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小屯旧事

小屯旧事

当太阳火辣辣的时候,二剩子和根柱再也经不住瓜香的诱惑,就见两个人的口水开始往外流。
  “走,走。”忍是忍不住了,两个人把用杨树条做的伪装帽戴在头上,钻进苞米地。根柱把手一挥,学着侦察兵的样子走走停停。玉米地前面是一片没过头的谷地。两个人一前一后,轻轻地一垄一垄地把前面的谷子踩倒。谷地前面是黄豆地,这是二尿子为了防小偷种的矮棵作物。两个人蹲在黄豆地边侦察了一会儿,心跳得厉害,仿佛二尿子已抓住他们。但在瓜香诱惑下,见瓜窝棚静静的,就开始匍伏前进,身下的黄豆倒下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爬到黄豆地边,两个人把脑袋留在黄豆地里,对仅有一垄之隔的瓜地开始侦察,瓜太香了,使他们忘记了一切。根柱伸手摘下一个瓜,用拳头一下砸开,递给二剩子一半,两个人就趴在那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瓜还不太熟,有点生瓜味。这时根柱听见后面有响动,他回头一看,二尿子离他有四五步远,正猫着腰向他俩扑来,根柱爬起来就往瓜地跑,一边跑一边喊,二尿子来了。他窜到瓜地中央时,听见二剩子在后面叫唤,回头一看,二尿子正攥着二剩子头发往瓜窝棚走。正好前面一个瓜堆,他抱起两个就窜过瓜地,三蹦二蹦蹦过白菜地,钻进玉米地就没影了。根柱跑到屯子头树林带时,那颗像刚和敌人打一场遭遇战一样的心还在怦怦乱跳。他把手里的两个瓜藏在小榆树根下,往树林带头跑去。
  这时哭哭啼啼的二剩子已往回走。见了根柱就骂:“你坏死了,不告诉我就跑。”
  根柱说::“我还告诉你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我负责前边你负责后边吗?”
  二剩子挨了打又没理,就使出最后一招,“我不和你玩了,回家。”根柱把瓜拿出来分给二剩子,二剩子就高兴起来,一边吃一边笑,骂开二尿子那老灯台真鬼,他早看见谷子杆动弹了。吃完了,他们就脱得溜光光抱着衣服往大坑跑,跑到大坑边放下衣服,一个猛扎进水里,在水底下游出十几米才钻出来。比赛,比赛,两个人看谁扎猛扎地远。由东向西边扎,到了边再往东扎,二剩子总也不赢。根柱在二剩子累得精疲力尽时就说,晒太阳去。
  两个人就爬上岸,绕着大坑跑,一边跑一边喊:“一盆火两盆火,太阳出来晒晒我。”两个小光腚一前一后,身子晒得又黑又亮。
  喊够了再换一个词:“跑一跑,颠一颠,鸡巴卵子干一干。”一边跑还特意将他们的小肚挺着,小鸡鸡一撅一撅翘起,若是有大姑娘、小媳妇在身边路过,他们俩故意冲着人家把小鸡鸡摆弄摆弄。大姑娘害羞,红着脸急忙跑掉,小媳妇觉得很有意思,有的只是笑,有泼的就追上去,拧住胳膊,攥住小鸡鸡问:“还敢不敢了?”他们一开始还嘴硬,攥痛了,只好讨饶。为这两个人常常挨父母的打。打就打,打完了抹掉眼泪就拎着夹子去打鸟。鸟儿飞到夹子跟着,他们各揣心眼,二剩子往自己夹子前赶,根柱往自己夹子前赶。
  各找理由:“哎,你别赶飞了。”
  “你别赶过头。”后来打住了,两个人撒脚就跑过去……回家时,谁打得多就会分给对方几个。
  后来有了学校,两个人就让父母逼着上学。屯里又多了几个伙伴,那时村子里学校只有一二三年级,由一个姓吴的女教师教。
  根柱:“今天下午咱们坏老师。”
  二剩子:“行。”
  两个人趴着耳朵说完,笑着走出学校。下午上课后,吴老师讲完课到厕所方便,半天没回来。二剩子就和根柱就笑。原来这两个小子中午回家拿着锯锯了女厕所的踏板。吴老师刚踩上就掉进屎坑里。后来吴老师知道了,告诉了家长,两个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边哭一边叫着痛改前非。
  是狗改不了吃屎。
  根柱:“咱们坏风芹和淑霞。”
  二剩子早忘了屁股痛:“行。”
  两个人跑到半路挖一个坑,拉上屎,用小细树枝支上,再用鲜草伪装。然后躲进苞米地。不一会儿,风芹和淑霞两个人背着书包来了。
  正嘻嘻笑着往前走:“哎呀妈呀。”风芹掉进屎坑。风芹拔出腿来才知道,是踩上了屎。
  两个人站在那就冲着苞米地大骂:“缺德的根柱、二剩子出来,看回去不告诉你爸。”苞米地里面回答她们俩的是:“我的屎雷爆炸了,我的屎雷爆炸了。”
  冬天的白天短得吓人,还没堆完雪人天就黑了。屯子里的杨瘸子会讲古书,根柱和二剩子也跑去听,大人们嫌小孩闹,杨瘸子也怕小孩嘴没把门的说出去,那叫放毒,大队知道得挨斗,就把他们撵出来。那天根柱和二剩子偷着猫在大人身后进屋听,不料二剩子放了一个响屁。杨瘸子发现把他俩撵出去,出来根柱就给二剩子一脚。二剩子被根柱踹了一脚,心里挺生气,拿起一根葵花杆照着杨瘸子家挂在外面的水桶就一顿乱敲。忽然门有响动,二剩子撒脚就跑,根柱来不及跑,趴在墙角黑影里不敢动,那人影咚咚咚追出老远,不一会儿,二剩子象赖狗一样的叫唤声传来。这回二剩子不敢去了,根柱想起损招,两个人尿尿把门冻上。这回两个人把水桶敲得咣咣响,屋里人只能发恨地骂,出不来了。两个人这才笑着跑回家睡觉。
  娶媳妇玩,根柱和二剩子得找淑霞和风芹。这两个人再也不敢去杨瘸子家听书,就又把淑霞和风芹找来。根柱要风芹,风芹就高兴得合不上嘴,淑霞也想给根柱当媳妇,就扭着身子不愿意跟二剩子过,总挑毛病,一会儿“两口子”就打起来。没法玩了,根柱说我跟淑霞过,两个人假装搂着还没睡觉,那“小两口”又干起来。最后没着,四个人手心手背,反复几次,还是根柱和风芹做了夫妻。这回淑霞没啥可打的了,因为根柱和风芹使眼色她也没看见,只好将就着跟二剩子过。
  玩着玩着年就到了,一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这是农村的老习惯。不论谁家,是穷还是富,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图热闹图吉利。
  贴对联还有一些说道,不但门上贴,屋里屋外都要贴。什么“金钱满柜”、“抬头见喜”等贴了一屋,而且把“福”字倒过来贴,美其名曰:“福到来”。你再看外面,那就更全了,“金鸡满架”“肥猪满圈”“鸭鹅成群”……然后再在屋门上正正堂堂贴上“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其实,那时哪有“金钱”“鸡”“猪”的,穷地连打补丁布都没有。
  在这个偏僻的屯子里,只有根柱二剩子喝了点墨水。全屯子四十多户的对联差不多都出在他们俩的笔下,从小年(腊月廿三)到三十早上,这两家的方桌几乎没离过炕,一家一家的大红纸左一卷,右一卷放在他们家的炕上,柜盖上。二剩子和根柱呢?大笔一挥,伏在方桌上,一边自鸣得意地写着,一边喝着茶水。呵,神!有时不愿侍候,只要说一声没时间哪,我还得劈柴呢。立刻就会有人去帮他们劈柴。然后,像勤务兵似的围他们转来转去,又是给倒水,又是帮研墨。有的为了少等一会儿,特意到他们两父亲那去走后门。
  说起春联,还有一个笑话呢。
  那是七五年,那时,。写完了还不算完成任务,还有一些户连贴都不会贴。三十早上,根柱帮这家贴完,又帮助那家贴。可就是没有见表哥来找他。表哥往年贴对联都是他的承包户,贴完对联表哥会给他缓冻梨吃,这回不知怎么,他坐在家里等呀,还不见来请。突然,一种不祥之感袭上心来:“莫非他媳妇……”表哥他是知道的,他学名杨任江,读了五年书,一连蹲了四年,结果二年级都没上去,就回家种地了。和他一起种地的小青年都知道他的底,一到考试就是交白卷。就给他起了个“白卷”的绰号。他是冬月底结的婚,莫非他媳妇识字?于是,他便假装到他家借点东西去看看。
  那年贼冷贼冷,根柱哆哆嗦嗦往表哥家跑去。
  “哈哈哈……表哥,表哥,你怎么把‘肥猪满圈’贴到门上啦?”根柱到表哥家一看,只见他把“肥猪满圈”贴到了门上,于是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这一喊可不要紧,就见他们小两口的脸唰地红了。
  原来,他们俩在订婚时,都怕对方嫌文化低,虚报了文化,这年三十早上,表哥拿出前几天根柱给写的对联发起愁来。最后,他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秀芳,我抹浆子你贴呀?”
  “我不敢上高,我抹浆子你贴吧!”表嫂为了不露馅,急忙搪塞。
  表哥无奈,只好忐忑不安地贴,一边贴还一边问:“这个是不是贴这儿好?”
  “嗯,对,就贴那吧。”表嫂其实也一个大字不认识,但她为了面子总是含含糊糊地回答。
  他,她都在为自己庆幸没露馅,还以为贴地对呢,结果出了个大笑话。
  写对联时,根柱不但字写得好,招数也多,他不知从哪儿弄了点银粉末,在墨水未干撒上点,墨字就变得闪金亮银。他再用黄广告色在字的周围一描,那墨字一个个就变得金翅金鳞。这样对联他顶多一家送一副,各家舍不得贴到外面,两天半没了,就贴在屋里象供老祖宗一样贴得板板正正当画看。这时淑霞和风芹就羡慕地围在根柱身边,望着根柱的对联发呆,凤芹一会儿脸红,一会脸白。风芹和根柱的妹妹最要好,经常到根柱家玩,就常和根柱玩羊骨头。根柱每年都要将金翅金鳞的对联白送给风芹家一副。风芹小时候不在乎高兴拿着回去送给父亲,可大了以后风芹就把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接过对联看得两眼发呆。
  后来,他们大了,大了就发生愉快又不愉快的事。不想这些还好,一想这些,二剩子就上火,这辈子!这辈子!
  风芹长得漂亮,修长的身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像两颗黑宝石,两道浓眉象黑蝴蝶的两个翅膀。丰满的前胸,让人涎水欲滴。笑起来像银玲一样,又清又脆。
  根柱就和风芹恋上了。
  在风芹眼里,根柱是风流青年,二剩子是窝囊小伙。根柱两眼有神,二剩子两眼总是长眵目糊,不明不暗。根柱干净利索,二剩子鼻涕嘎巴不离。根柱口齿伶俐,心灵手巧,二剩子笨嘴拙腮,憨厚老实。根柱是生产队会计,二剩是社员。两个人一比,风芹当然选择根柱。铲地时,风芹总在上面留一条垄。根柱呢,毫不犹豫地走到这条垄,两个人开始还跟着大帮,铲着铲着便落下了。
  “风芹,累吗?”根柱帮风芹铲一下。
  “不累,你爸昨天上我家了。”
  “干啥?”
  “找我爸玩呗,净说不好听的。”
  “说啥?我爸也真是。”
  “我爸也愿意闹。”
  “说要割亲家。”说这话时,凤芹脸红红的,低下头要钻进地里。
  “闹他们的呗”根柱说:“真的你爸也能同意。”
  “赶明儿让你爸找人问问我爸呗。”
  “行。”
  “问也白问。”风芹笑了。
  “为啥?”
  “你那回拉屎弄我一脚屎事儿我爸还记得呢,他说……”
  “说啥?”
  “说没成想根柱这孩子出息这么快。”
  两个人甜蜜地笑了。
  前边那一对就不同了。
  淑霞虽然长得略胖一点,但铲地可是麻溜得索。刷刷几锄撵上二剩子。
  “哎,二剩子,回头看看。”
  “看啥?”
  “你看人家谈上了”淑霞真羡慕风芹。
  “有啥看的,谈就谈呗。”二剩子少根弦。
  “你那熊样一辈子也找不着对象。”
  “找不到拉倒。”
  “往后离我远点。”
  “是你让我挨着你的。”二剩子就是心实。
  “别跟我说话。”淑霞本想和二剩子也像风芹那样,谁知二剩子是个木头人。气得快铲几下上前边去了。淑霞也不知为什么,在风芹不和根柱一起时,总愿跑到根柱身边干活,她就觉得和根柱在一起有意思,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二剩子就更生气,见着淑霞也不搭理。可这两对恋人最后确定关系时,在屯子里引起不少议论,风云突变,酿成了这场婚姻变化。
  那天天很冷,天阴得黑沉沉的。根柱把风芹约到屯子北面小井房里。风芹脸色很难看,看来她也知道了点风声,根柱只好照直说。
  “风芹,昨天淑霞她爸找人去我家说亲了。”
  “我知道你嫌我成份不好。”
  “我爸爸……”
  “拉倒,没有你我死不了,跟谁过不一样生孩子吃饭。”
  “我要入党……村支书找我谈话了。”
  “我就知道你心眼花花。”风芹说完,一扭头走了。
  风芹没有眼泪,只有心泪。她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把她生在他们家,她躺在炕上睡不着,关于媒婆罗罗唆唆说二剩子如何如何,她一句也没听。二剩子啥样她早就知道,她真嫉妒淑霞有个好成份,前两天有一个人来给她介绍对象,她一听说是地主,连看也没看。她可不能让下一代也背着坏成份生活,她也不想让别人叫她地主婆。她选择了二剩子,她认为还是二剩子知根知底。她虽然心里难受,但毕竟是女人,女人大了就要有个家,生个孩子才是女人。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要跟二剩子结婚了。
  二剩子听说风芹答应嫁给他,就急忙让父母操办婚事。
  今天一早,根柱为表示歉意,亲自为风芹赶车送亲。屯子习惯要围屯子绕三圈才能入洞房。那天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龙马龙马,马有龙性。马车刚走两圈,突然有一辆拖拉机从此经过,马就毛了,车上三十多人都被甩到地下,娘家陪送的暖壶和盆子衣服摔了一地,新娘子风芹趴在车上哭着不知咋办才好,根柱见马拽不住,前面又是树林子,他急忙抱住车上的风芹往下跳,可这时车被树刮翻。
  二剩子跑到时,两个人被车砸在下面,二剩子抱着车就掫,大伙就喊先别掫,有人用刀把辕马绳套割断,卸下前边的马,等大伙掫起马车,根柱和风芹紧紧抱在一起被车砸扁了,一滴血没有。二剩子就哭着挖个坑把他俩埋在一起。
  后来那坟上长了两棵榆树,缠绕着长出有两米多高主干,四周都是茂密枝叶,分不出彼此。夏天人坐在树上,谁也看不见。当太阳火辣辣的时候,二剩子和根柱再也经不住瓜香的诱惑,就见两个人的口水开始往外流。
  “走,走。”忍是忍不住了,两个人把用杨树条做的伪装帽戴在头上,钻进苞米地。根柱把手一挥,学着侦察兵的样子走走停停。玉米地前面是一片没过头的谷地。两个人一前一后,轻轻地一垄一垄地把前面的谷子踩倒。谷地前面是黄豆地,这是二尿子为了防小偷种的矮棵作物。两个人蹲在黄豆地边侦察了一会儿,心跳得厉害,仿佛二尿子已抓住他们。但在瓜香诱惑下,见瓜窝棚静静的,就开始匍伏前进,身下的黄豆倒下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爬到黄豆地边,两个人把脑袋留在黄豆地里,对仅有一垄之隔的瓜地开始侦察,瓜太香了,使他们忘记了一切。根柱伸手摘下一个瓜,用拳头一下砸开,递给二剩子一半,两个人就趴在那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瓜还不太熟,有点生瓜味。这时根柱听见后面有响动,他回头一看,二尿子离他有四五步远,正猫着腰向他俩扑来,根柱爬起来就往瓜地跑,一边跑一边喊,二尿子来了。他窜到瓜地中央时,听见二剩子在后面叫唤,回头一看,二尿子正攥着二剩子头发往瓜窝棚走。正好前面一个瓜堆,他抱起两个就窜过瓜地,三蹦二蹦蹦过白菜地,钻进玉米地就没影了。根柱跑到屯子头树林带时,那颗像刚和敌人打一场遭遇战一样的心还在怦怦乱跳。他把手里的两个瓜藏在小榆树根下,往树林带头跑去。
  这时哭哭啼啼的二剩子已往回走。见了根柱就骂:“你坏死了,不告诉我就跑。”
  根柱说::“我还告诉你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我负责前边你负责后边吗?”
  二剩子挨了打又没理,就使出最后一招,“我不和你玩了,回家。”根柱把瓜拿出来分给二剩子,二剩子就高兴起来,一边吃一边笑,骂开二尿子那老灯台真鬼,他早看见谷子杆动弹了。吃完了,他们就脱得溜光光抱着衣服往大坑跑,跑到大坑边放下衣服,一个猛扎进水里,在水底下游出十几米才钻出来。比赛,比赛,两个人看谁扎猛扎地远。由东向西边扎,到了边再往东扎,二剩子总也不赢。根柱在二剩子累得精疲力尽时就说,晒太阳去。
  两个人就爬上岸,绕着大坑跑,一边跑一边喊:“一盆火两盆火,太阳出来晒晒我。”两个小光腚一前一后,身子晒得又黑又亮。
  喊够了再换一个词:“跑一跑,颠一颠,鸡巴卵子干一干。”一边跑还特意将他们的小肚挺着,小鸡鸡一撅一撅翘起,若是有大姑娘、小媳妇在身边路过,他们俩故意冲着人家把小鸡鸡摆弄摆弄。大姑娘害羞,红着脸急忙跑掉,小媳妇觉得很有意思,有的只是笑,有泼的就追上去,拧住胳膊,攥住小鸡鸡问:“还敢不敢了?”他们一开始还嘴硬,攥痛了,只好讨饶。为这两个人常常挨父母的打。打就打,打完了抹掉眼泪就拎着夹子去打鸟。鸟儿飞到夹子跟着,他们各揣心眼,二剩子往自己夹子前赶,根柱往自己夹子前赶。
  各找理由:“哎,你别赶飞了。”
  “你别赶过头。”后来打住了,两个人撒脚就跑过去……回家时,谁打得多就会分给对方几个。
  后来有了学校,两个人就让父母逼着上学。屯里又多了几个伙伴,那时村子里学校只有一二三年级,由一个姓吴的女教师教。
  根柱:“今天下午咱们坏老师。”
  二剩子:“行。”
  两个人趴着耳朵说完,笑着走出学校。下午上课后,吴老师讲完课到厕所方便,半天没回来。二剩子就和根柱就笑。原来这两个小子中午回家拿着锯锯了女厕所的踏板。吴老师刚踩上就掉进屎坑里。后来吴老师知道了,告诉了家长,两个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边哭一边叫着痛改前非。
  是狗改不了吃屎。
  根柱:“咱们坏风芹和淑霞。”
  二剩子早忘了屁股痛:“行。”
  两个人跑到半路挖一个坑,拉上屎,用小细树枝支上,再用鲜草伪装。然后躲进苞米地。不一会儿,风芹和淑霞两个人背着书包来了。
  正嘻嘻笑着往前走:“哎呀妈呀。”风芹掉进屎坑。风芹拔出腿来才知道,是踩上了屎。
  两个人站在那就冲着苞米地大骂:“缺德的根柱、二剩子出来,看回去不告诉你爸。”苞米地里面回答她们俩的是:“我的屎雷爆炸了,我的屎雷爆炸了。”
  冬天的白天短得吓人,还没堆完雪人天就黑了。屯子里的杨瘸子会讲古书,根柱和二剩子也跑去听,大人们嫌小孩闹,杨瘸子也怕小孩嘴没把门的说出去,那叫放毒,大队知道得挨斗,就把他们撵出来。那天根柱和二剩子偷着猫在大人身后进屋听,不料二剩子放了一个响屁。杨瘸子发现把他俩撵出去,出来根柱就给二剩子一脚。二剩子被根柱踹了一脚,心里挺生气,拿起一根葵花杆照着杨瘸子家挂在外面的水桶就一顿乱敲。忽然门有响动,二剩子撒脚就跑,根柱来不及跑,趴在墙角黑影里不敢动,那人影咚咚咚追出老远,不一会儿,二剩子象赖狗一样的叫唤声传来。这回二剩子不敢去了,根柱想起损招,两个人尿尿把门冻上。这回两个人把水桶敲得咣咣响,屋里人只能发恨地骂,出不来了。两个人这才笑着跑回家睡觉。
  娶媳妇玩,根柱和二剩子得找淑霞和风芹。这两个人再也不敢去杨瘸子家听书,就又把淑霞和风芹找来。根柱要风芹,风芹就高兴得合不上嘴,淑霞也想给根柱当媳妇,就扭着身子不愿意跟二剩子过,总挑毛病,一会儿“两口子”就打起来。没法玩了,根柱说我跟淑霞过,两个人假装搂着还没睡觉,那“小两口”又干起来。最后没着,四个人手心手背,反复几次,还是根柱和风芹做了夫妻。这回淑霞没啥可打的了,因为根柱和风芹使眼色她也没看见,只好将就着跟二剩子过。
  玩着玩着年就到了,一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这是农村的老习惯。不论谁家,是穷还是富,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图热闹图吉利。
  贴对联还有一些说道,不但门上贴,屋里屋外都要贴。什么“金钱满柜”、“抬头见喜”等贴了一屋,而且把“福”字倒过来贴,美其名曰:“福到来”。你再看外面,那就更全了,“金鸡满架”“肥猪满圈”“鸭鹅成群”……然后再在屋门上正正堂堂贴上“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其实,那时哪有“金钱”“鸡”“猪”的,穷地连打补丁布都没有。
  在这个偏僻的屯子里,只有根柱二剩子喝了点墨水。全屯子四十多户的对联差不多都出在他们俩的笔下,从小年(腊月廿三)到三十早上,这两家的方桌几乎没离过炕,一家一家的大红纸左一卷,右一卷放在他们家的炕上,柜盖上。二剩子和根柱呢?大笔一挥,伏在方桌上,一边自鸣得意地写着,一边喝着茶水。呵,神!有时不愿侍候,只要说一声没时间哪,我还得劈柴呢。立刻就会有人去帮他们劈柴。然后,像勤务兵似的围他们转来转去,又是给倒水,又是帮研墨。有的为了少等一会儿,特意到他们两父亲那去走后门。
  说起春联,还有一个笑话呢。
  那是七五年,那时,。写完了还不算完成任务,还有一些户连贴都不会贴。三十早上,根柱帮这家贴完,又帮助那家贴。可就是没有见表哥来找他。表哥往年贴对联都是他的承包户,贴完对联表哥会给他缓冻梨吃,这回不知怎么,他坐在家里等呀,还不见来请。突然,一种不祥之感袭上心来:“莫非他媳妇……”表哥他是知道的,他学名杨任江,读了五年书,一连蹲了四年,结果二年级都没上去,就回家种地了。和他一起种地的小青年都知道他的底,一到考试就是交白卷。就给他起了个“白卷”的绰号。他是冬月底结的婚,莫非他媳妇识字?于是,他便假装到他家借点东西去看看。
  那年贼冷贼冷,根柱哆哆嗦嗦往表哥家跑去。
  “哈哈哈……表哥,表哥,你怎么把‘肥猪满圈’贴到门上啦?”根柱到表哥家一看,只见他把“肥猪满圈”贴到了门上,于是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这一喊可不要紧,就见他们小两口的脸唰地红了。
  原来,他们俩在订婚时,都怕对方嫌文化低,虚报了文化,这年三十早上,表哥拿出前几天根柱给写的对联发起愁来。最后,他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秀芳,我抹浆子你贴呀?”
  “我不敢上高,我抹浆子你贴吧!”表嫂为了不露馅,急忙搪塞。
  表哥无奈,只好忐忑不安地贴,一边贴还一边问:“这个是不是贴这儿好?”
  “嗯,对,就贴那吧。”表嫂其实也一个大字不认识,但她为了面子总是含含糊糊地回答。
  他,她都在为自己庆幸没露馅,还以为贴地对呢,结果出了个大笑话。
  写对联时,根柱不但字写得好,招数也多,他不知从哪儿弄了点银粉末,在墨水未干撒上点,墨字就变得闪金亮银。他再用黄广告色在字的周围一描,那墨字一个个就变得金翅金鳞。这样对联他顶多一家送一副,各家舍不得贴到外面,两天半没了,就贴在屋里象供老祖宗一样贴得板板正正当画看。这时淑霞和风芹就羡慕地围在根柱身边,望着根柱的对联发呆,凤芹一会儿脸红,一会脸白。风芹和根柱的妹妹最要好,经常到根柱家玩,就常和根柱玩羊骨头。根柱每年都要将金翅金鳞的对联白送给风芹家一副。风芹小时候不在乎高兴拿着回去送给父亲,可大了以后风芹就把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接过对联看得两眼发呆。
  后来,他们大了,大了就发生愉快又不愉快的事。不想这些还好,一想这些,二剩子就上火,这辈子!这辈子!
  风芹长得漂亮,修长的身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像两颗黑宝石,两道浓眉象黑蝴蝶的两个翅膀。丰满的前胸,让人涎水欲滴。笑起来像银玲一样,又清又脆。
  根柱就和风芹恋上了。
  在风芹眼里,根柱是风流青年,二剩子是窝囊小伙。根柱两眼有神,二剩子两眼总是长眵目糊,不明不暗。根柱干净利索,二剩子鼻涕嘎巴不离。根柱口齿伶俐,心灵手巧,二剩子笨嘴拙腮,憨厚老实。根柱是生产队会计,二剩是社员。两个人一比,风芹当然选择根柱。铲地时,风芹总在上面留一条垄。根柱呢,毫不犹豫地走到这条垄,两个人开始还跟着大帮,铲着铲着便落下了。
  “风芹,累吗?”根柱帮风芹铲一下。
  “不累,你爸昨天上我家了。”
  “干啥?”
  “找我爸玩呗,净说不好听的。”
  “说啥?我爸也真是。”
  “我爸也愿意闹。”
  “说要割亲家。”说这话时,凤芹脸红红的,低下头要钻进地里。
  “闹他们的呗”根柱说:“真的你爸也能同意。”
  “赶明儿让你爸找人问问我爸呗。”
  “行。”
  “问也白问。”风芹笑了。
  “为啥?”
  “你那回拉屎弄我一脚屎事儿我爸还记得呢,他说……”
  “说啥?”
  “说没成想根柱这孩子出息这么快。”
  两个人甜蜜地笑了。
  前边那一对就不同了。
  淑霞虽然长得略胖一点,但铲地可是麻溜得索。刷刷几锄撵上二剩子。
  “哎,二剩子,回头看看。”
  “看啥?”
  “你看人家谈上了”淑霞真羡慕风芹。
  “有啥看的,谈就谈呗。”二剩子少根弦。
  “你那熊样一辈子也找不着对象。”
  “找不到拉倒。”
  “往后离我远点。”
  “是你让我挨着你的。”二剩子就是心实。
  “别跟我说话。”淑霞本想和二剩子也像风芹那样,谁知二剩子是个木头人。气得快铲几下上前边去了。淑霞也不知为什么,在风芹不和根柱一起时,总愿跑到根柱身边干活,她就觉得和根柱在一起有意思,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二剩子就更生气,见着淑霞也不搭理。可这两对恋人最后确定关系时,在屯子里引起不少议论,风云突变,酿成了这场婚姻变化。
  那天天很冷,天阴得黑沉沉的。根柱把风芹约到屯子北面小井房里。风芹脸色很难看,看来她也知道了点风声,根柱只好照直说。
  “风芹,昨天淑霞她爸找人去我家说亲了。”
  “我知道你嫌我成份不好。”
  “我爸爸……”
  “拉倒,没有你我死不了,跟谁过不一样生孩子吃饭。”
  “我要入党……村支书找我谈话了。”
  “我就知道你心眼花花。”风芹说完,一扭头走了。
  风芹没有眼泪,只有心泪。她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把她生在他们家,她躺在炕上睡不着,关于媒婆罗罗唆唆说二剩子如何如何,她一句也没听。二剩子啥样她早就知道,她真嫉妒淑霞有个好成份,前两天有一个人来给她介绍对象,她一听说是地主,连看也没看。她可不能让下一代也背着坏成份生活,她也不想让别人叫她地主婆。她选择了二剩子,她认为还是二剩子知根知底。她虽然心里难受,但毕竟是女人,女人大了就要有个家,生个孩子才是女人。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要跟二剩子结婚了。
  二剩子听说风芹答应嫁给他,就急忙让父母操办婚事。
  今天一早,根柱为表示歉意,亲自为风芹赶车送亲。屯子习惯要围屯子绕三圈才能入洞房。那天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龙马龙马,马有龙性。马车刚走两圈,突然有一辆拖拉机从此经过,马就毛了,车上三十多人都被甩到地下,娘家陪送的暖壶和盆子衣服摔了一地,新娘子风芹趴在车上哭着不知咋办才好,根柱见马拽不住,前面又是树林子,他急忙抱住车上的风芹往下跳,可这时车被树刮翻。
  二剩子跑到时,两个人被车砸在下面,二剩子抱着车就掫,大伙就喊先别掫,有人用刀把辕马绳套割断,卸下前边的马,等大伙掫起马车,根柱和风芹紧紧抱在一起被车砸扁了,一滴血没有。二剩子就哭着挖个坑把他俩埋在一起。
  后来那坟上长了两棵榆树,缠绕着长出有两米多高主干,四周都是茂密枝叶,分不出彼此。夏天人坐在树上,谁也看不见。当太阳火辣辣的时候,二剩子和根柱再也经不住瓜香的诱惑,就见两个人的口水开始往外流。
  “走,走。”忍是忍不住了,两个人把用杨树条做的伪装帽戴在头上,钻进苞米地。根柱把手一挥,学着侦察兵的样子走走停停。玉米地前面是一片没过头的谷地。两个人一前一后,轻轻地一垄一垄地把前面的谷子踩倒。谷地前面是黄豆地,这是二尿子为了防小偷种的矮棵作物。两个人蹲在黄豆地边侦察了一会儿,心跳得厉害,仿佛二尿子已抓住他们。但在瓜香诱惑下,见瓜窝棚静静的,就开始匍伏前进,身下的黄豆倒下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爬到黄豆地边,两个人把脑袋留在黄豆地里,对仅有一垄之隔的瓜地开始侦察,瓜太香了,使他们忘记了一切。根柱伸手摘下一个瓜,用拳头一下砸开,递给二剩子一半,两个人就趴在那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瓜还不太熟,有点生瓜味。这时根柱听见后面有响动,他回头一看,二尿子离他有四五步远,正猫着腰向他俩扑来,根柱爬起来就往瓜地跑,一边跑一边喊,二尿子来了。他窜到瓜地中央时,听见二剩子在后面叫唤,回头一看,二尿子正攥着二剩子头发往瓜窝棚走。正好前面一个瓜堆,他抱起两个就窜过瓜地,三蹦二蹦蹦过白菜地,钻进玉米地就没影了。根柱跑到屯子头树林带时,那颗像刚和敌人打一场遭遇战一样的心还在怦怦乱跳。他把手里的两个瓜藏在小榆树根下,往树林带头跑去。
  这时哭哭啼啼的二剩子已往回走。见了根柱就骂:“你坏死了,不告诉我就跑。”
  根柱说::“我还告诉你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我负责前边你负责后边吗?”
  二剩子挨了打又没理,就使出最后一招,“我不和你玩了,回家。”根柱把瓜拿出来分给二剩子,二剩子就高兴起来,一边吃一边笑,骂开二尿子那老灯台真鬼,他早看见谷子杆动弹了。吃完了,他们就脱得溜光光抱着衣服往大坑跑,跑到大坑边放下衣服,一个猛扎进水里,在水底下游出十几米才钻出来。比赛,比赛,两个人看谁扎猛扎地远。由东向西边扎,到了边再往东扎,二剩子总也不赢。根柱在二剩子累得精疲力尽时就说,晒太阳去。
  两个人就爬上岸,绕着大坑跑,一边跑一边喊:“一盆火两盆火,太阳出来晒晒我。”两个小光腚一前一后,身子晒得又黑又亮。
  喊够了再换一个词:“跑一跑,颠一颠,鸡巴卵子干一干。”一边跑还特意将他们的小肚挺着,小鸡鸡一撅一撅翘起,若是有大姑娘、小媳妇在身边路过,他们俩故意冲着人家把小鸡鸡摆弄摆弄。大姑娘害羞,红着脸急忙跑掉,小媳妇觉得很有意思,有的只是笑,有泼的就追上去,拧住胳膊,攥住小鸡鸡问:“还敢不敢了?”他们一开始还嘴硬,攥痛了,只好讨饶。为这两个人常常挨父母的打。打就打,打完了抹掉眼泪就拎着夹子去打鸟。鸟儿飞到夹子跟着,他们各揣心眼,二剩子往自己夹子前赶,根柱往自己夹子前赶。
  各找理由:“哎,你别赶飞了。”
  “你别赶过头。”后来打住了,两个人撒脚就跑过去……回家时,谁打得多就会分给对方几个。
  后来有了学校,两个人就让父母逼着上学。屯里又多了几个伙伴,那时村子里学校只有一二三年级,由一个姓吴的女教师教。
  根柱:“今天下午咱们坏老师。”
  二剩子:“行。”
  两个人趴着耳朵说完,笑着走出学校。下午上课后,吴老师讲完课到厕所方便,半天没回来。二剩子就和根柱就笑。原来这两个小子中午回家拿着锯锯了女厕所的踏板。吴老师刚踩上就掉进屎坑里。后来吴老师知道了,告诉了家长,两个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边哭一边叫着痛改前非。
  是狗改不了吃屎。
  根柱:“咱们坏风芹和淑霞。”
  二剩子早忘了屁股痛:“行。”
  两个人跑到半路挖一个坑,拉上屎,用小细树枝支上,再用鲜草伪装。然后躲进苞米地。不一会儿,风芹和淑霞两个人背着书包来了。
  正嘻嘻笑着往前走:“哎呀妈呀。”风芹掉进屎坑。风芹拔出腿来才知道,是踩上了屎。
  两个人站在那就冲着苞米地大骂:“缺德的根柱、二剩子出来,看回去不告诉你爸。”苞米地里面回答她们俩的是:“我的屎雷爆炸了,我的屎雷爆炸了。”
  冬天的白天短得吓人,还没堆完雪人天就黑了。屯子里的杨瘸子会讲古书,根柱和二剩子也跑去听,大人们嫌小孩闹,杨瘸子也怕小孩嘴没把门的说出去,那叫放毒,大队知道得挨斗,就把他们撵出来。那天根柱和二剩子偷着猫在大人身后进屋听,不料二剩子放了一个响屁。杨瘸子发现把他俩撵出去,出来根柱就给二剩子一脚。二剩子被根柱踹了一脚,心里挺生气,拿起一根葵花杆照着杨瘸子家挂在外面的水桶就一顿乱敲。忽然门有响动,二剩子撒脚就跑,根柱来不及跑,趴在墙角黑影里不敢动,那人影咚咚咚追出老远,不一会儿,二剩子象赖狗一样的叫唤声传来。这回二剩子不敢去了,根柱想起损招,两个人尿尿把门冻上。这回两个人把水桶敲得咣咣响,屋里人只能发恨地骂,出不来了。两个人这才笑着跑回家睡觉。
  娶媳妇玩,根柱和二剩子得找淑霞和风芹。这两个人再也不敢去杨瘸子家听书,就又把淑霞和风芹找来。根柱要风芹,风芹就高兴得合不上嘴,淑霞也想给根柱当媳妇,就扭着身子不愿意跟二剩子过,总挑毛病,一会儿“两口子”就打起来。没法玩了,根柱说我跟淑霞过,两个人假装搂着还没睡觉,那“小两口”又干起来。最后没着,四个人手心手背,反复几次,还是根柱和风芹做了夫妻。这回淑霞没啥可打的了,因为根柱和风芹使眼色她也没看见,只好将就着跟二剩子过。
  玩着玩着年就到了,一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这是农村的老习惯。不论谁家,是穷还是富,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图热闹图吉利。
  贴对联还有一些说道,不但门上贴,屋里屋外都要贴。什么“金钱满柜”、“抬头见喜”等贴了一屋,而且把“福”字倒过来贴,美其名曰:“福到来”。你再看外面,那就更全了,“金鸡满架”“肥猪满圈”“鸭鹅成群”……然后再在屋门上正正堂堂贴上“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其实,那时哪有“金钱”“鸡”“猪”的,穷地连打补丁布都没有。
  在这个偏僻的屯子里,只有根柱二剩子喝了点墨水。全屯子四十多户的对联差不多都出在他们俩的笔下,从小年(腊月廿三)到三十早上,这两家的方桌几乎没离过炕,一家一家的大红纸左一卷,右一卷放在他们家的炕上,柜盖上。二剩子和根柱呢?大笔一挥,伏在方桌上,一边自鸣得意地写着,一边喝着茶水。呵,神!有时不愿侍候,只要说一声没时间哪,我还得劈柴呢。立刻就会有人去帮他们劈柴。然后,像勤务兵似的围他们转来转去,又是给倒水,又是帮研墨。有的为了少等一会儿,特意到他们两父亲那去走后门。
  说起春联,还有一个笑话呢。
  那是七五年,那时,。写完了还不算完成任务,还有一些户连贴都不会贴。三十早上,根柱帮这家贴完,又帮助那家贴。可就是没有见表哥来找他。表哥往年贴对联都是他的承包户,贴完对联表哥会给他缓冻梨吃,这回不知怎么,他坐在家里等呀,还不见来请。突然,一种不祥之感袭上心来:“莫非他媳妇……”表哥他是知道的,他学名杨任江,读了五年书,一连蹲了四年,结果二年级都没上去,就回家种地了。和他一起种地的小青年都知道他的底,一到考试就是交白卷。就给他起了个“白卷”的绰号。他是冬月底结的婚,莫非他媳妇识字?于是,他便假装到他家借点东西去看看。
  那年贼冷贼冷,根柱哆哆嗦嗦往表哥家跑去。
  “哈哈哈……表哥,表哥,你怎么把‘肥猪满圈’贴到门上啦?”根柱到表哥家一看,只见他把“肥猪满圈”贴到了门上,于是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这一喊可不要紧,就见他们小两口的脸唰地红了。
  原来,他们俩在订婚时,都怕对方嫌文化低,虚报了文化,这年三十早上,表哥拿出前几天根柱给写的对联发起愁来。最后,他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秀芳,我抹浆子你贴呀?”
  “我不敢上高,我抹浆子你贴吧!”表嫂为了不露馅,急忙搪塞。
  表哥无奈,只好忐忑不安地贴,一边贴还一边问:“这个是不是贴这儿好?”
  “嗯,对,就贴那吧。”表嫂其实也一个大字不认识,但她为了面子总是含含糊糊地回答。
  他,她都在为自己庆幸没露馅,还以为贴地对呢,结果出了个大笑话。
  写对联时,根柱不但字写得好,招数也多,他不知从哪儿弄了点银粉末,在墨水未干撒上点,墨字就变得闪金亮银。他再用黄广告色在字的周围一描,那墨字一个个就变得金翅金鳞。这样对联他顶多一家送一副,各家舍不得贴到外面,两天半没了,就贴在屋里象供老祖宗一样贴得板板正正当画看。这时淑霞和风芹就羡慕地围在根柱身边,望着根柱的对联发呆,凤芹一会儿脸红,一会脸白。风芹和根柱的妹妹最要好,经常到根柱家玩,就常和根柱玩羊骨头。根柱每年都要将金翅金鳞的对联白送给风芹家一副。风芹小时候不在乎高兴拿着回去送给父亲,可大了以后风芹就把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接过对联看得两眼发呆。
  后来,他们大了,大了就发生愉快又不愉快的事。不想这些还好,一想这些,二剩子就上火,这辈子!这辈子!
  风芹长得漂亮,修长的身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像两颗黑宝石,两道浓眉象黑蝴蝶的两个翅膀。丰满的前胸,让人涎水欲滴。笑起来像银玲一样,又清又脆。
  根柱就和风芹恋上了。
  在风芹眼里,根柱是风流青年,二剩子是窝囊小伙。根柱两眼有神,二剩子两眼总是长眵目糊,不明不暗。根柱干净利索,二剩子鼻涕嘎巴不离。根柱口齿伶俐,心灵手巧,二剩子笨嘴拙腮,憨厚老实。根柱是生产队会计,二剩是社员。两个人一比,风芹当然选择根柱。铲地时,风芹总在上面留一条垄。根柱呢,毫不犹豫地走到这条垄,两个人开始还跟着大帮,铲着铲着便落下了。
  “风芹,累吗?”根柱帮风芹铲一下。
  “不累,你爸昨天上我家了。”
  “干啥?”
  “找我爸玩呗,净说不好听的。”
  “说啥?我爸也真是。”
  “我爸也愿意闹。”
  “说要割亲家。”说这话时,凤芹脸红红的,低下头要钻进地里。
  “闹他们的呗”根柱说:“真的你爸也能同意。”
  “赶明儿让你爸找人问问我爸呗。”
  “行。”
  “问也白问。”风芹笑了。
  “为啥?”
  “你那回拉屎弄我一脚屎事儿我爸还记得呢,他说……”
  “说啥?”
  “说没成想根柱这孩子出息这么快。”
  两个人甜蜜地笑了。
  前边那一对就不同了。
  淑霞虽然长得略胖一点,但铲地可是麻溜得索。刷刷几锄撵上二剩子。
  “哎,二剩子,回头看看。”
  “看啥?”
  “你看人家谈上了”淑霞真羡慕风芹。
  “有啥看的,谈就谈呗。”二剩子少根弦。
  “你那熊样一辈子也找不着对象。”
  “找不到拉倒。”
  “往后离我远点。”
  “是你让我挨着你的。”二剩子就是心实。
  “别跟我说话。”淑霞本想和二剩子也像风芹那样,谁知二剩子是个木头人。气得快铲几下上前边去了。淑霞也不知为什么,在风芹不和根柱一起时,总愿跑到根柱身边干活,她就觉得和根柱在一起有意思,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二剩子就更生气,见着淑霞也不搭理。可这两对恋人最后确定关系时,在屯子里引起不少议论,风云突变,酿成了这场婚姻变化。
  那天天很冷,天阴得黑沉沉的。根柱把风芹约到屯子北面小井房里。风芹脸色很难看,看来她也知道了点风声,根柱只好照直说。
  “风芹,昨天淑霞她爸找人去我家说亲了。”
  “我知道你嫌我成份不好。”
  “我爸爸……”
  “拉倒,没有你我死不了,跟谁过不一样生孩子吃饭。”
  “我要入党……村支书找我谈话了。”
  “我就知道你心眼花花。”风芹说完,一扭头走了。
  风芹没有眼泪,只有心泪。她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把她生在他们家,她躺在炕上睡不着,关于媒婆罗罗唆唆说二剩子如何如何,她一句也没听。二剩子啥样她早就知道,她真嫉妒淑霞有个好成份,前两天有一个人来给她介绍对象,她一听说是地主,连看也没看。她可不能让下一代也背着坏成份生活,她也不想让别人叫她地主婆。她选择了二剩子,她认为还是二剩子知根知底。她虽然心里难受,但毕竟是女人,女人大了就要有个家,生个孩子才是女人。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要跟二剩子结婚了。
  二剩子听说风芹答应嫁给他,就急忙让父母操办婚事。
  今天一早,根柱为表示歉意,亲自为风芹赶车送亲。屯子习惯要围屯子绕三圈才能入洞房。那天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龙马龙马,马有龙性。马车刚走两圈,突然有一辆拖拉机从此经过,马就毛了,车上三十多人都被甩到地下,娘家陪送的暖壶和盆子衣服摔了一地,新娘子风芹趴在车上哭着不知咋办才好,根柱见马拽不住,前面又是树林子,他急忙抱住车上的风芹往下跳,可这时车被树刮翻。
  二剩子跑到时,两个人被车砸在下面,二剩子抱着车就掫,大伙就喊先别掫,有人用刀把辕马绳套割断,卸下前边的马,等大伙掫起马车,根柱和风芹紧紧抱在一起被车砸扁了,一滴血没有。二剩子就哭着挖个坑把他俩埋在一起。
  后来那坟上长了两棵榆树,缠绕着长出有两米多高主干,四周都是茂密枝叶,分不出彼此。夏天人坐在树上,谁也看不见。当太阳火辣辣的时候,二剩子和根柱再也经不住瓜香的诱惑,就见两个人的口水开始往外流。
  “走,走。”忍是忍不住了,两个人把用杨树条做的伪装帽戴在头上,钻进苞米地。根柱把手一挥,学着侦察兵的样子走走停停。玉米地前面是一片没过头的谷地。两个人一前一后,轻轻地一垄一垄地把前面的谷子踩倒。谷地前面是黄豆地,这是二尿子为了防小偷种的矮棵作物。两个人蹲在黄豆地边侦察了一会儿,心跳得厉害,仿佛二尿子已抓住他们。但在瓜香诱惑下,见瓜窝棚静静的,就开始匍伏前进,身下的黄豆倒下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爬到黄豆地边,两个人把脑袋留在黄豆地里,对仅有一垄之隔的瓜地开始侦察,瓜太香了,使他们忘记了一切。根柱伸手摘下一个瓜,用拳头一下砸开,递给二剩子一半,两个人就趴在那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瓜还不太熟,有点生瓜味。这时根柱听见后面有响动,他回头一看,二尿子离他有四五步远,正猫着腰向他俩扑来,根柱爬起来就往瓜地跑,一边跑一边喊,二尿子来了。他窜到瓜地中央时,听见二剩子在后面叫唤,回头一看,二尿子正攥着二剩子头发往瓜窝棚走。正好前面一个瓜堆,他抱起两个就窜过瓜地,三蹦二蹦蹦过白菜地,钻进玉米地就没影了。根柱跑到屯子头树林带时,那颗像刚和敌人打一场遭遇战一样的心还在怦怦乱跳。他把手里的两个瓜藏在小榆树根下,往树林带头跑去。
  这时哭哭啼啼的二剩子已往回走。见了根柱就骂:“你坏死了,不告诉我就跑。”
  根柱说::“我还告诉你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我负责前边你负责后边吗?”
  二剩子挨了打又没理,就使出最后一招,“我不和你玩了,回家。”根柱把瓜拿出来分给二剩子,二剩子就高兴起来,一边吃一边笑,骂开二尿子那老灯台真鬼,他早看见谷子杆动弹了。吃完了,他们就脱得溜光光抱着衣服往大坑跑,跑到大坑边放下衣服,一个猛扎进水里,在水底下游出十几米才钻出来。比赛,比赛,两个人看谁扎猛扎地远。由东向西边扎,到了边再往东扎,二剩子总也不赢。根柱在二剩子累得精疲力尽时就说,晒太阳去。
  两个人就爬上岸,绕着大坑跑,一边跑一边喊:“一盆火两盆火,太阳出来晒晒我。”两个小光腚一前一后,身子晒得又黑又亮。
  喊够了再换一个词:“跑一跑,颠一颠,鸡巴卵子干一干。”一边跑还特意将他们的小肚挺着,小鸡鸡一撅一撅翘起,若是有大姑娘、小媳妇在身边路过,他们俩故意冲着人家把小鸡鸡摆弄摆弄。大姑娘害羞,红着脸急忙跑掉,小媳妇觉得很有意思,有的只是笑,有泼的就追上去,拧住胳膊,攥住小鸡鸡问:“还敢不敢了?”他们一开始还嘴硬,攥痛了,只好讨饶。为这两个人常常挨父母的打。打就打,打完了抹掉眼泪就拎着夹子去打鸟。鸟儿飞到夹子跟着,他们各揣心眼,二剩子往自己夹子前赶,根柱往自己夹子前赶。
  各找理由:“哎,你别赶飞了。”
  “你别赶过头。”后来打住了,两个人撒脚就跑过去……回家时,谁打得多就会分给对方几个。
  后来有了学校,两个人就让父母逼着上学。屯里又多了几个伙伴,那时村子里学校只有一二三年级,由一个姓吴的女教师教。
  根柱:“今天下午咱们坏老师。”
  二剩子:“行。”
  两个人趴着耳朵说完,笑着走出学校。下午上课后,吴老师讲完课到厕所方便,半天没回来。二剩子就和根柱就笑。原来这两个小子中午回家拿着锯锯了女厕所的踏板。吴老师刚踩上就掉进屎坑里。后来吴老师知道了,告诉了家长,两个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边哭一边叫着痛改前非。
  是狗改不了吃屎。
  根柱:“咱们坏风芹和淑霞。”
  二剩子早忘了屁股痛:“行。”
  两个人跑到半路挖一个坑,拉上屎,用小细树枝支上,再用鲜草伪装。然后躲进苞米地。不一会儿,风芹和淑霞两个人背着书包来了。
  正嘻嘻笑着往前走:“哎呀妈呀。”风芹掉进屎坑。风芹拔出腿来才知道,是踩上了屎。
  两个人站在那就冲着苞米地大骂:“缺德的根柱、二剩子出来,看回去不告诉你爸。”苞米地里面回答她们俩的是:“我的屎雷爆炸了,我的屎雷爆炸了。”
  冬天的白天短得吓人,还没堆完雪人天就黑了。屯子里的杨瘸子会讲古书,根柱和二剩子也跑去听,大人们嫌小孩闹,杨瘸子也怕小孩嘴没把门的说出去,那叫放毒,大队知道得挨斗,就把他们撵出来。那天根柱和二剩子偷着猫在大人身后进屋听,不料二剩子放了一个响屁。杨瘸子发现把他俩撵出去,出来根柱就给二剩子一脚。二剩子被根柱踹了一脚,心里挺生气,拿起一根葵花杆照着杨瘸子家挂在外面的水桶就一顿乱敲。忽然门有响动,二剩子撒脚就跑,根柱来不及跑,趴在墙角黑影里不敢动,那人影咚咚咚追出老远,不一会儿,二剩子象赖狗一样的叫唤声传来。这回二剩子不敢去了,根柱想起损招,两个人尿尿把门冻上。这回两个人把水桶敲得咣咣响,屋里人只能发恨地骂,出不来了。两个人这才笑着跑回家睡觉。
  娶媳妇玩,根柱和二剩子得找淑霞和风芹。这两个人再也不敢去杨瘸子家听书,就又把淑霞和风芹找来。根柱要风芹,风芹就高兴得合不上嘴,淑霞也想给根柱当媳妇,就扭着身子不愿意跟二剩子过,总挑毛病,一会儿“两口子”就打起来。没法玩了,根柱说我跟淑霞过,两个人假装搂着还没睡觉,那“小两口”又干起来。最后没着,四个人手心手背,反复几次,还是根柱和风芹做了夫妻。这回淑霞没啥可打的了,因为根柱和风芹使眼色她也没看见,只好将就着跟二剩子过。
  玩着玩着年就到了,一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这是农村的老习惯。不论谁家,是穷还是富,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图热闹图吉利。
  贴对联还有一些说道,不但门上贴,屋里屋外都要贴。什么“金钱满柜”、“抬头见喜”等贴了一屋,而且把“福”字倒过来贴,美其名曰:“福到来”。你再看外面,那就更全了,“金鸡满架”“肥猪满圈”“鸭鹅成群”……然后再在屋门上正正堂堂贴上“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其实,那时哪有“金钱”“鸡”“猪”的,穷地连打补丁布都没有。
  在这个偏僻的屯子里,只有根柱二剩子喝了点墨水。全屯子四十多户的对联差不多都出在他们俩的笔下,从小年(腊月廿三)到三十早上,这两家的方桌几乎没离过炕,一家一家的大红纸左一卷,右一卷放在他们家的炕上,柜盖上。二剩子和根柱呢?大笔一挥,伏在方桌上,一边自鸣得意地写着,一边喝着茶水。呵,神!有时不愿侍候,只要说一声没时间哪,我还得劈柴呢。立刻就会有人去帮他们劈柴。然后,像勤务兵似的围他们转来转去,又是给倒水,又是帮研墨。有的为了少等一会儿,特意到他们两父亲那去走后门。
  说起春联,还有一个笑话呢。
  那是七五年,那时,。写完了还不算完成任务,还有一些户连贴都不会贴。三十早上,根柱帮这家贴完,又帮助那家贴。可就是没有见表哥来找他。表哥往年贴对联都是他的承包户,贴完对联表哥会给他缓冻梨吃,这回不知怎么,他坐在家里等呀,还不见来请。突然,一种不祥之感袭上心来:“莫非他媳妇……”表哥他是知道的,他学名杨任江,读了五年书,一连蹲了四年,结果二年级都没上去,就回家种地了。和他一起种地的小青年都知道他的底,一到考试就是交白卷。就给他起了个“白卷”的绰号。他是冬月底结的婚,莫非他媳妇识字?于是,他便假装到他家借点东西去看看。
  那年贼冷贼冷,根柱哆哆嗦嗦往表哥家跑去。
  “哈哈哈……表哥,表哥,你怎么把‘肥猪满圈’贴到门上啦?”根柱到表哥家一看,只见他把“肥猪满圈”贴到了门上,于是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这一喊可不要紧,就见他们小两口的脸唰地红了。
  原来,他们俩在订婚时,都怕对方嫌文化低,虚报了文化,这年三十早上,表哥拿出前几天根柱给写的对联发起愁来。最后,他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秀芳,我抹浆子你贴呀?”
  “我不敢上高,我抹浆子你贴吧!”表嫂为了不露馅,急忙搪塞。
  表哥无奈,只好忐忑不安地贴,一边贴还一边问:“这个是不是贴这儿好?”
  “嗯,对,就贴那吧。”表嫂其实也一个大字不认识,但她为了面子总是含含糊糊地回答。
  他,她都在为自己庆幸没露馅,还以为贴地对呢,结果出了个大笑话。
  写对联时,根柱不但字写得好,招数也多,他不知从哪儿弄了点银粉末,在墨水未干撒上点,墨字就变得闪金亮银。他再用黄广告色在字的周围一描,那墨字一个个就变得金翅金鳞。这样对联他顶多一家送一副,各家舍不得贴到外面,两天半没了,就贴在屋里象供老祖宗一样贴得板板正正当画看。这时淑霞和风芹就羡慕地围在根柱身边,望着根柱的对联发呆,凤芹一会儿脸红,一会脸白。风芹和根柱的妹妹最要好,经常到根柱家玩,就常和根柱玩羊骨头。根柱每年都要将金翅金鳞的对联白送给风芹家一副。风芹小时候不在乎高兴拿着回去送给父亲,可大了以后风芹就把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接过对联看得两眼发呆。
  后来,他们大了,大了就发生愉快又不愉快的事。不想这些还好,一想这些,二剩子就上火,这辈子!这辈子!
  风芹长得漂亮,修长的身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像两颗黑宝石,两道浓眉象黑蝴蝶的两个翅膀。丰满的前胸,让人涎水欲滴。笑起来像银玲一样,又清又脆。
  根柱就和风芹恋上了。
  在风芹眼里,根柱是风流青年,二剩子是窝囊小伙。根柱两眼有神,二剩子两眼总是长眵目糊,不明不暗。根柱干净利索,二剩子鼻涕嘎巴不离。根柱口齿伶俐,心灵手巧,二剩子笨嘴拙腮,憨厚老实。根柱是生产队会计,二剩是社员。两个人一比,风芹当然选择根柱。铲地时,风芹总在上面留一条垄。根柱呢,毫不犹豫地走到这条垄,两个人开始还跟着大帮,铲着铲着便落下了。
  “风芹,累吗?”根柱帮风芹铲一下。
  “不累,你爸昨天上我家了。”
  “干啥?”
  “找我爸玩呗,净说不好听的。”
  “说啥?我爸也真是。”
  “我爸也愿意闹。”
  “说要割亲家。”说这话时,凤芹脸红红的,低下头要钻进地里。
  “闹他们的呗”根柱说:“真的你爸也能同意。”
  “赶明儿让你爸找人问问我爸呗。”
  “行。”
  “问也白问。”风芹笑了。
  “为啥?”
  “你那回拉屎弄我一脚屎事儿我爸还记得呢,他说……”
  “说啥?”
  “说没成想根柱这孩子出息这么快。”
  两个人甜蜜地笑了。
  前边那一对就不同了。
  淑霞虽然长得略胖一点,但铲地可是麻溜得索。刷刷几锄撵上二剩子。
  “哎,二剩子,回头看看。”
  “看啥?”
  “你看人家谈上了”淑霞真羡慕风芹。
  “有啥看的,谈就谈呗。”二剩子少根弦。
  “你那熊样一辈子也找不着对象。”
  “找不到拉倒。”
  “往后离我远点。”
  “是你让我挨着你的。”二剩子就是心实。
  “别跟我说话。”淑霞本想和二剩子也像风芹那样,谁知二剩子是个木头人。气得快铲几下上前边去了。淑霞也不知为什么,在风芹不和根柱一起时,总愿跑到根柱身边干活,她就觉得和根柱在一起有意思,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二剩子就更生气,见着淑霞也不搭理。可这两对恋人最后确定关系时,在屯子里引起不少议论,风云突变,酿成了这场婚姻变化。
  那天天很冷,天阴得黑沉沉的。根柱把风芹约到屯子北面小井房里。风芹脸色很难看,看来她也知道了点风声,根柱只好照直说。
  “风芹,昨天淑霞她爸找人去我家说亲了。”
  “我知道你嫌我成份不好。”
  “我爸爸……”
  “拉倒,没有你我死不了,跟谁过不一样生孩子吃饭。”
  “我要入党……村支书找我谈话了。”
  “我就知道你心眼花花。”风芹说完,一扭头走了。
  风芹没有眼泪,只有心泪。她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把她生在他们家,她躺在炕上睡不着,关于媒婆罗罗唆唆说二剩子如何如何,她一句也没听。二剩子啥样她早就知道,她真嫉妒淑霞有个好成份,前两天有一个人来给她介绍对象,她一听说是地主,连看也没看。她可不能让下一代也背着坏成份生活,她也不想让别人叫她地主婆。她选择了二剩子,她认为还是二剩子知根知底。她虽然心里难受,但毕竟是女人,女人大了就要有个家,生个孩子才是女人。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要跟二剩子结婚了。
  二剩子听说风芹答应嫁给他,就急忙让父母操办婚事。
  今天一早,根柱为表示歉意,亲自为风芹赶车送亲。屯子习惯要围屯子绕三圈才能入洞房。那天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龙马龙马,马有龙性。马车刚走两圈,突然有一辆拖拉机从此经过,马就毛了,车上三十多人都被甩到地下,娘家陪送的暖壶和盆子衣服摔了一地,新娘子风芹趴在车上哭着不知咋办才好,根柱见马拽不住,前面又是树林子,他急忙抱住车上的风芹往下跳,可这时车被树刮翻。
  二剩子跑到时,两个人被车砸在下面,二剩子抱着车就掫,大伙就喊先别掫,有人用刀把辕马绳套割断,卸下前边的马,等大伙掫起马车,根柱和风芹紧紧抱在一起被车砸扁了,一滴血没有。二剩子就哭着挖个坑把他俩埋在一起。
  后来那坟上长了两棵榆树,缠绕着长出有两米多高主干,四周都是茂密枝叶,分不出彼此。夏天人坐在树上,谁也看不见。当太阳火辣辣的时候,二剩子和根柱再也经不住瓜香的诱惑,就见两个人的口水开始往外流。
  “走,走。”忍是忍不住了,两个人把用杨树条做的伪装帽戴在头上,钻进苞米地。根柱把手一挥,学着侦察兵的样子走走停停。玉米地前面是一片没过头的谷地。两个人一前一后,轻轻地一垄一垄地把前面的谷子踩倒。谷地前面是黄豆地,这是二尿子为了防小偷种的矮棵作物。两个人蹲在黄豆地边侦察了一会儿,心跳得厉害,仿佛二尿子已抓住他们。但在瓜香诱惑下,见瓜窝棚静静的,就开始匍伏前进,身下的黄豆倒下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爬到黄豆地边,两个人把脑袋留在黄豆地里,对仅有一垄之隔的瓜地开始侦察,瓜太香了,使他们忘记了一切。根柱伸手摘下一个瓜,用拳头一下砸开,递给二剩子一半,两个人就趴在那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瓜还不太熟,有点生瓜味。这时根柱听见后面有响动,他回头一看,二尿子离他有四五步远,正猫着腰向他俩扑来,根柱爬起来就往瓜地跑,一边跑一边喊,二尿子来了。他窜到瓜地中央时,听见二剩子在后面叫唤,回头一看,二尿子正攥着二剩子头发往瓜窝棚走。正好前面一个瓜堆,他抱起两个就窜过瓜地,三蹦二蹦蹦过白菜地,钻进玉米地就没影了。根柱跑到屯子头树林带时,那颗像刚和敌人打一场遭遇战一样的心还在怦怦乱跳。他把手里的两个瓜藏在小榆树根下,往树林带头跑去。
  这时哭哭啼啼的二剩子已往回走。见了根柱就骂:“你坏死了,不告诉我就跑。”
  根柱说::“我还告诉你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我负责前边你负责后边吗?”
  二剩子挨了打又没理,就使出最后一招,“我不和你玩了,回家。”根柱把瓜拿出来分给二剩子,二剩子就高兴起来,一边吃一边笑,骂开二尿子那老灯台真鬼,他早看见谷子杆动弹了。吃完了,他们就脱得溜光光抱着衣服往大坑跑,跑到大坑边放下衣服,一个猛扎进水里,在水底下游出十几米才钻出来。比赛,比赛,两个人看谁扎猛扎地远。由东向西边扎,到了边再往东扎,二剩子总也不赢。根柱在二剩子累得精疲力尽时就说,晒太阳去。
  两个人就爬上岸,绕着大坑跑,一边跑一边喊:“一盆火两盆火,太阳出来晒晒我。”两个小光腚一前一后,身子晒得又黑又亮。
  喊够了再换一个词:“跑一跑,颠一颠,鸡巴卵子干一干。”一边跑还特意将他们的小肚挺着,小鸡鸡一撅一撅翘起,若是有大姑娘、小媳妇在身边路过,他们俩故意冲着人家把小鸡鸡摆弄摆弄。大姑娘害羞,红着脸急忙跑掉,小媳妇觉得很有意思,有的只是笑,有泼的就追上去,拧住胳膊,攥住小鸡鸡问:“还敢不敢了?”他们一开始还嘴硬,攥痛了,只好讨饶。为这两个人常常挨父母的打。打就打,打完了抹掉眼泪就拎着夹子去打鸟。鸟儿飞到夹子跟着,他们各揣心眼,二剩子往自己夹子前赶,根柱往自己夹子前赶。
  各找理由:“哎,你别赶飞了。”
  “你别赶过头。”后来打住了,两个人撒脚就跑过去……回家时,谁打得多就会分给对方几个。
  后来有了学校,两个人就让父母逼着上学。屯里又多了几个伙伴,那时村子里学校只有一二三年级,由一个姓吴的女教师教。
  根柱:“今天下午咱们坏老师。”
  二剩子:“行。”
  两个人趴着耳朵说完,笑着走出学校。下午上课后,吴老师讲完课到厕所方便,半天没回来。二剩子就和根柱就笑。原来这两个小子中午回家拿着锯锯了女厕所的踏板。吴老师刚踩上就掉进屎坑里。后来吴老师知道了,告诉了家长,两个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边哭一边叫着痛改前非。
  是狗改不了吃屎。
  根柱:“咱们坏风芹和淑霞。”
  二剩子早忘了屁股痛:“行。”
  两个人跑到半路挖一个坑,拉上屎,用小细树枝支上,再用鲜草伪装。然后躲进苞米地。不一会儿,风芹和淑霞两个人背着书包来了。
  正嘻嘻笑着往前走:“哎呀妈呀。”风芹掉进屎坑。风芹拔出腿来才知道,是踩上了屎。
  两个人站在那就冲着苞米地大骂:“缺德的根柱、二剩子出来,看回去不告诉你爸。”苞米地里面回答她们俩的是:“我的屎雷爆炸了,我的屎雷爆炸了。”
  冬天的白天短得吓人,还没堆完雪人天就黑了。屯子里的杨瘸子会讲古书,根柱和二剩子也跑去听,大人们嫌小孩闹,杨瘸子也怕小孩嘴没把门的说出去,那叫放毒,大队知道得挨斗,就把他们撵出来。那天根柱和二剩子偷着猫在大人身后进屋听,不料二剩子放了一个响屁。杨瘸子发现把他俩撵出去,出来根柱就给二剩子一脚。二剩子被根柱踹了一脚,心里挺生气,拿起一根葵花杆照着杨瘸子家挂在外面的水桶就一顿乱敲。忽然门有响动,二剩子撒脚就跑,根柱来不及跑,趴在墙角黑影里不敢动,那人影咚咚咚追出老远,不一会儿,二剩子象赖狗一样的叫唤声传来。这回二剩子不敢去了,根柱想起损招,两个人尿尿把门冻上。这回两个人把水桶敲得咣咣响,屋里人只能发恨地骂,出不来了。两个人这才笑着跑回家睡觉。
  娶媳妇玩,根柱和二剩子得找淑霞和风芹。这两个人再也不敢去杨瘸子家听书,就又把淑霞和风芹找来。根柱要风芹,风芹就高兴得合不上嘴,淑霞也想给根柱当媳妇,就扭着身子不愿意跟二剩子过,总挑毛病,一会儿“两口子”就打起来。没法玩了,根柱说我跟淑霞过,两个人假装搂着还没睡觉,那“小两口”又干起来。最后没着,四个人手心手背,反复几次,还是根柱和风芹做了夫妻。这回淑霞没啥可打的了,因为根柱和风芹使眼色她也没看见,只好将就着跟二剩子过。
  玩着玩着年就到了,一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这是农村的老习惯。不论谁家,是穷还是富,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图热闹图吉利。
  贴对联还有一些说道,不但门上贴,屋里屋外都要贴。什么“金钱满柜”、“抬头见喜”等贴了一屋,而且把“福”字倒过来贴,美其名曰:“福到来”。你再看外面,那就更全了,“金鸡满架”“肥猪满圈”“鸭鹅成群”……然后再在屋门上正正堂堂贴上“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其实,那时哪有“金钱”“鸡”“猪”的,穷地连打补丁布都没有。
  在这个偏僻的屯子里,只有根柱二剩子喝了点墨水。全屯子四十多户的对联差不多都出在他们俩的笔下,从小年(腊月廿三)到三十早上,这两家的方桌几乎没离过炕,一家一家的大红纸左一卷,右一卷放在他们家的炕上,柜盖上。二剩子和根柱呢?大笔一挥,伏在方桌上,一边自鸣得意地写着,一边喝着茶水。呵,神!有时不愿侍候,只要说一声没时间哪,我还得劈柴呢。立刻就会有人去帮他们劈柴。然后,像勤务兵似的围他们转来转去,又是给倒水,又是帮研墨。有的为了少等一会儿,特意到他们两父亲那去走后门。
  说起春联,还有一个笑话呢。
  那是七五年,那时,。写完了还不算完成任务,还有一些户连贴都不会贴。三十早上,根柱帮这家贴完,又帮助那家贴。可就是没有见表哥来找他。表哥往年贴对联都是他的承包户,贴完对联表哥会给他缓冻梨吃,这回不知怎么,他坐在家里等呀,还不见来请。突然,一种不祥之感袭上心来:“莫非他媳妇……”表哥他是知道的,他学名杨任江,读了五年书,一连蹲了四年,结果二年级都没上去,就回家种地了。和他一起种地的小青年都知道他的底,一到考试就是交白卷。就给他起了个“白卷”的绰号。他是冬月底结的婚,莫非他媳妇识字?于是,他便假装到他家借点东西去看看。
  那年贼冷贼冷,根柱哆哆嗦嗦往表哥家跑去。
  “哈哈哈……表哥,表哥,你怎么把‘肥猪满圈’贴到门上啦?”根柱到表哥家一看,只见他把“肥猪满圈”贴到了门上,于是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这一喊可不要紧,就见他们小两口的脸唰地红了。
  原来,他们俩在订婚时,都怕对方嫌文化低,虚报了文化,这年三十早上,表哥拿出前几天根柱给写的对联发起愁来。最后,他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秀芳,我抹浆子你贴呀?”
  “我不敢上高,我抹浆子你贴吧!”表嫂为了不露馅,急忙搪塞。
  表哥无奈,只好忐忑不安地贴,一边贴还一边问:“这个是不是贴这儿好?”
  “嗯,对,就贴那吧。”表嫂其实也一个大字不认识,但她为了面子总是含含糊糊地回答。
  他,她都在为自己庆幸没露馅,还以为贴地对呢,结果出了个大笑话。
  写对联时,根柱不但字写得好,招数也多,他不知从哪儿弄了点银粉末,在墨水未干撒上点,墨字就变得闪金亮银。他再用黄广告色在字的周围一描,那墨字一个个就变得金翅金鳞。这样对联他顶多一家送一副,各家舍不得贴到外面,两天半没了,就贴在屋里象供老祖宗一样贴得板板正正当画看。这时淑霞和风芹就羡慕地围在根柱身边,望着根柱的对联发呆,凤芹一会儿脸红,一会脸白。风芹和根柱的妹妹最要好,经常到根柱家玩,就常和根柱玩羊骨头。根柱每年都要将金翅金鳞的对联白送给风芹家一副。风芹小时候不在乎高兴拿着回去送给父亲,可大了以后风芹就把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接过对联看得两眼发呆。
  后来,他们大了,大了就发生愉快又不愉快的事。不想这些还好,一想这些,二剩子就上火,这辈子!这辈子!
  风芹长得漂亮,修长的身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像两颗黑宝石,两道浓眉象黑蝴蝶的两个翅膀。丰满的前胸,让人涎水欲滴。笑起来像银玲一样,又清又脆。
  根柱就和风芹恋上了。
  在风芹眼里,根柱是风流青年,二剩子是窝囊小伙。根柱两眼有神,二剩子两眼总是长眵目糊,不明不暗。根柱干净利索,二剩子鼻涕嘎巴不离。根柱口齿伶俐,心灵手巧,二剩子笨嘴拙腮,憨厚老实。根柱是生产队会计,二剩是社员。两个人一比,风芹当然选择根柱。铲地时,风芹总在上面留一条垄。根柱呢,毫不犹豫地走到这条垄,两个人开始还跟着大帮,铲着铲着便落下了。
  “风芹,累吗?”根柱帮风芹铲一下。
  “不累,你爸昨天上我家了。”
  “干啥?”
  “找我爸玩呗,净说不好听的。”
  “说啥?我爸也真是。”
  “我爸也愿意闹。”
  “说要割亲家。”说这话时,凤芹脸红红的,低下头要钻进地里。
  “闹他们的呗”根柱说:“真的你爸也能同意。”
  “赶明儿让你爸找人问问我爸呗。”
  “行。”
  “问也白问。”风芹笑了。
  “为啥?”
  “你那回拉屎弄我一脚屎事儿我爸还记得呢,他说……”
  “说啥?”
  “说没成想根柱这孩子出息这么快。”
  两个人甜蜜地笑了。
  前边那一对就不同了。
  淑霞虽然长得略胖一点,但铲地可是麻溜得索。刷刷几锄撵上二剩子。
  “哎,二剩子,回头看看。”
  “看啥?”
  “你看人家谈上了”淑霞真羡慕风芹。
  “有啥看的,谈就谈呗。”二剩子少根弦。
  “你那熊样一辈子也找不着对象。”
  “找不到拉倒。”
  “往后离我远点。”
  “是你让我挨着你的。”二剩子就是心实。
  “别跟我说话。”淑霞本想和二剩子也像风芹那样,谁知二剩子是个木头人。气得快铲几下上前边去了。淑霞也不知为什么,在风芹不和根柱一起时,总愿跑到根柱身边干活,她就觉得和根柱在一起有意思,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二剩子就更生气,见着淑霞也不搭理。可这两对恋人最后确定关系时,在屯子里引起不少议论,风云突变,酿成了这场婚姻变化。
  那天天很冷,天阴得黑沉沉的。根柱把风芹约到屯子北面小井房里。风芹脸色很难看,看来她也知道了点风声,根柱只好照直说。
  “风芹,昨天淑霞她爸找人去我家说亲了。”
  “我知道你嫌我成份不好。”
  “我爸爸……”
  “拉倒,没有你我死不了,跟谁过不一样生孩子吃饭。”
  “我要入党……村支书找我谈话了。”
  “我就知道你心眼花花。”风芹说完,一扭头走了。
  风芹没有眼泪,只有心泪。她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把她生在他们家,她躺在炕上睡不着,关于媒婆罗罗唆唆说二剩子如何如何,她一句也没听。二剩子啥样她早就知道,她真嫉妒淑霞有个好成份,前两天有一个人来给她介绍对象,她一听说是地主,连看也没看。她可不能让下一代也背着坏成份生活,她也不想让别人叫她地主婆。她选择了二剩子,她认为还是二剩子知根知底。她虽然心里难受,但毕竟是女人,女人大了就要有个家,生个孩子才是女人。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要跟二剩子结婚了。
  二剩子听说风芹答应嫁给他,就急忙让父母操办婚事。
  今天一早,根柱为表示歉意,亲自为风芹赶车送亲。屯子习惯要围屯子绕三圈才能入洞房。那天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龙马龙马,马有龙性。马车刚走两圈,突然有一辆拖拉机从此经过,马就毛了,车上三十多人都被甩到地下,娘家陪送的暖壶和盆子衣服摔了一地,新娘子风芹趴在车上哭着不知咋办才好,根柱见马拽不住,前面又是树林子,他急忙抱住车上的风芹往下跳,可这时车被树刮翻。
  二剩子跑到时,两个人被车砸在下面,二剩子抱着车就掫,大伙就喊先别掫,有人用刀把辕马绳套割断,卸下前边的马,等大伙掫起马车,根柱和风芹紧紧抱在一起被车砸扁了,一滴血没有。二剩子就哭着挖个坑把他俩埋在一起。
  后来那坟上长了两棵榆树,缠绕着长出有两米多高主干,四周都是茂密枝叶,分不出彼此。夏天人坐在树上,谁也看不见。当太阳火辣辣的时候,二剩子和根柱再也经不住瓜香的诱惑,就见两个人的口水开始往外流。
  “走,走。”忍是忍不住了,两个人把用杨树条做的伪装帽戴在头上,钻进苞米地。根柱把手一挥,学着侦察兵的样子走走停停。玉米地前面是一片没过头的谷地。两个人一前一后,轻轻地一垄一垄地把前面的谷子踩倒。谷地前面是黄豆地,这是二尿子为了防小偷种的矮棵作物。两个人蹲在黄豆地边侦察了一会儿,心跳得厉害,仿佛二尿子已抓住他们。但在瓜香诱惑下,见瓜窝棚静静的,就开始匍伏前进,身下的黄豆倒下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爬到黄豆地边,两个人把脑袋留在黄豆地里,对仅有一垄之隔的瓜地开始侦察,瓜太香了,使他们忘记了一切。根柱伸手摘下一个瓜,用拳头一下砸开,递给二剩子一半,两个人就趴在那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瓜还不太熟,有点生瓜味。这时根柱听见后面有响动,他回头一看,二尿子离他有四五步远,正猫着腰向他俩扑来,根柱爬起来就往瓜地跑,一边跑一边喊,二尿子来了。他窜到瓜地中央时,听见二剩子在后面叫唤,回头一看,二尿子正攥着二剩子头发往瓜窝棚走。正好前面一个瓜堆,他抱起两个就窜过瓜地,三蹦二蹦蹦过白菜地,钻进玉米地就没影了。根柱跑到屯子头树林带时,那颗像刚和敌人打一场遭遇战一样的心还在怦怦乱跳。他把手里的两个瓜藏在小榆树根下,往树林带头跑去。
  这时哭哭啼啼的二剩子已往回走。见了根柱就骂:“你坏死了,不告诉我就跑。”
  根柱说::“我还告诉你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我负责前边你负责后边吗?”
  二剩子挨了打又没理,就使出最后一招,“我不和你玩了,回家。”根柱把瓜拿出来分给二剩子,二剩子就高兴起来,一边吃一边笑,骂开二尿子那老灯台真鬼,他早看见谷子杆动弹了。吃完了,他们就脱得溜光光抱着衣服往大坑跑,跑到大坑边放下衣服,一个猛扎进水里,在水底下游出十几米才钻出来。比赛,比赛,两个人看谁扎猛扎地远。由东向西边扎,到了边再往东扎,二剩子总也不赢。根柱在二剩子累得精疲力尽时就说,晒太阳去。
  两个人就爬上岸,绕着大坑跑,一边跑一边喊:“一盆火两盆火,太阳出来晒晒我。”两个小光腚一前一后,身子晒得又黑又亮。
  喊够了再换一个词:“跑一跑,颠一颠,鸡巴卵子干一干。”一边跑还特意将他们的小肚挺着,小鸡鸡一撅一撅翘起,若是有大姑娘、小媳妇在身边路过,他们俩故意冲着人家把小鸡鸡摆弄摆弄。大姑娘害羞,红着脸急忙跑掉,小媳妇觉得很有意思,有的只是笑,有泼的就追上去,拧住胳膊,攥住小鸡鸡问:“还敢不敢了?”他们一开始还嘴硬,攥痛了,只好讨饶。为这两个人常常挨父母的打。打就打,打完了抹掉眼泪就拎着夹子去打鸟。鸟儿飞到夹子跟着,他们各揣心眼,二剩子往自己夹子前赶,根柱往自己夹子前赶。
  各找理由:“哎,你别赶飞了。”
  “你别赶过头。”后来打住了,两个人撒脚就跑过去……回家时,谁打得多就会分给对方几个。
  后来有了学校,两个人就让父母逼着上学。屯里又多了几个伙伴,那时村子里学校只有一二三年级,由一个姓吴的女教师教。
  根柱:“今天下午咱们坏老师。”
  二剩子:“行。”
  两个人趴着耳朵说完,笑着走出学校。下午上课后,吴老师讲完课到厕所方便,半天没回来。二剩子就和根柱就笑。原来这两个小子中午回家拿着锯锯了女厕所的踏板。吴老师刚踩上就掉进屎坑里。后来吴老师知道了,告诉了家长,两个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边哭一边叫着痛改前非。
  是狗改不了吃屎。
  根柱:“咱们坏风芹和淑霞。”
  二剩子早忘了屁股痛:“行。”
  两个人跑到半路挖一个坑,拉上屎,用小细树枝支上,再用鲜草伪装。然后躲进苞米地。不一会儿,风芹和淑霞两个人背着书包来了。
  正嘻嘻笑着往前走:“哎呀妈呀。”风芹掉进屎坑。风芹拔出腿来才知道,是踩上了屎。
  两个人站在那就冲着苞米地大骂:“缺德的根柱、二剩子出来,看回去不告诉你爸。”苞米地里面回答她们俩的是:“我的屎雷爆炸了,我的屎雷爆炸了。”
  冬天的白天短得吓人,还没堆完雪人天就黑了。屯子里的杨瘸子会讲古书,根柱和二剩子也跑去听,大人们嫌小孩闹,杨瘸子也怕小孩嘴没把门的说出去,那叫放毒,大队知道得挨斗,就把他们撵出来。那天根柱和二剩子偷着猫在大人身后进屋听,不料二剩子放了一个响屁。杨瘸子发现把他俩撵出去,出来根柱就给二剩子一脚。二剩子被根柱踹了一脚,心里挺生气,拿起一根葵花杆照着杨瘸子家挂在外面的水桶就一顿乱敲。忽然门有响动,二剩子撒脚就跑,根柱来不及跑,趴在墙角黑影里不敢动,那人影咚咚咚追出老远,不一会儿,二剩子象赖狗一样的叫唤声传来。这回二剩子不敢去了,根柱想起损招,两个人尿尿把门冻上。这回两个人把水桶敲得咣咣响,屋里人只能发恨地骂,出不来了。两个人这才笑着跑回家睡觉。
  娶媳妇玩,根柱和二剩子得找淑霞和风芹。这两个人再也不敢去杨瘸子家听书,就又把淑霞和风芹找来。根柱要风芹,风芹就高兴得合不上嘴,淑霞也想给根柱当媳妇,就扭着身子不愿意跟二剩子过,总挑毛病,一会儿“两口子”就打起来。没法玩了,根柱说我跟淑霞过,两个人假装搂着还没睡觉,那“小两口”又干起来。最后没着,四个人手心手背,反复几次,还是根柱和风芹做了夫妻。这回淑霞没啥可打的了,因为根柱和风芹使眼色她也没看见,只好将就着跟二剩子过。
  玩着玩着年就到了,一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这是农村的老习惯。不论谁家,是穷还是富,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图热闹图吉利。
  贴对联还有一些说道,不但门上贴,屋里屋外都要贴。什么“金钱满柜”、“抬头见喜”等贴了一屋,而且把“福”字倒过来贴,美其名曰:“福到来”。你再看外面,那就更全了,“金鸡满架”“肥猪满圈”“鸭鹅成群”……然后再在屋门上正正堂堂贴上“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其实,那时哪有“金钱”“鸡”“猪”的,穷地连打补丁布都没有。
  在这个偏僻的屯子里,只有根柱二剩子喝了点墨水。全屯子四十多户的对联差不多都出在他们俩的笔下,从小年(腊月廿三)到三十早上,这两家的方桌几乎没离过炕,一家一家的大红纸左一卷,右一卷放在他们家的炕上,柜盖上。二剩子和根柱呢?大笔一挥,伏在方桌上,一边自鸣得意地写着,一边喝着茶水。呵,神!有时不愿侍候,只要说一声没时间哪,我还得劈柴呢。立刻就会有人去帮他们劈柴。然后,像勤务兵似的围他们转来转去,又是给倒水,又是帮研墨。有的为了少等一会儿,特意到他们两父亲那去走后门。
  说起春联,还有一个笑话呢。
  那是七五年,那时,。写完了还不算完成任务,还有一些户连贴都不会贴。三十早上,根柱帮这家贴完,又帮助那家贴。可就是没有见表哥来找他。表哥往年贴对联都是他的承包户,贴完对联表哥会给他缓冻梨吃,这回不知怎么,他坐在家里等呀,还不见来请。突然,一种不祥之感袭上心来:“莫非他媳妇……”表哥他是知道的,他学名杨任江,读了五年书,一连蹲了四年,结果二年级都没上去,就回家种地了。和他一起种地的小青年都知道他的底,一到考试就是交白卷。就给他起了个“白卷”的绰号。他是冬月底结的婚,莫非他媳妇识字?于是,他便假装到他家借点东西去看看。
  那年贼冷贼冷,根柱哆哆嗦嗦往表哥家跑去。
  “哈哈哈……表哥,表哥,你怎么把‘肥猪满圈’贴到门上啦?”根柱到表哥家一看,只见他把“肥猪满圈”贴到了门上,于是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这一喊可不要紧,就见他们小两口的脸唰地红了。
  原来,他们俩在订婚时,都怕对方嫌文化低,虚报了文化,这年三十早上,表哥拿出前几天根柱给写的对联发起愁来。最后,他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秀芳,我抹浆子你贴呀?”
  “我不敢上高,我抹浆子你贴吧!”表嫂为了不露馅,急忙搪塞。
  表哥无奈,只好忐忑不安地贴,一边贴还一边问:“这个是不是贴这儿好?”
  “嗯,对,就贴那吧。”表嫂其实也一个大字不认识,但她为了面子总是含含糊糊地回答。
  他,她都在为自己庆幸没露馅,还以为贴地对呢,结果出了个大笑话。
  写对联时,根柱不但字写得好,招数也多,他不知从哪儿弄了点银粉末,在墨水未干撒上点,墨字就变得闪金亮银。他再用黄广告色在字的周围一描,那墨字一个个就变得金翅金鳞。这样对联他顶多一家送一副,各家舍不得贴到外面,两天半没了,就贴在屋里象供老祖宗一样贴得板板正正当画看。这时淑霞和风芹就羡慕地围在根柱身边,望着根柱的对联发呆,凤芹一会儿脸红,一会脸白。风芹和根柱的妹妹最要好,经常到根柱家玩,就常和根柱玩羊骨头。根柱每年都要将金翅金鳞的对联白送给风芹家一副。风芹小时候不在乎高兴拿着回去送给父亲,可大了以后风芹就把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接过对联看得两眼发呆。
  后来,他们大了,大了就发生愉快又不愉快的事。不想这些还好,一想这些,二剩子就上火,这辈子!这辈子!
  风芹长得漂亮,修长的身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像两颗黑宝石,两道浓眉象黑蝴蝶的两个翅膀。丰满的前胸,让人涎水欲滴。笑起来像银玲一样,又清又脆。
  根柱就和风芹恋上了。
  在风芹眼里,根柱是风流青年,二剩子是窝囊小伙。根柱两眼有神,二剩子两眼总是长眵目糊,不明不暗。根柱干净利索,二剩子鼻涕嘎巴不离。根柱口齿伶俐,心灵手巧,二剩子笨嘴拙腮,憨厚老实。根柱是生产队会计,二剩是社员。两个人一比,风芹当然选择根柱。铲地时,风芹总在上面留一条垄。根柱呢,毫不犹豫地走到这条垄,两个人开始还跟着大帮,铲着铲着便落下了。
  “风芹,累吗?”根柱帮风芹铲一下。
  “不累,你爸昨天上我家了。”
  “干啥?”
  “找我爸玩呗,净说不好听的。”
  “说啥?我爸也真是。”
  “我爸也愿意闹。”
  “说要割亲家。”说这话时,凤芹脸红红的,低下头要钻进地里。
  “闹他们的呗”根柱说:“真的你爸也能同意。”
  “赶明儿让你爸找人问问我爸呗。”
  “行。”
  “问也白问。”风芹笑了。
  “为啥?”
  “你那回拉屎弄我一脚屎事儿我爸还记得呢,他说……”
  “说啥?”
  “说没成想根柱这孩子出息这么快。”
  两个人甜蜜地笑了。
  前边那一对就不同了。
  淑霞虽然长得略胖一点,但铲地可是麻溜得索。刷刷几锄撵上二剩子。
  “哎,二剩子,回头看看。”
  “看啥?”
  “你看人家谈上了”淑霞真羡慕风芹。
  “有啥看的,谈就谈呗。”二剩子少根弦。
  “你那熊样一辈子也找不着对象。”
  “找不到拉倒。”
  “往后离我远点。”
  “是你让我挨着你的。”二剩子就是心实。
  “别跟我说话。”淑霞本想和二剩子也像风芹那样,谁知二剩子是个木头人。气得快铲几下上前边去了。淑霞也不知为什么,在风芹不和根柱一起时,总愿跑到根柱身边干活,她就觉得和根柱在一起有意思,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二剩子就更生气,见着淑霞也不搭理。可这两对恋人最后确定关系时,在屯子里引起不少议论,风云突变,酿成了这场婚姻变化。
  那天天很冷,天阴得黑沉沉的。根柱把风芹约到屯子北面小井房里。风芹脸色很难看,看来她也知道了点风声,根柱只好照直说。
  “风芹,昨天淑霞她爸找人去我家说亲了。”
  “我知道你嫌我成份不好。”
  “我爸爸……”
  “拉倒,没有你我死不了,跟谁过不一样生孩子吃饭。”
  “我要入党……村支书找我谈话了。”
  “我就知道你心眼花花。”风芹说完,一扭头走了。
  风芹没有眼泪,只有心泪。她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把她生在他们家,她躺在炕上睡不着,关于媒婆罗罗唆唆说二剩子如何如何,她一句也没听。二剩子啥样她早就知道,她真嫉妒淑霞有个好成份,前两天有一个人来给她介绍对象,她一听说是地主,连看也没看。她可不能让下一代也背着坏成份生活,她也不想让别人叫她地主婆。她选择了二剩子,她认为还是二剩子知根知底。她虽然心里难受,但毕竟是女人,女人大了就要有个家,生个孩子才是女人。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要跟二剩子结婚了。
  二剩子听说风芹答应嫁给他,就急忙让父母操办婚事。
  今天一早,根柱为表示歉意,亲自为风芹赶车送亲。屯子习惯要围屯子绕三圈才能入洞房。那天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龙马龙马,马有龙性。马车刚走两圈,突然有一辆拖拉机从此经过,马就毛了,车上三十多人都被甩到地下,娘家陪送的暖壶和盆子衣服摔了一地,新娘子风芹趴在车上哭着不知咋办才好,根柱见马拽不住,前面又是树林子,他急忙抱住车上的风芹往下跳,可这时车被树刮翻。
  二剩子跑到时,两个人被车砸在下面,二剩子抱着车就掫,大伙就喊先别掫,有人用刀把辕马绳套割断,卸下前边的马,等大伙掫起马车,根柱和风芹紧紧抱在一起被车砸扁了,一滴血没有。二剩子就哭着挖个坑把他俩埋在一起。
  后来那坟上长了两棵榆树,缠绕着长出有两米多高主干,四周都是茂密枝叶,分不出彼此。夏天人坐在树上,谁也看不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雪,洁白的雪
下一篇:我的名字叫赖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