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米家湖纪事

米家湖纪事


   孟冬。南国湖乡。虽说时有薄霜敷面轻寒沾身,可总的感觉还是不冷的。至少,太阳的出勤率还是蛮高的,总是揣着温度的亲和力巡视天下人间,特别是阡陌田间。
  我下意识地抛出目光,加盟阳光的巡视。嘿嘿,你还别说,这辰光还真是给刚刚跨过小雪节气的南方田野挣足了面子哈。绿肥红瘦姹紫嫣红之类美词儿固然敷不上它的面儿,可展示一下它激发人们悦目骋怀的能耐还是不在话下的。但看那草木黄绿相间,甘蔗成熟尚未收割,连绵成一片片青纱帐。晚稻刚刚收获,田野虽无稻浪起伏,但稻茬儿仍然是一望无垠不减成色的金黄,黄牛水牛出没其中,吃着“阳光稻香牌”自助餐,踱着四条腿的正宗方步,好不悠游自在!还有大大小小的河流、水库和池塘,如各式银链明珠或串联或点缀苍茫原野,在阳光下熠熠反光。夸张一点说,简直就是一袭稍显深沉略带轻寒的龙袍在我正前方次第铺开延展到天际呢。东侧是一座大水库,只见那浩渺水面上排列整饬有致反射灿烂阳光的光伏发电面板。库区外,则是简陋版别墅群一样的乡居或民营企业的厂房鳞次栉比星罗棋布般点缀原野。西侧,吸引眼球的是宽阔平整的水泥乡道,两旁冠盖蔽天的香樟树如列队的导游,把我的视线接力引导至一个点,一个视觉中心,一个点状的远方……
  如此田园孟冬,搁你视线上,想甩也甩不掉,想不心旷神怡都不成哦。
  上面这些个酸酸的文词儿,我是从老友姜一三电脑屏幕上看到的。那天我来他家找他闲聊,这厮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敲敲打打。他老婆开门放我进来,我把食指搁嘴边竖了竖,示意她别吱声,然后悄悄踅到这家伙身后,屏住呼吸,一字字看完这段“神作”,终于憋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喷向他后项窝。
  “干嘛呀,老武?做贼做到我电脑里来了,来偷字不成?”
  “偷你个酸不拉几臭词儿。咋啦?又去米家湖钓鱼啦?看了点景,回家就扒拉起‘锦绣文章’啦?”
  “去你的。酸啦臭啦锦绣啦,你这大棒加胡萝卜对我使得忒顺溜是不?好啦,好啦,你来了,算我到八辈子霉了,我也不酸不臭不锦绣了,就跟你拉呱拉呱十天前去米家湖的事儿吧。”
  那天,我跨上我的电驴(电动摩托)跑六七十里路到米家湖村一条小河边钓鱼。沿着一条大约7米宽的乡间大道骑行,边走边看。
  看什么?看景,看新景观呗。刚刚敲出的那些文字其实根本不足以形容当时我眼中所见。至少莲池港汊水面上一只只三四米长小船且行且"吃"藕的场景还没写上去。那船呀,还不是划的,也不是撑的,是人推着走的。水抽干了不少,人站池塘里,水也就齐腰,不,齐大腿中部那一点点深。人们就在靠岸较近水更浅的水下肥厚淤泥里挖藕,挖好一大捆,就在水中走几步送到船上。船,就这么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越走越沉,越堆越高,高到一座小山、沉到快要搁浅时,就靠岸卸下,另有农用运输车运到既定客户处。此间,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卸到岸上后,还有人初步筛选筛选,挑出烂藕随地一扔,看来,它们这些废品除了某些野生动物光顾之外,不会有人再管了吧?不然,我怎么看到水边坡地上这里一堆那里一线带泥的烂藕烂荸荠呢?我甚至还几次看到从中飞出小鸟,嘴里还叼着白生生小碎片呢。
  也许,这就是带有原始意味的生物多样性生存状态吧?不过这自然野趣多少还有不少人为因素加了进去。乍一看,俨然一个世外桃源,可很快又让自己摇头否了。应该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浓缩版现场演绎哦。毕竟,一千多年前的“晋太元中”,桃花源的农人哪有这等现代化的物事和享受?也不晓得我是哪根肠子寻快活,当时还真来了股淡吃萝卜闲操心的冲动,太想把这村里事儿了解个大概其了。
  成。老武随你怎么调侃我都成。我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钓翁之意不在鱼。潜意识里不光是垂钓散心,还想由外及内由景入事捞一点码字码散文的素材呢。
  你问我怎么就断定这米家村有忒多现代化物事?当然不能全凭眼观,还得靠口问耳闻咯。问谁?村民呗。只要你想,问询的机会还真有。这不,钓钩甩到水里,钓竿搁岸边石头上,半个时辰过去,鱼没钓上一条,村民倒是来了好几位。都是在藕池挖藕回家路过河边,顺便用河水洗手洗连裤胶靴的。我跟他们寒暄一番后,散几支烟。有的聊了几句,一支烟还没抽完就走人,有一对中年夫妇没急着走,许是看我这心思不放在钓鱼上却这般随和这般关心农事蚕桑什么的,他们也没什么要紧事可耽搁的,索性坐下来跟我扯起闲篇来。
  嗨,这一扯呀,还真如我猜测的那样,这个村子还真不简单哦。除了水稻单产总产年年递增,稳居全省商品粮种植基地前三甲之列,更有莲藕种植、鲜藕订单型销售、藕丸、藕粉精加工服务销售一条龙舞动起来了,还真格地舞出点名堂来了呢。此外,还在做了市场调研的基础上,着手开发新项目,力争两到三年,来他一个甘蔗种植榨糖、芦苇砍伐造纸等农工商无缝衔接,形成小制作加工销售等一条条产业链向周边县市消费群体辐射。其工艺水平经济规模虽然没法跟正儿八经的大企业相媲美,但断然不会是昔日小作坊小鼻子小眼的做派哟。
  这两口子中,数那堂客(本乡土话对老婆的昵称,也是已婚妇女之通称)嘴巴子利索。跟我有说有笑寒暄了好一会,很快就跟我熟络了,居然称呼我“钓鱼佬”,还说本想叫我“钓鱼老先生”的,可她嫌啰嗦,再说也不想把你们城里人叫老了,免得寻不快活。
  聊完了村里现状,她就这我抛出的话题聊起了从前,叽叽喳喳说了好一会。我就不照单全录了,概括些大概意思吧:
  他们这村子搁十几二十年以前,田园风光固然不赖,可当不了饭吃当不得衣穿更当不得住大屋呀。村民的生活状况也就一个字可以概括:穷。田亩虽多,但产量上不去;水面虽广,可养鱼种藕的没几个;芦苇,任其自生自枯萎再生再枯萎;甘蔗,有是有一些,但成不了林成不了青纱帐。道路,除了四米多宽的乡间大道铺上了薄薄水泥,村级土路狭窄泥泞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走路像跳扭摆舞。至于那些加工厂,大都没怀胎。偶有个别怀了的也经不起市场风浪,没两下就胎死腹中。
  我问是怎么就大变样了呢?那个当老公的瓮声瓮气地说了句还不是上头的政策好?我微笑着注视着他那张黝黑的脸目光朝下的眼,期待他的下文。
  半晌没下文,只有打火机啪嗤一声和紧接着吸燃纸烟的声音。还真是个闷嘴葫芦哈,我顺势把目光移到他堂客脸上,那张黑里透红的女人脸,五官周正且不说,一对眸子还蛮有神的。只见它们转了几转,终于接住了我的眼神。
  女人再次打开了话匣子,快嘴快语地说,还不是减免农业税,实行了几千年快刀也划不断的农业税说免就免了。另外,还给种田补助,农户承包的土地还可流转到专业农田耕作企业名下,要进城务工的青壮年劳力尽管放心去,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也可留守村庄给农耕公司打工,收入也不比进城务工差多少。自打前年上头派了个扶贫攻坚的第一书记来了之后,路也修宽了、增多了,提质了,多种生产经营项目也一个个的被开发出来了。这不,光是莲藕种植、淡水鱼养殖的水面就扩大了好几倍。水产业加工销售这条龙也舞得越来越欢实了。
  我不禁赞叹道这书记还真有神通哈,国家扶贫攻坚振兴乡村的政策利好是没得说,可具体到地方,具体到你们村,也得是这位扶贫书记会借东风,会来事会谋事会办事才成呀!
  女人说就是,就是呀。这个书记还真会来事。从上头弄来不少扶贫基金,可就是不发给以前定下的所谓贫困户,非得要给人找活干,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着咱这湖乡的什么什么地理优势搞副业搞项目,让活儿来找人,让全村活起来,活起来才能火起来,活起来才能富起来。
  我说这书记还真不是盖的哈,不只是勤快、空忙活、瞎折腾的的主儿咯。还真有两把刷子的吧?
  女人说,刷子?痒痒挠的,说轻了。简直就是耙头齿儿好不?耙什么?耙穷根呗。他这活儿是没得说,可那句口头禅儿就让人一头雾水啦。
  雾水?什么禅儿?
  熟人一鱼不如熟人已余。钓鱼佬你说这叫什么话?你还笑,喝了笑婆婆的尿还是咋的……得了,钓鱼佬你好生听听,这话可是一个共产党的扶贫书记该说的吗?扶个贫解个困振个兴,不就是你们这些第一书记分内事吗?干嘛还得先帮熟人?生人就不管啦?一回生二回熟,多跟你书记套几回近乎,熟了才好办事,才好让你吃补助?他只是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只说不,不,不,你们不懂,不懂的。啥也不解释就走人忙事儿去了。
  哈哈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吧?我这“钓鱼佬”固然从不好为人师,可既然她煞有介事地问我把我当“师”了,我只好用本乡土话结合扶贫实践,为他们“师”了这么一句咯。
  还没说完,那男人叫了一声,快,有鱼咬钩。我赶紧抬竿,立马甩上一条两寸长的鲫鱼。一边从钓钩上取下这聊胜于无的“战利品”,我一边就近取譬,把这条小鱼递给那堂客,说送给你们吧。假设你们都不会钓鱼的话,吃掉了这条鱼,以后呢?不会钓鱼不会捕鱼,怎么指望再吃到鱼呢?你们那书记就是拿这个打比方呗。他不给给贫困户送鱼,到底要送啥玩意呀?
  夫妇俩都噗嗤噗嗤乐了,说明白了明白了。这点道理说出来几岁娃儿都懂嘛。书记要是能像你这个钓鱼佬一样跟我们把一些绕口的文词儿政策层面的词儿耐心解释一遍就好了。可他就是……嗨。
  我说这人嘴皮子不利索还是咋的?
  那堂客说,哪里哪里。能说会道得很呢,哪像我家男人这闷嘴葫芦,一棒子打不出几个屁来。不过,这书记就是忙,一天忙得头当脚走,哪有这么多闲工夫跟你细细掰扯咯?要问他每天忙些啥,除了讨政策、跑贷款,联系商家找订单这些大事儿,更多的时间就跟咱乡下人泡在一块,帮张家助李家出主意忙活路,有时候甚至临时搭把手栽种蔬菜、消杀消杀猪舍牛舍预防流行病毒啥的。
  不善言辞的农夫这时也不禁插了一句,这样……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
  我说你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咯?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戏文里听到过。
  那堂客接口道,可不就是戏文唱词儿吗?钓鱼佬瞧你这年纪应该是样板戏年代的过来人吧?《龙江颂》、江水英记得不?我家这闷嘴葫芦他老娘在世时就特别喜欢哼哼这一句这一段呢。
  说着说着,这个放得开的堂客在我这个亲和力爆棚的“钓鱼佬”面前更放得开了,竟然直接开唱了,用多少有些荒腔走板的京剧旋律把这句唱词连同一大段唱腔吼出来了。
  我也情不自禁地“老夫聊发少妇狂”地跟着唱了起来,瞥一眼那个“闷嘴葫芦”,嗨,那嘴儿也在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呢,只是他那声音,跟我的一样,都让他堂客的女高音淹没了。
  人都走远了,可那唱词还在我耳边久久回荡……
  过了好一会儿,我对自己说,打住,钓鱼就钓鱼吧,哪来这么多闲情逸致看风景听农事聊大天发幽思?你还真想做当代陶公不成?
  对了,我还是做我自诩自封的姜太公吧。还是悠哉悠哉玩我的“愿者上钩”吧。一天下来,我这姜太公居然也钓上寸把两寸长的“油皮刁子”二三十条,虽然连鱼篓的底儿都没铺满,但也算不虚此钓了。瞅着那太阳球儿缓缓滚到西天,离对岸天际线还有两根鱼竿儿高,我就打道回府了。
  可冥冥中给我来了个半路小插曲,给我还不至于说是小肚鸡肠的肚量添了一把小小的堵。让我想来篇散文的初衷都有点想改成写小说了。
  
  二
  瞅着他这磨蹭磨叽劲儿,我禁不住从桌上扯了张餐巾纸,一边替他擦去嘴边给喷溅上的唾沫星子,一边口吐些阙词喷出些唾沫星子给他脸颊,说你就甭管写成什么体裁,把去米家湖的一番见闻经历据实儿写出来不就完了。回家路上到底来了怎样个小插曲?老姜你就甭卖关子了,从实招来吧。
  还没等他“招来”,我手机上有个电话打来了。振得我大腿一麻,从裤兜里掏出那玩意,跟对方简短对白了两句就挂了,继续听他描摹那“插曲”。
  在电驴上固定好鱼篓钓具啥的,我骑着电驴上路了。走了不到一里路,还没出村,离我不到百米的一个拐弯处,突然窜出来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打打闹闹迎面跑来。两人都穿一身沾满塘泥的连裤胶靴,矮点的那个还稍好点,个高的那个则是连上衣、脖颈、脸颊都是黑乎乎的糊满了泥巴。只听得他们相互笑骂着“泥猴“、”懒猪“什么的,边跑还边挥拳踢腿地闹腾着。更让人闹心的是他们打闹中跑出的线条不是那种“两点间最短的距离”,而是窈窕淑女般的曲线儿。
  虽说老姜头我这双不算太老的老眼对美女曲线儿是青睐有加来者不拒的,可对眼下迎面跑过来的曲线嘛,当然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哦,问题是怎么避?往路的哪一边避?急切中我拐向路右边紧贴路沿石并拉了刹车,电驴歪歪扭扭了十来米总算停住了,可一个一个骨节坚硬的胳膊肘还是撞到了我左肩,我怎么也把持不住,连人带车歪倒在地。一
   孟冬。南国湖乡。虽说时有薄霜敷面轻寒沾身,可总的感觉还是不冷的。至少,太阳的出勤率还是蛮高的,总是揣着温度的亲和力巡视天下人间,特别是阡陌田间。
  我下意识地抛出目光,加盟阳光的巡视。嘿嘿,你还别说,这辰光还真是给刚刚跨过小雪节气的南方田野挣足了面子哈。绿肥红瘦姹紫嫣红之类美词儿固然敷不上它的面儿,可展示一下它激发人们悦目骋怀的能耐还是不在话下的。但看那草木黄绿相间,甘蔗成熟尚未收割,连绵成一片片青纱帐。晚稻刚刚收获,田野虽无稻浪起伏,但稻茬儿仍然是一望无垠不减成色的金黄,黄牛水牛出没其中,吃着“阳光稻香牌”自助餐,踱着四条腿的正宗方步,好不悠游自在!还有大大小小的河流、水库和池塘,如各式银链明珠或串联或点缀苍茫原野,在阳光下熠熠反光。夸张一点说,简直就是一袭稍显深沉略带轻寒的龙袍在我正前方次第铺开延展到天际呢。东侧是一座大水库,只见那浩渺水面上排列整饬有致反射灿烂阳光的光伏发电面板。库区外,则是简陋版别墅群一样的乡居或民营企业的厂房鳞次栉比星罗棋布般点缀原野。西侧,吸引眼球的是宽阔平整的水泥乡道,两旁冠盖蔽天的香樟树如列队的导游,把我的视线接力引导至一个点,一个视觉中心,一个点状的远方……
  如此田园孟冬,搁你视线上,想甩也甩不掉,想不心旷神怡都不成哦。
  上面这些个酸酸的文词儿,我是从老友姜一三电脑屏幕上看到的。那天我来他家找他闲聊,这厮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敲敲打打。他老婆开门放我进来,我把食指搁嘴边竖了竖,示意她别吱声,然后悄悄踅到这家伙身后,屏住呼吸,一字字看完这段“神作”,终于憋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喷向他后项窝。
  “干嘛呀,老武?做贼做到我电脑里来了,来偷字不成?”
  “偷你个酸不拉几臭词儿。咋啦?又去米家湖钓鱼啦?看了点景,回家就扒拉起‘锦绣文章’啦?”
  “去你的。酸啦臭啦锦绣啦,你这大棒加胡萝卜对我使得忒顺溜是不?好啦,好啦,你来了,算我到八辈子霉了,我也不酸不臭不锦绣了,就跟你拉呱拉呱十天前去米家湖的事儿吧。”
  那天,我跨上我的电驴(电动摩托)跑六七十里路到米家湖村一条小河边钓鱼。沿着一条大约7米宽的乡间大道骑行,边走边看。
  看什么?看景,看新景观呗。刚刚敲出的那些文字其实根本不足以形容当时我眼中所见。至少莲池港汊水面上一只只三四米长小船且行且"吃"藕的场景还没写上去。那船呀,还不是划的,也不是撑的,是人推着走的。水抽干了不少,人站池塘里,水也就齐腰,不,齐大腿中部那一点点深。人们就在靠岸较近水更浅的水下肥厚淤泥里挖藕,挖好一大捆,就在水中走几步送到船上。船,就这么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越走越沉,越堆越高,高到一座小山、沉到快要搁浅时,就靠岸卸下,另有农用运输车运到既定客户处。此间,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卸到岸上后,还有人初步筛选筛选,挑出烂藕随地一扔,看来,它们这些废品除了某些野生动物光顾之外,不会有人再管了吧?不然,我怎么看到水边坡地上这里一堆那里一线带泥的烂藕烂荸荠呢?我甚至还几次看到从中飞出小鸟,嘴里还叼着白生生小碎片呢。
  也许,这就是带有原始意味的生物多样性生存状态吧?不过这自然野趣多少还有不少人为因素加了进去。乍一看,俨然一个世外桃源,可很快又让自己摇头否了。应该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浓缩版现场演绎哦。毕竟,一千多年前的“晋太元中”,桃花源的农人哪有这等现代化的物事和享受?也不晓得我是哪根肠子寻快活,当时还真来了股淡吃萝卜闲操心的冲动,太想把这村里事儿了解个大概其了。
  成。老武随你怎么调侃我都成。我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钓翁之意不在鱼。潜意识里不光是垂钓散心,还想由外及内由景入事捞一点码字码散文的素材呢。
  你问我怎么就断定这米家村有忒多现代化物事?当然不能全凭眼观,还得靠口问耳闻咯。问谁?村民呗。只要你想,问询的机会还真有。这不,钓钩甩到水里,钓竿搁岸边石头上,半个时辰过去,鱼没钓上一条,村民倒是来了好几位。都是在藕池挖藕回家路过河边,顺便用河水洗手洗连裤胶靴的。我跟他们寒暄一番后,散几支烟。有的聊了几句,一支烟还没抽完就走人,有一对中年夫妇没急着走,许是看我这心思不放在钓鱼上却这般随和这般关心农事蚕桑什么的,他们也没什么要紧事可耽搁的,索性坐下来跟我扯起闲篇来。
  嗨,这一扯呀,还真如我猜测的那样,这个村子还真不简单哦。除了水稻单产总产年年递增,稳居全省商品粮种植基地前三甲之列,更有莲藕种植、鲜藕订单型销售、藕丸、藕粉精加工服务销售一条龙舞动起来了,还真格地舞出点名堂来了呢。此外,还在做了市场调研的基础上,着手开发新项目,力争两到三年,来他一个甘蔗种植榨糖、芦苇砍伐造纸等农工商无缝衔接,形成小制作加工销售等一条条产业链向周边县市消费群体辐射。其工艺水平经济规模虽然没法跟正儿八经的大企业相媲美,但断然不会是昔日小作坊小鼻子小眼的做派哟。
  这两口子中,数那堂客(本乡土话对老婆的昵称,也是已婚妇女之通称)嘴巴子利索。跟我有说有笑寒暄了好一会,很快就跟我熟络了,居然称呼我“钓鱼佬”,还说本想叫我“钓鱼老先生”的,可她嫌啰嗦,再说也不想把你们城里人叫老了,免得寻不快活。
  聊完了村里现状,她就这我抛出的话题聊起了从前,叽叽喳喳说了好一会。我就不照单全录了,概括些大概意思吧:
  他们这村子搁十几二十年以前,田园风光固然不赖,可当不了饭吃当不得衣穿更当不得住大屋呀。村民的生活状况也就一个字可以概括:穷。田亩虽多,但产量上不去;水面虽广,可养鱼种藕的没几个;芦苇,任其自生自枯萎再生再枯萎;甘蔗,有是有一些,但成不了林成不了青纱帐。道路,除了四米多宽的乡间大道铺上了薄薄水泥,村级土路狭窄泥泞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走路像跳扭摆舞。至于那些加工厂,大都没怀胎。偶有个别怀了的也经不起市场风浪,没两下就胎死腹中。
  我问是怎么就大变样了呢?那个当老公的瓮声瓮气地说了句还不是上头的政策好?我微笑着注视着他那张黝黑的脸目光朝下的眼,期待他的下文。
  半晌没下文,只有打火机啪嗤一声和紧接着吸燃纸烟的声音。还真是个闷嘴葫芦哈,我顺势把目光移到他堂客脸上,那张黑里透红的女人脸,五官周正且不说,一对眸子还蛮有神的。只见它们转了几转,终于接住了我的眼神。
  女人再次打开了话匣子,快嘴快语地说,还不是减免农业税,实行了几千年快刀也划不断的农业税说免就免了。另外,还给种田补助,农户承包的土地还可流转到专业农田耕作企业名下,要进城务工的青壮年劳力尽管放心去,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也可留守村庄给农耕公司打工,收入也不比进城务工差多少。自打前年上头派了个扶贫攻坚的第一书记来了之后,路也修宽了、增多了,提质了,多种生产经营项目也一个个的被开发出来了。这不,光是莲藕种植、淡水鱼养殖的水面就扩大了好几倍。水产业加工销售这条龙也舞得越来越欢实了。
  我不禁赞叹道这书记还真有神通哈,国家扶贫攻坚振兴乡村的政策利好是没得说,可具体到地方,具体到你们村,也得是这位扶贫书记会借东风,会来事会谋事会办事才成呀!
  女人说就是,就是呀。这个书记还真会来事。从上头弄来不少扶贫基金,可就是不发给以前定下的所谓贫困户,非得要给人找活干,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着咱这湖乡的什么什么地理优势搞副业搞项目,让活儿来找人,让全村活起来,活起来才能火起来,活起来才能富起来。
  我说这书记还真不是盖的哈,不只是勤快、空忙活、瞎折腾的的主儿咯。还真有两把刷子的吧?
  女人说,刷子?痒痒挠的,说轻了。简直就是耙头齿儿好不?耙什么?耙穷根呗。他这活儿是没得说,可那句口头禅儿就让人一头雾水啦。
  雾水?什么禅儿?
  熟人一鱼不如熟人已余。钓鱼佬你说这叫什么话?你还笑,喝了笑婆婆的尿还是咋的……得了,钓鱼佬你好生听听,这话可是一个共产党的扶贫书记该说的吗?扶个贫解个困振个兴,不就是你们这些第一书记分内事吗?干嘛还得先帮熟人?生人就不管啦?一回生二回熟,多跟你书记套几回近乎,熟了才好办事,才好让你吃补助?他只是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只说不,不,不,你们不懂,不懂的。啥也不解释就走人忙事儿去了。
  哈哈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吧?我这“钓鱼佬”固然从不好为人师,可既然她煞有介事地问我把我当“师”了,我只好用本乡土话结合扶贫实践,为他们“师”了这么一句咯。
  还没说完,那男人叫了一声,快,有鱼咬钩。我赶紧抬竿,立马甩上一条两寸长的鲫鱼。一边从钓钩上取下这聊胜于无的“战利品”,我一边就近取譬,把这条小鱼递给那堂客,说送给你们吧。假设你们都不会钓鱼的话,吃掉了这条鱼,以后呢?不会钓鱼不会捕鱼,怎么指望再吃到鱼呢?你们那书记就是拿这个打比方呗。他不给给贫困户送鱼,到底要送啥玩意呀?
  夫妇俩都噗嗤噗嗤乐了,说明白了明白了。这点道理说出来几岁娃儿都懂嘛。书记要是能像你这个钓鱼佬一样跟我们把一些绕口的文词儿政策层面的词儿耐心解释一遍就好了。可他就是……嗨。
  我说这人嘴皮子不利索还是咋的?
  那堂客说,哪里哪里。能说会道得很呢,哪像我家男人这闷嘴葫芦,一棒子打不出几个屁来。不过,这书记就是忙,一天忙得头当脚走,哪有这么多闲工夫跟你细细掰扯咯?要问他每天忙些啥,除了讨政策、跑贷款,联系商家找订单这些大事儿,更多的时间就跟咱乡下人泡在一块,帮张家助李家出主意忙活路,有时候甚至临时搭把手栽种蔬菜、消杀消杀猪舍牛舍预防流行病毒啥的。
  不善言辞的农夫这时也不禁插了一句,这样……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
  我说你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咯?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戏文里听到过。
  那堂客接口道,可不就是戏文唱词儿吗?钓鱼佬瞧你这年纪应该是样板戏年代的过来人吧?《龙江颂》、江水英记得不?我家这闷嘴葫芦他老娘在世时就特别喜欢哼哼这一句这一段呢。
  说着说着,这个放得开的堂客在我这个亲和力爆棚的“钓鱼佬”面前更放得开了,竟然直接开唱了,用多少有些荒腔走板的京剧旋律把这句唱词连同一大段唱腔吼出来了。
  我也情不自禁地“老夫聊发少妇狂”地跟着唱了起来,瞥一眼那个“闷嘴葫芦”,嗨,那嘴儿也在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呢,只是他那声音,跟我的一样,都让他堂客的女高音淹没了。
  人都走远了,可那唱词还在我耳边久久回荡……
  过了好一会儿,我对自己说,打住,钓鱼就钓鱼吧,哪来这么多闲情逸致看风景听农事聊大天发幽思?你还真想做当代陶公不成?
  对了,我还是做我自诩自封的姜太公吧。还是悠哉悠哉玩我的“愿者上钩”吧。一天下来,我这姜太公居然也钓上寸把两寸长的“油皮刁子”二三十条,虽然连鱼篓的底儿都没铺满,但也算不虚此钓了。瞅着那太阳球儿缓缓滚到西天,离对岸天际线还有两根鱼竿儿高,我就打道回府了。
  可冥冥中给我来了个半路小插曲,给我还不至于说是小肚鸡肠的肚量添了一把小小的堵。让我想来篇散文的初衷都有点想改成写小说了。
  
  二
  瞅着他这磨蹭磨叽劲儿,我禁不住从桌上扯了张餐巾纸,一边替他擦去嘴边给喷溅上的唾沫星子,一边口吐些阙词喷出些唾沫星子给他脸颊,说你就甭管写成什么体裁,把去米家湖的一番见闻经历据实儿写出来不就完了。回家路上到底来了怎样个小插曲?老姜你就甭卖关子了,从实招来吧。
  还没等他“招来”,我手机上有个电话打来了。振得我大腿一麻,从裤兜里掏出那玩意,跟对方简短对白了两句就挂了,继续听他描摹那“插曲”。
  在电驴上固定好鱼篓钓具啥的,我骑着电驴上路了。走了不到一里路,还没出村,离我不到百米的一个拐弯处,突然窜出来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打打闹闹迎面跑来。两人都穿一身沾满塘泥的连裤胶靴,矮点的那个还稍好点,个高的那个则是连上衣、脖颈、脸颊都是黑乎乎的糊满了泥巴。只听得他们相互笑骂着“泥猴“、”懒猪“什么的,边跑还边挥拳踢腿地闹腾着。更让人闹心的是他们打闹中跑出的线条不是那种“两点间最短的距离”,而是窈窕淑女般的曲线儿。
  虽说老姜头我这双不算太老的老眼对美女曲线儿是青睐有加来者不拒的,可对眼下迎面跑过来的曲线嘛,当然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哦,问题是怎么避?往路的哪一边避?急切中我拐向路右边紧贴路沿石并拉了刹车,电驴歪歪扭扭了十来米总算停住了,可一个一个骨节坚硬的胳膊肘还是撞到了我左肩,我怎么也把持不住,连人带车歪倒在地。
  准确些说我还不是直接歪倒在路面,而是倒在一个泥糊糊的躯体上。原来就是那高个儿撞了我,顺便也替我做了肉垫儿。矮个儿把我扶起来。我伸伸胳膊揉揉腰腿,还好,没哪儿疼。我问高个儿让我给压伤了吧?他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蹦到路边草地上翻了几个跟斗……
  老姜头我真是有幸啊,骑个电驴都有观赏移动曲线的荣幸,有被撞击跌倒在肉垫子上的荣幸,有亲历如此小型的有惊无险的荣幸,人生天地间,忒多荣幸事儿一股脑找上我老姜头,还真TMD阿Q复阿Q哟!
  不说笑了,这档子事儿算是没影儿般过去了,除了留下好几处从高个儿“泥猴”身上蹭到的田园原迹之外。继续前行。路过一座麻石砌成的老拱桥。
  连接公路的桥头给设计砌筑了近百米宽的平台,依稀可以看出一些摊档在此经营过的痕迹。想来这点小设施也应该是那位扶贫书记的“杰作”之一吧。你还别说,临时性地摆点小摊小档,方便村民和路人的农产品与货币的小型交换。也不失为一小小利好呢。
  还真有一人在此练摊(这个点,也就只能有个把摊档做小生意吧)。卖的是搁在篾制箢箕上的黑乎乎的一小堆玩意儿。不凑近还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它旁边一套糊满泥巴的连裤胶靴立半硬半软半立半卧着给我的目光刷存在感。
  练摊的又是一个小伙子,充其量三十郎当岁。高个儿,看起来比撞倒我的那人还高,脸色黑红,浓眉大眼,留着一个类似于鸡冠头的时髦发型。
  估计他是看到我这个陌生路人来了,朝大路方向直叫唤,带点油滑腔调,嗓音倒是蛮浑厚的:好藕,好荸荠啊,新鲜出水带泥的正宗湖货,舌尖上的中国,舌尖上的湖乡,舌尖上的库区湖货啊!绝对正宗哈。本地当季土特产,生吃脆脆甜甜,煮熟香糯可口。带泥不洗可存放多日哦。不贵,不贵,两样都是五块一斤,只收一点挖藕挖荸荠的辛苦费哦。出货不多,要买的赶快买呀!
  说真格的,对他这般吆喝的腔调,我心里头不免泛起一种本能的排斥,这等油嘴滑舌的推销经,我还真不大待见。可他吆喝的内容物还是让我不由自主地下车,推车到摊档边来。瞅着并不太多的一堆湖货,这些裹上泥质厚衣的水土里的食材虽然藏匿了白花花的真容,我愣是生生给勾出了一丝丝馋涎。说真的,能吃到这种现挖现买的湖藕和荸荠,还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这年头经济条件好了,人们大鱼大肉都吃腻了,反倒觉得这些水里土里刨出来的植物块茎要金贵多了,何况我这人一直以来对莲藕荸荠之类的喜爱程度远胜大鱼大肉。在城里农贸市场哪能买到这种现挖带泥的新鲜货?还愣着干啥?买吧。
  后生子,给我装一大袋。湖藕来十斤,荸荠来五斤。价,我也不还;秤,我也不看。只有一个要求:货要好,买回去要能放好多天都不烂。
  还是老叔爽快。只要不洗去泥,尽管存放,包您吃上十天半月还新鲜……今儿我拢共就这么多,莲藕11斤8两,荸荠5斤3两。这么着吧。今儿我也只有这点货,就您这一单生意。都在这,全都给你好不?湖藕照11斤、荸荠按5斤给你好了。一口价,总共只收你80块好了。
  该收多少还是收多少吧。
  不,不,不。自家出产,多给点顾客也应该,再说老叔您特爽快特亲和,最对我们乡下年轻人味口。几块钱零头,咋好意思收您的呢。好啦,货给你绑上后座上了,稳稳的。
  呃,钱包呢?糟了,忘带了。后生子,烦你给卸下,卸下。
  别,别介呀。这年头还有几个搞现钱支付的?看看您那手机。对,对,用微信呀。
  晓是晓得这玩意能支付,好像我儿子也给我打了钱进去。这样吧,你帮我弄就是。给。
  老叔信得过我哈,谢谢。您凑拢来看我操作……得,80块钱到账了,就这样简单。给,手机给您。对了,要不,咱加个微信,再留您个地址,您以后要是还想尝个鲜,在微信上跟我说一下,我跟您快递过去吧。
  那好,你帮我加微信吧。地址就免了。要货时我骑电驴来取就是。
  那行……好了,加上了。给您。您老走好,回见。
  回见。呃,不说了,走了。
  得了得了,什么河边跟你扯闲篇的村夫村妇,什么路上乱窜的愣头青,什么油嘴滑舌的练摊小伙……都让你这厮娘们似的叨个没完没了。来点干货吧,老姜。荸荠呢?莲藕呢?不会这么快就让你家消灭光了吧?洗点出来让我尝尝,验证验证那小伙儿的生意经到底有几分真?
  我打断这家伙兴味甚浓的饶侃,顺手拣起我先前撂在桌上的芙蓉王烟盒,呃,盒里就剩两支了。也好,一人一支点燃后,给这间早已烟雾缭绕的书房再加盟一点貌似仙境的人间烟火气吧。
  老姜悠悠然吐出一串烟圈,叹惋一声说,几分真?两分,顶多三分。当我和老婆把一支两支湖藕、十粒二十粒荸荠洗净湖泥,袒露真容,不由得都哇的一声大叫。咋啦?湖泥之下瘢痕累累忒般难看哦。难不成湖泥是人为裹上当做藏污纳垢的保护色?不见得吧?一番切削,一番近乎凌迟的切削,把仅存的一丝侥幸都给削没了。藕呀,荸荠呀,好点的也不过十分之三的没坏,其余的能有五分之一的部分凑合着能吃就算不错了。于是乎一不做二不休,再洗再削一大半,全都TMD这德行。一怒之下(当然也是本着饮食卫生的原则)把这些“舌尖上美味湖鲜味”全TMD扔进厨余垃圾箱了。
  我说你这不是不想给我分享舌尖美味湖味而编的吧?要不就是你们全家早把那些美味湖味吃光了,没法让我分享了。可你不要编排人家练摊小伙是这么个坏心眼嘛。呵呵呵……
  他目光凶狠地瞪着我的眼珠,右手把烟蒂死死地摁灭在烟灰缸里,说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我这不是侃小说,是纪实,实事实说。
  那小伙子不是跟你加了微信吗?你发几张烂藕烂荸荠的照片给他呀?看他怎么说,看他赔不赔偿?
  你也知道的,老武。我这人对电子媒介嘛,就喜欢鼓捣个电脑,手机嘛,权当个摆设,充其量打打电话,微信是不怎么看不怎么用的。老婆提醒我给那家伙微一个。我好不容易拍两张勉强看得清的照片,想给他微过去,可怎么也弄不好,颠来倒去折腾来折腾去的,不知怎么就把他那微信图标给整没了,怎么也找不到了。
  于是乎,沉睡在老姜你心底的阿Q胜利法又浮上来了。妈妈的,不就是80块钱吗?人生天地间,免不了要失去些什么的。此消彼长,有失有得,失就是得嘛。今儿总算让那龟孙子毛头小子给骗去些散碎银两了。好不快哉!
  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的虫豸。
  虫豸?怎么说?
  蛔虫呗。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呗。待会儿我得买包驱蛔灵,把你个蛔老武打下去。哈哈哈……
  一通调笑之后,我手机亮了。抄起一看,还是先头给我打电话的那个。
  老姜扔给我一支蓝嘴芙蓉王,诡异地笑笑,揶揄着我:谁呀?老相好,还是新欢呀?都叫了你好几遍了,走吧,我的虫豸同志。
  是要走了,可你得跟我一块走。不然,我怎么当你的虫豸?
  哪里去?
  米家湖。
  就是我钓鱼的那个米家湖吗?
  正是。我一个表妹住在那旮旯。今儿个她又是电话又是微信地,非让我去她那个农家乐呵乐呵。
  你们这是家宴,拉上我算哪档子事?
  我老妹一家最喜欢热闹,不定是今儿有啥喜庆事儿,加上咱俩老头,弄出点笑味儿加浓些喜庆味儿,不是更热闹吗?
  那还愣着干嘛?这就去呀。凑个热闹算我的,不过我可声明哈,要凑个份子的话得你掏腰包哦。
  
  三
  一个多钟头之后,我俩一人一头电驴骑到了米家湖村界,举目一望,阡陌纵横、水网密布,微缩版农舍版乡企版别墅群点缀其间,还真地验证了老姜这厮写的说的都不是吹的哈。当然,沿途偶见水边烂藕之类生产生活垃圾也零星散布着,当然也散布出些不太好闻的气味。看来,完全放任原始化也有弊病呢。
  不多久,便驰上了那个桥头临时集市。今儿可不像那天一个摊档孤零零地穷吆喝,可有四五个摊位前人头攒动呢。停下车,老姜仔细瞅了瞅,说那天那后生不在。我说没准那小子就不怎么练摊,偶尔客串一下呗。你以为还真能在这里让你逮个正着,吐出那几十块钱来。走吧,过了这桥向右拐进一条村级水泥路,直行一里多路再左拐,不到两里地就到我表妹家了。
  远远地看到一幢普普通通的农家院落,跟一路上看到的该村两层楼房差不离儿。老姜眯缝着眼瞅了一会儿,说你表妹这楼也是两层,可比那些农家房似乎要高一些嘛。估计是层高要高那么一两尺,再加上两面分水的人字形屋顶因结构关系比平顶屋面势必要高一些的关系吧,看起来比其他两层农舍要气派那么一丢丢儿咯。看来他们家的生活水平嘛,说是中等偏上不为过吧?当然,离上等户子的距离嘛,还是不小的哦。咱一路上还看到几幢三层楼房,比这房气派多了,端的是乡土版别墅范儿咯。
  我笑着擂了他肩头一拳,回骂了他一句虫豸,你反过来当我的蛔虫了么好不?这都门儿清。我这表妹家也就个算是个贫下中农刚翻身的经济状况吧,十年前东挪西借凑点钱盖了这房子,直到今年上半年才还清所有欠款。这房子当时在村里还算亮眼的,可如今泯然众小楼,在众多乡土版别墅面前,简直就是一灰头土脸的丑老帽哦。
  老姜回了我一拳,然后指指“丑老帽”,让我住口,张开手掌在耳边做了个聆听的手势,我也照做了一个,敢情是有声入耳还悦耳吧。
  原来从里面传来了乡土味极浓的女高音,不是歌,是京剧唱腔:你只知伸手要补助,她千方百计自力更生争上游。你只怕江水淹到家门口,她为筑坝带头跳水截江流。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你思一思想一想……
  这年头,还有谁唱样板戏京剧?对了,老姜不是说十天前在河边听人唱了几句么?原来我表妹这一方乡土民风淳朴如斯,都挺念旧,念当年样板戏的旧。谁呢?表妹吗?没听她唱过呀。当年样板戏响彻全国城乡的时候,她可还没出生呢。
  门没关,一个健壮而并不臃肿(当然跟窈窕也搭不上界了)的女人背影跟着她的歌声一道转了过来。歌声戛然而止,眼神扫过我俩,带点惊讶地停留在老姜脸上。
  还真是你呀,小妹!
  还真是你呀,熟人一鱼!
  我和老姜几乎是同时惊呼起来。叫声把表妹夫从厨房里扯了出来。
  啥熟人一鱼?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想糊弄我们乡下人,没门。不过,你,你,你不是那个……那个钓鱼佬吗?
  哈哈哈……没错,没错。本佬今天不钓鱼,跟老武头来宝坻打打牙祭,赏赏田园风光,凑凑乡味热闹。没想到哈,真是太巧了。那天河边听你们两口子唱那几句,还没听够。估计老天这是要成全我,冥冥中让我跟你表哥过来再好生听听江水英、《龙江颂》吧?不行,没听过瘾,你们两口子再来几段。
  你也得唱。要不你这钓鱼佬今儿就甭想钓出“好书记”和“阿坚伯”的歌喉来。
  那我也得会呀。
  那天你不也跟着唱,满像那么回事的吗?再说我家还有《龙江颂》主要唱段的碟呢。
  难怪老武这家伙总是夸自己亲和力爆棚,跟乡下人跟底层打工的人相处特容易打得火热哦。在我表妹家里算是实打实地见证到了哈。瞅着这热乎劲,听他们仨像老熟人意外重逢似的叽叽喳喳说笑个不休,还对着屏幕上碟片播放的画面,攥着廉价麦克风,煞有介事却荒腔走板地唱起了江水英、阿坚伯、阿莲等角色的唱段。我倒觉得这辰光自个儿显得有点多余了,便在厅堂、仓房、厨房、猪栏、鸡舍等地溜达了一圈。卧房没进去,有几间都开了门,有一间紧闭着,里面隐隐传来音乐伴奏的打斗声或紧张场面的呼啸声。估计是孩子们在玩游戏吧。
  百无聊赖之余,我踱到院子里,沿着几畦菜地转了好几个圈。见白菜萝卜长得很是茂盛,太诱人了,我不由得蹲下身子生拉硬拽一通暴力操作,拔出萝卜带出泥,一连拔了好几个。带回厨房。
  其时,表妹夫已退出京剧合唱,让他堂客和钓鱼佬对着屏幕嗨那个京剧版的二人转。他得履行厨子之职。只见他动作及其娴熟地宰杀一只估计有八斤重的大个儿阉鸡。瞥见我手里的,脸上没更换一丝表情,云淡风轻说一声:搁地上吧。萝卜煮到鸡汤里,正好。
  知道这男人是个闷嘴葫芦,我还是跟他话了话桑麻,当然都是我以想当然的农桑景观和从老武跟我描绘过的村办大作坊(估计还称不上企业)小型农工商一体化模式所带来的变化为话题,把自己模拟成个本村人,赞叹第一书记来村后授人以渔办了那些那些事事云云。妹夫专注于手头的活儿,也没忘了简短地回我一个“是”或“不是”或简短到近乎吝啬地用几个字纠正我的想当然。
  这样聊天,估计不少人很觉得很闷、很累,可我却可以在遵循基本事实和逻辑的前提下去肆意驰骋自己的想象力,感觉还是蛮爽的。
  爽了一通之后,我觉得他和我妹既然邀上我来他家做客,他家里人,家里事,我总得关心关心吧?便随口问道,今儿到底有啥喜庆事儿,劳动我老人家大驾亲驱……驱个电驴来访,还同意我带个老吃货来?
  没啥事。就是快年把没见面了。想聚聚呗。
  我那外甥伢子超群和妹子超美都还好吧?超群快高考了吧?
  还好。还有一期要毕业了,他死活不读了。在村里湖藕加工厂打工。
  太可惜了。等下他回来了,我这个做舅舅的,得好好劝劝他明年参加高考。怎么着也得读个职业高校嘛。
  今儿在家,厂里机器大修。关门打游戏。不打工就泡在网里、游戏里。
  这可不大好哟。你们也不管管?呃,超美呢?
  你晓得的。还在团市委,也就一个普通公务员。
  听说超美今年春上结婚了?口风可真紧呀。
  没办酒,就两家至亲,两大桌。
  八成是你摁着我妹不让她跟我说吧。真是服了你们两口子!我说你这脑瓜摇得像个拨浪鼓干嘛呀?
  不是我俩。是他俩。
  小两口呀。他们不随乡俗,还蛮新潮的嘛。两人都是国家公务员吧。这觉悟没得说。对了,超美嫁了个咋样的如意郎君呀?
  一个单位的。嫁什么嫁呀。表妹端一大盆藕丸子进了厨房,咋咋呼呼道;嫁了人回来的日子掰指头都数得清了。这不,昨夜发个视频说是今儿回家看看的,谁知今儿快吃中饭了,她一个电话打来,说单位有紧急任务临时要加班,又放咱一大家人鸽子了。哥呀,你说恼人不?对了,哥,你刚刚问郎君?郎君嘛,倒是满如意的。都说女婿如半子,可郝舒这女婿对我俩呀,比超群对我们还亲呢,完全就是一子哦。
  郝舒?好名字。他和超美连回来看你们的日子都这么少,怎么做“一子”呢?
  这个嘛,哥你就甭操心了。但凡他想做“一子”,就有的是机会。
  三个人在厨房边忙活边拉着家常,冷不防听到堂屋噼啪一声响。咋回事呀?
  
  四
  出来一看,一只茶杯,三个人。茶杯坠地,玉碎成十几二十块,杯盖那圆溜溜抓手儿还在有气无力地旋转着。三个人,一老头,俩小伙。呈三足鼎立之势站着,面面相觑地发着愣。老头自然是是我带来的老姜头咯,俩小伙,都是高个,可年纪也有大小。小的,十七八岁的那个,不就是我外甥超群吗?大的,年近三十了吧?我不认识。黑红脸膛,浓眉大眼,鸡冠头类似发型。眼珠固然一动没动,可眼角隐隐勾出一丝带有歉意的憨笑,手头还攥着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
  我觉得延迟一下对发愣缘故的破解还是蛮有意思的,想跟着他们再发一会儿愣,可我表妹性子急,噼里啪啦一通数落,一通“判案”,很快就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我不认识的“鸡冠头”,老姜头认识,当然也只有一面之交,不过可是很难忘记的一面之交哦。只听老姜头不连贯地嘟囔着:桥头。三寸不烂。泥藕泥荸荠。烂。没事。今儿有吃……
  我再愚钝,也知晓这个年轻人就是老姜故事里的那人了。
  这已经够让人惊叹世界之小人生何处不相逢的了,可更让人惊讶的是我表妹妹夫外甥跟这个年轻人可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的关系。这么说吧,他既是包括他们一家在内全村人的阶段性头儿——米家湖村扶贫第一书记,更是他们的家人——我那外甥女超美的丈夫。这一下子可真是颠覆了我对书记形象的认知咯。原来,扶贫书记还可兼任一把农家的“乘龙快婿”,还可在事无巨细忙个不休的间隙里偶尔客串一把练摊人,而且是用湖泥包装烂货再“新鲜出湖”骗个老叟钓鱼佬上钩买货没商量没破绽的练摊人哦。
  倒是受骗人老姜没我这么义愤,连说没什么没什么,今儿不是会让我吃回来吗?再说这样的机缘巧遇,不是头一回砸我老姜头头上吗?待会儿怎么着也得为了这头一回好好喝两杯哈。
  我说我妹夫没别的嗜好,只是喜欢喝两口。农家腊酒有的是,待会儿灌你个够。你且说说,刚刚那一幕咋回事?三人咋发呆,眼睁睁看茶杯玉碎还跳舞来着?
  很简单。你外甥从他房间出来往外奔,我也端起茶杯起身准备出去逛逛,而正好这位书记拿着个文件袋风风火火地跨进门……真是阳错阴差,电光火石地这么一撞,我手中的茶杯给撞落,三个额头也碰得当啷直响。
  我注意到老姜的眼神此时已经移步到超群身上。脸上。便把他拉到一边,跟他耳语:你那天路遇曲线追逐的有我外甥吧?
  是呀,撞到我的就是他。
  我表妹一把拧着她儿子的耳朵,厉声呵斥道:超群你搞什么鬼,急火麻慌地往那旮旯冲咯。又是去找弄潮那小子借游戏硬盘吧?这个玩腻了,又要换新花样了。你个臭小子有完没完?说了好多次让你戒了这游戏,你就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去去去,明天给我到厂里学机修钳工去。呃,我的好书记,好女婿,你不是早就想让这小子学点技术的吗?可不可以安排一下呢?
  妈。可是可以。不过,得先征求厂里和村委的意见。就算同意了,也还得找一个好师傅,得跟人好好说,约法三章,不能强迫人家收徒哦。
  那行。郝舒你瞧着办吧。超群嘛,我和你爹都不管了,交给你好了。
  交给我?恐怕不行。我自个儿都一身臭毛病,得让人好好管管,开导开导。对了,今儿个除了超美,都在哈。还有舅舅、这一位挨了我一通好宰的——也算舅舅吧,我就当着父母舅舅和超强的面,说个事,捡个讨呗。那天我滥货充好,骗了这位老舅80块钱……
  他岳母骤然打断道,老舅?郝舒你就叫他钓鱼佬舅好了。你骗他的钱?你这样的人会骗人钱?哥,钓鱼佬,你们俩去村里头各家各户打听去,说郝书这个扶贫书记搞诈骗,骗顾客几十块钱。看有没有人会相信?
  妈。我承认主观上我不会骗钱。可用客观事实说话,我还真是骗了这位老舅呀。这些日子,我好痛苦啊。得了,今儿既然巧遇老舅,老舅您就行个好,收下这张纸,就当给我心头疗伤吧。
  郝舒说到这里把一张百元钞塞给老姜,老姜说什么也不收,说今儿我人来了就是你的药,岂是一张纸能比的?再说,今儿我来就是要行使正宗吃货职能的,吃你们家大餐,部关于啥喜庆事,我跟你舅舅早说好了不随份子的。嘿嘿嘿……
  郝书没辙了,只能听任老姜把那张钞票原物塞回他衣兜。但他的话还得接着说:
  老舅骑电驴刚走不久,我拾掇起连裤胶靴,发现它之前还盖住了几支藕几十粒荸荠。要追上一并给老舅吧?可人腿咋能追上电轱辘?回家路上经过河边,觉得口渴得很。没带水,手头不是还有藕吗?既解渴又好吃。便去洗藕。一支还没洗净,烂的。扔了。一连洗几支,支支都一样。坏了,不光是藕坏了,荸荠坏了,是我这买卖坏了,在买主心里,是我的良心坏了,更是咱米家湖的民风坏了。这可如何是好?我连忙给老舅您发微信,发过去80元钱。可一直没回音,24小时后那钱自动返还了。这些日子,我几乎天天重复给老舅您发微信打钱,可一直是无人回应。我甚至想过发动群众帮我看来咱村里钓鱼的人,看能不能幸运地找到您?
  郝书说着说着,眼角竟然沁出泪珠,朝老姜一个劲地打拱手,鞠躬,都差不多要跪下来了。老姜赶忙托住,拉他坐好。说没事没事。你堂堂书记孜孜公仆,当乡亲们的公仆,有一丁点儿时间还帮人卖货。咋能怪你?要怪只怪老天爷没赏你一双透视眼,透不过湿泥巴看不到里面的溃烂哦。
  老姜说得他自己和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郝舒也憋不住笑,笑得挂在眼角的泪珠一颗颗滚落脸颊。
  我从老姜这会儿不时地盯着我外甥超强看的神态,意识到其中不定还有别的什么蹊跷呢。便用蘸着余笑的目光慢慢扫过众人的脸,掏出芙蓉王敬了一圈,不过,到头来还是只有我自己和老姜吞云吐雾。我吐出一口烟圈,悠悠说道:郝书呀,舅舅跟你虽只是头回见面,可从你岳父岳母还有这位钓鱼佬舅的口对你可是了解个八九不离十了。你还真不用这样自责。这档子事嘛,其实只是芝麻绿豆般大,对于这位特阿Q的钓鱼佬舅来说更不值一提喽。不过你非要上升到人格良心乡情民风的层面来认识也并非完全是庸人自扰。从这个高度来看,你这个当书记的还真应该自责。
  表妹在我肩头拍了一下,说哥呀,你车轱辘话说个不休这也罢了,还TMD自相矛盾。要郝舒不自责,又要他自责。发神经吧你?
  我说一点也不矛盾。你耐点心听我说完好不?让书记不必自责,是说他并没存心坑人,相反他是无偿帮人。敦促他自责,是说替人卖货,总得先验验货的好坏吧?干嘛这么马大哈?让人给卖了还替人数钱?替人隐瞒过错?再说,不是舅舅我倚老卖老,作为扶贫书记,你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机器人,不可能大事小事都揽着。你得抓大放小,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策划共同致富项目如何高效高质地一步步实施。给人代卖一点点湖乡特产这种芝麻绿豆事儿,你根本就不要接。亲民也不是这么个亲法嘛。
  老姜似乎也来了兴致,忙不迭抢过我的话头,说,郝书记呀,钓鱼佬舅也想倚老卖老讲几句。你那授人以渔的观念和做派当然是没得说,对头得很。只是这“授人以渔”的“渔”,不应该只局限于教人怎样掌握脱贫致富的本领,还应该更拓宽一些,从思想教育、文化教育、情感教育等方面都得引起重视,列入“渔”的范畴,最好做到多管齐下……说多了,说多了,都像一碗惹人腻烦的心灵鸡汤了。老舅其实最做不来鸡汤的,今儿也不知怎么搞的,以一介小老儿的身份,居然给堂堂书记灌起鸡汤来了。抱歉哈,抱歉。
  鸡汤来了。别站着说话了,来吧,上桌吧。
  咦,我那闷嘴葫芦妹夫不知啥时候摆好了一大桌子好菜,桌上还搁了两瓶稻花香,手中端着老大一海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鸡汤。
  表妹大大咧咧而又客客气气地拉着她认定的钓鱼佬坐上位,却让其他人不分主宾不按规矩随便坐了。也不知咋回事,一上桌一端杯一动筷子,刚刚那些多少有些不痛快的话题都跑爪哇国了,尽是热乎乎的暖心话儿,村里这些年的变迁、庄户农家生活上的变化……
  我和老姜老当益壮,在酒桌上大展雄风,一人干了半瓶稻花香,而他们四人也只喝了大半瓶。老姜连呼好酒,好菜,好生活。在极其响亮的好字声中,还一口气连喝了两碗鸡汤。当然,手上也没闲着,一双筷子专往眼儿,直往排骨炖藕、清炒藕片、油炸藕丸等几样菜肴上招呼,其他硬菜连碰都不碰。
  吃饱喝足之后,老姜主动请缨“收拾残局”,让我表妹用抹布打手:去去去,厨房重地用不着你钓鱼佬凑热闹,郝舒还等着要跟你讨教几碗鸡汤呢。
  大家伙儿七手八脚把餐桌清空,继续闲扯。留下妹夫在他的工作重地厨房耐心拾掇。
  老姜天南海北天马行空神侃了好一会儿,不知怎么话题又回到了帮扶村民的“渔”还得“渔”些什么、怎么“渔”一些细节上。当然,我也跟着打打边鼓,或抬抬杠什么的。气氛再次掀起,一点也不比刚刚酒桌上的低。
  聊着聊着,郝舒忽然站起来,朝老姜抱拳道,听舅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何况两位舅舅两席暖心箴言呢?我真该好好反思。我怎么就……
  气氛骤然跌下来。冷场了。
  还是他岳母打破了沉默,说待会儿吃完饭你连夜回城去反思吧?跟你堂客我女儿反思反思干嘛几十百把里地都能让你们当牛郎织女的?这会儿你就别藏着掖着了,跟大伙说说那天你是替谁卖那昧心湖货?
  替……替……替……这么说吧,替谁不是替?总之以后我不再替就是了。
  我表妹从DV机里取出一个唱片,高高举起,作势要往地上掼,一边说着狠话,好书记,好书记,这样的好书记,我还夸不够。够了,够了,包庇没良心的家伙。这样的书记还亏得我成日价地歌唱你呢。
  我一把抢过《龙江颂唱段》,一直没吭声的超群也腾地一下站到众人中间,抢过话头:是我,是我,我就是那个昧良心的。姐夫你也不用包庇我了……
  听到这话,原以为有石破惊天效果的。可几个人的反应嘛,干脆就是没反应。数我最愚钝,啊的一声把嘴巴张成个“O”型,看到表妹把她儿子摁在地上跪下,郝舒连忙拉他起来让他慢慢说。我的脑海里才浮出老姜给我描述的有关遇见这孩子的、水边坡地所见坏藕的片段,还有我听到他房间里传出的高分贝游戏场景声响……我似乎不用听超群细说了。
  此时,老姜蹑手蹑脚把我拉到一边。我心领神会,跟他悄悄出门,走向暮色四合的湖区旷野……

   孟冬。南国湖乡。虽说时有薄霜敷面轻寒沾身,可总的感觉还是不冷的。至少,太阳的出勤率还是蛮高的,总是揣着温度的亲和力巡视天下人间,特别是阡陌田间。
  我下意识地抛出目光,加盟阳光的巡视。嘿嘿,你还别说,这辰光还真是给刚刚跨过小雪节气的南方田野挣足了面子哈。绿肥红瘦姹紫嫣红之类美词儿固然敷不上它的面儿,可展示一下它激发人们悦目骋怀的能耐还是不在话下的。但看那草木黄绿相间,甘蔗成熟尚未收割,连绵成一片片青纱帐。晚稻刚刚收获,田野虽无稻浪起伏,但稻茬儿仍然是一望无垠不减成色的金黄,黄牛水牛出没其中,吃着“阳光稻香牌”自助餐,踱着四条腿的正宗方步,好不悠游自在!还有大大小小的河流、水库和池塘,如各式银链明珠或串联或点缀苍茫原野,在阳光下熠熠反光。夸张一点说,简直就是一袭稍显深沉略带轻寒的龙袍在我正前方次第铺开延展到天际呢。东侧是一座大水库,只见那浩渺水面上排列整饬有致反射灿烂阳光的光伏发电面板。库区外,则是简陋版别墅群一样的乡居或民营企业的厂房鳞次栉比星罗棋布般点缀原野。西侧,吸引眼球的是宽阔平整的水泥乡道,两旁冠盖蔽天的香樟树如列队的导游,把我的视线接力引导至一个点,一个视觉中心,一个点状的远方……
  如此田园孟冬,搁你视线上,想甩也甩不掉,想不心旷神怡都不成哦。
  上面这些个酸酸的文词儿,我是从老友姜一三电脑屏幕上看到的。那天我来他家找他闲聊,这厮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敲敲打打。他老婆开门放我进来,我把食指搁嘴边竖了竖,示意她别吱声,然后悄悄踅到这家伙身后,屏住呼吸,一字字看完这段“神作”,终于憋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喷向他后项窝。
  “干嘛呀,老武?做贼做到我电脑里来了,来偷字不成?”
  “偷你个酸不拉几臭词儿。咋啦?又去米家湖钓鱼啦?看了点景,回家就扒拉起‘锦绣文章’啦?”
  “去你的。酸啦臭啦锦绣啦,你这大棒加胡萝卜对我使得忒顺溜是不?好啦,好啦,你来了,算我到八辈子霉了,我也不酸不臭不锦绣了,就跟你拉呱拉呱十天前去米家湖的事儿吧。”
  那天,我跨上我的电驴(电动摩托)跑六七十里路到米家湖村一条小河边钓鱼。沿着一条大约7米宽的乡间大道骑行,边走边看。
  看什么?看景,看新景观呗。刚刚敲出的那些文字其实根本不足以形容当时我眼中所见。至少莲池港汊水面上一只只三四米长小船且行且"吃"藕的场景还没写上去。那船呀,还不是划的,也不是撑的,是人推着走的。水抽干了不少,人站池塘里,水也就齐腰,不,齐大腿中部那一点点深。人们就在靠岸较近水更浅的水下肥厚淤泥里挖藕,挖好一大捆,就在水中走几步送到船上。船,就这么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越走越沉,越堆越高,高到一座小山、沉到快要搁浅时,就靠岸卸下,另有农用运输车运到既定客户处。此间,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卸到岸上后,还有人初步筛选筛选,挑出烂藕随地一扔,看来,它们这些废品除了某些野生动物光顾之外,不会有人再管了吧?不然,我怎么看到水边坡地上这里一堆那里一线带泥的烂藕烂荸荠呢?我甚至还几次看到从中飞出小鸟,嘴里还叼着白生生小碎片呢。
  也许,这就是带有原始意味的生物多样性生存状态吧?不过这自然野趣多少还有不少人为因素加了进去。乍一看,俨然一个世外桃源,可很快又让自己摇头否了。应该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浓缩版现场演绎哦。毕竟,一千多年前的“晋太元中”,桃花源的农人哪有这等现代化的物事和享受?也不晓得我是哪根肠子寻快活,当时还真来了股淡吃萝卜闲操心的冲动,太想把这村里事儿了解个大概其了。
  成。老武随你怎么调侃我都成。我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钓翁之意不在鱼。潜意识里不光是垂钓散心,还想由外及内由景入事捞一点码字码散文的素材呢。
  你问我怎么就断定这米家村有忒多现代化物事?当然不能全凭眼观,还得靠口问耳闻咯。问谁?村民呗。只要你想,问询的机会还真有。这不,钓钩甩到水里,钓竿搁岸边石头上,半个时辰过去,鱼没钓上一条,村民倒是来了好几位。都是在藕池挖藕回家路过河边,顺便用河水洗手洗连裤胶靴的。我跟他们寒暄一番后,散几支烟。有的聊了几句,一支烟还没抽完就走人,有一对中年夫妇没急着走,许是看我这心思不放在钓鱼上却这般随和这般关心农事蚕桑什么的,他们也没什么要紧事可耽搁的,索性坐下来跟我扯起闲篇来。
  嗨,这一扯呀,还真如我猜测的那样,这个村子还真不简单哦。除了水稻单产总产年年递增,稳居全省商品粮种植基地前三甲之列,更有莲藕种植、鲜藕订单型销售、藕丸、藕粉精加工服务销售一条龙舞动起来了,还真格地舞出点名堂来了呢。此外,还在做了市场调研的基础上,着手开发新项目,力争两到三年,来他一个甘蔗种植榨糖、芦苇砍伐造纸等农工商无缝衔接,形成小制作加工销售等一条条产业链向周边县市消费群体辐射。其工艺水平经济规模虽然没法跟正儿八经的大企业相媲美,但断然不会是昔日小作坊小鼻子小眼的做派哟。
  这两口子中,数那堂客(本乡土话对老婆的昵称,也是已婚妇女之通称)嘴巴子利索。跟我有说有笑寒暄了好一会,很快就跟我熟络了,居然称呼我“钓鱼佬”,还说本想叫我“钓鱼老先生”的,可她嫌啰嗦,再说也不想把你们城里人叫老了,免得寻不快活。
  聊完了村里现状,她就这我抛出的话题聊起了从前,叽叽喳喳说了好一会。我就不照单全录了,概括些大概意思吧:
  他们这村子搁十几二十年以前,田园风光固然不赖,可当不了饭吃当不得衣穿更当不得住大屋呀。村民的生活状况也就一个字可以概括:穷。田亩虽多,但产量上不去;水面虽广,可养鱼种藕的没几个;芦苇,任其自生自枯萎再生再枯萎;甘蔗,有是有一些,但成不了林成不了青纱帐。道路,除了四米多宽的乡间大道铺上了薄薄水泥,村级土路狭窄泥泞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走路像跳扭摆舞。至于那些加工厂,大都没怀胎。偶有个别怀了的也经不起市场风浪,没两下就胎死腹中。
  我问是怎么就大变样了呢?那个当老公的瓮声瓮气地说了句还不是上头的政策好?我微笑着注视着他那张黝黑的脸目光朝下的眼,期待他的下文。
  半晌没下文,只有打火机啪嗤一声和紧接着吸燃纸烟的声音。还真是个闷嘴葫芦哈,我顺势把目光移到他堂客脸上,那张黑里透红的女人脸,五官周正且不说,一对眸子还蛮有神的。只见它们转了几转,终于接住了我的眼神。
  女人再次打开了话匣子,快嘴快语地说,还不是减免农业税,实行了几千年快刀也划不断的农业税说免就免了。另外,还给种田补助,农户承包的土地还可流转到专业农田耕作企业名下,要进城务工的青壮年劳力尽管放心去,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也可留守村庄给农耕公司打工,收入也不比进城务工差多少。自打前年上头派了个扶贫攻坚的第一书记来了之后,路也修宽了、增多了,提质了,多种生产经营项目也一个个的被开发出来了。这不,光是莲藕种植、淡水鱼养殖的水面就扩大了好几倍。水产业加工销售这条龙也舞得越来越欢实了。
  我不禁赞叹道这书记还真有神通哈,国家扶贫攻坚振兴乡村的政策利好是没得说,可具体到地方,具体到你们村,也得是这位扶贫书记会借东风,会来事会谋事会办事才成呀!
  女人说就是,就是呀。这个书记还真会来事。从上头弄来不少扶贫基金,可就是不发给以前定下的所谓贫困户,非得要给人找活干,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着咱这湖乡的什么什么地理优势搞副业搞项目,让活儿来找人,让全村活起来,活起来才能火起来,活起来才能富起来。
  我说这书记还真不是盖的哈,不只是勤快、空忙活、瞎折腾的的主儿咯。还真有两把刷子的吧?
  女人说,刷子?痒痒挠的,说轻了。简直就是耙头齿儿好不?耙什么?耙穷根呗。他这活儿是没得说,可那句口头禅儿就让人一头雾水啦。
  雾水?什么禅儿?
  熟人一鱼不如熟人已余。钓鱼佬你说这叫什么话?你还笑,喝了笑婆婆的尿还是咋的……得了,钓鱼佬你好生听听,这话可是一个共产党的扶贫书记该说的吗?扶个贫解个困振个兴,不就是你们这些第一书记分内事吗?干嘛还得先帮熟人?生人就不管啦?一回生二回熟,多跟你书记套几回近乎,熟了才好办事,才好让你吃补助?他只是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只说不,不,不,你们不懂,不懂的。啥也不解释就走人忙事儿去了。
  哈哈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吧?我这“钓鱼佬”固然从不好为人师,可既然她煞有介事地问我把我当“师”了,我只好用本乡土话结合扶贫实践,为他们“师”了这么一句咯。
  还没说完,那男人叫了一声,快,有鱼咬钩。我赶紧抬竿,立马甩上一条两寸长的鲫鱼。一边从钓钩上取下这聊胜于无的“战利品”,我一边就近取譬,把这条小鱼递给那堂客,说送给你们吧。假设你们都不会钓鱼的话,吃掉了这条鱼,以后呢?不会钓鱼不会捕鱼,怎么指望再吃到鱼呢?你们那书记就是拿这个打比方呗。他不给给贫困户送鱼,到底要送啥玩意呀?
  夫妇俩都噗嗤噗嗤乐了,说明白了明白了。这点道理说出来几岁娃儿都懂嘛。书记要是能像你这个钓鱼佬一样跟我们把一些绕口的文词儿政策层面的词儿耐心解释一遍就好了。可他就是……嗨。
  我说这人嘴皮子不利索还是咋的?
  那堂客说,哪里哪里。能说会道得很呢,哪像我家男人这闷嘴葫芦,一棒子打不出几个屁来。不过,这书记就是忙,一天忙得头当脚走,哪有这么多闲工夫跟你细细掰扯咯?要问他每天忙些啥,除了讨政策、跑贷款,联系商家找订单这些大事儿,更多的时间就跟咱乡下人泡在一块,帮张家助李家出主意忙活路,有时候甚至临时搭把手栽种蔬菜、消杀消杀猪舍牛舍预防流行病毒啥的。
  不善言辞的农夫这时也不禁插了一句,这样……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
  我说你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咯?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戏文里听到过。
  那堂客接口道,可不就是戏文唱词儿吗?钓鱼佬瞧你这年纪应该是样板戏年代的过来人吧?《龙江颂》、江水英记得不?我家这闷嘴葫芦他老娘在世时就特别喜欢哼哼这一句这一段呢。
  说着说着,这个放得开的堂客在我这个亲和力爆棚的“钓鱼佬”面前更放得开了,竟然直接开唱了,用多少有些荒腔走板的京剧旋律把这句唱词连同一大段唱腔吼出来了。
  我也情不自禁地“老夫聊发少妇狂”地跟着唱了起来,瞥一眼那个“闷嘴葫芦”,嗨,那嘴儿也在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呢,只是他那声音,跟我的一样,都让他堂客的女高音淹没了。
  人都走远了,可那唱词还在我耳边久久回荡……
  过了好一会儿,我对自己说,打住,钓鱼就钓鱼吧,哪来这么多闲情逸致看风景听农事聊大天发幽思?你还真想做当代陶公不成?
  对了,我还是做我自诩自封的姜太公吧。还是悠哉悠哉玩我的“愿者上钩”吧。一天下来,我这姜太公居然也钓上寸把两寸长的“油皮刁子”二三十条,虽然连鱼篓的底儿都没铺满,但也算不虚此钓了。瞅着那太阳球儿缓缓滚到西天,离对岸天际线还有两根鱼竿儿高,我就打道回府了。
  可冥冥中给我来了个半路小插曲,给我还不至于说是小肚鸡肠的肚量添了一把小小的堵。让我想来篇散文的初衷都有点想改成写小说了。
  
  二
  瞅着他这磨蹭磨叽劲儿,我禁不住从桌上扯了张餐巾纸,一边替他擦去嘴边给喷溅上的唾沫星子,一边口吐些阙词喷出些唾沫星子给他脸颊,说你就甭管写成什么体裁,把去米家湖的一番见闻经历据实儿写出来不就完了。回家路上到底来了怎样个小插曲?老姜你就甭卖关子了,从实招来吧。
  还没等他“招来”,我手机上有个电话打来了。振得我大腿一麻,从裤兜里掏出那玩意,跟对方简短对白了两句就挂了,继续听他描摹那“插曲”。
  在电驴上固定好鱼篓钓具啥的,我骑着电驴上路了。走了不到一里路,还没出村,离我不到百米的一个拐弯处,突然窜出来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打打闹闹迎面跑来。两人都穿一身沾满塘泥的连裤胶靴,矮点的那个还稍好点,个高的那个则是连上衣、脖颈、脸颊都是黑乎乎的糊满了泥巴。只听得他们相互笑骂着“泥猴“、”懒猪“什么的,边跑还边挥拳踢腿地闹腾着。更让人闹心的是他们打闹中跑出的线条不是那种“两点间最短的距离”,而是窈窕淑女般的曲线儿。
  虽说老姜头我这双不算太老的老眼对美女曲线儿是青睐有加来者不拒的,可对眼下迎面跑过来的曲线嘛,当然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哦,问题是怎么避?往路的哪一边避?急切中我拐向路右边紧贴路沿石并拉了刹车,电驴歪歪扭扭了十来米总算停住了,可一个一个骨节坚硬的胳膊肘还是撞到了我左肩,我怎么也把持不住,连人带车歪倒在地。
  准确些说我还不是直接歪倒在路面,而是倒在一个泥糊糊的躯体上。原来就是那高个儿撞了我,顺便也替我做了肉垫儿。矮个儿把我扶起来。我伸伸胳膊揉揉腰腿,还好,没哪儿疼。我问高个儿让我给压伤了吧?他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蹦到路边草地上翻了几个跟斗……
  老姜头我真是有幸啊,骑个电驴都有观赏移动曲线的荣幸,有被撞击跌倒在肉垫子上的荣幸,有亲历如此小型的有惊无险的荣幸,人生天地间,忒多荣幸事儿一股脑找上我老姜头,还真TMD阿Q复阿Q哟!
  不说笑了,这档子事儿算是没影儿般过去了,除了留下好几处从高个儿“泥猴”身上蹭到的田园原迹之外。继续前行。路过一座麻石砌成的老拱桥。
  连接公路的桥头给设计砌筑了近百米宽的平台,依稀可以看出一些摊档在此经营过的痕迹。想来这点小设施也应该是那位扶贫书记的“杰作”之一吧。你还别说,临时性地摆点小摊小档,方便村民和路人的农产品与货币的小型交换。也不失为一小小利好呢。
  还真有一人在此练摊(这个点,也就只能有个把摊档做小生意吧)。卖的是搁在篾制箢箕上的黑乎乎的一小堆玩意儿。不凑近还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它旁边一套糊满泥巴的连裤胶靴立半硬半软半立半卧着给我的目光刷存在感。
  练摊的又是一个小伙子,充其量三十郎当岁。高个儿,看起来比撞倒我的那人还高,脸色黑红,浓眉大眼,留着一个类似于鸡冠头的时髦发型。
  估计他是看到我这个陌生路人来了,朝大路方向直叫唤,带点油滑腔调,嗓音倒是蛮浑厚的:好藕,好荸荠啊,新鲜出水带泥的正宗湖货,舌尖上的中国,舌尖上的湖乡,舌尖上的库区湖货啊!绝对正宗哈。本地当季土特产,生吃脆脆甜甜,煮熟香糯可口。带泥不洗可存放多日哦。不贵,不贵,两样都是五块一斤,只收一点挖藕挖荸荠的辛苦费哦。出货不多,要买的赶快买呀!
  说真格的,对他这般吆喝的腔调,我心里头不免泛起一种本能的排斥,这等油嘴滑舌的推销经,我还真不大待见。可他吆喝的内容物还是让我不由自主地下车,推车到摊档边来。瞅着并不太多的一堆湖货,这些裹上泥质厚衣的水土里的食材虽然藏匿了白花花的真容,我愣是生生给勾出了一丝丝馋涎。说真的,能吃到这种现挖现买的湖藕和荸荠,还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这年头经济条件好了,人们大鱼大肉都吃腻了,反倒觉得这些水里土里刨出来的植物块茎要金贵多了,何况我这人一直以来对莲藕荸荠之类的喜爱程度远胜大鱼大肉。在城里农贸市场哪能买到这种现挖带泥的新鲜货?还愣着干啥?买吧。
  后生子,给我装一大袋。湖藕来十斤,荸荠来五斤。价,我也不还;秤,我也不看。只有一个要求:货要好,买回去要能放好多天都不烂。
  还是老叔爽快。只要不洗去泥,尽管存放,包您吃上十天半月还新鲜……今儿我拢共就这么多,莲藕11斤8两,荸荠5斤3两。这么着吧。今儿我也只有这点货,就您这一单生意。都在这,全都给你好不?湖藕照11斤、荸荠按5斤给你好了。一口价,总共只收你80块好了。
  该收多少还是收多少吧。
  不,不,不。自家出产,多给点顾客也应该,再说老叔您特爽快特亲和,最对我们乡下年轻人味口。几块钱零头,咋好意思收您的呢。好啦,货给你绑上后座上了,稳稳的。
  呃,钱包呢?糟了,忘带了。后生子,烦你给卸下,卸下。
  别,别介呀。这年头还有几个搞现钱支付的?看看您那手机。对,对,用微信呀。
  晓是晓得这玩意能支付,好像我儿子也给我打了钱进去。这样吧,你帮我弄就是。给。
  老叔信得过我哈,谢谢。您凑拢来看我操作……得,80块钱到账了,就这样简单。给,手机给您。对了,要不,咱加个微信,再留您个地址,您以后要是还想尝个鲜,在微信上跟我说一下,我跟您快递过去吧。
  那好,你帮我加微信吧。地址就免了。要货时我骑电驴来取就是。
  那行……好了,加上了。给您。您老走好,回见。
  回见。呃,不说了,走了。
  得了得了,什么河边跟你扯闲篇的村夫村妇,什么路上乱窜的愣头青,什么油嘴滑舌的练摊小伙……都让你这厮娘们似的叨个没完没了。来点干货吧,老姜。荸荠呢?莲藕呢?不会这么快就让你家消灭光了吧?洗点出来让我尝尝,验证验证那小伙儿的生意经到底有几分真?
  我打断这家伙兴味甚浓的饶侃,顺手拣起我先前撂在桌上的芙蓉王烟盒,呃,盒里就剩两支了。也好,一人一支点燃后,给这间早已烟雾缭绕的书房再加盟一点貌似仙境的人间烟火气吧。
  老姜悠悠然吐出一串烟圈,叹惋一声说,几分真?两分,顶多三分。当我和老婆把一支两支湖藕、十粒二十粒荸荠洗净湖泥,袒露真容,不由得都哇的一声大叫。咋啦?湖泥之下瘢痕累累忒般难看哦。难不成湖泥是人为裹上当做藏污纳垢的保护色?不见得吧?一番切削,一番近乎凌迟的切削,把仅存的一丝侥幸都给削没了。藕呀,荸荠呀,好点的也不过十分之三的没坏,其余的能有五分之一的部分凑合着能吃就算不错了。于是乎一不做二不休,再洗再削一大半,全都TMD这德行。一怒之下(当然也是本着饮食卫生的原则)把这些“舌尖上美味湖鲜味”全TMD扔进厨余垃圾箱了。
  我说你这不是不想给我分享舌尖美味湖味而编的吧?要不就是你们全家早把那些美味湖味吃光了,没法让我分享了。可你不要编排人家练摊小伙是这么个坏心眼嘛。呵呵呵……
  他目光凶狠地瞪着我的眼珠,右手把烟蒂死死地摁灭在烟灰缸里,说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我这不是侃小说,是纪实,实事实说。
  那小伙子不是跟你加了微信吗?你发几张烂藕烂荸荠的照片给他呀?看他怎么说,看他赔不赔偿?
  你也知道的,老武。我这人对电子媒介嘛,就喜欢鼓捣个电脑,手机嘛,权当个摆设,充其量打打电话,微信是不怎么看不怎么用的。老婆提醒我给那家伙微一个。我好不容易拍两张勉强看得清的照片,想给他微过去,可怎么也弄不好,颠来倒去折腾来折腾去的,不知怎么就把他那微信图标给整没了,怎么也找不到了。
  于是乎,沉睡在老姜你心底的阿Q胜利法又浮上来了。妈妈的,不就是80块钱吗?人生天地间,免不了要失去些什么的。此消彼长,有失有得,失就是得嘛。今儿总算让那龟孙子毛头小子给骗去些散碎银两了。好不快哉!
  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的虫豸。
  虫豸?怎么说?
  蛔虫呗。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呗。待会儿我得买包驱蛔灵,把你个蛔老武打下去。哈哈哈……
  一通调笑之后,我手机亮了。抄起一看,还是先头给我打电话的那个。
  老姜扔给我一支蓝嘴芙蓉王,诡异地笑笑,揶揄着我:谁呀?老相好,还是新欢呀?都叫了你好几遍了,走吧,我的虫豸同志。
  是要走了,可你得跟我一块走。不然,我怎么当你的虫豸?
  哪里去?
  米家湖。
  就是我钓鱼的那个米家湖吗?
  正是。我一个表妹住在那旮旯。今儿个她又是电话又是微信地,非让我去她那个农家乐呵乐呵。
  你们这是家宴,拉上我算哪档子事?
  我老妹一家最喜欢热闹,不定是今儿有啥喜庆事儿,加上咱俩老头,弄出点笑味儿加浓些喜庆味儿,不是更热闹吗?
  那还愣着干嘛?这就去呀。凑个热闹算我的,不过我可声明哈,要凑个份子的话得你掏腰包哦。
  
  三
  一个多钟头之后,我俩一人一头电驴骑到了米家湖村界,举目一望,阡陌纵横、水网密布,微缩版农舍版乡企版别墅群点缀其间,还真地验证了老姜这厮写的说的都不是吹的哈。当然,沿途偶见水边烂藕之类生产生活垃圾也零星散布着,当然也散布出些不太好闻的气味。看来,完全放任原始化也有弊病呢。
  不多久,便驰上了那个桥头临时集市。今儿可不像那天一个摊档孤零零地穷吆喝,可有四五个摊位前人头攒动呢。停下车,老姜仔细瞅了瞅,说那天那后生不在。我说没准那小子就不怎么练摊,偶尔客串一下呗。你以为还真能在这里让你逮个正着,吐出那几十块钱来。走吧,过了这桥向右拐进一条村级水泥路,直行一里多路再左拐,不到两里地就到我表妹家了。
  远远地看到一幢普普通通的农家院落,跟一路上看到的该村两层楼房差不离儿。老姜眯缝着眼瞅了一会儿,说你表妹这楼也是两层,可比那些农家房似乎要高一些嘛。估计是层高要高那么一两尺,再加上两面分水的人字形屋顶因结构关系比平顶屋面势必要高一些的关系吧,看起来比其他两层农舍要气派那么一丢丢儿咯。看来他们家的生活水平嘛,说是中等偏上不为过吧?当然,离上等户子的距离嘛,还是不小的哦。咱一路上还看到几幢三层楼房,比这房气派多了,端的是乡土版别墅范儿咯。
  我笑着擂了他肩头一拳,回骂了他一句虫豸,你反过来当我的蛔虫了么好不?这都门儿清。我这表妹家也就个算是个贫下中农刚翻身的经济状况吧,十年前东挪西借凑点钱盖了这房子,直到今年上半年才还清所有欠款。这房子当时在村里还算亮眼的,可如今泯然众小楼,在众多乡土版别墅面前,简直就是一灰头土脸的丑老帽哦。
  老姜回了我一拳,然后指指“丑老帽”,让我住口,张开手掌在耳边做了个聆听的手势,我也照做了一个,敢情是有声入耳还悦耳吧。
  原来从里面传来了乡土味极浓的女高音,不是歌,是京剧唱腔:你只知伸手要补助,她千方百计自力更生争上游。你只怕江水淹到家门口,她为筑坝带头跳水截江流。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你思一思想一想……
  这年头,还有谁唱样板戏京剧?对了,老姜不是说十天前在河边听人唱了几句么?原来我表妹这一方乡土民风淳朴如斯,都挺念旧,念当年样板戏的旧。谁呢?表妹吗?没听她唱过呀。当年样板戏响彻全国城乡的时候,她可还没出生呢。
  门没关,一个健壮而并不臃肿(当然跟窈窕也搭不上界了)的女人背影跟着她的歌声一道转了过来。歌声戛然而止,眼神扫过我俩,带点惊讶地停留在老姜脸上。
  还真是你呀,小妹!
  还真是你呀,熟人一鱼!
  我和老姜几乎是同时惊呼起来。叫声把表妹夫从厨房里扯了出来。
  啥熟人一鱼?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想糊弄我们乡下人,没门。不过,你,你,你不是那个……那个钓鱼佬吗?
  哈哈哈……没错,没错。本佬今天不钓鱼,跟老武头来宝坻打打牙祭,赏赏田园风光,凑凑乡味热闹。没想到哈,真是太巧了。那天河边听你们两口子唱那几句,还没听够。估计老天这是要成全我,冥冥中让我跟你表哥过来再好生听听江水英、《龙江颂》吧?不行,没听过瘾,你们两口子再来几段。
  你也得唱。要不你这钓鱼佬今儿就甭想钓出“好书记”和“阿坚伯”的歌喉来。
  那我也得会呀。
  那天你不也跟着唱,满像那么回事的吗?再说我家还有《龙江颂》主要唱段的碟呢。
  难怪老武这家伙总是夸自己亲和力爆棚,跟乡下人跟底层打工的人相处特容易打得火热哦。在我表妹家里算是实打实地见证到了哈。瞅着这热乎劲,听他们仨像老熟人意外重逢似的叽叽喳喳说笑个不休,还对着屏幕上碟片播放的画面,攥着廉价麦克风,煞有介事却荒腔走板地唱起了江水英、阿坚伯、阿莲等角色的唱段。我倒觉得这辰光自个儿显得有点多余了,便在厅堂、仓房、厨房、猪栏、鸡舍等地溜达了一圈。卧房没进去,有几间都开了门,有一间紧闭着,里面隐隐传来音乐伴奏的打斗声或紧张场面的呼啸声。估计是孩子们在玩游戏吧。
  百无聊赖之余,我踱到院子里,沿着几畦菜地转了好几个圈。见白菜萝卜长得很是茂盛,太诱人了,我不由得蹲下身子生拉硬拽一通暴力操作,拔出萝卜带出泥,一连拔了好几个。带回厨房。
  其时,表妹夫已退出京剧合唱,让他堂客和钓鱼佬对着屏幕嗨那个京剧版的二人转。他得履行厨子之职。只见他动作及其娴熟地宰杀一只估计有八斤重的大个儿阉鸡。瞥见我手里的,脸上没更换一丝表情,云淡风轻说一声:搁地上吧。萝卜煮到鸡汤里,正好。
  知道这男人是个闷嘴葫芦,我还是跟他话了话桑麻,当然都是我以想当然的农桑景观和从老武跟我描绘过的村办大作坊(估计还称不上企业)小型农工商一体化模式所带来的变化为话题,把自己模拟成个本村人,赞叹第一书记来村后授人以渔办了那些那些事事云云。妹夫专注于手头的活儿,也没忘了简短地回我一个“是”或“不是”或简短到近乎吝啬地用几个字纠正我的想当然。
  这样聊天,估计不少人很觉得很闷、很累,可我却可以在遵循基本事实和逻辑的前提下去肆意驰骋自己的想象力,感觉还是蛮爽的。
  爽了一通之后,我觉得他和我妹既然邀上我来他家做客,他家里人,家里事,我总得关心关心吧?便随口问道,今儿到底有啥喜庆事儿,劳动我老人家大驾亲驱……驱个电驴来访,还同意我带个老吃货来?
  没啥事。就是快年把没见面了。想聚聚呗。
  我那外甥伢子超群和妹子超美都还好吧?超群快高考了吧?
  还好。还有一期要毕业了,他死活不读了。在村里湖藕加工厂打工。
  太可惜了。等下他回来了,我这个做舅舅的,得好好劝劝他明年参加高考。怎么着也得读个职业高校嘛。
  今儿在家,厂里机器大修。关门打游戏。不打工就泡在网里、游戏里。
  这可不大好哟。你们也不管管?呃,超美呢?
  你晓得的。还在团市委,也就一个普通公务员。
  听说超美今年春上结婚了?口风可真紧呀。
  没办酒,就两家至亲,两大桌。
  八成是你摁着我妹不让她跟我说吧。真是服了你们两口子!我说你这脑瓜摇得像个拨浪鼓干嘛呀?
  不是我俩。是他俩。
  小两口呀。他们不随乡俗,还蛮新潮的嘛。两人都是国家公务员吧。这觉悟没得说。对了,超美嫁了个咋样的如意郎君呀?
  一个单位的。嫁什么嫁呀。表妹端一大盆藕丸子进了厨房,咋咋呼呼道;嫁了人回来的日子掰指头都数得清了。这不,昨夜发个视频说是今儿回家看看的,谁知今儿快吃中饭了,她一个电话打来,说单位有紧急任务临时要加班,又放咱一大家人鸽子了。哥呀,你说恼人不?对了,哥,你刚刚问郎君?郎君嘛,倒是满如意的。都说女婿如半子,可郝舒这女婿对我俩呀,比超群对我们还亲呢,完全就是一子哦。
  郝舒?好名字。他和超美连回来看你们的日子都这么少,怎么做“一子”呢?
  这个嘛,哥你就甭操心了。但凡他想做“一子”,就有的是机会。
  三个人在厨房边忙活边拉着家常,冷不防听到堂屋噼啪一声响。咋回事呀?
  
  四
  出来一看,一只茶杯,三个人。茶杯坠地,玉碎成十几二十块,杯盖那圆溜溜抓手儿还在有气无力地旋转着。三个人,一老头,俩小伙。呈三足鼎立之势站着,面面相觑地发着愣。老头自然是是我带来的老姜头咯,俩小伙,都是高个,可年纪也有大小。小的,十七八岁的那个,不就是我外甥超群吗?大的,年近三十了吧?我不认识。黑红脸膛,浓眉大眼,鸡冠头类似发型。眼珠固然一动没动,可眼角隐隐勾出一丝带有歉意的憨笑,手头还攥着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
  我觉得延迟一下对发愣缘故的破解还是蛮有意思的,想跟着他们再发一会儿愣,可我表妹性子急,噼里啪啦一通数落,一通“判案”,很快就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我不认识的“鸡冠头”,老姜头认识,当然也只有一面之交,不过可是很难忘记的一面之交哦。只听老姜头不连贯地嘟囔着:桥头。三寸不烂。泥藕泥荸荠。烂。没事。今儿有吃……
  我再愚钝,也知晓这个年轻人就是老姜故事里的那人了。
  这已经够让人惊叹世界之小人生何处不相逢的了,可更让人惊讶的是我表妹妹夫外甥跟这个年轻人可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的关系。这么说吧,他既是包括他们一家在内全村人的阶段性头儿——米家湖村扶贫第一书记,更是他们的家人——我那外甥女超美的丈夫。这一下子可真是颠覆了我对书记形象的认知咯。原来,扶贫书记还可兼任一把农家的“乘龙快婿”,还可在事无巨细忙个不休的间隙里偶尔客串一把练摊人,而且是用湖泥包装烂货再“新鲜出湖”骗个老叟钓鱼佬上钩买货没商量没破绽的练摊人哦。
  倒是受骗人老姜没我这么义愤,连说没什么没什么,今儿不是会让我吃回来吗?再说这样的机缘巧遇,不是头一回砸我老姜头头上吗?待会儿怎么着也得为了这头一回好好喝两杯哈。
  我说我妹夫没别的嗜好,只是喜欢喝两口。农家腊酒有的是,待会儿灌你个够。你且说说,刚刚那一幕咋回事?三人咋发呆,眼睁睁看茶杯玉碎还跳舞来着?
  很简单。你外甥从他房间出来往外奔,我也端起茶杯起身准备出去逛逛,而正好这位书记拿着个文件袋风风火火地跨进门……真是阳错阴差,电光火石地这么一撞,我手中的茶杯给撞落,三个额头也碰得当啷直响。
  我注意到老姜的眼神此时已经移步到超群身上。脸上。便把他拉到一边,跟他耳语:你那天路遇曲线追逐的有我外甥吧?
  是呀,撞到我的就是他。
  我表妹一把拧着她儿子的耳朵,厉声呵斥道:超群你搞什么鬼,急火麻慌地往那旮旯冲咯。又是去找弄潮那小子借游戏硬盘吧?这个玩腻了,又要换新花样了。你个臭小子有完没完?说了好多次让你戒了这游戏,你就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去去去,明天给我到厂里学机修钳工去。呃,我的好书记,好女婿,你不是早就想让这小子学点技术的吗?可不可以安排一下呢?
  妈。可是可以。不过,得先征求厂里和村委的意见。就算同意了,也还得找一个好师傅,得跟人好好说,约法三章,不能强迫人家收徒哦。
  那行。郝舒你瞧着办吧。超群嘛,我和你爹都不管了,交给你好了。
  交给我?恐怕不行。我自个儿都一身臭毛病,得让人好好管管,开导开导。对了,今儿个除了超美,都在哈。还有舅舅、这一位挨了我一通好宰的——也算舅舅吧,我就当着父母舅舅和超强的面,说个事,捡个讨呗。那天我滥货充好,骗了这位老舅80块钱……
  他岳母骤然打断道,老舅?郝舒你就叫他钓鱼佬舅好了。你骗他的钱?你这样的人会骗人钱?哥,钓鱼佬,你们俩去村里头各家各户打听去,说郝书这个扶贫书记搞诈骗,骗顾客几十块钱。看有没有人会相信?
  妈。我承认主观上我不会骗钱。可用客观事实说话,我还真是骗了这位老舅呀。这些日子,我好痛苦啊。得了,今儿既然巧遇老舅,老舅您就行个好,收下这张纸,就当给我心头疗伤吧。
  郝舒说到这里把一张百元钞塞给老姜,老姜说什么也不收,说今儿我人来了就是你的药,岂是一张纸能比的?再说,今儿我来就是要行使正宗吃货职能的,吃你们家大餐,部关于啥喜庆事,我跟你舅舅早说好了不随份子的。嘿嘿嘿……
  郝书没辙了,只能听任老姜把那张钞票原物塞回他衣兜。但他的话还得接着说:
  老舅骑电驴刚走不久,我拾掇起连裤胶靴,发现它之前还盖住了几支藕几十粒荸荠。要追上一并给老舅吧?可人腿咋能追上电轱辘?回家路上经过河边,觉得口渴得很。没带水,手头不是还有藕吗?既解渴又好吃。便去洗藕。一支还没洗净,烂的。扔了。一连洗几支,支支都一样。坏了,不光是藕坏了,荸荠坏了,是我这买卖坏了,在买主心里,是我的良心坏了,更是咱米家湖的民风坏了。这可如何是好?我连忙给老舅您发微信,发过去80元钱。可一直没回音,24小时后那钱自动返还了。这些日子,我几乎天天重复给老舅您发微信打钱,可一直是无人回应。我甚至想过发动群众帮我看来咱村里钓鱼的人,看能不能幸运地找到您?
  郝书说着说着,眼角竟然沁出泪珠,朝老姜一个劲地打拱手,鞠躬,都差不多要跪下来了。老姜赶忙托住,拉他坐好。说没事没事。你堂堂书记孜孜公仆,当乡亲们的公仆,有一丁点儿时间还帮人卖货。咋能怪你?要怪只怪老天爷没赏你一双透视眼,透不过湿泥巴看不到里面的溃烂哦。
  老姜说得他自己和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郝舒也憋不住笑,笑得挂在眼角的泪珠一颗颗滚落脸颊。
  我从老姜这会儿不时地盯着我外甥超强看的神态,意识到其中不定还有别的什么蹊跷呢。便用蘸着余笑的目光慢慢扫过众人的脸,掏出芙蓉王敬了一圈,不过,到头来还是只有我自己和老姜吞云吐雾。我吐出一口烟圈,悠悠说道:郝书呀,舅舅跟你虽只是头回见面,可从你岳父岳母还有这位钓鱼佬舅的口对你可是了解个八九不离十了。你还真不用这样自责。这档子事嘛,其实只是芝麻绿豆般大,对于这位特阿Q的钓鱼佬舅来说更不值一提喽。不过你非要上升到人格良心乡情民风的层面来认识也并非完全是庸人自扰。从这个高度来看,你这个当书记的还真应该自责。
  表妹在我肩头拍了一下,说哥呀,你车轱辘话说个不休这也罢了,还TMD自相矛盾。要郝舒不自责,又要他自责。发神经吧你?
  我说一点也不矛盾。你耐点心听我说完好不?让书记不必自责,是说他并没存心坑人,相反他是无偿帮人。敦促他自责,是说替人卖货,总得先验验货的好坏吧?干嘛这么马大哈?让人给卖了还替人数钱?替人隐瞒过错?再说,不是舅舅我倚老卖老,作为扶贫书记,你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机器人,不可能大事小事都揽着。你得抓大放小,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策划共同致富项目如何高效高质地一步步实施。给人代卖一点点湖乡特产这种芝麻绿豆事儿,你根本就不要接。亲民也不是这么个亲法嘛。
  老姜似乎也来了兴致,忙不迭抢过我的话头,说,郝书记呀,钓鱼佬舅也想倚老卖老讲几句。你那授人以渔的观念和做派当然是没得说,对头得很。只是这“授人以渔”的“渔”,不应该只局限于教人怎样掌握脱贫致富的本领,还应该更拓宽一些,从思想教育、文化教育、情感教育等方面都得引起重视,列入“渔”的范畴,最好做到多管齐下……说多了,说多了,都像一碗惹人腻烦的心灵鸡汤了。老舅其实最做不来鸡汤的,今儿也不知怎么搞的,以一介小老儿的身份,居然给堂堂书记灌起鸡汤来了。抱歉哈,抱歉。
  鸡汤来了。别站着说话了,来吧,上桌吧。
  咦,我那闷嘴葫芦妹夫不知啥时候摆好了一大桌子好菜,桌上还搁了两瓶稻花香,手中端着老大一海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鸡汤。
  表妹大大咧咧而又客客气气地拉着她认定的钓鱼佬坐上位,却让其他人不分主宾不按规矩随便坐了。也不知咋回事,一上桌一端杯一动筷子,刚刚那些多少有些不痛快的话题都跑爪哇国了,尽是热乎乎的暖心话儿,村里这些年的变迁、庄户农家生活上的变化……
  我和老姜老当益壮,在酒桌上大展雄风,一人干了半瓶稻花香,而他们四人也只喝了大半瓶。老姜连呼好酒,好菜,好生活。在极其响亮的好字声中,还一口气连喝了两碗鸡汤。当然,手上也没闲着,一双筷子专往眼儿,直往排骨炖藕、清炒藕片、油炸藕丸等几样菜肴上招呼,其他硬菜连碰都不碰。
  吃饱喝足之后,老姜主动请缨“收拾残局”,让我表妹用抹布打手:去去去,厨房重地用不着你钓鱼佬凑热闹,郝舒还等着要跟你讨教几碗鸡汤呢。
  大家伙儿七手八脚把餐桌清空,继续闲扯。留下妹夫在他的工作重地厨房耐心拾掇。
  老姜天南海北天马行空神侃了好一会儿,不知怎么话题又回到了帮扶村民的“渔”还得“渔”些什么、怎么“渔”一些细节上。当然,我也跟着打打边鼓,或抬抬杠什么的。气氛再次掀起,一点也不比刚刚酒桌上的低。
  聊着聊着,郝舒忽然站起来,朝老姜抱拳道,听舅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何况两位舅舅两席暖心箴言呢?我真该好好反思。我怎么就……
  气氛骤然跌下来。冷场了。
  还是他岳母打破了沉默,说待会儿吃完饭你连夜回城去反思吧?跟你堂客我女儿反思反思干嘛几十百把里地都能让你们当牛郎织女的?这会儿你就别藏着掖着了,跟大伙说说那天你是替谁卖那昧心湖货?
  替……替……替……这么说吧,替谁不是替?总之以后我不再替就是了。
  我表妹从DV机里取出一个唱片,高高举起,作势要往地上掼,一边说着狠话,好书记,好书记,这样的好书记,我还夸不够。够了,够了,包庇没良心的家伙。这样的书记还亏得我成日价地歌唱你呢。
  我一把抢过《龙江颂唱段》,一直没吭声的超群也腾地一下站到众人中间,抢过话头:是我,是我,我就是那个昧良心的。姐夫你也不用包庇我了……
  听到这话,原以为有石破惊天效果的。可几个人的反应嘛,干脆就是没反应。数我最愚钝,啊的一声把嘴巴张成个“O”型,看到表妹把她儿子摁在地上跪下,郝舒连忙拉他起来让他慢慢说。我的脑海里才浮出老姜给我描述的有关遇见这孩子的、水边坡地所见坏藕的片段,还有我听到他房间里传出的高分贝游戏场景声响……我似乎不用听超群细说了。
  此时,老姜蹑手蹑脚把我拉到一边。我心领神会,跟他悄悄出门,走向暮色四合的湖区旷野……

   孟冬。南国湖乡。虽说时有薄霜敷面轻寒沾身,可总的感觉还是不冷的。至少,太阳的出勤率还是蛮高的,总是揣着温度的亲和力巡视天下人间,特别是阡陌田间。
  我下意识地抛出目光,加盟阳光的巡视。嘿嘿,你还别说,这辰光还真是给刚刚跨过小雪节气的南方田野挣足了面子哈。绿肥红瘦姹紫嫣红之类美词儿固然敷不上它的面儿,可展示一下它激发人们悦目骋怀的能耐还是不在话下的。但看那草木黄绿相间,甘蔗成熟尚未收割,连绵成一片片青纱帐。晚稻刚刚收获,田野虽无稻浪起伏,但稻茬儿仍然是一望无垠不减成色的金黄,黄牛水牛出没其中,吃着“阳光稻香牌”自助餐,踱着四条腿的正宗方步,好不悠游自在!还有大大小小的河流、水库和池塘,如各式银链明珠或串联或点缀苍茫原野,在阳光下熠熠反光。夸张一点说,简直就是一袭稍显深沉略带轻寒的龙袍在我正前方次第铺开延展到天际呢。东侧是一座大水库,只见那浩渺水面上排列整饬有致反射灿烂阳光的光伏发电面板。库区外,则是简陋版别墅群一样的乡居或民营企业的厂房鳞次栉比星罗棋布般点缀原野。西侧,吸引眼球的是宽阔平整的水泥乡道,两旁冠盖蔽天的香樟树如列队的导游,把我的视线接力引导至一个点,一个视觉中心,一个点状的远方……
  如此田园孟冬,搁你视线上,想甩也甩不掉,想不心旷神怡都不成哦。
  上面这些个酸酸的文词儿,我是从老友姜一三电脑屏幕上看到的。那天我来他家找他闲聊,这厮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敲敲打打。他老婆开门放我进来,我把食指搁嘴边竖了竖,示意她别吱声,然后悄悄踅到这家伙身后,屏住呼吸,一字字看完这段“神作”,终于憋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喷向他后项窝。
  “干嘛呀,老武?做贼做到我电脑里来了,来偷字不成?”
  “偷你个酸不拉几臭词儿。咋啦?又去米家湖钓鱼啦?看了点景,回家就扒拉起‘锦绣文章’啦?”
  “去你的。酸啦臭啦锦绣啦,你这大棒加胡萝卜对我使得忒顺溜是不?好啦,好啦,你来了,算我到八辈子霉了,我也不酸不臭不锦绣了,就跟你拉呱拉呱十天前去米家湖的事儿吧。”
  那天,我跨上我的电驴(电动摩托)跑六七十里路到米家湖村一条小河边钓鱼。沿着一条大约7米宽的乡间大道骑行,边走边看。
  看什么?看景,看新景观呗。刚刚敲出的那些文字其实根本不足以形容当时我眼中所见。至少莲池港汊水面上一只只三四米长小船且行且"吃"藕的场景还没写上去。那船呀,还不是划的,也不是撑的,是人推着走的。水抽干了不少,人站池塘里,水也就齐腰,不,齐大腿中部那一点点深。人们就在靠岸较近水更浅的水下肥厚淤泥里挖藕,挖好一大捆,就在水中走几步送到船上。船,就这么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越走越沉,越堆越高,高到一座小山、沉到快要搁浅时,就靠岸卸下,另有农用运输车运到既定客户处。此间,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卸到岸上后,还有人初步筛选筛选,挑出烂藕随地一扔,看来,它们这些废品除了某些野生动物光顾之外,不会有人再管了吧?不然,我怎么看到水边坡地上这里一堆那里一线带泥的烂藕烂荸荠呢?我甚至还几次看到从中飞出小鸟,嘴里还叼着白生生小碎片呢。
  也许,这就是带有原始意味的生物多样性生存状态吧?不过这自然野趣多少还有不少人为因素加了进去。乍一看,俨然一个世外桃源,可很快又让自己摇头否了。应该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浓缩版现场演绎哦。毕竟,一千多年前的“晋太元中”,桃花源的农人哪有这等现代化的物事和享受?也不晓得我是哪根肠子寻快活,当时还真来了股淡吃萝卜闲操心的冲动,太想把这村里事儿了解个大概其了。
  成。老武随你怎么调侃我都成。我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钓翁之意不在鱼。潜意识里不光是垂钓散心,还想由外及内由景入事捞一点码字码散文的素材呢。
  你问我怎么就断定这米家村有忒多现代化物事?当然不能全凭眼观,还得靠口问耳闻咯。问谁?村民呗。只要你想,问询的机会还真有。这不,钓钩甩到水里,钓竿搁岸边石头上,半个时辰过去,鱼没钓上一条,村民倒是来了好几位。都是在藕池挖藕回家路过河边,顺便用河水洗手洗连裤胶靴的。我跟他们寒暄一番后,散几支烟。有的聊了几句,一支烟还没抽完就走人,有一对中年夫妇没急着走,许是看我这心思不放在钓鱼上却这般随和这般关心农事蚕桑什么的,他们也没什么要紧事可耽搁的,索性坐下来跟我扯起闲篇来。
  嗨,这一扯呀,还真如我猜测的那样,这个村子还真不简单哦。除了水稻单产总产年年递增,稳居全省商品粮种植基地前三甲之列,更有莲藕种植、鲜藕订单型销售、藕丸、藕粉精加工服务销售一条龙舞动起来了,还真格地舞出点名堂来了呢。此外,还在做了市场调研的基础上,着手开发新项目,力争两到三年,来他一个甘蔗种植榨糖、芦苇砍伐造纸等农工商无缝衔接,形成小制作加工销售等一条条产业链向周边县市消费群体辐射。其工艺水平经济规模虽然没法跟正儿八经的大企业相媲美,但断然不会是昔日小作坊小鼻子小眼的做派哟。
  这两口子中,数那堂客(本乡土话对老婆的昵称,也是已婚妇女之通称)嘴巴子利索。跟我有说有笑寒暄了好一会,很快就跟我熟络了,居然称呼我“钓鱼佬”,还说本想叫我“钓鱼老先生”的,可她嫌啰嗦,再说也不想把你们城里人叫老了,免得寻不快活。
  聊完了村里现状,她就这我抛出的话题聊起了从前,叽叽喳喳说了好一会。我就不照单全录了,概括些大概意思吧:
  他们这村子搁十几二十年以前,田园风光固然不赖,可当不了饭吃当不得衣穿更当不得住大屋呀。村民的生活状况也就一个字可以概括:穷。田亩虽多,但产量上不去;水面虽广,可养鱼种藕的没几个;芦苇,任其自生自枯萎再生再枯萎;甘蔗,有是有一些,但成不了林成不了青纱帐。道路,除了四米多宽的乡间大道铺上了薄薄水泥,村级土路狭窄泥泞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走路像跳扭摆舞。至于那些加工厂,大都没怀胎。偶有个别怀了的也经不起市场风浪,没两下就胎死腹中。
  我问是怎么就大变样了呢?那个当老公的瓮声瓮气地说了句还不是上头的政策好?我微笑着注视着他那张黝黑的脸目光朝下的眼,期待他的下文。
  半晌没下文,只有打火机啪嗤一声和紧接着吸燃纸烟的声音。还真是个闷嘴葫芦哈,我顺势把目光移到他堂客脸上,那张黑里透红的女人脸,五官周正且不说,一对眸子还蛮有神的。只见它们转了几转,终于接住了我的眼神。
  女人再次打开了话匣子,快嘴快语地说,还不是减免农业税,实行了几千年快刀也划不断的农业税说免就免了。另外,还给种田补助,农户承包的土地还可流转到专业农田耕作企业名下,要进城务工的青壮年劳力尽管放心去,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也可留守村庄给农耕公司打工,收入也不比进城务工差多少。自打前年上头派了个扶贫攻坚的第一书记来了之后,路也修宽了、增多了,提质了,多种生产经营项目也一个个的被开发出来了。这不,光是莲藕种植、淡水鱼养殖的水面就扩大了好几倍。水产业加工销售这条龙也舞得越来越欢实了。
  我不禁赞叹道这书记还真有神通哈,国家扶贫攻坚振兴乡村的政策利好是没得说,可具体到地方,具体到你们村,也得是这位扶贫书记会借东风,会来事会谋事会办事才成呀!
  女人说就是,就是呀。这个书记还真会来事。从上头弄来不少扶贫基金,可就是不发给以前定下的所谓贫困户,非得要给人找活干,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着咱这湖乡的什么什么地理优势搞副业搞项目,让活儿来找人,让全村活起来,活起来才能火起来,活起来才能富起来。
  我说这书记还真不是盖的哈,不只是勤快、空忙活、瞎折腾的的主儿咯。还真有两把刷子的吧?
  女人说,刷子?痒痒挠的,说轻了。简直就是耙头齿儿好不?耙什么?耙穷根呗。他这活儿是没得说,可那句口头禅儿就让人一头雾水啦。
  雾水?什么禅儿?
  熟人一鱼不如熟人已余。钓鱼佬你说这叫什么话?你还笑,喝了笑婆婆的尿还是咋的……得了,钓鱼佬你好生听听,这话可是一个共产党的扶贫书记该说的吗?扶个贫解个困振个兴,不就是你们这些第一书记分内事吗?干嘛还得先帮熟人?生人就不管啦?一回生二回熟,多跟你书记套几回近乎,熟了才好办事,才好让你吃补助?他只是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只说不,不,不,你们不懂,不懂的。啥也不解释就走人忙事儿去了。
  哈哈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吧?我这“钓鱼佬”固然从不好为人师,可既然她煞有介事地问我把我当“师”了,我只好用本乡土话结合扶贫实践,为他们“师”了这么一句咯。
  还没说完,那男人叫了一声,快,有鱼咬钩。我赶紧抬竿,立马甩上一条两寸长的鲫鱼。一边从钓钩上取下这聊胜于无的“战利品”,我一边就近取譬,把这条小鱼递给那堂客,说送给你们吧。假设你们都不会钓鱼的话,吃掉了这条鱼,以后呢?不会钓鱼不会捕鱼,怎么指望再吃到鱼呢?你们那书记就是拿这个打比方呗。他不给给贫困户送鱼,到底要送啥玩意呀?
  夫妇俩都噗嗤噗嗤乐了,说明白了明白了。这点道理说出来几岁娃儿都懂嘛。书记要是能像你这个钓鱼佬一样跟我们把一些绕口的文词儿政策层面的词儿耐心解释一遍就好了。可他就是……嗨。
  我说这人嘴皮子不利索还是咋的?
  那堂客说,哪里哪里。能说会道得很呢,哪像我家男人这闷嘴葫芦,一棒子打不出几个屁来。不过,这书记就是忙,一天忙得头当脚走,哪有这么多闲工夫跟你细细掰扯咯?要问他每天忙些啥,除了讨政策、跑贷款,联系商家找订单这些大事儿,更多的时间就跟咱乡下人泡在一块,帮张家助李家出主意忙活路,有时候甚至临时搭把手栽种蔬菜、消杀消杀猪舍牛舍预防流行病毒啥的。
  不善言辞的农夫这时也不禁插了一句,这样……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
  我说你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咯?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戏文里听到过。
  那堂客接口道,可不就是戏文唱词儿吗?钓鱼佬瞧你这年纪应该是样板戏年代的过来人吧?《龙江颂》、江水英记得不?我家这闷嘴葫芦他老娘在世时就特别喜欢哼哼这一句这一段呢。
  说着说着,这个放得开的堂客在我这个亲和力爆棚的“钓鱼佬”面前更放得开了,竟然直接开唱了,用多少有些荒腔走板的京剧旋律把这句唱词连同一大段唱腔吼出来了。
  我也情不自禁地“老夫聊发少妇狂”地跟着唱了起来,瞥一眼那个“闷嘴葫芦”,嗨,那嘴儿也在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呢,只是他那声音,跟我的一样,都让他堂客的女高音淹没了。
  人都走远了,可那唱词还在我耳边久久回荡……
  过了好一会儿,我对自己说,打住,钓鱼就钓鱼吧,哪来这么多闲情逸致看风景听农事聊大天发幽思?你还真想做当代陶公不成?
  对了,我还是做我自诩自封的姜太公吧。还是悠哉悠哉玩我的“愿者上钩”吧。一天下来,我这姜太公居然也钓上寸把两寸长的“油皮刁子”二三十条,虽然连鱼篓的底儿都没铺满,但也算不虚此钓了。瞅着那太阳球儿缓缓滚到西天,离对岸天际线还有两根鱼竿儿高,我就打道回府了。
  可冥冥中给我来了个半路小插曲,给我还不至于说是小肚鸡肠的肚量添了一把小小的堵。让我想来篇散文的初衷都有点想改成写小说了。
  
  二
  瞅着他这磨蹭磨叽劲儿,我禁不住从桌上扯了张餐巾纸,一边替他擦去嘴边给喷溅上的唾沫星子,一边口吐些阙词喷出些唾沫星子给他脸颊,说你就甭管写成什么体裁,把去米家湖的一番见闻经历据实儿写出来不就完了。回家路上到底来了怎样个小插曲?老姜你就甭卖关子了,从实招来吧。
  还没等他“招来”,我手机上有个电话打来了。振得我大腿一麻,从裤兜里掏出那玩意,跟对方简短对白了两句就挂了,继续听他描摹那“插曲”。
  在电驴上固定好鱼篓钓具啥的,我骑着电驴上路了。走了不到一里路,还没出村,离我不到百米的一个拐弯处,突然窜出来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打打闹闹迎面跑来。两人都穿一身沾满塘泥的连裤胶靴,矮点的那个还稍好点,个高的那个则是连上衣、脖颈、脸颊都是黑乎乎的糊满了泥巴。只听得他们相互笑骂着“泥猴“、”懒猪“什么的,边跑还边挥拳踢腿地闹腾着。更让人闹心的是他们打闹中跑出的线条不是那种“两点间最短的距离”,而是窈窕淑女般的曲线儿。
  虽说老姜头我这双不算太老的老眼对美女曲线儿是青睐有加来者不拒的,可对眼下迎面跑过来的曲线嘛,当然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哦,问题是怎么避?往路的哪一边避?急切中我拐向路右边紧贴路沿石并拉了刹车,电驴歪歪扭扭了十来米总算停住了,可一个一个骨节坚硬的胳膊肘还是撞到了我左肩,我怎么也把持不住,连人带车歪倒在地。
  准确些说我还不是直接歪倒在路面,而是倒在一个泥糊糊的躯体上。原来就是那高个儿撞了我,顺便也替我做了肉垫儿。矮个儿把我扶起来。我伸伸胳膊揉揉腰腿,还好,没哪儿疼。我问高个儿让我给压伤了吧?他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蹦到路边草地上翻了几个跟斗……
  老姜头我真是有幸啊,骑个电驴都有观赏移动曲线的荣幸,有被撞击跌倒在肉垫子上的荣幸,有亲历如此小型的有惊无险的荣幸,人生天地间,忒多荣幸事儿一股脑找上我老姜头,还真TMD阿Q复阿Q哟!
  不说笑了,这档子事儿算是没影儿般过去了,除了留下好几处从高个儿“泥猴”身上蹭到的田园原迹之外。继续前行。路过一座麻石砌成的老拱桥。
  连接公路的桥头给设计砌筑了近百米宽的平台,依稀可以看出一些摊档在此经营过的痕迹。想来这点小设施也应该是那位扶贫书记的“杰作”之一吧。你还别说,临时性地摆点小摊小档,方便村民和路人的农产品与货币的小型交换。也不失为一小小利好呢。
  还真有一人在此练摊(这个点,也就只能有个把摊档做小生意吧)。卖的是搁在篾制箢箕上的黑乎乎的一小堆玩意儿。不凑近还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它旁边一套糊满泥巴的连裤胶靴立半硬半软半立半卧着给我的目光刷存在感。
  练摊的又是一个小伙子,充其量三十郎当岁。高个儿,看起来比撞倒我的那人还高,脸色黑红,浓眉大眼,留着一个类似于鸡冠头的时髦发型。
  估计他是看到我这个陌生路人来了,朝大路方向直叫唤,带点油滑腔调,嗓音倒是蛮浑厚的:好藕,好荸荠啊,新鲜出水带泥的正宗湖货,舌尖上的中国,舌尖上的湖乡,舌尖上的库区湖货啊!绝对正宗哈。本地当季土特产,生吃脆脆甜甜,煮熟香糯可口。带泥不洗可存放多日哦。不贵,不贵,两样都是五块一斤,只收一点挖藕挖荸荠的辛苦费哦。出货不多,要买的赶快买呀!
  说真格的,对他这般吆喝的腔调,我心里头不免泛起一种本能的排斥,这等油嘴滑舌的推销经,我还真不大待见。可他吆喝的内容物还是让我不由自主地下车,推车到摊档边来。瞅着并不太多的一堆湖货,这些裹上泥质厚衣的水土里的食材虽然藏匿了白花花的真容,我愣是生生给勾出了一丝丝馋涎。说真的,能吃到这种现挖现买的湖藕和荸荠,还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这年头经济条件好了,人们大鱼大肉都吃腻了,反倒觉得这些水里土里刨出来的植物块茎要金贵多了,何况我这人一直以来对莲藕荸荠之类的喜爱程度远胜大鱼大肉。在城里农贸市场哪能买到这种现挖带泥的新鲜货?还愣着干啥?买吧。
  后生子,给我装一大袋。湖藕来十斤,荸荠来五斤。价,我也不还;秤,我也不看。只有一个要求:货要好,买回去要能放好多天都不烂。
  还是老叔爽快。只要不洗去泥,尽管存放,包您吃上十天半月还新鲜……今儿我拢共就这么多,莲藕11斤8两,荸荠5斤3两。这么着吧。今儿我也只有这点货,就您这一单生意。都在这,全都给你好不?湖藕照11斤、荸荠按5斤给你好了。一口价,总共只收你80块好了。
  该收多少还是收多少吧。
  不,不,不。自家出产,多给点顾客也应该,再说老叔您特爽快特亲和,最对我们乡下年轻人味口。几块钱零头,咋好意思收您的呢。好啦,货给你绑上后座上了,稳稳的。
  呃,钱包呢?糟了,忘带了。后生子,烦你给卸下,卸下。
  别,别介呀。这年头还有几个搞现钱支付的?看看您那手机。对,对,用微信呀。
  晓是晓得这玩意能支付,好像我儿子也给我打了钱进去。这样吧,你帮我弄就是。给。
  老叔信得过我哈,谢谢。您凑拢来看我操作……得,80块钱到账了,就这样简单。给,手机给您。对了,要不,咱加个微信,再留您个地址,您以后要是还想尝个鲜,在微信上跟我说一下,我跟您快递过去吧。
  那好,你帮我加微信吧。地址就免了。要货时我骑电驴来取就是。
  那行……好了,加上了。给您。您老走好,回见。
  回见。呃,不说了,走了。
  得了得了,什么河边跟你扯闲篇的村夫村妇,什么路上乱窜的愣头青,什么油嘴滑舌的练摊小伙……都让你这厮娘们似的叨个没完没了。来点干货吧,老姜。荸荠呢?莲藕呢?不会这么快就让你家消灭光了吧?洗点出来让我尝尝,验证验证那小伙儿的生意经到底有几分真?
  我打断这家伙兴味甚浓的饶侃,顺手拣起我先前撂在桌上的芙蓉王烟盒,呃,盒里就剩两支了。也好,一人一支点燃后,给这间早已烟雾缭绕的书房再加盟一点貌似仙境的人间烟火气吧。
  老姜悠悠然吐出一串烟圈,叹惋一声说,几分真?两分,顶多三分。当我和老婆把一支两支湖藕、十粒二十粒荸荠洗净湖泥,袒露真容,不由得都哇的一声大叫。咋啦?湖泥之下瘢痕累累忒般难看哦。难不成湖泥是人为裹上当做藏污纳垢的保护色?不见得吧?一番切削,一番近乎凌迟的切削,把仅存的一丝侥幸都给削没了。藕呀,荸荠呀,好点的也不过十分之三的没坏,其余的能有五分之一的部分凑合着能吃就算不错了。于是乎一不做二不休,再洗再削一大半,全都TMD这德行。一怒之下(当然也是本着饮食卫生的原则)把这些“舌尖上美味湖鲜味”全TMD扔进厨余垃圾箱了。
  我说你这不是不想给我分享舌尖美味湖味而编的吧?要不就是你们全家早把那些美味湖味吃光了,没法让我分享了。可你不要编排人家练摊小伙是这么个坏心眼嘛。呵呵呵……
  他目光凶狠地瞪着我的眼珠,右手把烟蒂死死地摁灭在烟灰缸里,说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我这不是侃小说,是纪实,实事实说。
  那小伙子不是跟你加了微信吗?你发几张烂藕烂荸荠的照片给他呀?看他怎么说,看他赔不赔偿?
  你也知道的,老武。我这人对电子媒介嘛,就喜欢鼓捣个电脑,手机嘛,权当个摆设,充其量打打电话,微信是不怎么看不怎么用的。老婆提醒我给那家伙微一个。我好不容易拍两张勉强看得清的照片,想给他微过去,可怎么也弄不好,颠来倒去折腾来折腾去的,不知怎么就把他那微信图标给整没了,怎么也找不到了。
  于是乎,沉睡在老姜你心底的阿Q胜利法又浮上来了。妈妈的,不就是80块钱吗?人生天地间,免不了要失去些什么的。此消彼长,有失有得,失就是得嘛。今儿总算让那龟孙子毛头小子给骗去些散碎银两了。好不快哉!
  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的虫豸。
  虫豸?怎么说?
  蛔虫呗。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呗。待会儿我得买包驱蛔灵,把你个蛔老武打下去。哈哈哈……
  一通调笑之后,我手机亮了。抄起一看,还是先头给我打电话的那个。
  老姜扔给我一支蓝嘴芙蓉王,诡异地笑笑,揶揄着我:谁呀?老相好,还是新欢呀?都叫了你好几遍了,走吧,我的虫豸同志。
  是要走了,可你得跟我一块走。不然,我怎么当你的虫豸?
  哪里去?
  米家湖。
  就是我钓鱼的那个米家湖吗?
  正是。我一个表妹住在那旮旯。今儿个她又是电话又是微信地,非让我去她那个农家乐呵乐呵。
  你们这是家宴,拉上我算哪档子事?
  我老妹一家最喜欢热闹,不定是今儿有啥喜庆事儿,加上咱俩老头,弄出点笑味儿加浓些喜庆味儿,不是更热闹吗?
  那还愣着干嘛?这就去呀。凑个热闹算我的,不过我可声明哈,要凑个份子的话得你掏腰包哦。
  
  三
  一个多钟头之后,我俩一人一头电驴骑到了米家湖村界,举目一望,阡陌纵横、水网密布,微缩版农舍版乡企版别墅群点缀其间,还真地验证了老姜这厮写的说的都不是吹的哈。当然,沿途偶见水边烂藕之类生产生活垃圾也零星散布着,当然也散布出些不太好闻的气味。看来,完全放任原始化也有弊病呢。
  不多久,便驰上了那个桥头临时集市。今儿可不像那天一个摊档孤零零地穷吆喝,可有四五个摊位前人头攒动呢。停下车,老姜仔细瞅了瞅,说那天那后生不在。我说没准那小子就不怎么练摊,偶尔客串一下呗。你以为还真能在这里让你逮个正着,吐出那几十块钱来。走吧,过了这桥向右拐进一条村级水泥路,直行一里多路再左拐,不到两里地就到我表妹家了。
  远远地看到一幢普普通通的农家院落,跟一路上看到的该村两层楼房差不离儿。老姜眯缝着眼瞅了一会儿,说你表妹这楼也是两层,可比那些农家房似乎要高一些嘛。估计是层高要高那么一两尺,再加上两面分水的人字形屋顶因结构关系比平顶屋面势必要高一些的关系吧,看起来比其他两层农舍要气派那么一丢丢儿咯。看来他们家的生活水平嘛,说是中等偏上不为过吧?当然,离上等户子的距离嘛,还是不小的哦。咱一路上还看到几幢三层楼房,比这房气派多了,端的是乡土版别墅范儿咯。
  我笑着擂了他肩头一拳,回骂了他一句虫豸,你反过来当我的蛔虫了么好不?这都门儿清。我这表妹家也就个算是个贫下中农刚翻身的经济状况吧,十年前东挪西借凑点钱盖了这房子,直到今年上半年才还清所有欠款。这房子当时在村里还算亮眼的,可如今泯然众小楼,在众多乡土版别墅面前,简直就是一灰头土脸的丑老帽哦。
  老姜回了我一拳,然后指指“丑老帽”,让我住口,张开手掌在耳边做了个聆听的手势,我也照做了一个,敢情是有声入耳还悦耳吧。
  原来从里面传来了乡土味极浓的女高音,不是歌,是京剧唱腔:你只知伸手要补助,她千方百计自力更生争上游。你只怕江水淹到家门口,她为筑坝带头跳水截江流。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你思一思想一想……
  这年头,还有谁唱样板戏京剧?对了,老姜不是说十天前在河边听人唱了几句么?原来我表妹这一方乡土民风淳朴如斯,都挺念旧,念当年样板戏的旧。谁呢?表妹吗?没听她唱过呀。当年样板戏响彻全国城乡的时候,她可还没出生呢。
  门没关,一个健壮而并不臃肿(当然跟窈窕也搭不上界了)的女人背影跟着她的歌声一道转了过来。歌声戛然而止,眼神扫过我俩,带点惊讶地停留在老姜脸上。
  还真是你呀,小妹!
  还真是你呀,熟人一鱼!
  我和老姜几乎是同时惊呼起来。叫声把表妹夫从厨房里扯了出来。
  啥熟人一鱼?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想糊弄我们乡下人,没门。不过,你,你,你不是那个……那个钓鱼佬吗?
  哈哈哈……没错,没错。本佬今天不钓鱼,跟老武头来宝坻打打牙祭,赏赏田园风光,凑凑乡味热闹。没想到哈,真是太巧了。那天河边听你们两口子唱那几句,还没听够。估计老天这是要成全我,冥冥中让我跟你表哥过来再好生听听江水英、《龙江颂》吧?不行,没听过瘾,你们两口子再来几段。
  你也得唱。要不你这钓鱼佬今儿就甭想钓出“好书记”和“阿坚伯”的歌喉来。
  那我也得会呀。
  那天你不也跟着唱,满像那么回事的吗?再说我家还有《龙江颂》主要唱段的碟呢。
  难怪老武这家伙总是夸自己亲和力爆棚,跟乡下人跟底层打工的人相处特容易打得火热哦。在我表妹家里算是实打实地见证到了哈。瞅着这热乎劲,听他们仨像老熟人意外重逢似的叽叽喳喳说笑个不休,还对着屏幕上碟片播放的画面,攥着廉价麦克风,煞有介事却荒腔走板地唱起了江水英、阿坚伯、阿莲等角色的唱段。我倒觉得这辰光自个儿显得有点多余了,便在厅堂、仓房、厨房、猪栏、鸡舍等地溜达了一圈。卧房没进去,有几间都开了门,有一间紧闭着,里面隐隐传来音乐伴奏的打斗声或紧张场面的呼啸声。估计是孩子们在玩游戏吧。
  百无聊赖之余,我踱到院子里,沿着几畦菜地转了好几个圈。见白菜萝卜长得很是茂盛,太诱人了,我不由得蹲下身子生拉硬拽一通暴力操作,拔出萝卜带出泥,一连拔了好几个。带回厨房。
  其时,表妹夫已退出京剧合唱,让他堂客和钓鱼佬对着屏幕嗨那个京剧版的二人转。他得履行厨子之职。只见他动作及其娴熟地宰杀一只估计有八斤重的大个儿阉鸡。瞥见我手里的,脸上没更换一丝表情,云淡风轻说一声:搁地上吧。萝卜煮到鸡汤里,正好。
  知道这男人是个闷嘴葫芦,我还是跟他话了话桑麻,当然都是我以想当然的农桑景观和从老武跟我描绘过的村办大作坊(估计还称不上企业)小型农工商一体化模式所带来的变化为话题,把自己模拟成个本村人,赞叹第一书记来村后授人以渔办了那些那些事事云云。妹夫专注于手头的活儿,也没忘了简短地回我一个“是”或“不是”或简短到近乎吝啬地用几个字纠正我的想当然。
  这样聊天,估计不少人很觉得很闷、很累,可我却可以在遵循基本事实和逻辑的前提下去肆意驰骋自己的想象力,感觉还是蛮爽的。
  爽了一通之后,我觉得他和我妹既然邀上我来他家做客,他家里人,家里事,我总得关心关心吧?便随口问道,今儿到底有啥喜庆事儿,劳动我老人家大驾亲驱……驱个电驴来访,还同意我带个老吃货来?
  没啥事。就是快年把没见面了。想聚聚呗。
  我那外甥伢子超群和妹子超美都还好吧?超群快高考了吧?
  还好。还有一期要毕业了,他死活不读了。在村里湖藕加工厂打工。
  太可惜了。等下他回来了,我这个做舅舅的,得好好劝劝他明年参加高考。怎么着也得读个职业高校嘛。
  今儿在家,厂里机器大修。关门打游戏。不打工就泡在网里、游戏里。
  这可不大好哟。你们也不管管?呃,超美呢?
  你晓得的。还在团市委,也就一个普通公务员。
  听说超美今年春上结婚了?口风可真紧呀。
  没办酒,就两家至亲,两大桌。
  八成是你摁着我妹不让她跟我说吧。真是服了你们两口子!我说你这脑瓜摇得像个拨浪鼓干嘛呀?
  不是我俩。是他俩。
  小两口呀。他们不随乡俗,还蛮新潮的嘛。两人都是国家公务员吧。这觉悟没得说。对了,超美嫁了个咋样的如意郎君呀?
  一个单位的。嫁什么嫁呀。表妹端一大盆藕丸子进了厨房,咋咋呼呼道;嫁了人回来的日子掰指头都数得清了。这不,昨夜发个视频说是今儿回家看看的,谁知今儿快吃中饭了,她一个电话打来,说单位有紧急任务临时要加班,又放咱一大家人鸽子了。哥呀,你说恼人不?对了,哥,你刚刚问郎君?郎君嘛,倒是满如意的。都说女婿如半子,可郝舒这女婿对我俩呀,比超群对我们还亲呢,完全就是一子哦。
  郝舒?好名字。他和超美连回来看你们的日子都这么少,怎么做“一子”呢?
  这个嘛,哥你就甭操心了。但凡他想做“一子”,就有的是机会。
  三个人在厨房边忙活边拉着家常,冷不防听到堂屋噼啪一声响。咋回事呀?
  
  四
  出来一看,一只茶杯,三个人。茶杯坠地,玉碎成十几二十块,杯盖那圆溜溜抓手儿还在有气无力地旋转着。三个人,一老头,俩小伙。呈三足鼎立之势站着,面面相觑地发着愣。老头自然是是我带来的老姜头咯,俩小伙,都是高个,可年纪也有大小。小的,十七八岁的那个,不就是我外甥超群吗?大的,年近三十了吧?我不认识。黑红脸膛,浓眉大眼,鸡冠头类似发型。眼珠固然一动没动,可眼角隐隐勾出一丝带有歉意的憨笑,手头还攥着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
  我觉得延迟一下对发愣缘故的破解还是蛮有意思的,想跟着他们再发一会儿愣,可我表妹性子急,噼里啪啦一通数落,一通“判案”,很快就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我不认识的“鸡冠头”,老姜头认识,当然也只有一面之交,不过可是很难忘记的一面之交哦。只听老姜头不连贯地嘟囔着:桥头。三寸不烂。泥藕泥荸荠。烂。没事。今儿有吃……
  我再愚钝,也知晓这个年轻人就是老姜故事里的那人了。
  这已经够让人惊叹世界之小人生何处不相逢的了,可更让人惊讶的是我表妹妹夫外甥跟这个年轻人可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的关系。这么说吧,他既是包括他们一家在内全村人的阶段性头儿——米家湖村扶贫第一书记,更是他们的家人——我那外甥女超美的丈夫。这一下子可真是颠覆了我对书记形象的认知咯。原来,扶贫书记还可兼任一把农家的“乘龙快婿”,还可在事无巨细忙个不休的间隙里偶尔客串一把练摊人,而且是用湖泥包装烂货再“新鲜出湖”骗个老叟钓鱼佬上钩买货没商量没破绽的练摊人哦。
  倒是受骗人老姜没我这么义愤,连说没什么没什么,今儿不是会让我吃回来吗?再说这样的机缘巧遇,不是头一回砸我老姜头头上吗?待会儿怎么着也得为了这头一回好好喝两杯哈。
  我说我妹夫没别的嗜好,只是喜欢喝两口。农家腊酒有的是,待会儿灌你个够。你且说说,刚刚那一幕咋回事?三人咋发呆,眼睁睁看茶杯玉碎还跳舞来着?
  很简单。你外甥从他房间出来往外奔,我也端起茶杯起身准备出去逛逛,而正好这位书记拿着个文件袋风风火火地跨进门……真是阳错阴差,电光火石地这么一撞,我手中的茶杯给撞落,三个额头也碰得当啷直响。
  我注意到老姜的眼神此时已经移步到超群身上。脸上。便把他拉到一边,跟他耳语:你那天路遇曲线追逐的有我外甥吧?
  是呀,撞到我的就是他。
  我表妹一把拧着她儿子的耳朵,厉声呵斥道:超群你搞什么鬼,急火麻慌地往那旮旯冲咯。又是去找弄潮那小子借游戏硬盘吧?这个玩腻了,又要换新花样了。你个臭小子有完没完?说了好多次让你戒了这游戏,你就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去去去,明天给我到厂里学机修钳工去。呃,我的好书记,好女婿,你不是早就想让这小子学点技术的吗?可不可以安排一下呢?
  妈。可是可以。不过,得先征求厂里和村委的意见。就算同意了,也还得找一个好师傅,得跟人好好说,约法三章,不能强迫人家收徒哦。
  那行。郝舒你瞧着办吧。超群嘛,我和你爹都不管了,交给你好了。
  交给我?恐怕不行。我自个儿都一身臭毛病,得让人好好管管,开导开导。对了,今儿个除了超美,都在哈。还有舅舅、这一位挨了我一通好宰的——也算舅舅吧,我就当着父母舅舅和超强的面,说个事,捡个讨呗。那天我滥货充好,骗了这位老舅80块钱……
  他岳母骤然打断道,老舅?郝舒你就叫他钓鱼佬舅好了。你骗他的钱?你这样的人会骗人钱?哥,钓鱼佬,你们俩去村里头各家各户打听去,说郝书这个扶贫书记搞诈骗,骗顾客几十块钱。看有没有人会相信?
  妈。我承认主观上我不会骗钱。可用客观事实说话,我还真是骗了这位老舅呀。这些日子,我好痛苦啊。得了,今儿既然巧遇老舅,老舅您就行个好,收下这张纸,就当给我心头疗伤吧。
  郝舒说到这里把一张百元钞塞给老姜,老姜说什么也不收,说今儿我人来了就是你的药,岂是一张纸能比的?再说,今儿我来就是要行使正宗吃货职能的,吃你们家大餐,部关于啥喜庆事,我跟你舅舅早说好了不随份子的。嘿嘿嘿……
  郝书没辙了,只能听任老姜把那张钞票原物塞回他衣兜。但他的话还得接着说:
  老舅骑电驴刚走不久,我拾掇起连裤胶靴,发现它之前还盖住了几支藕几十粒荸荠。要追上一并给老舅吧?可人腿咋能追上电轱辘?回家路上经过河边,觉得口渴得很。没带水,手头不是还有藕吗?既解渴又好吃。便去洗藕。一支还没洗净,烂的。扔了。一连洗几支,支支都一样。坏了,不光是藕坏了,荸荠坏了,是我这买卖坏了,在买主心里,是我的良心坏了,更是咱米家湖的民风坏了。这可如何是好?我连忙给老舅您发微信,发过去80元钱。可一直没回音,24小时后那钱自动返还了。这些日子,我几乎天天重复给老舅您发微信打钱,可一直是无人回应。我甚至想过发动群众帮我看来咱村里钓鱼的人,看能不能幸运地找到您?
  郝书说着说着,眼角竟然沁出泪珠,朝老姜一个劲地打拱手,鞠躬,都差不多要跪下来了。老姜赶忙托住,拉他坐好。说没事没事。你堂堂书记孜孜公仆,当乡亲们的公仆,有一丁点儿时间还帮人卖货。咋能怪你?要怪只怪老天爷没赏你一双透视眼,透不过湿泥巴看不到里面的溃烂哦。
  老姜说得他自己和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郝舒也憋不住笑,笑得挂在眼角的泪珠一颗颗滚落脸颊。
  我从老姜这会儿不时地盯着我外甥超强看的神态,意识到其中不定还有别的什么蹊跷呢。便用蘸着余笑的目光慢慢扫过众人的脸,掏出芙蓉王敬了一圈,不过,到头来还是只有我自己和老姜吞云吐雾。我吐出一口烟圈,悠悠说道:郝书呀,舅舅跟你虽只是头回见面,可从你岳父岳母还有这位钓鱼佬舅的口对你可是了解个八九不离十了。你还真不用这样自责。这档子事嘛,其实只是芝麻绿豆般大,对于这位特阿Q的钓鱼佬舅来说更不值一提喽。不过你非要上升到人格良心乡情民风的层面来认识也并非完全是庸人自扰。从这个高度来看,你这个当书记的还真应该自责。
  表妹在我肩头拍了一下,说哥呀,你车轱辘话说个不休这也罢了,还TMD自相矛盾。要郝舒不自责,又要他自责。发神经吧你?
  我说一点也不矛盾。你耐点心听我说完好不?让书记不必自责,是说他并没存心坑人,相反他是无偿帮人。敦促他自责,是说替人卖货,总得先验验货的好坏吧?干嘛这么马大哈?让人给卖了还替人数钱?替人隐瞒过错?再说,不是舅舅我倚老卖老,作为扶贫书记,你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机器人,不可能大事小事都揽着。你得抓大放小,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策划共同致富项目如何高效高质地一步步实施。给人代卖一点点湖乡特产这种芝麻绿豆事儿,你根本就不要接。亲民也不是这么个亲法嘛。
  老姜似乎也来了兴致,忙不迭抢过我的话头,说,郝书记呀,钓鱼佬舅也想倚老卖老讲几句。你那授人以渔的观念和做派当然是没得说,对头得很。只是这“授人以渔”的“渔”,不应该只局限于教人怎样掌握脱贫致富的本领,还应该更拓宽一些,从思想教育、文化教育、情感教育等方面都得引起重视,列入“渔”的范畴,最好做到多管齐下……说多了,说多了,都像一碗惹人腻烦的心灵鸡汤了。老舅其实最做不来鸡汤的,今儿也不知怎么搞的,以一介小老儿的身份,居然给堂堂书记灌起鸡汤来了。抱歉哈,抱歉。
  鸡汤来了。别站着说话了,来吧,上桌吧。
  咦,我那闷嘴葫芦妹夫不知啥时候摆好了一大桌子好菜,桌上还搁了两瓶稻花香,手中端着老大一海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鸡汤。
  表妹大大咧咧而又客客气气地拉着她认定的钓鱼佬坐上位,却让其他人不分主宾不按规矩随便坐了。也不知咋回事,一上桌一端杯一动筷子,刚刚那些多少有些不痛快的话题都跑爪哇国了,尽是热乎乎的暖心话儿,村里这些年的变迁、庄户农家生活上的变化……
  我和老姜老当益壮,在酒桌上大展雄风,一人干了半瓶稻花香,而他们四人也只喝了大半瓶。老姜连呼好酒,好菜,好生活。在极其响亮的好字声中,还一口气连喝了两碗鸡汤。当然,手上也没闲着,一双筷子专往眼儿,直往排骨炖藕、清炒藕片、油炸藕丸等几样菜肴上招呼,其他硬菜连碰都不碰。
  吃饱喝足之后,老姜主动请缨“收拾残局”,让我表妹用抹布打手:去去去,厨房重地用不着你钓鱼佬凑热闹,郝舒还等着要跟你讨教几碗鸡汤呢。
  大家伙儿七手八脚把餐桌清空,继续闲扯。留下妹夫在他的工作重地厨房耐心拾掇。
  老姜天南海北天马行空神侃了好一会儿,不知怎么话题又回到了帮扶村民的“渔”还得“渔”些什么、怎么“渔”一些细节上。当然,我也跟着打打边鼓,或抬抬杠什么的。气氛再次掀起,一点也不比刚刚酒桌上的低。
  聊着聊着,郝舒忽然站起来,朝老姜抱拳道,听舅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何况两位舅舅两席暖心箴言呢?我真该好好反思。我怎么就……
  气氛骤然跌下来。冷场了。
  还是他岳母打破了沉默,说待会儿吃完饭你连夜回城去反思吧?跟你堂客我女儿反思反思干嘛几十百把里地都能让你们当牛郎织女的?这会儿你就别藏着掖着了,跟大伙说说那天你是替谁卖那昧心湖货?
  替……替……替……这么说吧,替谁不是替?总之以后我不再替就是了。
  我表妹从DV机里取出一个唱片,高高举起,作势要往地上掼,一边说着狠话,好书记,好书记,这样的好书记,我还夸不够。够了,够了,包庇没良心的家伙。这样的书记还亏得我成日价地歌唱你呢。
  我一把抢过《龙江颂唱段》,一直没吭声的超群也腾地一下站到众人中间,抢过话头:是我,是我,我就是那个昧良心的。姐夫你也不用包庇我了……
  听到这话,原以为有石破惊天效果的。可几个人的反应嘛,干脆就是没反应。数我最愚钝,啊的一声把嘴巴张成个“O”型,看到表妹把她儿子摁在地上跪下,郝舒连忙拉他起来让他慢慢说。我的脑海里才浮出老姜给我描述的有关遇见这孩子的、水边坡地所见坏藕的片段,还有我听到他房间里传出的高分贝游戏场景声响……我似乎不用听超群细说了。
  此时,老姜蹑手蹑脚把我拉到一边。我心领神会,跟他悄悄出门,走向暮色四合的湖区旷野……

   孟冬。南国湖乡。虽说时有薄霜敷面轻寒沾身,可总的感觉还是不冷的。至少,太阳的出勤率还是蛮高的,总是揣着温度的亲和力巡视天下人间,特别是阡陌田间。
  我下意识地抛出目光,加盟阳光的巡视。嘿嘿,你还别说,这辰光还真是给刚刚跨过小雪节气的南方田野挣足了面子哈。绿肥红瘦姹紫嫣红之类美词儿固然敷不上它的面儿,可展示一下它激发人们悦目骋怀的能耐还是不在话下的。但看那草木黄绿相间,甘蔗成熟尚未收割,连绵成一片片青纱帐。晚稻刚刚收获,田野虽无稻浪起伏,但稻茬儿仍然是一望无垠不减成色的金黄,黄牛水牛出没其中,吃着“阳光稻香牌”自助餐,踱着四条腿的正宗方步,好不悠游自在!还有大大小小的河流、水库和池塘,如各式银链明珠或串联或点缀苍茫原野,在阳光下熠熠反光。夸张一点说,简直就是一袭稍显深沉略带轻寒的龙袍在我正前方次第铺开延展到天际呢。东侧是一座大水库,只见那浩渺水面上排列整饬有致反射灿烂阳光的光伏发电面板。库区外,则是简陋版别墅群一样的乡居或民营企业的厂房鳞次栉比星罗棋布般点缀原野。西侧,吸引眼球的是宽阔平整的水泥乡道,两旁冠盖蔽天的香樟树如列队的导游,把我的视线接力引导至一个点,一个视觉中心,一个点状的远方……
  如此田园孟冬,搁你视线上,想甩也甩不掉,想不心旷神怡都不成哦。
  上面这些个酸酸的文词儿,我是从老友姜一三电脑屏幕上看到的。那天我来他家找他闲聊,这厮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敲敲打打。他老婆开门放我进来,我把食指搁嘴边竖了竖,示意她别吱声,然后悄悄踅到这家伙身后,屏住呼吸,一字字看完这段“神作”,终于憋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喷向他后项窝。
  “干嘛呀,老武?做贼做到我电脑里来了,来偷字不成?”
  “偷你个酸不拉几臭词儿。咋啦?又去米家湖钓鱼啦?看了点景,回家就扒拉起‘锦绣文章’啦?”
  “去你的。酸啦臭啦锦绣啦,你这大棒加胡萝卜对我使得忒顺溜是不?好啦,好啦,你来了,算我到八辈子霉了,我也不酸不臭不锦绣了,就跟你拉呱拉呱十天前去米家湖的事儿吧。”
  那天,我跨上我的电驴(电动摩托)跑六七十里路到米家湖村一条小河边钓鱼。沿着一条大约7米宽的乡间大道骑行,边走边看。
  看什么?看景,看新景观呗。刚刚敲出的那些文字其实根本不足以形容当时我眼中所见。至少莲池港汊水面上一只只三四米长小船且行且"吃"藕的场景还没写上去。那船呀,还不是划的,也不是撑的,是人推着走的。水抽干了不少,人站池塘里,水也就齐腰,不,齐大腿中部那一点点深。人们就在靠岸较近水更浅的水下肥厚淤泥里挖藕,挖好一大捆,就在水中走几步送到船上。船,就这么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越走越沉,越堆越高,高到一座小山、沉到快要搁浅时,就靠岸卸下,另有农用运输车运到既定客户处。此间,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卸到岸上后,还有人初步筛选筛选,挑出烂藕随地一扔,看来,它们这些废品除了某些野生动物光顾之外,不会有人再管了吧?不然,我怎么看到水边坡地上这里一堆那里一线带泥的烂藕烂荸荠呢?我甚至还几次看到从中飞出小鸟,嘴里还叼着白生生小碎片呢。
  也许,这就是带有原始意味的生物多样性生存状态吧?不过这自然野趣多少还有不少人为因素加了进去。乍一看,俨然一个世外桃源,可很快又让自己摇头否了。应该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浓缩版现场演绎哦。毕竟,一千多年前的“晋太元中”,桃花源的农人哪有这等现代化的物事和享受?也不晓得我是哪根肠子寻快活,当时还真来了股淡吃萝卜闲操心的冲动,太想把这村里事儿了解个大概其了。
  成。老武随你怎么调侃我都成。我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钓翁之意不在鱼。潜意识里不光是垂钓散心,还想由外及内由景入事捞一点码字码散文的素材呢。
  你问我怎么就断定这米家村有忒多现代化物事?当然不能全凭眼观,还得靠口问耳闻咯。问谁?村民呗。只要你想,问询的机会还真有。这不,钓钩甩到水里,钓竿搁岸边石头上,半个时辰过去,鱼没钓上一条,村民倒是来了好几位。都是在藕池挖藕回家路过河边,顺便用河水洗手洗连裤胶靴的。我跟他们寒暄一番后,散几支烟。有的聊了几句,一支烟还没抽完就走人,有一对中年夫妇没急着走,许是看我这心思不放在钓鱼上却这般随和这般关心农事蚕桑什么的,他们也没什么要紧事可耽搁的,索性坐下来跟我扯起闲篇来。
  嗨,这一扯呀,还真如我猜测的那样,这个村子还真不简单哦。除了水稻单产总产年年递增,稳居全省商品粮种植基地前三甲之列,更有莲藕种植、鲜藕订单型销售、藕丸、藕粉精加工服务销售一条龙舞动起来了,还真格地舞出点名堂来了呢。此外,还在做了市场调研的基础上,着手开发新项目,力争两到三年,来他一个甘蔗种植榨糖、芦苇砍伐造纸等农工商无缝衔接,形成小制作加工销售等一条条产业链向周边县市消费群体辐射。其工艺水平经济规模虽然没法跟正儿八经的大企业相媲美,但断然不会是昔日小作坊小鼻子小眼的做派哟。
  这两口子中,数那堂客(本乡土话对老婆的昵称,也是已婚妇女之通称)嘴巴子利索。跟我有说有笑寒暄了好一会,很快就跟我熟络了,居然称呼我“钓鱼佬”,还说本想叫我“钓鱼老先生”的,可她嫌啰嗦,再说也不想把你们城里人叫老了,免得寻不快活。
  聊完了村里现状,她就这我抛出的话题聊起了从前,叽叽喳喳说了好一会。我就不照单全录了,概括些大概意思吧:
  他们这村子搁十几二十年以前,田园风光固然不赖,可当不了饭吃当不得衣穿更当不得住大屋呀。村民的生活状况也就一个字可以概括:穷。田亩虽多,但产量上不去;水面虽广,可养鱼种藕的没几个;芦苇,任其自生自枯萎再生再枯萎;甘蔗,有是有一些,但成不了林成不了青纱帐。道路,除了四米多宽的乡间大道铺上了薄薄水泥,村级土路狭窄泥泞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走路像跳扭摆舞。至于那些加工厂,大都没怀胎。偶有个别怀了的也经不起市场风浪,没两下就胎死腹中。
  我问是怎么就大变样了呢?那个当老公的瓮声瓮气地说了句还不是上头的政策好?我微笑着注视着他那张黝黑的脸目光朝下的眼,期待他的下文。
  半晌没下文,只有打火机啪嗤一声和紧接着吸燃纸烟的声音。还真是个闷嘴葫芦哈,我顺势把目光移到他堂客脸上,那张黑里透红的女人脸,五官周正且不说,一对眸子还蛮有神的。只见它们转了几转,终于接住了我的眼神。
  女人再次打开了话匣子,快嘴快语地说,还不是减免农业税,实行了几千年快刀也划不断的农业税说免就免了。另外,还给种田补助,农户承包的土地还可流转到专业农田耕作企业名下,要进城务工的青壮年劳力尽管放心去,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也可留守村庄给农耕公司打工,收入也不比进城务工差多少。自打前年上头派了个扶贫攻坚的第一书记来了之后,路也修宽了、增多了,提质了,多种生产经营项目也一个个的被开发出来了。这不,光是莲藕种植、淡水鱼养殖的水面就扩大了好几倍。水产业加工销售这条龙也舞得越来越欢实了。
  我不禁赞叹道这书记还真有神通哈,国家扶贫攻坚振兴乡村的政策利好是没得说,可具体到地方,具体到你们村,也得是这位扶贫书记会借东风,会来事会谋事会办事才成呀!
  女人说就是,就是呀。这个书记还真会来事。从上头弄来不少扶贫基金,可就是不发给以前定下的所谓贫困户,非得要给人找活干,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着咱这湖乡的什么什么地理优势搞副业搞项目,让活儿来找人,让全村活起来,活起来才能火起来,活起来才能富起来。
  我说这书记还真不是盖的哈,不只是勤快、空忙活、瞎折腾的的主儿咯。还真有两把刷子的吧?
  女人说,刷子?痒痒挠的,说轻了。简直就是耙头齿儿好不?耙什么?耙穷根呗。他这活儿是没得说,可那句口头禅儿就让人一头雾水啦。
  雾水?什么禅儿?
  熟人一鱼不如熟人已余。钓鱼佬你说这叫什么话?你还笑,喝了笑婆婆的尿还是咋的……得了,钓鱼佬你好生听听,这话可是一个共产党的扶贫书记该说的吗?扶个贫解个困振个兴,不就是你们这些第一书记分内事吗?干嘛还得先帮熟人?生人就不管啦?一回生二回熟,多跟你书记套几回近乎,熟了才好办事,才好让你吃补助?他只是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只说不,不,不,你们不懂,不懂的。啥也不解释就走人忙事儿去了。
  哈哈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吧?我这“钓鱼佬”固然从不好为人师,可既然她煞有介事地问我把我当“师”了,我只好用本乡土话结合扶贫实践,为他们“师”了这么一句咯。
  还没说完,那男人叫了一声,快,有鱼咬钩。我赶紧抬竿,立马甩上一条两寸长的鲫鱼。一边从钓钩上取下这聊胜于无的“战利品”,我一边就近取譬,把这条小鱼递给那堂客,说送给你们吧。假设你们都不会钓鱼的话,吃掉了这条鱼,以后呢?不会钓鱼不会捕鱼,怎么指望再吃到鱼呢?你们那书记就是拿这个打比方呗。他不给给贫困户送鱼,到底要送啥玩意呀?
  夫妇俩都噗嗤噗嗤乐了,说明白了明白了。这点道理说出来几岁娃儿都懂嘛。书记要是能像你这个钓鱼佬一样跟我们把一些绕口的文词儿政策层面的词儿耐心解释一遍就好了。可他就是……嗨。
  我说这人嘴皮子不利索还是咋的?
  那堂客说,哪里哪里。能说会道得很呢,哪像我家男人这闷嘴葫芦,一棒子打不出几个屁来。不过,这书记就是忙,一天忙得头当脚走,哪有这么多闲工夫跟你细细掰扯咯?要问他每天忙些啥,除了讨政策、跑贷款,联系商家找订单这些大事儿,更多的时间就跟咱乡下人泡在一块,帮张家助李家出主意忙活路,有时候甚至临时搭把手栽种蔬菜、消杀消杀猪舍牛舍预防流行病毒啥的。
  不善言辞的农夫这时也不禁插了一句,这样……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
  我说你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咯?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戏文里听到过。
  那堂客接口道,可不就是戏文唱词儿吗?钓鱼佬瞧你这年纪应该是样板戏年代的过来人吧?《龙江颂》、江水英记得不?我家这闷嘴葫芦他老娘在世时就特别喜欢哼哼这一句这一段呢。
  说着说着,这个放得开的堂客在我这个亲和力爆棚的“钓鱼佬”面前更放得开了,竟然直接开唱了,用多少有些荒腔走板的京剧旋律把这句唱词连同一大段唱腔吼出来了。
  我也情不自禁地“老夫聊发少妇狂”地跟着唱了起来,瞥一眼那个“闷嘴葫芦”,嗨,那嘴儿也在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呢,只是他那声音,跟我的一样,都让他堂客的女高音淹没了。
  人都走远了,可那唱词还在我耳边久久回荡……
  过了好一会儿,我对自己说,打住,钓鱼就钓鱼吧,哪来这么多闲情逸致看风景听农事聊大天发幽思?你还真想做当代陶公不成?
  对了,我还是做我自诩自封的姜太公吧。还是悠哉悠哉玩我的“愿者上钩”吧。一天下来,我这姜太公居然也钓上寸把两寸长的“油皮刁子”二三十条,虽然连鱼篓的底儿都没铺满,但也算不虚此钓了。瞅着那太阳球儿缓缓滚到西天,离对岸天际线还有两根鱼竿儿高,我就打道回府了。
  可冥冥中给我来了个半路小插曲,给我还不至于说是小肚鸡肠的肚量添了一把小小的堵。让我想来篇散文的初衷都有点想改成写小说了。
  
  二
  瞅着他这磨蹭磨叽劲儿,我禁不住从桌上扯了张餐巾纸,一边替他擦去嘴边给喷溅上的唾沫星子,一边口吐些阙词喷出些唾沫星子给他脸颊,说你就甭管写成什么体裁,把去米家湖的一番见闻经历据实儿写出来不就完了。回家路上到底来了怎样个小插曲?老姜你就甭卖关子了,从实招来吧。
  还没等他“招来”,我手机上有个电话打来了。振得我大腿一麻,从裤兜里掏出那玩意,跟对方简短对白了两句就挂了,继续听他描摹那“插曲”。
  在电驴上固定好鱼篓钓具啥的,我骑着电驴上路了。走了不到一里路,还没出村,离我不到百米的一个拐弯处,突然窜出来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打打闹闹迎面跑来。两人都穿一身沾满塘泥的连裤胶靴,矮点的那个还稍好点,个高的那个则是连上衣、脖颈、脸颊都是黑乎乎的糊满了泥巴。只听得他们相互笑骂着“泥猴“、”懒猪“什么的,边跑还边挥拳踢腿地闹腾着。更让人闹心的是他们打闹中跑出的线条不是那种“两点间最短的距离”,而是窈窕淑女般的曲线儿。
  虽说老姜头我这双不算太老的老眼对美女曲线儿是青睐有加来者不拒的,可对眼下迎面跑过来的曲线嘛,当然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哦,问题是怎么避?往路的哪一边避?急切中我拐向路右边紧贴路沿石并拉了刹车,电驴歪歪扭扭了十来米总算停住了,可一个一个骨节坚硬的胳膊肘还是撞到了我左肩,我怎么也把持不住,连人带车歪倒在地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戏里戏外
下一篇:青春永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