,唐星还是要逡巡在饭店门口,等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再也没有等来那个黑唬脸。
  唐星无比纳闷,十分沮丧,当然更惴惴不安。
  
  六
  一年过去了。
  在这一年中,每个周五晚上301客房总是空空的,外面的客人再多,这房间也不对外营业,但茶水依然准备好,还是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室内溢满温馨的茶香。
  唐星呢,下午5点,就准时站在小巷中,踮起脚跟向巷口张望,脖子抻得老长。
  一年来唐星虽然没有等到他要等的客人,可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从来没有间断,常常等到深夜。
  后来,唐星打听到,魏伟被调走了,降到一个偏远的区里干副职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打听不出来为什么。他还想振臂咆哮,可他不知道向谁发泄,只能把愤然郁结在心中。
  不过,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还在继续。
  而那个和魏伟同时被组织考察的挺拔对象——王书记,如愿以偿地晋升为副书记了,俨然成了耿书记的接班人。这事唐星当然更不知道,自从那个叫巧玲的消失了,王书记三个字在他的脑海中自然也销声匿迹了。
  唐星把这一年应该还魏伟的钱和每周四菜一汤的钱合计好,共一万多块,他又加了一万多,凑成3万整,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资助残疾贫困生。
  年年如此。
  在捐赠仪式上,残疾贫困生都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唐老师。
  唐星生气地说:“我有什么资格要你们感谢?这钱都是魏老师委托我来捐赠的。”
  残疾贫困生继续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魏老师。
  唐星更生气地说:“魏老师是求回报的人吗?魏老师一无所求,他只期盼你们将来成为一个好公民,心中揣着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个人的品行,能称出自己一生奉献社会的斤两。你们懂吗?”
  不仅仅是残疾贫困生,全校师生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懂!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一
  深秋时节,秋风萧瑟。
  周五,傍晚,魏伟下了班,换掉检察官制服,戴上鸭嘴帽,提着一个黑包,匆匆走出办公室,来到大街上,融进如织的人流中。
  来到岔路口,他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拐进一条小街。走了一段路,又来到一个岔路口,他再次募地回头望一眼,然后压低帽檐,倏地拐进一条小巷。扑鼻的香味迎面吹来,不远处就是“唐星饭馆”,顾名思义,这饭馆是一个叫唐星的人开的。
  魏伟刚拐进小巷,一个站在饭馆门口正翘首张望的人小跑着迎上前去,接过魏伟的包,把他引进饭馆,带他悄悄上了三楼,进入301房间,啪一声关上门。这301内饰简单、雅致、古朴,偏在一角,避开了外面的纷纷攘攘,很是安静。茶水已备好,是一壶西湖龙井,魏伟最钟爱这款茶。
  引路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唐星,他亲自给魏伟倒上一杯茶,双手递过去。
  魏伟放下黑包,摘掉帽子,也不说话,端坐下来,接过茶杯,把脸迎向杯口,闭上眼睛,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又把茶杯轻轻放在桌子上。茶水荡漾着,冒着氤氲的香雾,四溢开去。接着,魏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黯然的眼神似乎亮了起来。
  “这一周生意怎么样?”不苟言笑的魏伟发出沉稳的问话。他每周五下班之后,若没有特殊情况,都要来这里一次,每次第一句话都如此,像一个财监在盘账,还像一个领导在审查,更像一个老板在巡检。
  “还不错,中午上座率大概百分之八十,晚人一般能满座。”唐星站着,双手下垂,身体前倾,微笑着回答,像一个总管在汇报工作。
  这饭店不大,又深入小巷,揽不了追求高档消费的大主顾,但适合低档消费的大众,唐星走的是实惠群众的亲民路线。
  “喔——你忙吧。”魏伟点点头,表示中意,同时又摆摆手,示意唐星忙自己的事吧。
  唐星“哎”了一声,走出房间,轻轻关好门。屋内只剩魏伟一个人了,他打开黑包,拿出书和资料,目不转睛地阅览着,还不时在上面勾勾画画。
  桌上还有一包大中华和一个火机。魏伟从来没有开封过大中华,他不吸烟,只钟爱茶。
  半小时之后,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上来了,是唐星亲自端来的,当然也是他亲自做的,他最了解魏伟的口味,酸甜苦辣、咸涩膻腥,他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他也最了解魏伟的习惯和脾性,每次魏伟来,都由他亲自全程服务,会临时撤掉301的服务员。
  魏伟闻到菜香,收起书和资料。
  唐星拿出一瓶酒,给魏伟倒了一杯。那是一个能盛二两的玻璃杯,杯子晶莹,酒水澄澈,合为一体,浑然到看不出里面有酒水。那酒是西凤酒,唐星在开店初始恳请朋友从西凤酒厂找内部人挖来的特供,绝对品质纯正,可谓是王牌中的极品,他一直舍不得喝,放在地下室里恒温珍藏着。他知道魏伟平时不喝酒,要喝就喜欢酌这西凤酒。也只有魏伟到来,这西凤酒才得以开启;魏伟一走,这酒又被封口,送回地下室。
  房间瞬时溢满酒的醇香,和着先前的茶香,沁人心脾。
  魏伟独自拿起筷子,也不看唐星,就大口吃起来。他昨天晚上在单位加了班,今天又马不停蹄地忙了一天,早饭没吃,午饭吃得也草率,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已饥肠辘辘。
  唐星临门而坐,也给自己倒一杯,当然不是西凤酒,而是当地的“地锅烧”。他等魏伟吃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举起酒杯,毕恭毕敬地说:“魏老师,我敬您。”
  唐星不叫魏伟官衔,也不叫老板,而是叫他老师,令人莫名其妙。
  “你坐下,敬啥,我随便。”魏伟扫了他一眼,呷了一口酒之后,继续着大快朵颐。
  等魏伟又吃了一会儿,唐星又重复前面的动作和说词,魏伟也基本还是原来的回答。如此单调乏味地反复几次。
  魏伟把二两小酒喝完了,唐星还要给他斟酒,他摆摆手。他从来不喝第二杯,但唐星每次都要站起来,让一让,也许是出于礼貌和恭敬,也许是出于尊重和赤诚,也许是出于巴结和惧怯,但绝不像一般的客套,绝不过度相让,更不打市井饭局上的酒官司,这酒喝得适度、舒畅、雅致,到口也到心。真像文明人喝文明酒。
  吃完饭,唐星掏出200元,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魏伟。魏伟也不推辞,把钱叠好,装在上衣的口袋里。
  奇怪!吃好喝好,他魏检察官怎么还拿着?噢,作为老板的他取的是这个星期的赚头。可也不像,生意那么好怎么就200块的收获?这唐星能瞒住精明的检察官?哦,难道检察官不是这个饭馆的暗老板?他许是饭馆的保护伞,每个星期五过来就是为了抽油水吧?嗯,也许如此,应该如此,必定如此。
  魏伟提起黑包,戴上鸭嘴帽,唐星又在前面引路,开了301的门,悄悄下楼,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口。
  “魏老师,下星期五傍晚我等您。”唐星在大门口鞠着躬,和魏伟话别。
  “有空就来,别等。”魏伟泛红的脸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他压了压帽檐,大踏步向巷口走去,在拐进小街时,他机警地向周边扫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一阵夜风袭来,有几片枯叶从树枝上脱离,在魏伟面前飘荡。魏伟浑然不顾,继续走自己的路。
  
  二
  在市委耿书记的办公室里,纪委的王书记把视频放给市委的耿书记看。
  耿书记看罢默不作声,一动不动,脸色凝重得像石刻的雕塑。
  还是王书记打破沉寂,站起来走到耿书记的座位旁,动情地说:“耿老师,我知道您心里很难受,可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全市的工作还仰仗您决断呢!二十年前,我和他在大学里接受您的法学思想,是您引导我们树立了‘法治报国’的崇高理想,我和他当年血气方刚,信誓旦旦,要用自己的一生捍卫法律的尊严,要以法律为准绳惩治一切违法乱纪者,维护社会的公平和公正……唉,不承想他蜕变到这种程度!老师,举报人提供的这个视频是清晰的,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都是不能否认的,从中可以肯定两点:一、他吃喝不给钱,违背了‘党纪’;二、他收受商人的钱财,触犯了‘国法’。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猫腻,比如他可能是不法商人的保护伞,进行着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我们暂时不能确定,有待进一步调查。唉,真没想到他会陨落在‘法治报国’的半途中。”
  “嗯,不错!就凭你说的那两点也足以让他停职反省了。注意,今后不要在谈工作时叫我老师,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只是同事。”耿书记的脸阴沉得能渗出水来,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能迸出火来。
  “哦,是,是,是,那您看下一步——”
  “还看什么?立即按照程序查办!党纪国法能是儿戏?师生之情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耿书记的脸上沁出了汗珠,虎目圆睁。
  “是!坚决完成市委的指示!”王书记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扭转身子,轻轻带上门。
  耿书记闭上双目,头重重地跌落到椅背上。
  这两个得意门生,曾经都是他的自豪,在当年的法律界,他们俩号称“法坛双杰”,他们是依法治国方略的倡导者、宣讲者、捍卫者、践行者,可现在其中一个背叛了当初的信仰,铸成他的一块心病,让他颜面扫地、心痛不已。但他不能徇私舞弊,他要拿起自己一生都尊崇的法律之剑,挥泪斩马谡。
  
  三
  又到星期五,暮色渐浓,秋风瑟瑟。
  唐星在饭馆门口逡巡了很久,也不见魏伟的身影。
  天暗下来了,巷子里的路灯悉数点亮,唐星还在门口翘首以盼。
  不一会,一辆警车穿行在小巷中,笛声高亢,路人急忙躲闪。车子在唐星身边戛然而止,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亮明身份之后,把唐星“请”到了车上,车门咔地关上,倏地开走了。
  唐星惊悚。来人告知,他涉嫌行贿国家干部。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憋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嗷嗷直叫。
  突审室里灯火通明,唐星被仨人轮番质询:你是否行贿?向谁行贿?行贿金额是多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否受到胁迫?除去贿钱,有没有再贿色、贿物?受贿人是否为你的保护伞?受贿人是否有敲诈行为?受贿人是否养有小三?受贿人隐匿的财物在哪里?在国外有没有存款?有多少?你还了解受贿人哪些问题?你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懂吗?如此等等,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唐星已经疲惫不堪,可他无论如何都不承认自己行贿,更不承认有人受贿。
  当仨人中的一个提出受贿人就是魏伟,并展示了两张百元大钞时,唐星愣怔了,一时语塞。
  接着,他怒目圆睁,挥舞着拳头,还是拒不承认行贿,甚而开始骂骂咧咧。
  仨人看他态度十分嚣张,很是恼火,立即把他的手脚都牢牢地拷了起来,然后命令他看那段视频。
  看罢,他浑身直颤抖,不停地喘息着。
  仨人露出了惬意的微笑,告诫他,好好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他歇息了一会,又攥着拳头,扯开干涩的嗓子再次嗷嗷直叫,你们冤枉我,更冤枉魏老师,你们个个都是混蛋!
  手铐处的青筋暴突,他的愤然与痛苦到了极致。
  外面秋风阵阵,寒气袭人,可唐星却满脸涨红,大汗淋漓。
  
  四
  第二天清晨,唐星平静下来。突审室里只有他一人了,手铐已经打开,他面前多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纸和笔,纸的抬头印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痴痴地盯着纸和笔,突然抓过笔,在坦白纸上奋力坦白道:
  说来话长。回忆过去对我来说既是痛苦的,也是温馨的。
  我是一个孤儿,身体还有残疾,小时候没人管教,自暴自弃,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周边的村子里东游西荡,靠偷鸡摸狗混饭吃。
  下基层锻炼的魏伟,人家都叫他魏主任——我叫他魏老师,发现了我这个可怜又顽劣的家伙,硬把我送进学校,要求我从一年级开始读书。我是那个学校一年级年龄最大的学生,当时已经12岁,跟现在六年级的学生差不多。我野惯了,一时难以收心,在班里坐不住,不好好学习,还惹是生非,常常把女教师气哭,成绩自然惨不忍睹。开始我天天诅咒魏老师,他把我送进了学校,就像被关进牢笼一般,痛苦难耐。他知道我开始时一定难以适应,就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帮我补课,给我安慰,为我提供衣食等,当然也提出一系列的严格要求,并经常对那些要求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他还让我住校,并请求学校的老师多多帮助我,宽容我,引导我,但同时也请求老师一定要敢于矫正我的不良习气,敢于向我的顽疾下刀。校长问他和我啥关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他亲戚。他的话让老师们对我的管教不敢怠慢,老师们都下狠手调教我,我那时看老师个个都像青面獠牙的魔鬼。当然,他的话也让我很纳闷,他怎么是我的亲戚呢?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亲戚,我知道的几家亲戚早都不管我了,他们见到我都避之唯恐不及呢。
  一学期之后,我慢慢适应了学校的环境,我真的把他当作亲人了,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成长都和他密切相关,他当然有资格作我的亲人了!
  在他的严格管教下,我顺利地完成了义务教育,但未能考上普通高中。分数下来那天,我不敢见他。可他还是在河边的树林里找到了我,默不作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搂在怀里。我那时和他的个子一般高了,可我竟像一个娃娃那样,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呜呜地啼哭起来。我以前都是被人欺负哭,而那次是自己主动哭。
  他知道我没有一技之长,还身患残疾,初中毕业就走向社会,很难找到工作,若在社会上流荡,很可能会“旧病复发”。他便资助我上烹饪学校。在那一年的技能培训中,他隔三岔五地到学校了解我的情况、督促我的学习,不断地提出新要求,还请求老师对我严加管教,口气诚恳而威严,俨然是我的父母。
  毕业后,我打了几年工,攒了几万块钱,就盘下这家店,自己创业了。当时钱不够,魏老师知道后问我缺多少?我嗫嚅着说,七八万吧。他点点头,没说话。
  第二天,是星期五,傍晚,还下着大雪,他打着一把伞,瑟瑟着走进店里,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里面裹着10万块。店面装修已经把我攒的钱花了个精光,买桌椅板凳、置办锅碗瓢盆等还需要不少钱,我正傻呆呆地看着门前的大雪一筹莫展,心里一阵阵发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没想到魏老师如及时雨一般来到我面前,这叫雪中送炭吧。我知道魏老师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他现在虽然是个不小的官,但也只是工薪族,上有老下有小,孩子还在上大学,他的日子过得也紧巴巴的,上班来回都步行,来我这店里湿透了腿脚,也没舍得打车,这10万块一定是他靠着面子借别人的。我把还带着他体温的钱包好,没说话,又递了过去。他看我不要,瞪我一眼,甩下钱就走了。到门口时,他回过头来,黑唬着脸,铿锵有力地给我下命令:“你小子,好好干,干出个人样来!”
  我含泪收下这10万块,眼前飘飘洒洒的雪花似乎都在我滚烫的泪珠中融化了,门外似乎不是漫天大雪,而是春天里的百花争妍、万紫千红,魏老师正在花丛中阔步前行。哦,我文化浅,不会抒情,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个感受。
  饭店开业后,我诚实经营,善待顾客,生意不错。
  半年后的一天,我笑呵呵地跟魏老师说:“魏老师,您的10万块钱估摸着三年就能还上,不过,我请您放心,这个饭店永远有您的干股,赚的钱和您对半分。”听了我的话,他突然站起来,愤然道:“你——你小子要用钱来收买我?你的干股真大啊!大于我的人格,大于国法?”他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摔在我脸上,但他还是忍住了,不过,余怒未消的他把茶水泼到我的头脸上。如落汤鸡般的我没敢动,嗫嚅着说:“那一定要还您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现在是经济社会,更应该。”我当时就要还他5千,可他坚决不要。
  后来我又多次提起还钱的事,他一推再推,说等我积累多了才说,还说我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今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但我不能再等了,我知道那10万块是他借的,我向他提出每周还500块,这是我能够承受的,他大可放心。他依然坚决不要,说生意要有周转资金,以备不时之需,将来还要扩大生意,要留够发展资本等等。
  过了两年,我觉得自己的资金宽裕了,又提出还他钱,可他还是原来的话。这次我坚决不同意,我去检察院找他,给他送钱。他很诧异,黑唬着脸说:“这样影响多坏啊——人家还以为你是送礼的呢。”从那以后,他就接受还钱,但从我说的每周500降到每周200。
  你们以行贿为由把我抓来,我这是向他行贿?他在受贿?这些年来,我觉得他一直在向我“行贿”,我一直在“受贿”,你们该如何处理?
  我还邀约他每周五下午下班后都来我这吃顿饭。他当然不肯。我说,我想和他叙叙话,继续接受他对我的监督和教育,帮我把握住方向,以防我变坏。他一听这话,便表示同意。其实,我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想给他补补身体。我知道年到半百的他平时太忙了,干起工作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他老婆也早出晚归,还经常出差,所以他的生活很不规律,患有肠胃病,身体消瘦得很,这你们都看得见,有良心的人都看得见。现在这个社会不缺胖子,但很缺瘦子,魏老师就是一个难得的瘦子。显然,我最本份的想法是,用请他吃饭的方式回馈他十几年来对我的关爱和资助,不过,他给我的资助岂是用每周一顿饭就能回报的吗?!当然不能,一定不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可他给我的恩情是涌泉之恩,我现在只能以滴水相报。何时能报答完毕?
  我请他吃顿饭,这也是行贿?是腐蚀国家干部?实话实说,他不是每周五都来,忙了就不来了。这让我的“行贿”总是断断续续,我为此很有意见,多次向他表达不满,质问他作为一个检察官,怎么能不守诺言呢?可我的质问一点都不起作用,他依旧我行我素,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唉,他这个检察官咋那么忙呢?人们都劳逸结合,知道要爱惜身体,好好享受生活,可他咋不懂呢?你们能不能劝劝他“改邪归正”?
  这饭店就是我的家,我在家里请我的恩人每周吃顿四菜一汤也“违纪”?我没有父母孝敬,我要像孝敬父母那样孝敬他——孝敬父母也“违法”?
  你们也许会怀疑那10万块钱的来历,你们叫什么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那我就跟你们透露一下吧,我打听到那10万块钱是魏老师借他小舅子的,人家是南方的大老板,可怜这个穷姐夫,10万块一分不要了。你们一定会追问我给他的钱呢?你们也许会认为他自己吞了,他有私房钱是危险的,也许会拿这钱干非法勾当,比如花天酒地,养个小三——哦,不行,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你们若这样想,是太小瞧他了,我每次给他的200块,他都攒着,每学期开学时,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了,资助残疾贫困生,不信你们去调查。人家学校要写新闻稿报道他,他的黑唬脸拉得老长,坚决不同意。
  你们咋能这样冤枉俺?你们冤枉俺这个曾经顽劣的混蛋可以,俺曾经危害过社会,俺也算不亏,可你们咋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魏老师?咋能冤枉一个夜以继日工作的干瘦检察官?我要替魏老师告你们……
  平时少言寡语的唐星叙述起自己的故事来,竟然思绪喷涌,滔滔不绝,白纸上洒满了笔力沉重的方块字。
  这故事让他又从平静中激愤起来,开始了新的咆哮,握紧拳头,青筋突出。
  突审室的四壁都挂着帘子,室内依然灯火通明,但每盏灯都似在眨着错愕的眼睛。
  没有人回应唐星的咆哮。外面偶有秋叶随风寂寂飘落,也许是对那咆哮的默然应和。
  
  五
  唐星饭店的封条被揭掉,又重新开业了。
  那个俊俏的服务员——负责301房间的巧玲,没有来上班,不辞而别了。
  细心的陈嫂对唐星说,她以前听见巧玲偷偷给一个姓王的书记打电话,嘀嘀咕咕,很神秘。
  除去巧玲外,其他的服务员都热烈欢迎老板回来,这不能叫凯旋,这叫啥呢?他们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但他们就是要热烈欢迎,他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拿着锅碗瓢盆伴奏,载歌载舞。后来,他们干活更卖力气了,他们都感激老板平时对他们的好,舍不得老板,舍不得这个店,舍不得店里的温情。
  唐星虽然沉默寡言,但为人温和,平时员工家有困难,他总能第一时间给予帮助,不求回报。员工们心里都有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老板的品行,当然也能称出自己为店里付出多少力气和真诚。
  每到星期五的傍晚,唐星还是要逡巡在饭店门口,等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再也没有等来那个黑唬脸。
  唐星无比纳闷,十分沮丧,当然更惴惴不安。
  
  六
  一年过去了。
  在这一年中,每个周五晚上301客房总是空空的,外面的客人再多,这房间也不对外营业,但茶水依然准备好,还是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室内溢满温馨的茶香。
  唐星呢,下午5点,就准时站在小巷中,踮起脚跟向巷口张望,脖子抻得老长。
  一年来唐星虽然没有等到他要等的客人,可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从来没有间断,常常等到深夜。
  后来,唐星打听到,魏伟被调走了,降到一个偏远的区里干副职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打听不出来为什么。他还想振臂咆哮,可他不知道向谁发泄,只能把愤然郁结在心中。
  不过,他在周五傍晚的等待还在继续。
  而那个和魏伟同时被组织考察的挺拔对象——王书记,如愿以偿地晋升为副书记了,俨然成了耿书记的接班人。这事唐星当然更不知道,自从那个叫巧玲的消失了,王书记三个字在他的脑海中自然也销声匿迹了。
  唐星把这一年应该还魏伟的钱和每周四菜一汤的钱合计好,共一万多块,他又加了一万多,凑成3万整,全部捐给东方红学校,资助残疾贫困生。
  年年如此。
  在捐赠仪式上,残疾贫困生都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唐老师。
  唐星生气地说:“我有什么资格要你们感谢?这钱都是魏老师委托我来捐赠的。”
  残疾贫困生继续激动地说,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感谢魏老师。
  唐星更生气地说:“魏老师是求回报的人吗?魏老师一无所求,他只期盼你们将来成为一个好公民,心中揣着一杆秤,能称出世道的冷暖,能称出个人的品行,能称出自己一生奉献社会的斤两。你们懂吗?”
  不仅仅是残疾贫困生,全校师生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懂!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七十岁,六十年
下一篇:冬至的糯米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