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粟裕爷爷

我想,大部分人知道粟裕是从高中历史课本上——那场著名的淮海战役,粟裕和陈毅这对老伙计结结实实地打了个胜仗。可能更多的人,会注意到陈毅而不是粟裕,因为陈毅元帅显然比粟裕将军要出名得多。

但是,我却很不一样。

生在粟裕故里,长在粟裕故里,毫不夸张地说,我与粟裕爷爷是“老朋友”了,我们俩认识了好多年。

不知道别的地方是不是这样子,反正在我们家乡这个小地方,出了位这样伟大的革命先烈是件值得骄傲一辈子的事情,起码我是这样,有一种独特的自豪。但是,沉默内敛的家乡人不会炫耀,他们守着这方故土,安安静静,世世代代。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这个小镇一直很安静,像蛰伏在寒冬一样,无声无息。起初我没觉得不好,我的世界,我的一亩三分地仅限于小镇,我只是匆匆瞥见了这个世界的一角,我的世界装不住那么多热闹,我没想到外面的世界会那么精彩;直到稍稍长大了点,看到了更广阔的天地我才知道,我曾经习惯的安静不是细水流长其实是缺乏活力。

先烈的英魂长眠于此,整个小镇都萦绕着肃穆庄严的气氛。小镇的居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勤勤恳恳一辈子,习惯了沉默寡言,陪着粟裕爷爷一起在偏远的家乡休息,与世隔绝。小镇的居民不多,大多都是老年人,年轻的孩子们耐不住寂寞,故乡的山山水水,故乡厚重的历史,故乡长眠于此的伟人,对年轻人而言没有吸引力,他们更向往外面霓虹闪烁的世界,憧憬更广阔的天地。就这样,他们选择远方,选择大城市,离开了小镇;就这样,小镇越来越没有活力,只剩下老人和孩子。

记得小学放学回家,我一路上最常见到的画面是:隔代的祖孙拉着手慢悠悠地走着,小孩嚷着要吃烤串,爷爷奶奶不舍得花钱,哄着自家小孩说回去给他做最喜欢的大肉丸子……落日的余晖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拉得老长,温情却尽显落寞。

让我感到很幸运的是,我的父母没有随家乡的务工大潮外出打工,他们相信:即使外边能挣到钱,可是孩子少了父母的陪伴,少了该有的教育,挣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所以相比起同龄的孩子,我有更加丰富的童年,也悟懂了很多道理。

我们的小学叫“粟裕希望小学”——是为了纪念粟裕爷爷而建起的希望小学。因为和粟裕故居离得很近,所以我们学校经常组织参观活动。每次我佩戴上鲜红的红领巾,摇着小红旗走在参观队伍的第一个时,就有一股油然而生的骄傲感。浩浩荡荡的队伍,朝气蓬勃的小学生,红艳艳的红领巾一同涌入粟裕故居,给这座古老的旧式小宅院带来了年轻鲜活的气息。故居的讲解员,一位年轻的大姐姐,戴着小黄蜂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粟裕爷爷的革命故事,我将此牢牢记在心底。但其实我知道,粟裕爷爷波澜壮阔的一生,又怎么能是这小小的故居装得下的呢?粟裕爷爷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尘封在历史的长河里,等着后人擦拭它,让它重新焕发活力。

之后我上了初中——“粟裕中学”,迷上了历史,迷上了粟裕爷爷。在书中,我更详细地了解到了粟裕爷爷的生平,曾经那个在小镇居民里口耳相传的模糊伟人形象在书本的刻画下渐渐饱满立体起来。粟裕爷爷,在红军时期九死一生,在抗日时期锻炼成长,在解放战争百战成神。他是将帅中负伤次数最多的一个,先后6次负伤,头部中弹、左臂负伤留下残疾、右臂负伤、臀部受伤、脚踝负伤……这些伤病折磨了他一生,右臂的中弹建国后才取出。1984年2月5日他逝世后,发现三块藏在脑袋里长达54年之久的弹片……而这些,仅仅是我简化过后的粟裕爷爷负伤史,他在战争中经历的伤痛,肯定比我们知道的要多得多。

粟裕爷爷的爱好不多,不爱看书,不吸烟,不喝酒,不下棋,不打牌,显得非常无趣,但却对枯燥的地图情有独钟。常待在地图前,一看就是很长时间,熟悉战地的每条道每座山。后世很多学者都毫不吝惜地称赞粟裕爷爷的是天才军事家:“他指挥作战,谋深计远、多谋善断;善用奇兵,以奇得胜;因变用智,克敌制胜。他勤于思考,勇于实践,不拘一格地运用兵力和转换战法,甚而至于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是天才的谋略型统帅。用《宋史岳飞传》中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来形容他的军事指挥艺术,再恰当不过了。”但其实我觉得不对,没有人是天才,粟裕爷爷只是个普通人,他不平凡的一生只是他用刻苦以及努力堆砌出来的成果,我们应当惊叹的不是粟裕爷爷的才华而应是他的坚持。

而最为后世津津乐道的是粟裕爷爷的高风亮节:他曾经两让司令,一辞元帅,最终,1955年9月27日,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位居十大将首位,被军内外尊称为“无冕元帅”,毛主席还亲自题词:“我的战友中数粟裕最会打仗”……

我讲述的这些,只是粟裕爷爷厚重一生中的沧海一粟,他的背后,还有太多太多的故事等着我们去发现:他意气风发的少年军旅生涯,他沉着稳重指挥战争的中年时期,他垂垂老矣走到生命尽头……这该是怎样波澜壮阔的一生!我深切地感受到了一种骄傲,没由来的但是很冲动的骄傲,一种生于伟人故里,长于伟人故里的骄傲!

越是深入了解,我越感到不安。我崇敬的英雄,我引以为傲的家乡,难道就这样被湮没在历史的长河里吗?这段历史,这份骄傲,明明应该让更多人知晓的,我有点不甘心。

不过,幸好。

在县政府的努力争取下,在各方爱心人士的支持下,粟裕大将故里的扩建计划正式启动。仅仅花了几年时间,粟裕故里焕然一新。

经过一系列规划建设,枫木逐渐发展成了红色革命旅游范本基地。整齐的居民房,偌大的广场,精心的绿化布局,让我不由得感慨万千。震撼人心的坦克大炮和飞机整齐地陈列在广场上,如坚毅的士兵守护着这方净土。

最让人惊叹的是粟裕同志纪念馆:整体上看,纪念馆风格朴实自然又不失浩然之气,与粟裕大将的气质与胸怀相吻合。陈列馆建筑面积2468平方米,其中展厅面积1100平方米,陈列主题为《共和国第一大将--粟裕生平业绩陈列》。纪念馆由第一展厅和第二展厅两个厅组成。陈列的内容由五部分组成,分别是:“投身革命,转战湘赣闽浙边”;“抗击日寇,驰骋大江南北”;“战略决策,逐鹿中原,挥师江南”;“呕心沥血,致力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和“沧海一粟,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我到现在仍记得初三时第一次来到纪念馆时的激动心情,我想:我敬爱的粟裕爷爷终于能被更多的人知道了,他鲜活的一生,终于跳出了历史书外,供后人瞻仰学习。他的意气风发,他的战术谋略,他的英勇无畏……终于,有了更多传承者。

初三毕业的暑假,粟裕纪念馆向我们学校招募小小纪念馆讲解员,经过重重选拔,我终于能像当初那个讲解的大姐姐一样神气地带领参观人员走遍展厅了。虽然我的解说还很幼稚,没能将粟裕爷爷深刻的底蕴内涵讲出来,但是,我很骄傲。

小镇起霜落雪,风里扬起烤红薯的香气,粟裕爷爷庇佑着小镇的人们,庇佑着我长大。小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象,一直在期盼,粟裕爷爷能被大家真正发现的一天,我希望能被这份福泽滋润的不仅是我们小镇上的人,而是来自大江南北的大家。

粟裕爷爷的存在让我真的无比骄傲,我想把这份骄傲传达给更多的人,就像是小孩考了一百分要向所有人炫耀一样,这算是我小小的私心吧。之后,像是我不自量力的愿望被大家看到了一样,关心粟裕爷爷故里扩建问题的人越来越多,在大家的努力下,粟裕爷爷的戎马生涯,有了更好的归宿。

不仅如此,粟裕大将扩建计划也为小镇带来了更多的生机与活力,在外务工的年轻人纷纷回到家乡做起了小生意,战神大酒店、裕将农家乐、战神兰花基地等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平常闲来无事的老人们支起小摊子,卖些当地土特产和小零食,以粟裕文化为招牌的电商发展地十分迅速……

粟裕大将纪念馆前的大广场成了当地人最喜爱的地方,茶余饭后走上一圈,生活有滋有味,每逢天气好,还有游客来春游、野炊,孩童的欢笑声,中年人满足的微笑,老人幸福的笑脸,让小镇充满了人间烟火味。

多年过去了,已经长大了的我在另外一个城市漫步时,总会想起小镇的石板路,想起小镇晚饭时升起的袅袅炊烟,小镇街坊们亲切的方音……我总觉得,不论此刻我在哪里,我是属于小镇的,我的心始终安放在家乡,我始终惦记着小镇,我始终记得我成长路上的好朋友——“粟裕爷爷”。

小镇的枫树已经长到好几个人合抱都抱不住了,我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小孩,现在,我在图书馆一字一句敲下这些文字,心里边颇是另一番心境。

没什么大出息的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祝愿我所热爱的小镇能越来越好……

越来越好……

祝你也祝我。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送你们一条围巾
下一篇:雨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