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美人痣

美人痣


   那个男的又来了。
  彼时,我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斜倚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和苏三聊着家常。
  苏三本名苏青,因为喜欢京剧,有事没事就爱哼上两句: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我们几个背地里干脆就叫她苏三。
  不知为什么,自打苏三来到这儿,打娘胎里出来就不怎么爱说话的我莫名地就有了倾诉的欲望,好像在肚子里憋了二十多年的话,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不吐不快。当然,前提是只对她一个人,对不感兴趣的人,半句话都嫌多。
  苏三坐着镜子前,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眉毛夹,仔细对着镜子,一心一意地剔除着每一根多余的眉毛。她爱美,也爱干净。把自己打扮得美丽,把美发店打扫得整洁。就连那些清扫出来的碎发屑,她也放在一个小桶里,在我过来时,求我倒进路边的垃圾桶里。她总是说那里太脏,霉味儿大。
   除了求我倒垃圾,她不太和我说话,我这边讲着,她那边间或嗯呢啊呵回应我一句,证明我这个人还是个立体活物。我不是感觉不到她的那种敷衍,就像敷衍一个问路的陌生人。我还不如她脸上的一根眉毛值得她仔细研究反复琢磨,真恨不得变成她肉里的一根眉毛,每日活在她的注视下,就算有朝一日被她当杂毛剔除掉,也值了,就当为爱献身了。我宁愿在她的注视下死个痛痛快快。
  嘴里的口香糖已经被我咀嚼得寡淡无味,还恋恋不舍地和我的牙齿做着最亲密的纠缠,无话可说的时候,咀嚼可以代替些许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嘴里那块被反复咀嚼过的口香糖,明明已经寡淡无味了,还死皮赖脸的粘着人家。
  
   二
  那男的是开车来的,锃明瓦亮的伊兰特稳稳停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这年头能开得起车的男人,牛逼啊!我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一辆车?不敢想,打死我都不敢想!我五年的奋斗目标是一辆五菱摩托。人比人气死人啊!再看那块头,足啊!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双下巴、粗脖子、大圆脸,凸起的肚子也显得气派,人还没进屋,肚子当仁不让先行探入。不论外观还是内里,一看油水就足。如果非要说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头顶上稀疏的毛发有点煞风景,四十左右的年纪就谢了顶,也真够令人窝心的,也可能三十出头,人一谢顶就显老,这是常识。
  见此情景,我赶紧闪到了一边,我怕他一不小心把我挤扁了也说不定。那扇门也嫌恶似的闭上了,顿时,我感觉我们之间像隔了一道天堑,我再也没有心情杵在那儿,赶紧灰溜溜地回到书店。
  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我自己都佩服我的侦查水平,觉得自己不干侦探可惜了。每次见那谢顶男一来,苏三那好看的脸上就像夏日盛开的莲花,粉红中泛着羞带着怯,那眼神都带着勾,有一股勾魂摄魄的魅力,分明是热恋中男女才有的样子。
  哥,来了……哥,喝茶。每次苏三都哥啊哥的叫着,叫得脆甜,嗲嗲的,腻腻的,像加了半罐子蜂蜜,让人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可不论外观还是言行举止,怎么看都不像亲兄妹。
  我越来越不愿见到这个人,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可谁会知道这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我吃醋了,我真的吃醋了,男人吃起醋来可一点都不比女人差。只要这男的一来,我这一天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心里就像吞了苍蝇,吐吐不出,咽咽不下,就像慢性咽炎发作,喝口水都噎得慌,看谁都不顺眼,连天空都是灰色的。
  偶尔苏三会坐着谢顶男的伊兰特出去一趟,每次出去我都会在店里坐立不安,不知是担心什么。回来后她那张小脸便格外妩媚,嘴唇也格外红润,这不得不让人又胡思乱想起来,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那坛子醋又流了一地。
  说实话,苏三一来我就喜欢上她了。她外表长得娇小柔弱但干起活来却干净利索,一点都不显娇气,理发的手艺极其娴熟,这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她有一对迷人的小虎牙,笑起来格外动人。这一切足以弥补她个子小的缺陷,最扎人眼球的是她左眼角处那颗醒目的美人痣,那颗美人痣在她白皙细嫩的脸上格外讨喜。特别是两人独处的时候,那颗黑色的美人痣总是在我眼前跳跃。它就像一颗暧昧的符号,让人忍不住去看一眼,再看一眼。我很怀疑,那颗美人痣是不是我上辈子在她脸上留下的一枚印记,不然,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缘分这东西真的是不可言说,这么大的城市,道路四通八达,大街小巷门面房比比皆是,她怎么偏偏就找到这里来和我做邻居?我在这儿开书店将近五年的时间了,隔壁这家门面房一直空着,期间也来过几个做生意的,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人走马灯似的换,真是邪了门了。如今苏三来了,而且很快就站住脚了,不是缘分是什么。
  当然,我这个书店老板的身份似乎也够体面,尽管这年头是人不是人都被称作老板。你就算在菜市场卖棵白菜,别人也会冲你喊,老板,白菜多少钱一斤?是,我承认这两年图书市场不景气,只要这个图书店一天不倒,我就还是这儿的老板。尽管走在大街上我是一个最不像老板的老板。
  因为个子小,我还是挺自卑的,在我们这地界儿,小个子男人是稀有品种,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俊男靓女多,小个儿男人却少。我净身高一米六二,穿上增高鞋、翘翘脚后跟再抻抻脖子也不到一米七,所以怎么使劲都离梦想的身高差了一大截。老妈的意思是让我找一个个子高一点的女孩,免得日后下一代再像我这样整残废了。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我宁愿找一个比我个子矮的女孩,最起码在个头上能理直气壮些,不至于日后被人诟病。为这,在家里从来说一不二的我老妈差点气吐血,说我不是她的亲儿子,净跟他对着干,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见到苏三的第一眼,我的眼前一片星光灿烂,这个娇小的女人,应该就是老天刻意送到我身边来的。
  
   三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段时间里我特别去寻一些社交与口才之类的书来,或者去看一些涉及如何追女孩的文章。有事没事我就傍在她家理发店的门口,天南地北地侃。下雨阴天生意清闲的时候,我便召集一帮人在她家店门口打保皇,每次我都刻意挨着苏三身边坐。打保皇即是娱乐也是一场爱情保卫战,我也不管谁和谁是一帮的,只要谁攻击她我就和谁对着干,气得和我一帮的二癞子直骂我傻X。傻就傻呗,只要有人喜欢就行,我才不管谁输谁赢呢,苏三开心,我才开心,苏三高兴,我就高兴,别人开不开心,似乎都不重要。隔壁开杂货店的于大姐坐在一边偷着乐,只有她心里明镜似的。
  有一次看晚上没事,我大着胆子约苏三去看电影,她居然答应了,我心里高兴的像灌了蜜汁。当然,免得她拒绝,我把二癞子也拉上了,二癞子是于姐的二弟,在杂货店帮于姐看店,因为严重的脂溢性皮炎,把头发都剃光了,所以背地里我们管他叫二癞子。
  看电影的时候我就挨在苏三身边,心里那个叫做魔鬼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想牵她的手没敢牵,理智告诉我,在没有摸清她的心思之前,且不可轻举妄动,我怕一不小心她就像小鸟一样飞走不理我了。一场电影看下来,我啥话也没敢说,啥事都没敢做,搭上时间搭上钱,最后连电影演得是啥都不知道。可是,有钱难买高兴啊!我已经迈出第一步了,这已经小见成效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承认我和大多数男人一个臭毛病,但我不会强人所难,我喜欢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没想到,我这边水还没到呢,那边已经成渠了。
   谢顶男和苏三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了。他从开始的十天半月来一次到后来的隔三差五就来一趟,每次来一定是拉着她出去,有时说是去进货有时说是出去吃饭,每次回来,苏三脸上那颗美人痣就分外红艳。天知道他们干了什么?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如果两个人真是那种关系,那还能有我什么戏?看看那大块头,再看看我这小身板,难怪她对我爱搭不理的,我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我没想到她的胃口会这么大。
   那阵子,我感觉自己就像那树上的吊死鬼,上够不着天、下够不着地,滋味真是不好受。
  
   四
  事情远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一天,几个气势汹汹的女人一路开到苏三的店里,二话不说,连打带砸,没有半点客气。其中一个横竖一般粗的女人打得最狠,叫嚣得最厉害。
   闹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谢顶男是有妇之夫,干工程有了些钱,就开始沾花惹草,盯上了苏三,两个人就私下里好上了,秃顶男没少在她身上花钱。这不,就被老婆知晓了。难怪我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可怜苏三这么弱小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几个凶神恶煞般女人的对手,顷刻间,她就寡不敌众。好在她是聪明的,混乱中,急中生智跑到隔壁于姐的杂货店里。
  我而立马跟了过去。苏三脸上有几道明显的血印子,一看就是指甲抓出来的那种,那梳得一丝不苟的马尾辫,也像没了气势的马尾乱糟糟地散了开来,泪水划过的脸庞上,那颗楚楚动人的美人痣此刻就像一粒没了光泽的荞麦皮可怜兮兮的挂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原本的光鲜亮丽。看着她,我的心就疼得像被猫爪子抓了一样。我想那泼妇的指甲里一定残留着她的DNA肉沫子,我恨不得去把那泼妇的手指头给剁下来当胡萝卜吃了。
  苏三楚楚可怜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她的救星。我顿生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气,男子汉大丈夫,说什么也不能坐视不管,我立马跳过去将身体堵住了杂货店店门。
  那个身子像圆柱体一样的女人毫不客气,一把把我扯开,大着嗓门喊,滚一边去,你是她什么人呀?逞得那门子英雄好汉!那股蛮力让我这个大男人都汗颜,我这才知道啥叫螳臂挡车,啥叫自不量力。我心里想,是的呀,我是她的谁谁谁呀,到现在我们甚至连朋友都不是。连手都没摸过呢。人们都说师出有名,我算那盘菜呀?可即使这样,还是想在苏三面前表现一番,刚挺了挺胸脯,那女人一挥胳膊,像一根粗棍扫来,我便立马乖乖地滚一边去了。
  苏三啊苏三,你惹谁不好呢?非要惹这个五大三粗的母夜叉!不过想想也是,老公都快被抢走了,还不许人家撒撒泼,人家这是捍卫自己的家庭,这架势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真亏的人家于大姐,她不动声色地往门口那么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奶奶的,她是我妹,我看谁敢动她!
  爷们!我在心里暗挑大拇指。真应了那句老话,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这都是打保皇打出来的交情啊!
  就这样,把苏三保了下来。打这以后,谢顶男再没来过。想必是被自己的老婆架空了,亦或是改邪归正了也未可知。我最烦这样的窝囊男人,有本事你把婚离了再出来偷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种表面光鲜人模狗样的男人其实最垃圾,长得像人,净干些腌臜事。我顿时觉得自己比他高大了许多。
  这段时间总算是消停了,谢顶男没了踪影,我似乎又有了机会。可没等我再次向苏三套近乎。她偏偏又出事了。
  立冬那天,太阳格外好,阳光暖暖地照在青青美容美发店的玻璃窗上,泛着懒洋洋的暖意,那丝质流苏的淡紫色窗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目。福山路两排门头房都开门营业了,唯独苏三的美发店门窗紧闭,窗帘掩映,这太不正常了。往常这个点她都已经起来做生意了。这时有顾客来理发,杂货店的于姐说苏三可能出去进货了,让他们等会儿再来。我心里怪怪的,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我的书店和苏三的理发店仅一墙之隔,她每天早晚开门拉窗帘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我的直觉是苏三还在屋里。
  我的心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下午两点半,有一男的来了,说是苏三的表哥,我便实话实说告诉他我的怀疑。表哥先是敲门,最后破窗而入。那画面多年以后,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苏三直挺挺地躺在她那张干净温馨的单人小床上,口吐白沫,眼睛上翻,四肢抽搐,人事不省。很快120就来了,医生说是一氧化碳中毒。
  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无聊的一段记忆,眼前没了美人痣的日子,感觉吃什么都寡淡无味,做什么事都少了兴致。
  一个天空飘着碎雪的上午,苏三忽然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乍一见她,我阳光灿烂,从来没有感觉雪天是那么美好,雪花如精灵在天空飘,梦幻一般。
  
   五
  苏三整个人瘦了一圈,模样愈发楚楚动人了,脸上那颗美人痣也更加醒目了。她先是来我店里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还拿了一些家里的炒花生,说那一天多亏了大家帮忙,我一下就激动得喉头发哽。
  和往常一样,我们见了面还是有说有笑。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以后,我心里还是有一些芥蒂在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不自重的女人。高中时,我曾经偷偷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后来也成了别人家的小三。那是我的初恋,一厢情愿的初恋。小三这个词成了我最大的心病,不愿触及,可不知为什么,我对苏三就是恨不起来,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来我店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笑容似乎也别有深意了,那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似乎也泛着暧昧的光泽。我的心时常被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交织着,只是不知为什么,我却不敢去和她的眼神对视,我怕爱的潮水把我淹没了。一
   那个男的又来了。
  彼时,我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斜倚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和苏三聊着家常。
  苏三本名苏青,因为喜欢京剧,有事没事就爱哼上两句: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我们几个背地里干脆就叫她苏三。
  不知为什么,自打苏三来到这儿,打娘胎里出来就不怎么爱说话的我莫名地就有了倾诉的欲望,好像在肚子里憋了二十多年的话,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不吐不快。当然,前提是只对她一个人,对不感兴趣的人,半句话都嫌多。
  苏三坐着镜子前,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眉毛夹,仔细对着镜子,一心一意地剔除着每一根多余的眉毛。她爱美,也爱干净。把自己打扮得美丽,把美发店打扫得整洁。就连那些清扫出来的碎发屑,她也放在一个小桶里,在我过来时,求我倒进路边的垃圾桶里。她总是说那里太脏,霉味儿大。
   除了求我倒垃圾,她不太和我说话,我这边讲着,她那边间或嗯呢啊呵回应我一句,证明我这个人还是个立体活物。我不是感觉不到她的那种敷衍,就像敷衍一个问路的陌生人。我还不如她脸上的一根眉毛值得她仔细研究反复琢磨,真恨不得变成她肉里的一根眉毛,每日活在她的注视下,就算有朝一日被她当杂毛剔除掉,也值了,就当为爱献身了。我宁愿在她的注视下死个痛痛快快。
  嘴里的口香糖已经被我咀嚼得寡淡无味,还恋恋不舍地和我的牙齿做着最亲密的纠缠,无话可说的时候,咀嚼可以代替些许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嘴里那块被反复咀嚼过的口香糖,明明已经寡淡无味了,还死皮赖脸的粘着人家。
  
   二
  那男的是开车来的,锃明瓦亮的伊兰特稳稳停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这年头能开得起车的男人,牛逼啊!我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一辆车?不敢想,打死我都不敢想!我五年的奋斗目标是一辆五菱摩托。人比人气死人啊!再看那块头,足啊!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双下巴、粗脖子、大圆脸,凸起的肚子也显得气派,人还没进屋,肚子当仁不让先行探入。不论外观还是内里,一看油水就足。如果非要说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头顶上稀疏的毛发有点煞风景,四十左右的年纪就谢了顶,也真够令人窝心的,也可能三十出头,人一谢顶就显老,这是常识。
  见此情景,我赶紧闪到了一边,我怕他一不小心把我挤扁了也说不定。那扇门也嫌恶似的闭上了,顿时,我感觉我们之间像隔了一道天堑,我再也没有心情杵在那儿,赶紧灰溜溜地回到书店。
  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我自己都佩服我的侦查水平,觉得自己不干侦探可惜了。每次见那谢顶男一来,苏三那好看的脸上就像夏日盛开的莲花,粉红中泛着羞带着怯,那眼神都带着勾,有一股勾魂摄魄的魅力,分明是热恋中男女才有的样子。
  哥,来了……哥,喝茶。每次苏三都哥啊哥的叫着,叫得脆甜,嗲嗲的,腻腻的,像加了半罐子蜂蜜,让人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可不论外观还是言行举止,怎么看都不像亲兄妹。
  我越来越不愿见到这个人,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可谁会知道这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我吃醋了,我真的吃醋了,男人吃起醋来可一点都不比女人差。只要这男的一来,我这一天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心里就像吞了苍蝇,吐吐不出,咽咽不下,就像慢性咽炎发作,喝口水都噎得慌,看谁都不顺眼,连天空都是灰色的。
  偶尔苏三会坐着谢顶男的伊兰特出去一趟,每次出去我都会在店里坐立不安,不知是担心什么。回来后她那张小脸便格外妩媚,嘴唇也格外红润,这不得不让人又胡思乱想起来,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那坛子醋又流了一地。
  说实话,苏三一来我就喜欢上她了。她外表长得娇小柔弱但干起活来却干净利索,一点都不显娇气,理发的手艺极其娴熟,这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她有一对迷人的小虎牙,笑起来格外动人。这一切足以弥补她个子小的缺陷,最扎人眼球的是她左眼角处那颗醒目的美人痣,那颗美人痣在她白皙细嫩的脸上格外讨喜。特别是两人独处的时候,那颗黑色的美人痣总是在我眼前跳跃。它就像一颗暧昧的符号,让人忍不住去看一眼,再看一眼。我很怀疑,那颗美人痣是不是我上辈子在她脸上留下的一枚印记,不然,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缘分这东西真的是不可言说,这么大的城市,道路四通八达,大街小巷门面房比比皆是,她怎么偏偏就找到这里来和我做邻居?我在这儿开书店将近五年的时间了,隔壁这家门面房一直空着,期间也来过几个做生意的,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人走马灯似的换,真是邪了门了。如今苏三来了,而且很快就站住脚了,不是缘分是什么。
  当然,我这个书店老板的身份似乎也够体面,尽管这年头是人不是人都被称作老板。你就算在菜市场卖棵白菜,别人也会冲你喊,老板,白菜多少钱一斤?是,我承认这两年图书市场不景气,只要这个图书店一天不倒,我就还是这儿的老板。尽管走在大街上我是一个最不像老板的老板。
  因为个子小,我还是挺自卑的,在我们这地界儿,小个子男人是稀有品种,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俊男靓女多,小个儿男人却少。我净身高一米六二,穿上增高鞋、翘翘脚后跟再抻抻脖子也不到一米七,所以怎么使劲都离梦想的身高差了一大截。老妈的意思是让我找一个个子高一点的女孩,免得日后下一代再像我这样整残废了。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我宁愿找一个比我个子矮的女孩,最起码在个头上能理直气壮些,不至于日后被人诟病。为这,在家里从来说一不二的我老妈差点气吐血,说我不是她的亲儿子,净跟他对着干,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见到苏三的第一眼,我的眼前一片星光灿烂,这个娇小的女人,应该就是老天刻意送到我身边来的。
  
   三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段时间里我特别去寻一些社交与口才之类的书来,或者去看一些涉及如何追女孩的文章。有事没事我就傍在她家理发店的门口,天南地北地侃。下雨阴天生意清闲的时候,我便召集一帮人在她家店门口打保皇,每次我都刻意挨着苏三身边坐。打保皇即是娱乐也是一场爱情保卫战,我也不管谁和谁是一帮的,只要谁攻击她我就和谁对着干,气得和我一帮的二癞子直骂我傻X。傻就傻呗,只要有人喜欢就行,我才不管谁输谁赢呢,苏三开心,我才开心,苏三高兴,我就高兴,别人开不开心,似乎都不重要。隔壁开杂货店的于大姐坐在一边偷着乐,只有她心里明镜似的。
  有一次看晚上没事,我大着胆子约苏三去看电影,她居然答应了,我心里高兴的像灌了蜜汁。当然,免得她拒绝,我把二癞子也拉上了,二癞子是于姐的二弟,在杂货店帮于姐看店,因为严重的脂溢性皮炎,把头发都剃光了,所以背地里我们管他叫二癞子。
  看电影的时候我就挨在苏三身边,心里那个叫做魔鬼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想牵她的手没敢牵,理智告诉我,在没有摸清她的心思之前,且不可轻举妄动,我怕一不小心她就像小鸟一样飞走不理我了。一场电影看下来,我啥话也没敢说,啥事都没敢做,搭上时间搭上钱,最后连电影演得是啥都不知道。可是,有钱难买高兴啊!我已经迈出第一步了,这已经小见成效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承认我和大多数男人一个臭毛病,但我不会强人所难,我喜欢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没想到,我这边水还没到呢,那边已经成渠了。
   谢顶男和苏三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了。他从开始的十天半月来一次到后来的隔三差五就来一趟,每次来一定是拉着她出去,有时说是去进货有时说是出去吃饭,每次回来,苏三脸上那颗美人痣就分外红艳。天知道他们干了什么?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如果两个人真是那种关系,那还能有我什么戏?看看那大块头,再看看我这小身板,难怪她对我爱搭不理的,我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我没想到她的胃口会这么大。
   那阵子,我感觉自己就像那树上的吊死鬼,上够不着天、下够不着地,滋味真是不好受。
  
   四
  事情远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一天,几个气势汹汹的女人一路开到苏三的店里,二话不说,连打带砸,没有半点客气。其中一个横竖一般粗的女人打得最狠,叫嚣得最厉害。
   闹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谢顶男是有妇之夫,干工程有了些钱,就开始沾花惹草,盯上了苏三,两个人就私下里好上了,秃顶男没少在她身上花钱。这不,就被老婆知晓了。难怪我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可怜苏三这么弱小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几个凶神恶煞般女人的对手,顷刻间,她就寡不敌众。好在她是聪明的,混乱中,急中生智跑到隔壁于姐的杂货店里。
  我而立马跟了过去。苏三脸上有几道明显的血印子,一看就是指甲抓出来的那种,那梳得一丝不苟的马尾辫,也像没了气势的马尾乱糟糟地散了开来,泪水划过的脸庞上,那颗楚楚动人的美人痣此刻就像一粒没了光泽的荞麦皮可怜兮兮的挂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原本的光鲜亮丽。看着她,我的心就疼得像被猫爪子抓了一样。我想那泼妇的指甲里一定残留着她的DNA肉沫子,我恨不得去把那泼妇的手指头给剁下来当胡萝卜吃了。
  苏三楚楚可怜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她的救星。我顿生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气,男子汉大丈夫,说什么也不能坐视不管,我立马跳过去将身体堵住了杂货店店门。
  那个身子像圆柱体一样的女人毫不客气,一把把我扯开,大着嗓门喊,滚一边去,你是她什么人呀?逞得那门子英雄好汉!那股蛮力让我这个大男人都汗颜,我这才知道啥叫螳臂挡车,啥叫自不量力。我心里想,是的呀,我是她的谁谁谁呀,到现在我们甚至连朋友都不是。连手都没摸过呢。人们都说师出有名,我算那盘菜呀?可即使这样,还是想在苏三面前表现一番,刚挺了挺胸脯,那女人一挥胳膊,像一根粗棍扫来,我便立马乖乖地滚一边去了。
  苏三啊苏三,你惹谁不好呢?非要惹这个五大三粗的母夜叉!不过想想也是,老公都快被抢走了,还不许人家撒撒泼,人家这是捍卫自己的家庭,这架势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真亏的人家于大姐,她不动声色地往门口那么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奶奶的,她是我妹,我看谁敢动她!
  爷们!我在心里暗挑大拇指。真应了那句老话,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这都是打保皇打出来的交情啊!
  就这样,把苏三保了下来。打这以后,谢顶男再没来过。想必是被自己的老婆架空了,亦或是改邪归正了也未可知。我最烦这样的窝囊男人,有本事你把婚离了再出来偷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种表面光鲜人模狗样的男人其实最垃圾,长得像人,净干些腌臜事。我顿时觉得自己比他高大了许多。
  这段时间总算是消停了,谢顶男没了踪影,我似乎又有了机会。可没等我再次向苏三套近乎。她偏偏又出事了。
  立冬那天,太阳格外好,阳光暖暖地照在青青美容美发店的玻璃窗上,泛着懒洋洋的暖意,那丝质流苏的淡紫色窗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目。福山路两排门头房都开门营业了,唯独苏三的美发店门窗紧闭,窗帘掩映,这太不正常了。往常这个点她都已经起来做生意了。这时有顾客来理发,杂货店的于姐说苏三可能出去进货了,让他们等会儿再来。我心里怪怪的,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我的书店和苏三的理发店仅一墙之隔,她每天早晚开门拉窗帘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我的直觉是苏三还在屋里。
  我的心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下午两点半,有一男的来了,说是苏三的表哥,我便实话实说告诉他我的怀疑。表哥先是敲门,最后破窗而入。那画面多年以后,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苏三直挺挺地躺在她那张干净温馨的单人小床上,口吐白沫,眼睛上翻,四肢抽搐,人事不省。很快120就来了,医生说是一氧化碳中毒。
  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无聊的一段记忆,眼前没了美人痣的日子,感觉吃什么都寡淡无味,做什么事都少了兴致。
  一个天空飘着碎雪的上午,苏三忽然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乍一见她,我阳光灿烂,从来没有感觉雪天是那么美好,雪花如精灵在天空飘,梦幻一般。
  
   五
  苏三整个人瘦了一圈,模样愈发楚楚动人了,脸上那颗美人痣也更加醒目了。她先是来我店里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还拿了一些家里的炒花生,说那一天多亏了大家帮忙,我一下就激动得喉头发哽。
  和往常一样,我们见了面还是有说有笑。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以后,我心里还是有一些芥蒂在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不自重的女人。高中时,我曾经偷偷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后来也成了别人家的小三。那是我的初恋,一厢情愿的初恋。小三这个词成了我最大的心病,不愿触及,可不知为什么,我对苏三就是恨不起来,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来我店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笑容似乎也别有深意了,那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似乎也泛着暧昧的光泽。我的心时常被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交织着,只是不知为什么,我却不敢去和她的眼神对视,我怕爱的潮水把我淹没了。
  我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苏三这一阵对自己的生意似乎不怎么上心了,连店面都懒得打理了,地上满是碎头发和灰尘,脏兮兮的。不光如此,人也懒得打扮了,眉毛不画了,口红不涂了,脸似乎也好几天没洗了。我纳闷,她以前可是个极其爱美爱干净的女孩子。
  这一天天格外的冷,西北风嗖嗖地刮着,门前的柏油马路像刷了一层冰水,泛着阴冷的光,路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大衣缩起了脖子。苏三说懒得生炉子,又跑我店里来蹭暖。我只好把头望向窗外,替她看店,只要有人来理发,便示意她来活了。
  那日,苏三在理发,没看出有什么不妥,谁知过了没多久,一男的满脸惊愕地跑了出来,样子非常狼狈。我正好倚在门口,赶紧问他怎么了?那男人摸着湿漉漉的头发气愤地说,哪有这样糟蹋人的,大冬天的用凉水给洗头,简直莫名其妙!我大吃一惊,瞬间明白了什么。
  多日来萦绕在心底的那些疑惑终于找到了答案,我怔在当地半天没缓过神来。这一氧化碳中毒的后遗症真是可怕啊!难怪她这些天的举动看起来那么怪异。
  后来苏三的家人把她接走了,从此便再没有了她的消息,那时候还没有手机,也没有留下她的联系方式。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年。我也从当年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三十多岁的大龄青年。这几年情路坎坷,结婚又离婚,最后又恢复单身。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妻子有了婚外情,她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我的货车司机搞暧昧,这还有天理吗?难道我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魔咒了?世间的一切真是一道无法解释的难题。唯一值得炫耀的是我这几年创业有了点小起色。苏三走后没多久,我也退出了图书市场干起了运输行业,很快发展成立了自己的运输公司。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坐骑”,也有了几辆运输大货。
  那几年我也打听过苏三的消息,可一无所获。我甚至把市区里面的美容美发店转了个遍,人海茫茫,却再未遇见过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市区的一个水产市场偶遇了谢顶男。几年不见,他眼角的皱纹明显多了,头上的毛发却越来越稀少,脑袋四周那少得可怜的几缕头发一丝不苟尽职尽责地保护着中央高地,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往日的光鲜,落魄了许多。
  他愣愣地看我半天,显然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渺不足道,记不记得我不重要,苏三还是应该记得的,毕竟他们相好一回。我兴奋地向他打听苏三的消息,他还是愣愣地看我,仿佛也忘记了那个女孩。好半天才冷冷地说,他哪里知道她的下落,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那次出事后,他们就断了联系。
  
   六
  苏三彻底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也不再抱有再见美人痣希望了。
   一日,我开车去省城办事,事情进展顺利,心情也格外好,舒舒服服住了一晚上旅店,第二天一早便开车上了高速,车载CD唱着我喜欢的流行歌曲《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思绪也跟着这熟悉的旋律黯然,想着曾经的人,曾经的事,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窗外的风景像电影镜头一样从眼前掠过,如远去的青春过往。眼前蓦然浮现出苏三的笑脸,那颗美人痣也清晰地在眼前闪现,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一个小时后,高速路口的一个指示牌引起了我的注意:距离K城三公里。蓦地想起苏三曾告诉过我她的老家就是K城的,我隐约记得她说过她的家乡就在K城以南两公里的一个什么村子。我没有犹豫打了转向拐下了高速。一下高速我又有点后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我吗?我到底在找寻什么?是寻找那曾经的美好,还是心里根本没放下?我说不清楚。论年纪,她应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应该结婚了,应该有孩子了。其实这一切都不重要,答案或许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辗转了好几个村子都没有打听到一个叫苏青的人。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看到村口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我走上前礼貌地打着招呼,老妈妈,向您打听一个人,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苏青的女人?那老人自顾自挑选着手里的蒲草,似没听懂我的问话,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我又锲而不舍地继续说,个子不高,三十来岁,这儿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我拿手指着自己的左脸。老人终于抬起那张沧桑的脸,她用眼白扫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扫向远处,那里停着我的日系越野。
  老人的目光带着悠长神秘的意味,我摇摇头有点尴尬地挪开脚步。
  当我无奈地准备驱车返程时,发现在越野车附近的垃圾箱旁边,蜷缩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乞丐,她正低头啃食一块脏兮兮的干面包,等我快到跟前时,那个瘦小的乞丐突然抬起头警觉地朝我这边瞥了一眼,这一瞥惊得我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在满是污垢像垃圾桶一样脏的脸上,左眼角处一颗醒目的美人痣赫然跳入我的眼帘。
  其实,我不确定那个人就是苏三,即使那颗美人痣也无法确证。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放在女人的身边。
   回去的路上,我关闭了音响,默默地开车。
   那段唱曲一直在耳边回响: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原创首发)一
   那个男的又来了。
  彼时,我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斜倚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和苏三聊着家常。
  苏三本名苏青,因为喜欢京剧,有事没事就爱哼上两句: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我们几个背地里干脆就叫她苏三。
  不知为什么,自打苏三来到这儿,打娘胎里出来就不怎么爱说话的我莫名地就有了倾诉的欲望,好像在肚子里憋了二十多年的话,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不吐不快。当然,前提是只对她一个人,对不感兴趣的人,半句话都嫌多。
  苏三坐着镜子前,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眉毛夹,仔细对着镜子,一心一意地剔除着每一根多余的眉毛。她爱美,也爱干净。把自己打扮得美丽,把美发店打扫得整洁。就连那些清扫出来的碎发屑,她也放在一个小桶里,在我过来时,求我倒进路边的垃圾桶里。她总是说那里太脏,霉味儿大。
   除了求我倒垃圾,她不太和我说话,我这边讲着,她那边间或嗯呢啊呵回应我一句,证明我这个人还是个立体活物。我不是感觉不到她的那种敷衍,就像敷衍一个问路的陌生人。我还不如她脸上的一根眉毛值得她仔细研究反复琢磨,真恨不得变成她肉里的一根眉毛,每日活在她的注视下,就算有朝一日被她当杂毛剔除掉,也值了,就当为爱献身了。我宁愿在她的注视下死个痛痛快快。
  嘴里的口香糖已经被我咀嚼得寡淡无味,还恋恋不舍地和我的牙齿做着最亲密的纠缠,无话可说的时候,咀嚼可以代替些许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嘴里那块被反复咀嚼过的口香糖,明明已经寡淡无味了,还死皮赖脸的粘着人家。
  
   二
  那男的是开车来的,锃明瓦亮的伊兰特稳稳停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这年头能开得起车的男人,牛逼啊!我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一辆车?不敢想,打死我都不敢想!我五年的奋斗目标是一辆五菱摩托。人比人气死人啊!再看那块头,足啊!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双下巴、粗脖子、大圆脸,凸起的肚子也显得气派,人还没进屋,肚子当仁不让先行探入。不论外观还是内里,一看油水就足。如果非要说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头顶上稀疏的毛发有点煞风景,四十左右的年纪就谢了顶,也真够令人窝心的,也可能三十出头,人一谢顶就显老,这是常识。
  见此情景,我赶紧闪到了一边,我怕他一不小心把我挤扁了也说不定。那扇门也嫌恶似的闭上了,顿时,我感觉我们之间像隔了一道天堑,我再也没有心情杵在那儿,赶紧灰溜溜地回到书店。
  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我自己都佩服我的侦查水平,觉得自己不干侦探可惜了。每次见那谢顶男一来,苏三那好看的脸上就像夏日盛开的莲花,粉红中泛着羞带着怯,那眼神都带着勾,有一股勾魂摄魄的魅力,分明是热恋中男女才有的样子。
  哥,来了……哥,喝茶。每次苏三都哥啊哥的叫着,叫得脆甜,嗲嗲的,腻腻的,像加了半罐子蜂蜜,让人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可不论外观还是言行举止,怎么看都不像亲兄妹。
  我越来越不愿见到这个人,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可谁会知道这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我吃醋了,我真的吃醋了,男人吃起醋来可一点都不比女人差。只要这男的一来,我这一天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心里就像吞了苍蝇,吐吐不出,咽咽不下,就像慢性咽炎发作,喝口水都噎得慌,看谁都不顺眼,连天空都是灰色的。
  偶尔苏三会坐着谢顶男的伊兰特出去一趟,每次出去我都会在店里坐立不安,不知是担心什么。回来后她那张小脸便格外妩媚,嘴唇也格外红润,这不得不让人又胡思乱想起来,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那坛子醋又流了一地。
  说实话,苏三一来我就喜欢上她了。她外表长得娇小柔弱但干起活来却干净利索,一点都不显娇气,理发的手艺极其娴熟,这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她有一对迷人的小虎牙,笑起来格外动人。这一切足以弥补她个子小的缺陷,最扎人眼球的是她左眼角处那颗醒目的美人痣,那颗美人痣在她白皙细嫩的脸上格外讨喜。特别是两人独处的时候,那颗黑色的美人痣总是在我眼前跳跃。它就像一颗暧昧的符号,让人忍不住去看一眼,再看一眼。我很怀疑,那颗美人痣是不是我上辈子在她脸上留下的一枚印记,不然,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缘分这东西真的是不可言说,这么大的城市,道路四通八达,大街小巷门面房比比皆是,她怎么偏偏就找到这里来和我做邻居?我在这儿开书店将近五年的时间了,隔壁这家门面房一直空着,期间也来过几个做生意的,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人走马灯似的换,真是邪了门了。如今苏三来了,而且很快就站住脚了,不是缘分是什么。
  当然,我这个书店老板的身份似乎也够体面,尽管这年头是人不是人都被称作老板。你就算在菜市场卖棵白菜,别人也会冲你喊,老板,白菜多少钱一斤?是,我承认这两年图书市场不景气,只要这个图书店一天不倒,我就还是这儿的老板。尽管走在大街上我是一个最不像老板的老板。
  因为个子小,我还是挺自卑的,在我们这地界儿,小个子男人是稀有品种,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俊男靓女多,小个儿男人却少。我净身高一米六二,穿上增高鞋、翘翘脚后跟再抻抻脖子也不到一米七,所以怎么使劲都离梦想的身高差了一大截。老妈的意思是让我找一个个子高一点的女孩,免得日后下一代再像我这样整残废了。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我宁愿找一个比我个子矮的女孩,最起码在个头上能理直气壮些,不至于日后被人诟病。为这,在家里从来说一不二的我老妈差点气吐血,说我不是她的亲儿子,净跟他对着干,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见到苏三的第一眼,我的眼前一片星光灿烂,这个娇小的女人,应该就是老天刻意送到我身边来的。
  
   三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段时间里我特别去寻一些社交与口才之类的书来,或者去看一些涉及如何追女孩的文章。有事没事我就傍在她家理发店的门口,天南地北地侃。下雨阴天生意清闲的时候,我便召集一帮人在她家店门口打保皇,每次我都刻意挨着苏三身边坐。打保皇即是娱乐也是一场爱情保卫战,我也不管谁和谁是一帮的,只要谁攻击她我就和谁对着干,气得和我一帮的二癞子直骂我傻X。傻就傻呗,只要有人喜欢就行,我才不管谁输谁赢呢,苏三开心,我才开心,苏三高兴,我就高兴,别人开不开心,似乎都不重要。隔壁开杂货店的于大姐坐在一边偷着乐,只有她心里明镜似的。
  有一次看晚上没事,我大着胆子约苏三去看电影,她居然答应了,我心里高兴的像灌了蜜汁。当然,免得她拒绝,我把二癞子也拉上了,二癞子是于姐的二弟,在杂货店帮于姐看店,因为严重的脂溢性皮炎,把头发都剃光了,所以背地里我们管他叫二癞子。
  看电影的时候我就挨在苏三身边,心里那个叫做魔鬼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想牵她的手没敢牵,理智告诉我,在没有摸清她的心思之前,且不可轻举妄动,我怕一不小心她就像小鸟一样飞走不理我了。一场电影看下来,我啥话也没敢说,啥事都没敢做,搭上时间搭上钱,最后连电影演得是啥都不知道。可是,有钱难买高兴啊!我已经迈出第一步了,这已经小见成效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承认我和大多数男人一个臭毛病,但我不会强人所难,我喜欢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没想到,我这边水还没到呢,那边已经成渠了。
   谢顶男和苏三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了。他从开始的十天半月来一次到后来的隔三差五就来一趟,每次来一定是拉着她出去,有时说是去进货有时说是出去吃饭,每次回来,苏三脸上那颗美人痣就分外红艳。天知道他们干了什么?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如果两个人真是那种关系,那还能有我什么戏?看看那大块头,再看看我这小身板,难怪她对我爱搭不理的,我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我没想到她的胃口会这么大。
   那阵子,我感觉自己就像那树上的吊死鬼,上够不着天、下够不着地,滋味真是不好受。
  
   四
  事情远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一天,几个气势汹汹的女人一路开到苏三的店里,二话不说,连打带砸,没有半点客气。其中一个横竖一般粗的女人打得最狠,叫嚣得最厉害。
   闹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谢顶男是有妇之夫,干工程有了些钱,就开始沾花惹草,盯上了苏三,两个人就私下里好上了,秃顶男没少在她身上花钱。这不,就被老婆知晓了。难怪我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可怜苏三这么弱小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几个凶神恶煞般女人的对手,顷刻间,她就寡不敌众。好在她是聪明的,混乱中,急中生智跑到隔壁于姐的杂货店里。
  我而立马跟了过去。苏三脸上有几道明显的血印子,一看就是指甲抓出来的那种,那梳得一丝不苟的马尾辫,也像没了气势的马尾乱糟糟地散了开来,泪水划过的脸庞上,那颗楚楚动人的美人痣此刻就像一粒没了光泽的荞麦皮可怜兮兮的挂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原本的光鲜亮丽。看着她,我的心就疼得像被猫爪子抓了一样。我想那泼妇的指甲里一定残留着她的DNA肉沫子,我恨不得去把那泼妇的手指头给剁下来当胡萝卜吃了。
  苏三楚楚可怜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她的救星。我顿生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气,男子汉大丈夫,说什么也不能坐视不管,我立马跳过去将身体堵住了杂货店店门。
  那个身子像圆柱体一样的女人毫不客气,一把把我扯开,大着嗓门喊,滚一边去,你是她什么人呀?逞得那门子英雄好汉!那股蛮力让我这个大男人都汗颜,我这才知道啥叫螳臂挡车,啥叫自不量力。我心里想,是的呀,我是她的谁谁谁呀,到现在我们甚至连朋友都不是。连手都没摸过呢。人们都说师出有名,我算那盘菜呀?可即使这样,还是想在苏三面前表现一番,刚挺了挺胸脯,那女人一挥胳膊,像一根粗棍扫来,我便立马乖乖地滚一边去了。
  苏三啊苏三,你惹谁不好呢?非要惹这个五大三粗的母夜叉!不过想想也是,老公都快被抢走了,还不许人家撒撒泼,人家这是捍卫自己的家庭,这架势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真亏的人家于大姐,她不动声色地往门口那么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奶奶的,她是我妹,我看谁敢动她!
  爷们!我在心里暗挑大拇指。真应了那句老话,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这都是打保皇打出来的交情啊!
  就这样,把苏三保了下来。打这以后,谢顶男再没来过。想必是被自己的老婆架空了,亦或是改邪归正了也未可知。我最烦这样的窝囊男人,有本事你把婚离了再出来偷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种表面光鲜人模狗样的男人其实最垃圾,长得像人,净干些腌臜事。我顿时觉得自己比他高大了许多。
  这段时间总算是消停了,谢顶男没了踪影,我似乎又有了机会。可没等我再次向苏三套近乎。她偏偏又出事了。
  立冬那天,太阳格外好,阳光暖暖地照在青青美容美发店的玻璃窗上,泛着懒洋洋的暖意,那丝质流苏的淡紫色窗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目。福山路两排门头房都开门营业了,唯独苏三的美发店门窗紧闭,窗帘掩映,这太不正常了。往常这个点她都已经起来做生意了。这时有顾客来理发,杂货店的于姐说苏三可能出去进货了,让他们等会儿再来。我心里怪怪的,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我的书店和苏三的理发店仅一墙之隔,她每天早晚开门拉窗帘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我的直觉是苏三还在屋里。
  我的心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下午两点半,有一男的来了,说是苏三的表哥,我便实话实说告诉他我的怀疑。表哥先是敲门,最后破窗而入。那画面多年以后,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苏三直挺挺地躺在她那张干净温馨的单人小床上,口吐白沫,眼睛上翻,四肢抽搐,人事不省。很快120就来了,医生说是一氧化碳中毒。
  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无聊的一段记忆,眼前没了美人痣的日子,感觉吃什么都寡淡无味,做什么事都少了兴致。
  一个天空飘着碎雪的上午,苏三忽然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乍一见她,我阳光灿烂,从来没有感觉雪天是那么美好,雪花如精灵在天空飘,梦幻一般。
  
   五
  苏三整个人瘦了一圈,模样愈发楚楚动人了,脸上那颗美人痣也更加醒目了。她先是来我店里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还拿了一些家里的炒花生,说那一天多亏了大家帮忙,我一下就激动得喉头发哽。
  和往常一样,我们见了面还是有说有笑。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以后,我心里还是有一些芥蒂在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不自重的女人。高中时,我曾经偷偷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后来也成了别人家的小三。那是我的初恋,一厢情愿的初恋。小三这个词成了我最大的心病,不愿触及,可不知为什么,我对苏三就是恨不起来,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来我店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笑容似乎也别有深意了,那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似乎也泛着暧昧的光泽。我的心时常被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交织着,只是不知为什么,我却不敢去和她的眼神对视,我怕爱的潮水把我淹没了。
  我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苏三这一阵对自己的生意似乎不怎么上心了,连店面都懒得打理了,地上满是碎头发和灰尘,脏兮兮的。不光如此,人也懒得打扮了,眉毛不画了,口红不涂了,脸似乎也好几天没洗了。我纳闷,她以前可是个极其爱美爱干净的女孩子。
  这一天天格外的冷,西北风嗖嗖地刮着,门前的柏油马路像刷了一层冰水,泛着阴冷的光,路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大衣缩起了脖子。苏三说懒得生炉子,又跑我店里来蹭暖。我只好把头望向窗外,替她看店,只要有人来理发,便示意她来活了。
  那日,苏三在理发,没看出有什么不妥,谁知过了没多久,一男的满脸惊愕地跑了出来,样子非常狼狈。我正好倚在门口,赶紧问他怎么了?那男人摸着湿漉漉的头发气愤地说,哪有这样糟蹋人的,大冬天的用凉水给洗头,简直莫名其妙!我大吃一惊,瞬间明白了什么。
  多日来萦绕在心底的那些疑惑终于找到了答案,我怔在当地半天没缓过神来。这一氧化碳中毒的后遗症真是可怕啊!难怪她这些天的举动看起来那么怪异。
  后来苏三的家人把她接走了,从此便再没有了她的消息,那时候还没有手机,也没有留下她的联系方式。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年。我也从当年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三十多岁的大龄青年。这几年情路坎坷,结婚又离婚,最后又恢复单身。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妻子有了婚外情,她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我的货车司机搞暧昧,这还有天理吗?难道我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魔咒了?世间的一切真是一道无法解释的难题。唯一值得炫耀的是我这几年创业有了点小起色。苏三走后没多久,我也退出了图书市场干起了运输行业,很快发展成立了自己的运输公司。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坐骑”,也有了几辆运输大货。
  那几年我也打听过苏三的消息,可一无所获。我甚至把市区里面的美容美发店转了个遍,人海茫茫,却再未遇见过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市区的一个水产市场偶遇了谢顶男。几年不见,他眼角的皱纹明显多了,头上的毛发却越来越稀少,脑袋四周那少得可怜的几缕头发一丝不苟尽职尽责地保护着中央高地,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往日的光鲜,落魄了许多。
  他愣愣地看我半天,显然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渺不足道,记不记得我不重要,苏三还是应该记得的,毕竟他们相好一回。我兴奋地向他打听苏三的消息,他还是愣愣地看我,仿佛也忘记了那个女孩。好半天才冷冷地说,他哪里知道她的下落,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那次出事后,他们就断了联系。
  
   六
  苏三彻底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也不再抱有再见美人痣希望了。
   一日,我开车去省城办事,事情进展顺利,心情也格外好,舒舒服服住了一晚上旅店,第二天一早便开车上了高速,车载CD唱着我喜欢的流行歌曲《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思绪也跟着这熟悉的旋律黯然,想着曾经的人,曾经的事,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窗外的风景像电影镜头一样从眼前掠过,如远去的青春过往。眼前蓦然浮现出苏三的笑脸,那颗美人痣也清晰地在眼前闪现,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一个小时后,高速路口的一个指示牌引起了我的注意:距离K城三公里。蓦地想起苏三曾告诉过我她的老家就是K城的,我隐约记得她说过她的家乡就在K城以南两公里的一个什么村子。我没有犹豫打了转向拐下了高速。一下高速我又有点后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我吗?我到底在找寻什么?是寻找那曾经的美好,还是心里根本没放下?我说不清楚。论年纪,她应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应该结婚了,应该有孩子了。其实这一切都不重要,答案或许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辗转了好几个村子都没有打听到一个叫苏青的人。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看到村口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我走上前礼貌地打着招呼,老妈妈,向您打听一个人,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苏青的女人?那老人自顾自挑选着手里的蒲草,似没听懂我的问话,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我又锲而不舍地继续说,个子不高,三十来岁,这儿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我拿手指着自己的左脸。老人终于抬起那张沧桑的脸,她用眼白扫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扫向远处,那里停着我的日系越野。
  老人的目光带着悠长神秘的意味,我摇摇头有点尴尬地挪开脚步。
  当我无奈地准备驱车返程时,发现在越野车附近的垃圾箱旁边,蜷缩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乞丐,她正低头啃食一块脏兮兮的干面包,等我快到跟前时,那个瘦小的乞丐突然抬起头警觉地朝我这边瞥了一眼,这一瞥惊得我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在满是污垢像垃圾桶一样脏的脸上,左眼角处一颗醒目的美人痣赫然跳入我的眼帘。
  其实,我不确定那个人就是苏三,即使那颗美人痣也无法确证。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放在女人的身边。
   回去的路上,我关闭了音响,默默地开车。
   那段唱曲一直在耳边回响: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原创首发)一
   那个男的又来了。
  彼时,我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斜倚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和苏三聊着家常。
  苏三本名苏青,因为喜欢京剧,有事没事就爱哼上两句: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我们几个背地里干脆就叫她苏三。
  不知为什么,自打苏三来到这儿,打娘胎里出来就不怎么爱说话的我莫名地就有了倾诉的欲望,好像在肚子里憋了二十多年的话,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不吐不快。当然,前提是只对她一个人,对不感兴趣的人,半句话都嫌多。
  苏三坐着镜子前,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眉毛夹,仔细对着镜子,一心一意地剔除着每一根多余的眉毛。她爱美,也爱干净。把自己打扮得美丽,把美发店打扫得整洁。就连那些清扫出来的碎发屑,她也放在一个小桶里,在我过来时,求我倒进路边的垃圾桶里。她总是说那里太脏,霉味儿大。
   除了求我倒垃圾,她不太和我说话,我这边讲着,她那边间或嗯呢啊呵回应我一句,证明我这个人还是个立体活物。我不是感觉不到她的那种敷衍,就像敷衍一个问路的陌生人。我还不如她脸上的一根眉毛值得她仔细研究反复琢磨,真恨不得变成她肉里的一根眉毛,每日活在她的注视下,就算有朝一日被她当杂毛剔除掉,也值了,就当为爱献身了。我宁愿在她的注视下死个痛痛快快。
  嘴里的口香糖已经被我咀嚼得寡淡无味,还恋恋不舍地和我的牙齿做着最亲密的纠缠,无话可说的时候,咀嚼可以代替些许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嘴里那块被反复咀嚼过的口香糖,明明已经寡淡无味了,还死皮赖脸的粘着人家。
  
   二
  那男的是开车来的,锃明瓦亮的伊兰特稳稳停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这年头能开得起车的男人,牛逼啊!我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一辆车?不敢想,打死我都不敢想!我五年的奋斗目标是一辆五菱摩托。人比人气死人啊!再看那块头,足啊!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双下巴、粗脖子、大圆脸,凸起的肚子也显得气派,人还没进屋,肚子当仁不让先行探入。不论外观还是内里,一看油水就足。如果非要说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头顶上稀疏的毛发有点煞风景,四十左右的年纪就谢了顶,也真够令人窝心的,也可能三十出头,人一谢顶就显老,这是常识。
  见此情景,我赶紧闪到了一边,我怕他一不小心把我挤扁了也说不定。那扇门也嫌恶似的闭上了,顿时,我感觉我们之间像隔了一道天堑,我再也没有心情杵在那儿,赶紧灰溜溜地回到书店。
  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我自己都佩服我的侦查水平,觉得自己不干侦探可惜了。每次见那谢顶男一来,苏三那好看的脸上就像夏日盛开的莲花,粉红中泛着羞带着怯,那眼神都带着勾,有一股勾魂摄魄的魅力,分明是热恋中男女才有的样子。
  哥,来了……哥,喝茶。每次苏三都哥啊哥的叫着,叫得脆甜,嗲嗲的,腻腻的,像加了半罐子蜂蜜,让人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可不论外观还是言行举止,怎么看都不像亲兄妹。
  我越来越不愿见到这个人,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可谁会知道这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我吃醋了,我真的吃醋了,男人吃起醋来可一点都不比女人差。只要这男的一来,我这一天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心里就像吞了苍蝇,吐吐不出,咽咽不下,就像慢性咽炎发作,喝口水都噎得慌,看谁都不顺眼,连天空都是灰色的。
  偶尔苏三会坐着谢顶男的伊兰特出去一趟,每次出去我都会在店里坐立不安,不知是担心什么。回来后她那张小脸便格外妩媚,嘴唇也格外红润,这不得不让人又胡思乱想起来,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那坛子醋又流了一地。
  说实话,苏三一来我就喜欢上她了。她外表长得娇小柔弱但干起活来却干净利索,一点都不显娇气,理发的手艺极其娴熟,这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她有一对迷人的小虎牙,笑起来格外动人。这一切足以弥补她个子小的缺陷,最扎人眼球的是她左眼角处那颗醒目的美人痣,那颗美人痣在她白皙细嫩的脸上格外讨喜。特别是两人独处的时候,那颗黑色的美人痣总是在我眼前跳跃。它就像一颗暧昧的符号,让人忍不住去看一眼,再看一眼。我很怀疑,那颗美人痣是不是我上辈子在她脸上留下的一枚印记,不然,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缘分这东西真的是不可言说,这么大的城市,道路四通八达,大街小巷门面房比比皆是,她怎么偏偏就找到这里来和我做邻居?我在这儿开书店将近五年的时间了,隔壁这家门面房一直空着,期间也来过几个做生意的,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人走马灯似的换,真是邪了门了。如今苏三来了,而且很快就站住脚了,不是缘分是什么。
  当然,我这个书店老板的身份似乎也够体面,尽管这年头是人不是人都被称作老板。你就算在菜市场卖棵白菜,别人也会冲你喊,老板,白菜多少钱一斤?是,我承认这两年图书市场不景气,只要这个图书店一天不倒,我就还是这儿的老板。尽管走在大街上我是一个最不像老板的老板。
  因为个子小,我还是挺自卑的,在我们这地界儿,小个子男人是稀有品种,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俊男靓女多,小个儿男人却少。我净身高一米六二,穿上增高鞋、翘翘脚后跟再抻抻脖子也不到一米七,所以怎么使劲都离梦想的身高差了一大截。老妈的意思是让我找一个个子高一点的女孩,免得日后下一代再像我这样整残废了。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我宁愿找一个比我个子矮的女孩,最起码在个头上能理直气壮些,不至于日后被人诟病。为这,在家里从来说一不二的我老妈差点气吐血,说我不是她的亲儿子,净跟他对着干,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见到苏三的第一眼,我的眼前一片星光灿烂,这个娇小的女人,应该就是老天刻意送到我身边来的。
  
   三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段时间里我特别去寻一些社交与口才之类的书来,或者去看一些涉及如何追女孩的文章。有事没事我就傍在她家理发店的门口,天南地北地侃。下雨阴天生意清闲的时候,我便召集一帮人在她家店门口打保皇,每次我都刻意挨着苏三身边坐。打保皇即是娱乐也是一场爱情保卫战,我也不管谁和谁是一帮的,只要谁攻击她我就和谁对着干,气得和我一帮的二癞子直骂我傻X。傻就傻呗,只要有人喜欢就行,我才不管谁输谁赢呢,苏三开心,我才开心,苏三高兴,我就高兴,别人开不开心,似乎都不重要。隔壁开杂货店的于大姐坐在一边偷着乐,只有她心里明镜似的。
  有一次看晚上没事,我大着胆子约苏三去看电影,她居然答应了,我心里高兴的像灌了蜜汁。当然,免得她拒绝,我把二癞子也拉上了,二癞子是于姐的二弟,在杂货店帮于姐看店,因为严重的脂溢性皮炎,把头发都剃光了,所以背地里我们管他叫二癞子。
  看电影的时候我就挨在苏三身边,心里那个叫做魔鬼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想牵她的手没敢牵,理智告诉我,在没有摸清她的心思之前,且不可轻举妄动,我怕一不小心她就像小鸟一样飞走不理我了。一场电影看下来,我啥话也没敢说,啥事都没敢做,搭上时间搭上钱,最后连电影演得是啥都不知道。可是,有钱难买高兴啊!我已经迈出第一步了,这已经小见成效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承认我和大多数男人一个臭毛病,但我不会强人所难,我喜欢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没想到,我这边水还没到呢,那边已经成渠了。
   谢顶男和苏三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了。他从开始的十天半月来一次到后来的隔三差五就来一趟,每次来一定是拉着她出去,有时说是去进货有时说是出去吃饭,每次回来,苏三脸上那颗美人痣就分外红艳。天知道他们干了什么?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如果两个人真是那种关系,那还能有我什么戏?看看那大块头,再看看我这小身板,难怪她对我爱搭不理的,我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我没想到她的胃口会这么大。
   那阵子,我感觉自己就像那树上的吊死鬼,上够不着天、下够不着地,滋味真是不好受。
  
   四
  事情远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一天,几个气势汹汹的女人一路开到苏三的店里,二话不说,连打带砸,没有半点客气。其中一个横竖一般粗的女人打得最狠,叫嚣得最厉害。
   闹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谢顶男是有妇之夫,干工程有了些钱,就开始沾花惹草,盯上了苏三,两个人就私下里好上了,秃顶男没少在她身上花钱。这不,就被老婆知晓了。难怪我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可怜苏三这么弱小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几个凶神恶煞般女人的对手,顷刻间,她就寡不敌众。好在她是聪明的,混乱中,急中生智跑到隔壁于姐的杂货店里。
  我而立马跟了过去。苏三脸上有几道明显的血印子,一看就是指甲抓出来的那种,那梳得一丝不苟的马尾辫,也像没了气势的马尾乱糟糟地散了开来,泪水划过的脸庞上,那颗楚楚动人的美人痣此刻就像一粒没了光泽的荞麦皮可怜兮兮的挂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原本的光鲜亮丽。看着她,我的心就疼得像被猫爪子抓了一样。我想那泼妇的指甲里一定残留着她的DNA肉沫子,我恨不得去把那泼妇的手指头给剁下来当胡萝卜吃了。
  苏三楚楚可怜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她的救星。我顿生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气,男子汉大丈夫,说什么也不能坐视不管,我立马跳过去将身体堵住了杂货店店门。
  那个身子像圆柱体一样的女人毫不客气,一把把我扯开,大着嗓门喊,滚一边去,你是她什么人呀?逞得那门子英雄好汉!那股蛮力让我这个大男人都汗颜,我这才知道啥叫螳臂挡车,啥叫自不量力。我心里想,是的呀,我是她的谁谁谁呀,到现在我们甚至连朋友都不是。连手都没摸过呢。人们都说师出有名,我算那盘菜呀?可即使这样,还是想在苏三面前表现一番,刚挺了挺胸脯,那女人一挥胳膊,像一根粗棍扫来,我便立马乖乖地滚一边去了。
  苏三啊苏三,你惹谁不好呢?非要惹这个五大三粗的母夜叉!不过想想也是,老公都快被抢走了,还不许人家撒撒泼,人家这是捍卫自己的家庭,这架势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真亏的人家于大姐,她不动声色地往门口那么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奶奶的,她是我妹,我看谁敢动她!
  爷们!我在心里暗挑大拇指。真应了那句老话,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这都是打保皇打出来的交情啊!
  就这样,把苏三保了下来。打这以后,谢顶男再没来过。想必是被自己的老婆架空了,亦或是改邪归正了也未可知。我最烦这样的窝囊男人,有本事你把婚离了再出来偷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种表面光鲜人模狗样的男人其实最垃圾,长得像人,净干些腌臜事。我顿时觉得自己比他高大了许多。
  这段时间总算是消停了,谢顶男没了踪影,我似乎又有了机会。可没等我再次向苏三套近乎。她偏偏又出事了。
  立冬那天,太阳格外好,阳光暖暖地照在青青美容美发店的玻璃窗上,泛着懒洋洋的暖意,那丝质流苏的淡紫色窗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目。福山路两排门头房都开门营业了,唯独苏三的美发店门窗紧闭,窗帘掩映,这太不正常了。往常这个点她都已经起来做生意了。这时有顾客来理发,杂货店的于姐说苏三可能出去进货了,让他们等会儿再来。我心里怪怪的,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我的书店和苏三的理发店仅一墙之隔,她每天早晚开门拉窗帘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我的直觉是苏三还在屋里。
  我的心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下午两点半,有一男的来了,说是苏三的表哥,我便实话实说告诉他我的怀疑。表哥先是敲门,最后破窗而入。那画面多年以后,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苏三直挺挺地躺在她那张干净温馨的单人小床上,口吐白沫,眼睛上翻,四肢抽搐,人事不省。很快120就来了,医生说是一氧化碳中毒。
  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无聊的一段记忆,眼前没了美人痣的日子,感觉吃什么都寡淡无味,做什么事都少了兴致。
  一个天空飘着碎雪的上午,苏三忽然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乍一见她,我阳光灿烂,从来没有感觉雪天是那么美好,雪花如精灵在天空飘,梦幻一般。
  
   五
  苏三整个人瘦了一圈,模样愈发楚楚动人了,脸上那颗美人痣也更加醒目了。她先是来我店里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还拿了一些家里的炒花生,说那一天多亏了大家帮忙,我一下就激动得喉头发哽。
  和往常一样,我们见了面还是有说有笑。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以后,我心里还是有一些芥蒂在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不自重的女人。高中时,我曾经偷偷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后来也成了别人家的小三。那是我的初恋,一厢情愿的初恋。小三这个词成了我最大的心病,不愿触及,可不知为什么,我对苏三就是恨不起来,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来我店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笑容似乎也别有深意了,那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似乎也泛着暧昧的光泽。我的心时常被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交织着,只是不知为什么,我却不敢去和她的眼神对视,我怕爱的潮水把我淹没了。
  我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苏三这一阵对自己的生意似乎不怎么上心了,连店面都懒得打理了,地上满是碎头发和灰尘,脏兮兮的。不光如此,人也懒得打扮了,眉毛不画了,口红不涂了,脸似乎也好几天没洗了。我纳闷,她以前可是个极其爱美爱干净的女孩子。
  这一天天格外的冷,西北风嗖嗖地刮着,门前的柏油马路像刷了一层冰水,泛着阴冷的光,路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大衣缩起了脖子。苏三说懒得生炉子,又跑我店里来蹭暖。我只好把头望向窗外,替她看店,只要有人来理发,便示意她来活了。
  那日,苏三在理发,没看出有什么不妥,谁知过了没多久,一男的满脸惊愕地跑了出来,样子非常狼狈。我正好倚在门口,赶紧问他怎么了?那男人摸着湿漉漉的头发气愤地说,哪有这样糟蹋人的,大冬天的用凉水给洗头,简直莫名其妙!我大吃一惊,瞬间明白了什么。
  多日来萦绕在心底的那些疑惑终于找到了答案,我怔在当地半天没缓过神来。这一氧化碳中毒的后遗症真是可怕啊!难怪她这些天的举动看起来那么怪异。
  后来苏三的家人把她接走了,从此便再没有了她的消息,那时候还没有手机,也没有留下她的联系方式。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年。我也从当年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三十多岁的大龄青年。这几年情路坎坷,结婚又离婚,最后又恢复单身。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妻子有了婚外情,她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我的货车司机搞暧昧,这还有天理吗?难道我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魔咒了?世间的一切真是一道无法解释的难题。唯一值得炫耀的是我这几年创业有了点小起色。苏三走后没多久,我也退出了图书市场干起了运输行业,很快发展成立了自己的运输公司。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坐骑”,也有了几辆运输大货。
  那几年我也打听过苏三的消息,可一无所获。我甚至把市区里面的美容美发店转了个遍,人海茫茫,却再未遇见过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市区的一个水产市场偶遇了谢顶男。几年不见,他眼角的皱纹明显多了,头上的毛发却越来越稀少,脑袋四周那少得可怜的几缕头发一丝不苟尽职尽责地保护着中央高地,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往日的光鲜,落魄了许多。
  他愣愣地看我半天,显然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渺不足道,记不记得我不重要,苏三还是应该记得的,毕竟他们相好一回。我兴奋地向他打听苏三的消息,他还是愣愣地看我,仿佛也忘记了那个女孩。好半天才冷冷地说,他哪里知道她的下落,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那次出事后,他们就断了联系。
  
   六
  苏三彻底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也不再抱有再见美人痣希望了。
   一日,我开车去省城办事,事情进展顺利,心情也格外好,舒舒服服住了一晚上旅店,第二天一早便开车上了高速,车载CD唱着我喜欢的流行歌曲《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思绪也跟着这熟悉的旋律黯然,想着曾经的人,曾经的事,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窗外的风景像电影镜头一样从眼前掠过,如远去的青春过往。眼前蓦然浮现出苏三的笑脸,那颗美人痣也清晰地在眼前闪现,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一个小时后,高速路口的一个指示牌引起了我的注意:距离K城三公里。蓦地想起苏三曾告诉过我她的老家就是K城的,我隐约记得她说过她的家乡就在K城以南两公里的一个什么村子。我没有犹豫打了转向拐下了高速。一下高速我又有点后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我吗?我到底在找寻什么?是寻找那曾经的美好,还是心里根本没放下?我说不清楚。论年纪,她应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应该结婚了,应该有孩子了。其实这一切都不重要,答案或许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辗转了好几个村子都没有打听到一个叫苏青的人。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看到村口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我走上前礼貌地打着招呼,老妈妈,向您打听一个人,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苏青的女人?那老人自顾自挑选着手里的蒲草,似没听懂我的问话,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我又锲而不舍地继续说,个子不高,三十来岁,这儿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我拿手指着自己的左脸。老人终于抬起那张沧桑的脸,她用眼白扫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扫向远处,那里停着我的日系越野。
  老人的目光带着悠长神秘的意味,我摇摇头有点尴尬地挪开脚步。
  当我无奈地准备驱车返程时,发现在越野车附近的垃圾箱旁边,蜷缩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乞丐,她正低头啃食一块脏兮兮的干面包,等我快到跟前时,那个瘦小的乞丐突然抬起头警觉地朝我这边瞥了一眼,这一瞥惊得我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在满是污垢像垃圾桶一样脏的脸上,左眼角处一颗醒目的美人痣赫然跳入我的眼帘。
  其实,我不确定那个人就是苏三,即使那颗美人痣也无法确证。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放在女人的身边。
   回去的路上,我关闭了音响,默默地开车。
   那段唱曲一直在耳边回响: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原创首发)一
   那个男的又来了。
  彼时,我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斜倚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和苏三聊着家常。
  苏三本名苏青,因为喜欢京剧,有事没事就爱哼上两句: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我们几个背地里干脆就叫她苏三。
  不知为什么,自打苏三来到这儿,打娘胎里出来就不怎么爱说话的我莫名地就有了倾诉的欲望,好像在肚子里憋了二十多年的话,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不吐不快。当然,前提是只对她一个人,对不感兴趣的人,半句话都嫌多。
  苏三坐着镜子前,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眉毛夹,仔细对着镜子,一心一意地剔除着每一根多余的眉毛。她爱美,也爱干净。把自己打扮得美丽,把美发店打扫得整洁。就连那些清扫出来的碎发屑,她也放在一个小桶里,在我过来时,求我倒进路边的垃圾桶里。她总是说那里太脏,霉味儿大。
   除了求我倒垃圾,她不太和我说话,我这边讲着,她那边间或嗯呢啊呵回应我一句,证明我这个人还是个立体活物。我不是感觉不到她的那种敷衍,就像敷衍一个问路的陌生人。我还不如她脸上的一根眉毛值得她仔细研究反复琢磨,真恨不得变成她肉里的一根眉毛,每日活在她的注视下,就算有朝一日被她当杂毛剔除掉,也值了,就当为爱献身了。我宁愿在她的注视下死个痛痛快快。
  嘴里的口香糖已经被我咀嚼得寡淡无味,还恋恋不舍地和我的牙齿做着最亲密的纠缠,无话可说的时候,咀嚼可以代替些许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嘴里那块被反复咀嚼过的口香糖,明明已经寡淡无味了,还死皮赖脸的粘着人家。
  
   二
  那男的是开车来的,锃明瓦亮的伊兰特稳稳停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这年头能开得起车的男人,牛逼啊!我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一辆车?不敢想,打死我都不敢想!我五年的奋斗目标是一辆五菱摩托。人比人气死人啊!再看那块头,足啊!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双下巴、粗脖子、大圆脸,凸起的肚子也显得气派,人还没进屋,肚子当仁不让先行探入。不论外观还是内里,一看油水就足。如果非要说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头顶上稀疏的毛发有点煞风景,四十左右的年纪就谢了顶,也真够令人窝心的,也可能三十出头,人一谢顶就显老,这是常识。
  见此情景,我赶紧闪到了一边,我怕他一不小心把我挤扁了也说不定。那扇门也嫌恶似的闭上了,顿时,我感觉我们之间像隔了一道天堑,我再也没有心情杵在那儿,赶紧灰溜溜地回到书店。
  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我自己都佩服我的侦查水平,觉得自己不干侦探可惜了。每次见那谢顶男一来,苏三那好看的脸上就像夏日盛开的莲花,粉红中泛着羞带着怯,那眼神都带着勾,有一股勾魂摄魄的魅力,分明是热恋中男女才有的样子。
  哥,来了……哥,喝茶。每次苏三都哥啊哥的叫着,叫得脆甜,嗲嗲的,腻腻的,像加了半罐子蜂蜜,让人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可不论外观还是言行举止,怎么看都不像亲兄妹。
  我越来越不愿见到这个人,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可谁会知道这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我吃醋了,我真的吃醋了,男人吃起醋来可一点都不比女人差。只要这男的一来,我这一天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心里就像吞了苍蝇,吐吐不出,咽咽不下,就像慢性咽炎发作,喝口水都噎得慌,看谁都不顺眼,连天空都是灰色的。
  偶尔苏三会坐着谢顶男的伊兰特出去一趟,每次出去我都会在店里坐立不安,不知是担心什么。回来后她那张小脸便格外妩媚,嘴唇也格外红润,这不得不让人又胡思乱想起来,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那坛子醋又流了一地。
  说实话,苏三一来我就喜欢上她了。她外表长得娇小柔弱但干起活来却干净利索,一点都不显娇气,理发的手艺极其娴熟,这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她有一对迷人的小虎牙,笑起来格外动人。这一切足以弥补她个子小的缺陷,最扎人眼球的是她左眼角处那颗醒目的美人痣,那颗美人痣在她白皙细嫩的脸上格外讨喜。特别是两人独处的时候,那颗黑色的美人痣总是在我眼前跳跃。它就像一颗暧昧的符号,让人忍不住去看一眼,再看一眼。我很怀疑,那颗美人痣是不是我上辈子在她脸上留下的一枚印记,不然,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缘分这东西真的是不可言说,这么大的城市,道路四通八达,大街小巷门面房比比皆是,她怎么偏偏就找到这里来和我做邻居?我在这儿开书店将近五年的时间了,隔壁这家门面房一直空着,期间也来过几个做生意的,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人走马灯似的换,真是邪了门了。如今苏三来了,而且很快就站住脚了,不是缘分是什么。
  当然,我这个书店老板的身份似乎也够体面,尽管这年头是人不是人都被称作老板。你就算在菜市场卖棵白菜,别人也会冲你喊,老板,白菜多少钱一斤?是,我承认这两年图书市场不景气,只要这个图书店一天不倒,我就还是这儿的老板。尽管走在大街上我是一个最不像老板的老板。
  因为个子小,我还是挺自卑的,在我们这地界儿,小个子男人是稀有品种,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俊男靓女多,小个儿男人却少。我净身高一米六二,穿上增高鞋、翘翘脚后跟再抻抻脖子也不到一米七,所以怎么使劲都离梦想的身高差了一大截。老妈的意思是让我找一个个子高一点的女孩,免得日后下一代再像我这样整残废了。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我宁愿找一个比我个子矮的女孩,最起码在个头上能理直气壮些,不至于日后被人诟病。为这,在家里从来说一不二的我老妈差点气吐血,说我不是她的亲儿子,净跟他对着干,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见到苏三的第一眼,我的眼前一片星光灿烂,这个娇小的女人,应该就是老天刻意送到我身边来的。
  
   三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段时间里我特别去寻一些社交与口才之类的书来,或者去看一些涉及如何追女孩的文章。有事没事我就傍在她家理发店的门口,天南地北地侃。下雨阴天生意清闲的时候,我便召集一帮人在她家店门口打保皇,每次我都刻意挨着苏三身边坐。打保皇即是娱乐也是一场爱情保卫战,我也不管谁和谁是一帮的,只要谁攻击她我就和谁对着干,气得和我一帮的二癞子直骂我傻X。傻就傻呗,只要有人喜欢就行,我才不管谁输谁赢呢,苏三开心,我才开心,苏三高兴,我就高兴,别人开不开心,似乎都不重要。隔壁开杂货店的于大姐坐在一边偷着乐,只有她心里明镜似的。
  有一次看晚上没事,我大着胆子约苏三去看电影,她居然答应了,我心里高兴的像灌了蜜汁。当然,免得她拒绝,我把二癞子也拉上了,二癞子是于姐的二弟,在杂货店帮于姐看店,因为严重的脂溢性皮炎,把头发都剃光了,所以背地里我们管他叫二癞子。
  看电影的时候我就挨在苏三身边,心里那个叫做魔鬼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想牵她的手没敢牵,理智告诉我,在没有摸清她的心思之前,且不可轻举妄动,我怕一不小心她就像小鸟一样飞走不理我了。一场电影看下来,我啥话也没敢说,啥事都没敢做,搭上时间搭上钱,最后连电影演得是啥都不知道。可是,有钱难买高兴啊!我已经迈出第一步了,这已经小见成效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承认我和大多数男人一个臭毛病,但我不会强人所难,我喜欢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没想到,我这边水还没到呢,那边已经成渠了。
   谢顶男和苏三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了。他从开始的十天半月来一次到后来的隔三差五就来一趟,每次来一定是拉着她出去,有时说是去进货有时说是出去吃饭,每次回来,苏三脸上那颗美人痣就分外红艳。天知道他们干了什么?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如果两个人真是那种关系,那还能有我什么戏?看看那大块头,再看看我这小身板,难怪她对我爱搭不理的,我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我没想到她的胃口会这么大。
   那阵子,我感觉自己就像那树上的吊死鬼,上够不着天、下够不着地,滋味真是不好受。
  
   四
  事情远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一天,几个气势汹汹的女人一路开到苏三的店里,二话不说,连打带砸,没有半点客气。其中一个横竖一般粗的女人打得最狠,叫嚣得最厉害。
   闹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谢顶男是有妇之夫,干工程有了些钱,就开始沾花惹草,盯上了苏三,两个人就私下里好上了,秃顶男没少在她身上花钱。这不,就被老婆知晓了。难怪我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可怜苏三这么弱小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几个凶神恶煞般女人的对手,顷刻间,她就寡不敌众。好在她是聪明的,混乱中,急中生智跑到隔壁于姐的杂货店里。
  我而立马跟了过去。苏三脸上有几道明显的血印子,一看就是指甲抓出来的那种,那梳得一丝不苟的马尾辫,也像没了气势的马尾乱糟糟地散了开来,泪水划过的脸庞上,那颗楚楚动人的美人痣此刻就像一粒没了光泽的荞麦皮可怜兮兮的挂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原本的光鲜亮丽。看着她,我的心就疼得像被猫爪子抓了一样。我想那泼妇的指甲里一定残留着她的DNA肉沫子,我恨不得去把那泼妇的手指头给剁下来当胡萝卜吃了。
  苏三楚楚可怜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她的救星。我顿生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气,男子汉大丈夫,说什么也不能坐视不管,我立马跳过去将身体堵住了杂货店店门。
  那个身子像圆柱体一样的女人毫不客气,一把把我扯开,大着嗓门喊,滚一边去,你是她什么人呀?逞得那门子英雄好汉!那股蛮力让我这个大男人都汗颜,我这才知道啥叫螳臂挡车,啥叫自不量力。我心里想,是的呀,我是她的谁谁谁呀,到现在我们甚至连朋友都不是。连手都没摸过呢。人们都说师出有名,我算那盘菜呀?可即使这样,还是想在苏三面前表现一番,刚挺了挺胸脯,那女人一挥胳膊,像一根粗棍扫来,我便立马乖乖地滚一边去了。
  苏三啊苏三,你惹谁不好呢?非要惹这个五大三粗的母夜叉!不过想想也是,老公都快被抢走了,还不许人家撒撒泼,人家这是捍卫自己的家庭,这架势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真亏的人家于大姐,她不动声色地往门口那么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奶奶的,她是我妹,我看谁敢动她!
  爷们!我在心里暗挑大拇指。真应了那句老话,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这都是打保皇打出来的交情啊!
  就这样,把苏三保了下来。打这以后,谢顶男再没来过。想必是被自己的老婆架空了,亦或是改邪归正了也未可知。我最烦这样的窝囊男人,有本事你把婚离了再出来偷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种表面光鲜人模狗样的男人其实最垃圾,长得像人,净干些腌臜事。我顿时觉得自己比他高大了许多。
  这段时间总算是消停了,谢顶男没了踪影,我似乎又有了机会。可没等我再次向苏三套近乎。她偏偏又出事了。
  立冬那天,太阳格外好,阳光暖暖地照在青青美容美发店的玻璃窗上,泛着懒洋洋的暖意,那丝质流苏的淡紫色窗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目。福山路两排门头房都开门营业了,唯独苏三的美发店门窗紧闭,窗帘掩映,这太不正常了。往常这个点她都已经起来做生意了。这时有顾客来理发,杂货店的于姐说苏三可能出去进货了,让他们等会儿再来。我心里怪怪的,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我的书店和苏三的理发店仅一墙之隔,她每天早晚开门拉窗帘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我的直觉是苏三还在屋里。
  我的心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下午两点半,有一男的来了,说是苏三的表哥,我便实话实说告诉他我的怀疑。表哥先是敲门,最后破窗而入。那画面多年以后,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苏三直挺挺地躺在她那张干净温馨的单人小床上,口吐白沫,眼睛上翻,四肢抽搐,人事不省。很快120就来了,医生说是一氧化碳中毒。
  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无聊的一段记忆,眼前没了美人痣的日子,感觉吃什么都寡淡无味,做什么事都少了兴致。
  一个天空飘着碎雪的上午,苏三忽然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乍一见她,我阳光灿烂,从来没有感觉雪天是那么美好,雪花如精灵在天空飘,梦幻一般。
  
   五
  苏三整个人瘦了一圈,模样愈发楚楚动人了,脸上那颗美人痣也更加醒目了。她先是来我店里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还拿了一些家里的炒花生,说那一天多亏了大家帮忙,我一下就激动得喉头发哽。
  和往常一样,我们见了面还是有说有笑。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以后,我心里还是有一些芥蒂在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不自重的女人。高中时,我曾经偷偷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后来也成了别人家的小三。那是我的初恋,一厢情愿的初恋。小三这个词成了我最大的心病,不愿触及,可不知为什么,我对苏三就是恨不起来,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来我店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笑容似乎也别有深意了,那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似乎也泛着暧昧的光泽。我的心时常被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交织着,只是不知为什么,我却不敢去和她的眼神对视,我怕爱的潮水把我淹没了。
  我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苏三这一阵对自己的生意似乎不怎么上心了,连店面都懒得打理了,地上满是碎头发和灰尘,脏兮兮的。不光如此,人也懒得打扮了,眉毛不画了,口红不涂了,脸似乎也好几天没洗了。我纳闷,她以前可是个极其爱美爱干净的女孩子。
  这一天天格外的冷,西北风嗖嗖地刮着,门前的柏油马路像刷了一层冰水,泛着阴冷的光,路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大衣缩起了脖子。苏三说懒得生炉子,又跑我店里来蹭暖。我只好把头望向窗外,替她看店,只要有人来理发,便示意她来活了。
  那日,苏三在理发,没看出有什么不妥,谁知过了没多久,一男的满脸惊愕地跑了出来,样子非常狼狈。我正好倚在门口,赶紧问他怎么了?那男人摸着湿漉漉的头发气愤地说,哪有这样糟蹋人的,大冬天的用凉水给洗头,简直莫名其妙!我大吃一惊,瞬间明白了什么。
  多日来萦绕在心底的那些疑惑终于找到了答案,我怔在当地半天没缓过神来。这一氧化碳中毒的后遗症真是可怕啊!难怪她这些天的举动看起来那么怪异。
  后来苏三的家人把她接走了,从此便再没有了她的消息,那时候还没有手机,也没有留下她的联系方式。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年。我也从当年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三十多岁的大龄青年。这几年情路坎坷,结婚又离婚,最后又恢复单身。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妻子有了婚外情,她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我的货车司机搞暧昧,这还有天理吗?难道我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魔咒了?世间的一切真是一道无法解释的难题。唯一值得炫耀的是我这几年创业有了点小起色。苏三走后没多久,我也退出了图书市场干起了运输行业,很快发展成立了自己的运输公司。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坐骑”,也有了几辆运输大货。
  那几年我也打听过苏三的消息,可一无所获。我甚至把市区里面的美容美发店转了个遍,人海茫茫,却再未遇见过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市区的一个水产市场偶遇了谢顶男。几年不见,他眼角的皱纹明显多了,头上的毛发却越来越稀少,脑袋四周那少得可怜的几缕头发一丝不苟尽职尽责地保护着中央高地,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往日的光鲜,落魄了许多。
  他愣愣地看我半天,显然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渺不足道,记不记得我不重要,苏三还是应该记得的,毕竟他们相好一回。我兴奋地向他打听苏三的消息,他还是愣愣地看我,仿佛也忘记了那个女孩。好半天才冷冷地说,他哪里知道她的下落,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那次出事后,他们就断了联系。
  
   六
  苏三彻底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也不再抱有再见美人痣希望了。
   一日,我开车去省城办事,事情进展顺利,心情也格外好,舒舒服服住了一晚上旅店,第二天一早便开车上了高速,车载CD唱着我喜欢的流行歌曲《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思绪也跟着这熟悉的旋律黯然,想着曾经的人,曾经的事,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窗外的风景像电影镜头一样从眼前掠过,如远去的青春过往。眼前蓦然浮现出苏三的笑脸,那颗美人痣也清晰地在眼前闪现,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一个小时后,高速路口的一个指示牌引起了我的注意:距离K城三公里。蓦地想起苏三曾告诉过我她的老家就是K城的,我隐约记得她说过她的家乡就在K城以南两公里的一个什么村子。我没有犹豫打了转向拐下了高速。一下高速我又有点后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我吗?我到底在找寻什么?是寻找那曾经的美好,还是心里根本没放下?我说不清楚。论年纪,她应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应该结婚了,应该有孩子了。其实这一切都不重要,答案或许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辗转了好几个村子都没有打听到一个叫苏青的人。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看到村口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我走上前礼貌地打着招呼,老妈妈,向您打听一个人,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苏青的女人?那老人自顾自挑选着手里的蒲草,似没听懂我的问话,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我又锲而不舍地继续说,个子不高,三十来岁,这儿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我拿手指着自己的左脸。老人终于抬起那张沧桑的脸,她用眼白扫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扫向远处,那里停着我的日系越野。
  老人的目光带着悠长神秘的意味,我摇摇头有点尴尬地挪开脚步。
  当我无奈地准备驱车返程时,发现在越野车附近的垃圾箱旁边,蜷缩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乞丐,她正低头啃食一块脏兮兮的干面包,等我快到跟前时,那个瘦小的乞丐突然抬起头警觉地朝我这边瞥了一眼,这一瞥惊得我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在满是污垢像垃圾桶一样脏的脸上,左眼角处一颗醒目的美人痣赫然跳入我的眼帘。
  其实,我不确定那个人就是苏三,即使那颗美人痣也无法确证。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放在女人的身边。
   回去的路上,我关闭了音响,默默地开车。
   那段唱曲一直在耳边回响: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原创首发)一
   那个男的又来了。
  彼时,我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斜倚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和苏三聊着家常。
  苏三本名苏青,因为喜欢京剧,有事没事就爱哼上两句: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我们几个背地里干脆就叫她苏三。
  不知为什么,自打苏三来到这儿,打娘胎里出来就不怎么爱说话的我莫名地就有了倾诉的欲望,好像在肚子里憋了二十多年的话,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不吐不快。当然,前提是只对她一个人,对不感兴趣的人,半句话都嫌多。
  苏三坐着镜子前,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眉毛夹,仔细对着镜子,一心一意地剔除着每一根多余的眉毛。她爱美,也爱干净。把自己打扮得美丽,把美发店打扫得整洁。就连那些清扫出来的碎发屑,她也放在一个小桶里,在我过来时,求我倒进路边的垃圾桶里。她总是说那里太脏,霉味儿大。
   除了求我倒垃圾,她不太和我说话,我这边讲着,她那边间或嗯呢啊呵回应我一句,证明我这个人还是个立体活物。我不是感觉不到她的那种敷衍,就像敷衍一个问路的陌生人。我还不如她脸上的一根眉毛值得她仔细研究反复琢磨,真恨不得变成她肉里的一根眉毛,每日活在她的注视下,就算有朝一日被她当杂毛剔除掉,也值了,就当为爱献身了。我宁愿在她的注视下死个痛痛快快。
  嘴里的口香糖已经被我咀嚼得寡淡无味,还恋恋不舍地和我的牙齿做着最亲密的纠缠,无话可说的时候,咀嚼可以代替些许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嘴里那块被反复咀嚼过的口香糖,明明已经寡淡无味了,还死皮赖脸的粘着人家。
  
   二
  那男的是开车来的,锃明瓦亮的伊兰特稳稳停在青青美容美发店门口。这年头能开得起车的男人,牛逼啊!我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一辆车?不敢想,打死我都不敢想!我五年的奋斗目标是一辆五菱摩托。人比人气死人啊!再看那块头,足啊!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双下巴、粗脖子、大圆脸,凸起的肚子也显得气派,人还没进屋,肚子当仁不让先行探入。不论外观还是内里,一看油水就足。如果非要说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头顶上稀疏的毛发有点煞风景,四十左右的年纪就谢了顶,也真够令人窝心的,也可能三十出头,人一谢顶就显老,这是常识。
  见此情景,我赶紧闪到了一边,我怕他一不小心把我挤扁了也说不定。那扇门也嫌恶似的闭上了,顿时,我感觉我们之间像隔了一道天堑,我再也没有心情杵在那儿,赶紧灰溜溜地回到书店。
  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我自己都佩服我的侦查水平,觉得自己不干侦探可惜了。每次见那谢顶男一来,苏三那好看的脸上就像夏日盛开的莲花,粉红中泛着羞带着怯,那眼神都带着勾,有一股勾魂摄魄的魅力,分明是热恋中男女才有的样子。
  哥,来了……哥,喝茶。每次苏三都哥啊哥的叫着,叫得脆甜,嗲嗲的,腻腻的,像加了半罐子蜂蜜,让人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可不论外观还是言行举止,怎么看都不像亲兄妹。
  我越来越不愿见到这个人,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可谁会知道这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我吃醋了,我真的吃醋了,男人吃起醋来可一点都不比女人差。只要这男的一来,我这一天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心里就像吞了苍蝇,吐吐不出,咽咽不下,就像慢性咽炎发作,喝口水都噎得慌,看谁都不顺眼,连天空都是灰色的。
  偶尔苏三会坐着谢顶男的伊兰特出去一趟,每次出去我都会在店里坐立不安,不知是担心什么。回来后她那张小脸便格外妩媚,嘴唇也格外红润,这不得不让人又胡思乱想起来,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那坛子醋又流了一地。
  说实话,苏三一来我就喜欢上她了。她外表长得娇小柔弱但干起活来却干净利索,一点都不显娇气,理发的手艺极其娴熟,这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她有一对迷人的小虎牙,笑起来格外动人。这一切足以弥补她个子小的缺陷,最扎人眼球的是她左眼角处那颗醒目的美人痣,那颗美人痣在她白皙细嫩的脸上格外讨喜。特别是两人独处的时候,那颗黑色的美人痣总是在我眼前跳跃。它就像一颗暧昧的符号,让人忍不住去看一眼,再看一眼。我很怀疑,那颗美人痣是不是我上辈子在她脸上留下的一枚印记,不然,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缘分这东西真的是不可言说,这么大的城市,道路四通八达,大街小巷门面房比比皆是,她怎么偏偏就找到这里来和我做邻居?我在这儿开书店将近五年的时间了,隔壁这家门面房一直空着,期间也来过几个做生意的,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人走马灯似的换,真是邪了门了。如今苏三来了,而且很快就站住脚了,不是缘分是什么。
  当然,我这个书店老板的身份似乎也够体面,尽管这年头是人不是人都被称作老板。你就算在菜市场卖棵白菜,别人也会冲你喊,老板,白菜多少钱一斤?是,我承认这两年图书市场不景气,只要这个图书店一天不倒,我就还是这儿的老板。尽管走在大街上我是一个最不像老板的老板。
  因为个子小,我还是挺自卑的,在我们这地界儿,小个子男人是稀有品种,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俊男靓女多,小个儿男人却少。我净身高一米六二,穿上增高鞋、翘翘脚后跟再抻抻脖子也不到一米七,所以怎么使劲都离梦想的身高差了一大截。老妈的意思是让我找一个个子高一点的女孩,免得日后下一代再像我这样整残废了。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我宁愿找一个比我个子矮的女孩,最起码在个头上能理直气壮些,不至于日后被人诟病。为这,在家里从来说一不二的我老妈差点气吐血,说我不是她的亲儿子,净跟他对着干,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见到苏三的第一眼,我的眼前一片星光灿烂,这个娇小的女人,应该就是老天刻意送到我身边来的。
  
   三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段时间里我特别去寻一些社交与口才之类的书来,或者去看一些涉及如何追女孩的文章。有事没事我就傍在她家理发店的门口,天南地北地侃。下雨阴天生意清闲的时候,我便召集一帮人在她家店门口打保皇,每次我都刻意挨着苏三身边坐。打保皇即是娱乐也是一场爱情保卫战,我也不管谁和谁是一帮的,只要谁攻击她我就和谁对着干,气得和我一帮的二癞子直骂我傻X。傻就傻呗,只要有人喜欢就行,我才不管谁输谁赢呢,苏三开心,我才开心,苏三高兴,我就高兴,别人开不开心,似乎都不重要。隔壁开杂货店的于大姐坐在一边偷着乐,只有她心里明镜似的。
  有一次看晚上没事,我大着胆子约苏三去看电影,她居然答应了,我心里高兴的像灌了蜜汁。当然,免得她拒绝,我把二癞子也拉上了,二癞子是于姐的二弟,在杂货店帮于姐看店,因为严重的脂溢性皮炎,把头发都剃光了,所以背地里我们管他叫二癞子。
  看电影的时候我就挨在苏三身边,心里那个叫做魔鬼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想牵她的手没敢牵,理智告诉我,在没有摸清她的心思之前,且不可轻举妄动,我怕一不小心她就像小鸟一样飞走不理我了。一场电影看下来,我啥话也没敢说,啥事都没敢做,搭上时间搭上钱,最后连电影演得是啥都不知道。可是,有钱难买高兴啊!我已经迈出第一步了,这已经小见成效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承认我和大多数男人一个臭毛病,但我不会强人所难,我喜欢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没想到,我这边水还没到呢,那边已经成渠了。
   谢顶男和苏三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了。他从开始的十天半月来一次到后来的隔三差五就来一趟,每次来一定是拉着她出去,有时说是去进货有时说是出去吃饭,每次回来,苏三脸上那颗美人痣就分外红艳。天知道他们干了什么?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如果两个人真是那种关系,那还能有我什么戏?看看那大块头,再看看我这小身板,难怪她对我爱搭不理的,我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我没想到她的胃口会这么大。
   那阵子,我感觉自己就像那树上的吊死鬼,上够不着天、下够不着地,滋味真是不好受。
  
   四
  事情远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一天,几个气势汹汹的女人一路开到苏三的店里,二话不说,连打带砸,没有半点客气。其中一个横竖一般粗的女人打得最狠,叫嚣得最厉害。
   闹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谢顶男是有妇之夫,干工程有了些钱,就开始沾花惹草,盯上了苏三,两个人就私下里好上了,秃顶男没少在她身上花钱。这不,就被老婆知晓了。难怪我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可怜苏三这么弱小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几个凶神恶煞般女人的对手,顷刻间,她就寡不敌众。好在她是聪明的,混乱中,急中生智跑到隔壁于姐的杂货店里。
  我而立马跟了过去。苏三脸上有几道明显的血印子,一看就是指甲抓出来的那种,那梳得一丝不苟的马尾辫,也像没了气势的马尾乱糟糟地散了开来,泪水划过的脸庞上,那颗楚楚动人的美人痣此刻就像一粒没了光泽的荞麦皮可怜兮兮的挂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原本的光鲜亮丽。看着她,我的心就疼得像被猫爪子抓了一样。我想那泼妇的指甲里一定残留着她的DNA肉沫子,我恨不得去把那泼妇的手指头给剁下来当胡萝卜吃了。
  苏三楚楚可怜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她的救星。我顿生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气,男子汉大丈夫,说什么也不能坐视不管,我立马跳过去将身体堵住了杂货店店门。
  那个身子像圆柱体一样的女人毫不客气,一把把我扯开,大着嗓门喊,滚一边去,你是她什么人呀?逞得那门子英雄好汉!那股蛮力让我这个大男人都汗颜,我这才知道啥叫螳臂挡车,啥叫自不量力。我心里想,是的呀,我是她的谁谁谁呀,到现在我们甚至连朋友都不是。连手都没摸过呢。人们都说师出有名,我算那盘菜呀?可即使这样,还是想在苏三面前表现一番,刚挺了挺胸脯,那女人一挥胳膊,像一根粗棍扫来,我便立马乖乖地滚一边去了。
  苏三啊苏三,你惹谁不好呢?非要惹这个五大三粗的母夜叉!不过想想也是,老公都快被抢走了,还不许人家撒撒泼,人家这是捍卫自己的家庭,这架势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真亏的人家于大姐,她不动声色地往门口那么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奶奶的,她是我妹,我看谁敢动她!
  爷们!我在心里暗挑大拇指。真应了那句老话,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这都是打保皇打出来的交情啊!
  就这样,把苏三保了下来。打这以后,谢顶男再没来过。想必是被自己的老婆架空了,亦或是改邪归正了也未可知。我最烦这样的窝囊男人,有本事你把婚离了再出来偷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种表面光鲜人模狗样的男人其实最垃圾,长得像人,净干些腌臜事。我顿时觉得自己比他高大了许多。
  这段时间总算是消停了,谢顶男没了踪影,我似乎又有了机会。可没等我再次向苏三套近乎。她偏偏又出事了。
  立冬那天,太阳格外好,阳光暖暖地照在青青美容美发店的玻璃窗上,泛着懒洋洋的暖意,那丝质流苏的淡紫色窗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目。福山路两排门头房都开门营业了,唯独苏三的美发店门窗紧闭,窗帘掩映,这太不正常了。往常这个点她都已经起来做生意了。这时有顾客来理发,杂货店的于姐说苏三可能出去进货了,让他们等会儿再来。我心里怪怪的,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我的书店和苏三的理发店仅一墙之隔,她每天早晚开门拉窗帘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我的直觉是苏三还在屋里。
  我的心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下午两点半,有一男的来了,说是苏三的表哥,我便实话实说告诉他我的怀疑。表哥先是敲门,最后破窗而入。那画面多年以后,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苏三直挺挺地躺在她那张干净温馨的单人小床上,口吐白沫,眼睛上翻,四肢抽搐,人事不省。很快120就来了,医生说是一氧化碳中毒。
  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无聊的一段记忆,眼前没了美人痣的日子,感觉吃什么都寡淡无味,做什么事都少了兴致。
  一个天空飘着碎雪的上午,苏三忽然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乍一见她,我阳光灿烂,从来没有感觉雪天是那么美好,雪花如精灵在天空飘,梦幻一般。
  
   五
  苏三整个人瘦了一圈,模样愈发楚楚动人了,脸上那颗美人痣也更加醒目了。她先是来我店里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还拿了一些家里的炒花生,说那一天多亏了大家帮忙,我一下就激动得喉头发哽。
  和往常一样,我们见了面还是有说有笑。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以后,我心里还是有一些芥蒂在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不自重的女人。高中时,我曾经偷偷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后来也成了别人家的小三。那是我的初恋,一厢情愿的初恋。小三这个词成了我最大的心病,不愿触及,可不知为什么,我对苏三就是恨不起来,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来我店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笑容似乎也别有深意了,那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似乎也泛着暧昧的光泽。我的心时常被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交织着,只是不知为什么,我却不敢去和她的眼神对视,我怕爱的潮水把我淹没了。
  我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苏三这一阵对自己的生意似乎不怎么上心了,连店面都懒得打理了,地上满是碎头发和灰尘,脏兮兮的。不光如此,人也懒得打扮了,眉毛不画了,口红不涂了,脸似乎也好几天没洗了。我纳闷,她以前可是个极其爱美爱干净的女孩子。
  这一天天格外的冷,西北风嗖嗖地刮着,门前的柏油马路像刷了一层冰水,泛着阴冷的光,路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大衣缩起了脖子。苏三说懒得生炉子,又跑我店里来蹭暖。我只好把头望向窗外,替她看店,只要有人来理发,便示意她来活了。
  那日,苏三在理发,没看出有什么不妥,谁知过了没多久,一男的满脸惊愕地跑了出来,样子非常狼狈。我正好倚在门口,赶紧问他怎么了?那男人摸着湿漉漉的头发气愤地说,哪有这样糟蹋人的,大冬天的用凉水给洗头,简直莫名其妙!我大吃一惊,瞬间明白了什么。
  多日来萦绕在心底的那些疑惑终于找到了答案,我怔在当地半天没缓过神来。这一氧化碳中毒的后遗症真是可怕啊!难怪她这些天的举动看起来那么怪异。
  后来苏三的家人把她接走了,从此便再没有了她的消息,那时候还没有手机,也没有留下她的联系方式。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年。我也从当年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三十多岁的大龄青年。这几年情路坎坷,结婚又离婚,最后又恢复单身。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妻子有了婚外情,她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我的货车司机搞暧昧,这还有天理吗?难道我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魔咒了?世间的一切真是一道无法解释的难题。唯一值得炫耀的是我这几年创业有了点小起色。苏三走后没多久,我也退出了图书市场干起了运输行业,很快发展成立了自己的运输公司。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坐骑”,也有了几辆运输大货。
  那几年我也打听过苏三的消息,可一无所获。我甚至把市区里面的美容美发店转了个遍,人海茫茫,却再未遇见过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市区的一个水产市场偶遇了谢顶男。几年不见,他眼角的皱纹明显多了,头上的毛发却越来越稀少,脑袋四周那少得可怜的几缕头发一丝不苟尽职尽责地保护着中央高地,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往日的光鲜,落魄了许多。
  他愣愣地看我半天,显然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渺不足道,记不记得我不重要,苏三还是应该记得的,毕竟他们相好一回。我兴奋地向他打听苏三的消息,他还是愣愣地看我,仿佛也忘记了那个女孩。好半天才冷冷地说,他哪里知道她的下落,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那次出事后,他们就断了联系。
  
   六
  苏三彻底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也不再抱有再见美人痣希望了。
   一日,我开车去省城办事,事情进展顺利,心情也格外好,舒舒服服住了一晚上旅店,第二天一早便开车上了高速,车载CD唱着我喜欢的流行歌曲《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思绪也跟着这熟悉的旋律黯然,想着曾经的人,曾经的事,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窗外的风景像电影镜头一样从眼前掠过,如远去的青春过往。眼前蓦然浮现出苏三的笑脸,那颗美人痣也清晰地在眼前闪现,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一个小时后,高速路口的一个指示牌引起了我的注意:距离K城三公里。蓦地想起苏三曾告诉过我她的老家就是K城的,我隐约记得她说过她的家乡就在K城以南两公里的一个什么村子。我没有犹豫打了转向拐下了高速。一下高速我又有点后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我吗?我到底在找寻什么?是寻找那曾经的美好,还是心里根本没放下?我说不清楚。论年纪,她应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应该结婚了,应该有孩子了。其实这一切都不重要,答案或许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辗转了好几个村子都没有打听到一个叫苏青的人。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看到村口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我走上前礼貌地打着招呼,老妈妈,向您打听一个人,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苏青的女人?那老人自顾自挑选着手里的蒲草,似没听懂我的问话,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我又锲而不舍地继续说,个子不高,三十来岁,这儿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我拿手指着自己的左脸。老人终于抬起那张沧桑的脸,她用眼白扫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扫向远处,那里停着我的日系越野。
  老人的目光带着悠长神秘的意味,我摇摇头有点尴尬地挪开脚步。
  当我无奈地准备驱车返程时,发现在越野车附近的垃圾箱旁边,蜷缩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乞丐,她正低头啃食一块脏兮兮的干面包,等我快到跟前时,那个瘦小的乞丐突然抬起头警觉地朝我这边瞥了一眼,这一瞥惊得我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在满是污垢像垃圾桶一样脏的脸上,左眼角处一颗醒目的美人痣赫然跳入我的眼帘。
  其实,我不确定那个人就是苏三,即使那颗美人痣也无法确证。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放在女人的身边。
   回去的路上,我关闭了音响,默默地开车。
   那段唱曲一直在耳边回响: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原创首发)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回家
下一篇:昨夜星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