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舅的小屋

小舅的小屋

一 聊起小舅的小屋,是在老大组织的一次聚会上,老大退休了。 老大不是我亲哥,一起长大的七个小伙伴,依照出生年月,从一排到七。后来,看过动画片《葫芦兄弟》,便自诩“七个葫芦娃”。…

在耕耘中收获幸福

在耕耘中收获幸福

我对“江山”的钟情,就像我的父亲对土地的依恋。父亲年老了,常常坐在他的地头,抽着烟,看着地,他说,这样感觉心中舒服。这是父亲的幸福感。也像我每日打开江山文学网,看看,逛逛,…

勾起儿时记忆的黄泡

勾起儿时记忆的黄泡

随着小满节气的来临,天空下着细雨,持续着3天了,连绵的细雨就像一个人的思绪变得悠远而漫长。我穿上雨衣,漫步在田边地头,熏陶在青山细雨景色之中。 稀泥、积水淹过我的桶鞋,小满带来…

京南的那个祭坛

京南的那个祭坛

在京城,不但有富丽堂皇的皇家宫殿,还有美不胜收的皇家园林,更有宁静庄严的皇家祭坛。 北京有句老话:“东单西单鼓楼前,五坛八庙颐和园。”这里的“五坛”就是指皇家的五大祭坛,即天…

从麻柳湾到麻柳岸

从麻柳湾到麻柳岸

一 我这一生似乎与麻柳有着不解之缘。 老家小溪边的麻柳,陪伴我度过了一段快乐无忧的童年岁月;县城清江岸边的麻柳,陪伴我走过了几十年含辛茹苦的新闻从业岁月;在我经历了生命的起死回…

带照片的通讯录

带照片的通讯录

村里的刘奶奶年纪越来越大了,她没有丈夫,没有孩子,也不认识字。 其实,刘奶奶原先并不是我们村的。15年前,年近六旬的刘奶奶讨饭路过这儿,大家见她实在是可怜,村里几个好心人一合计…

睢宁速写

睢宁速写

睢宁,我的故乡。 岠山巍巍,濉水潺潺,古黄河从这里经过。大地沧桑,著千年辉煌,秋水长天,惟晨光之熹微。这就是睢宁,这是一座写满历史故事的令人荡气回肠的历史文化古城,文明之城,…

坐拥春风读古诗

坐拥春风读古诗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我来,我见,我征服

我来,我见,我征服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美丽的蓝鲸岛(散文)

美丽的蓝鲸岛(散文)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四十八 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侠客

四十八 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侠客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只生欢喜不生愁

只生欢喜不生愁

6:50,一周中唯一可以迟到这个点才起的一天。拉开窗帘,阳光早已洒在窗前,灿烂又温和,明净又轻柔。初阳静美。 难得上午不用去上课。只想煮壶茶,听首歌,看茶水在炉火上沸腾,放空思想…

屋檐下的燕巢

屋檐下的燕巢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那年暑假去拉车

那年暑假去拉车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寻找姚文元祖居

寻找姚文元祖居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大宝儿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芒星

芒星

遭遇到挑剔的目光,心灵被施舍于羁绊,纵然有百般不甘心的滋味,却也要在回程中坚定人生的信念。蒸腾的阳光在树的顶端摇动着雪浪,雅萌的香气越发感受这道品白净的纯粹,生命不可停止,…

夏季,一帘幽梦

夏季,一帘幽梦

夏季是可以掐出一股水的清新季节。是那样的稚嫩,那样的青翠欲滴。天气也像一个善变的孩子,变换着他自己的心情。开心的时候他就像一个顽童,暖风吹拂着芍药花,让它在风中频频点头,仿…

遇见楸树花开

遇见楸树花开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

又到一季麦儿黄

又到一季麦儿黄

夜来南风起,麦儿覆垄黄,又到一个麦收季。 驱车经过乡间公路,隔窗便见一望无际的麦田。今年的小麦长势大好,金灿灿、黄澄澄、株株颗粒饱满,沉沉的穗子似乎要压弯麦秆,微风吹来,层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