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春雨绵绵

春雨绵绵

年味越来越淡了,团圆的喜庆却在心中弥漫。正月初十过后,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润物细无声。一夜之间,田间的麦苗舒展了腰身,顶着晶莹的雨珠儿欢蹦雀跃,生机勃勃,墨绿喜人。桃…

冻雨天

冻雨天

年前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说,今年春节将遭遇2008年以来最复杂的天气状况。 除夕之前,天气回暖,小年那天降的积雪融化了。 春节期间,风和日丽,走亲戚;月上柳上头,赏花灯。 于是有人撇撇…

老胡同里旧时光

老胡同里旧时光

(一) 前几天跟母亲通电话,闲谈中提到自家不远的九房门老胡同要拆了阔道,我讷讷沉默了片刻,之后淡淡应了声:“都还是小时候上学常走的巷子,现在县城车多了,要发展,难免。” 许是聊…

走近当代“军神”张连印

走近当代“军神”张连印

2023年6月7日下午,我乘坐着山西省作家协会儿委会采风活动车,驶向晋北白羊大地。透过车窗,撞入视野的是蓝莹莹的天、白生生的云,红彤彤的落日。大朵大朵绸缎般的晚霞染红了天边,一望无…

振兴路上的驻村第一书记 (散文)

振兴路上的驻村第一书记 (散文)

“正月里来正月正,吃元宵,看大戏,闹花灯,过了雨水盼春柳。”这是辽西地区流行的千年民族文化传统习俗。每年正月里,政府和地方演出团体都要组织京剧、评剧、歌舞戏等演出,一正月里…

我的前半生

我的前半生

匆匆忙忙已过半生,飘飘荡荡白发已生。到了这个尴尬的年纪,是生命的分水岭,是岁月的回忆录,是步入中老年的惆怅,是身心俱疲的迷茫。 中年女性,离异8年,带儿子,这个条件身边的人一听…

四岁外孙送给外公、外婆的“压岁钱”

四岁外孙送给外公、外婆的“压岁钱”

我的外孙,小名“开心”,今年春节刚好四岁三个月。人长得虎头虎脑,爱奔,爱玩,一刻也不停。尤其讨我喜欢的是,每到我迈进女儿的家门,他就会模仿他的妈妈给我递拖鞋,拿茶杯,找茶叶…

遇蕙兰花海,染一身花香(散文)

遇蕙兰花海,染一身花香(散文)

蕙兰两袖诗书气,花开一瓣室满香。站在满是蕙兰的栾川蕙兰小镇文化产业园,我惊讶连连,不断感叹。 蕙兰是年宵节花市的经典花卉,分外惹眼,特招人喜欢。今天,我随了邻居二叔来到到蕙兰…

关于酒的那些事儿

关于酒的那些事儿

酒文化在我国已有五千多年的历史。 会喝酒的人都熟知酒为很好的兴奋剂,喝了酒之后人会精神焕发,神情振作,而且酒桌上的酒友还会话很多,海阔天空,谈天说地,豪饮而阔谈。当然,有时还…

远方传来山的呼唤

远方传来山的呼唤

一年一度,大雁回归,而一年一度人走人留,每位在异地他乡打拼的人儿都会回一次家,过一次红红火火的大年。而身处在祖国各地的异乡人,已经吹响了集结号,准备提前回家过年,准备回到那…

火红的灯笼高高挂

火红的灯笼高高挂

在春节到来之际,新年的味道变得越来越浓了,就连孩子们也穿上了过年的新衣服,在大街上玩耍着,那幼小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年味,是全家团圆的喜乐气氛;是晚辈孝敬长辈围坐在桌前敬的…

元宵

元宵

元宵在我心灵深处留下的印痕至今都无法消磨掉。 自小生长在鲁西南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子里,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元宵,见都没见过,更谈不上吃,直到我被母亲用笤帚把子打了一顿,才知道那圆…

一村一戏迷 (散文)

一村一戏迷 (散文)

石止村,人人都爱看戏。大槐树蒲剧团的人说,没有台口的当儿,无需提前打招呼,一团的人坐上卡车就直奔石止村,当天晚上便一本一本(剧目)地演开了。锣鼓家伙一响,给剧团送米送面送猪…

白田

白田

一 兄弟给我打电话。他说,母亲捡了一块荒田,“我本来也不知道,还是村里人告诉我的。老太婆以为自己还厉害呢!她要种一亩金南凤,半亩糯稻,还要……”他的酒话中带着讥讽,好像接电话…

山水

山水

曾经,我的世界里没有江河汹涌,没有一马平川,也没有深海蔚蓝,只有山岭纵横,只有山涧细流。贵州是一个多山的省份,没有平原只有山,而生养我的村庄,更在山上,甚至连算得上溪流规格…

剪纸,一幅幅镂空精巧的图画

剪纸,一幅幅镂空精巧的图画

一 一大早起来,梳洗完毕,又急匆匆吃完了饭。每日里,只要母亲在家,都是母亲给我梳头,今儿,母亲忙得很,顾不上我的。 而且,母亲还给我加了任务。要我吃完饭什么也不要去做,早早去六…

想起枞树

想起枞树

高高的枞树,葱葱茏笼,密密麻麻,那曾经是屋后的青龙山上的盛景。 枞树,在我们鄂东南是一种很普遍的树种,主要用途是用来盖房子和当柴火的。在没有煤气,没有天然气,甚至是连蜂窝煤都…

回家过年

回家过年

最美的路是回家的路,最美的年是阖家团圆的年。 回家过年,是无数游子一年到头最期待的时刻。无论归途有多么艰难,多么遥远,每到过年,在外的游子总要回家过年。就算只能在家待上几天的…

路边草

路边草

山区的路虽然曲曲折折弯弯拐拐,但无论走向什么样的路径,蔓延在路边的小草种类特别多,不管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小草名称,都会带来一种震撼。因为在一个地方它们互不干涉生长空间,都把有…

春风里那些逝去的时光

春风里那些逝去的时光

春风里那些逝去的时光 细雨带着几分缠绵,在微弱的风中不断旋转,落在了脚前;潮湿的空气,被风拨动着几分涟漪,在微微巡弋,这是天在哭泣?是天留下的眼泪?还是那些云彩的疲惫?虽然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