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在党五十年

在党五十年

1970年秋,我成了共青团员,到部队时间不长就入了团,年轻而幼稚的我,高兴的不得了,走起路来都有些不大自在。我想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和我最密切的人,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合适的对相,…

苏北的梅雨

苏北的梅雨

芒种过后,小麦进仓,这个季节的收成刚完成,天也就变了,雨开始断断续续地下起来,有时不紧不慢,有时来去匆匆,也有时天上像是有个窟窿,河水每天见涨,一直延续到小暑方才算告一段落…

热情的临城

热情的临城

6月19、20日,夏至的前两天,河北省采风协会作家团一行12人赴邢台市临城县采风,真正体验了一把临城的热情。 那天也太热了。天气预报当天最高气温38℃,是今年入夏以来,当地温度最高的一天…

路边偶联

路边偶联

那年二月二十四下午三时许,我有事路过×公司供销部门前,眼的岸线里,即马路对面,见一约四十左右的女疯子正就着路边一个盛垃圾的大铁桶,用筷子连连从里翻找食物往嘴里送,距离感的原…

陪伴幸福· 系列散文

陪伴幸福· 系列散文

那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在zs市博爱医院,我的孙女出生了。顺产,母女平安!宝宝6.6斤,49厘米,医生包好宝宝送给宝宝的妈妈,宝宝就自然在妈妈怀里找吃的了。这个新生命的降临,给我们家族…

高原上的格桑花

高原上的格桑花

初夏的一天,我去采访女画家卓图。 一下车,远远看见卓图站在路口向我招手。她踩着厚底高跟鞋,穿着宽松的竺麻裙子,头上带着草编帽,还是一如既往地与众不同,美得像一幅油画。 今天初春…

花果山下

花果山下

花果山下 今年一开春,黄海之滨阴雨连绵,我们的工程车辆来到花果山脚下的一处新建变电所里,为刚刚竣工不久的花果山变电所配电房打发泡封顶。 走在路上大伙儿就得知:今日要干的是一桩工…

守望党风,不忘初心

守望党风,不忘初心

《北斗星下》是在四川省达州市巴山大剧院上演的一部大型话剧。这部话剧由国家一级导演许曼地担任主导演,以周永开退而不休,扎根花萼山护山造林的真实故事为主线,以达州方言为载体,通…

“安江”有了高铁站

“安江”有了高铁站

安江,历史悠久。从五代时期起设硖洲,称为硖洲新城,经宋朝、明朝两度更名,直到清朝,才正式定名安江镇,沿用至今。新中国成立后,安江是黔阳县人民政府所在地。1953年至1975年,安江,作…

霞寨中心小学

霞寨中心小学

这不仅是我的母校,也是我童年嬉戏和玩耍的地方,其尊严、其神圣,是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和替代的。 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意义在于在心灵深处去触摸那种远方的记忆,去捕捉那神圣的再也不…

永远年轻的歌

永远年轻的歌

夏日的午后,三点半多,小区大门外东北边的树荫下,常常围坐着七八个鹤发鸡皮的老人,每天下午到这儿报道,是她们必修的功课。 年逾八旬的老妈,是其中的一员。她们分不清谁姓何名啥,见…

一位青年党员的家国情怀

一位青年党员的家国情怀

她是一位美化城市的园林工作者,她是一名年轻的共产党员,她是生态园林的建设者、保护者,她叫徐春艳。 小徐酷爱文学,并以一种常人无法坚持的坚持,以持之以恒精神在文学的沃土中耕耘着…

三亚行散记

三亚行散记

一、“捡了一个漏” 去年春节放假的前几天,我心中还在犯愁:这该死的恶魔“新冠”在寒冷天气的“助纣为虐”下,曾几何时,又在这皇皇之大地球上肆虐开来。一打开电视,不是“美利坚”增…

风不厌紫檐,慵懒巧过苍穹

风不厌紫檐,慵懒巧过苍穹

白鸽衔一枝春风,市井里烟火迷清晨,生活对峙一路风景,人生中黎明相逢,虚无清单上划舟,苍穹半城红颜打烊的风筝。 小窗外寂静,话时光向左向右,谁家门外的秋天已经回到桂花闲的屋檐,…

盗果

盗果

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不解藏踪迹,浮萍一道开。 ——唐·白居易巜池上》 一 儿时,我生性顽劣,曾与小伙伴们一起干过盗果的勾当。 村庄的庭前院后和路边菜园,长有许多果树,梅桃李榴…

那年夏天

那年夏天

玲子家生活的村子不大,百十户人家。村庄四周绿树成荫,田野一排苍翠。玲子的家在村庄最北面,三间灰瓦房。推开后门,能看到两条卧在田野间的铁轨,一眼望不到头,没人能说清它的终点在…

坏小孩儿

坏小孩儿

有人欺负你,是因为你善良;有人欺骗你,是因为你简单;不把你当回事,那是因为你没脾气。 小学时的一天,我正和同学们玩丢手绢的游戏,玩得高兴的时候,何继昌突然捂着嘴跪在圈子中央,…

晒场记忆

晒场记忆

早些年月,粮食奇缺,村里人不得不将村头的一亩“晒场”种一茬早稻。这里插秧比其它任何稻田都要早,稻子相对来说也会提前成熟。 七月,骄阳似火。村民收割了这一亩金灿灿的清香的稻谷,…

回归童年

回归童年

屈指一数,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我几乎没有写小说,我就好像走进一个死胡同,遭遇了三面石墙,也好像是走到了大海边,却没有出海的船,而我不会游泳,只能望洋兴叹。 进行小说创作,眨…

夜逃

夜逃

全副武装好的七个人大摇大摆穿过营房,神情如同往日巡逻一样。登上城墙的马道,他们顺着白天勘查好的电线杆滑下城墙,立刻加快步伐行进。夜深了,路上什么都看不见,他们只能摸索前面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