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洗个澡过大年

洗个澡过大年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年味

年味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胆小鬼

胆小鬼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满江红

满江红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二人世界过大年

二人世界过大年

今年的春节,过得有点儿清冷。 一座三层小楼,一处小庭院,年关时节,应该有六口人,却只剩下七十岁的俩白头,两双眼——因为肌无力还没有彻底痊愈,我的一双眼,看世界,还有些朦朦胧胧…

香妃香传百年千里

香妃香传百年千里

一 这几年去新疆旅游观光火了,游客接踵而来,络绎不绝。在南疆喀什,香妃墓是一个重要的景区,必不可少。 香妃墓在喀什市东区的浩罕。从一片清秀新颖的花园儿走过,到陵墓前,主体是一座…

微信的错

微信的错

来江山是一次意外。那天无意打开电脑搜索写文网站,看到江山倍感兴奋,觉得江山有稿费,我可以混一混,试试水,看自己有没有水平,江山以评精为文章好坏标准。那时我也幸运,没投几篇就…

画符治疮

画符治疮

画符治疮,是郝寡妇的祖传秘方。早些年,农村医疗条件差,有人长了疔毒,蛇盘疮……疼痛难忍,无药可治,就找郝寡妇看,郝寡妇就会点上一注香,在得病的部位用墨笔画符,谁也不认识,问…

与《春晚》数度春秋

与《春晚》数度春秋

从1983年中国第一次猪年春晚到2022年的虎年春晚,央视春晚作为中国“年夜饭”的另一种形式,已经陪着国人走过了近40年风雨,也陪着我从孩提走到了不惑。 我与春晚的交集发生在1986年的春节。…

春

春节一个传统的节日,过了年就是春了。人们在爆竹声声中迎接来年的新春。孩子们欢呼着大人们也乐乎乎着。 岁岁尽不同,年年花相似。就这样,随着一声炮竹声声中我们又长了一岁了。 不知…

寒冬腊月

寒冬腊月

一、寒月 阴历十月,又称寒月,冬天开始了。 老家有句话:十月一儿,棉嘚儿嘚儿。——是的,家乡喜欢儿化音,特别咬舌。但这对土生土长的小孩子没一点儿难度。这几个字从他们口中跳出来,…

爱上乌龙

爱上乌龙

一 到我曾工作的学校,见一位做校长的朋友,他正在收拾办公室,拿出一盒冻顶乌龙茶,给我。他说,他不能喝乌龙了,生怕弄出乌龙事件。我明白,他是怀着谨小慎微的心态走上市政协领导岗位…

 新疆永远都在路上

新疆永远都在路上

民航、高铁、火车、班车、公交,构成一个巨大的网络,将遥远的路变成一幅网状的图案。贯穿着新疆区域内的各县市乡村。也将一份被距离改变的情感,引入了当代生活的内容里,从而成为路上…

风雨人生路

风雨人生路

一 2020年的7月7日上午,女儿正坐在考场里进行关系到人生的重要的考试:高考。而我,却被公司人事部通知到了办公室。其实之前,我已经煎熬了差不多一个月,现在,终于面临着一个了断。 人事…

高高低低   细碎悲喜

高高低低 细碎悲喜

一 二年级时,会春困。止不住一样,醉酒一样,入定一样。坐在后面,看前面的人头,慢慢朦胧。左边的黄墙,插入树枝挂的书包,也连一片了。 春天,妈妈会洗铺板。帮妈妈一块块地拆下,扛…

儿时的年

儿时的年

一 或许每个人记忆最深的,还是小时候过的年吧。把其余的什么这呀那呀,统统忽略掉,剩下的只有快乐。而且,那可是,百分百的快乐。儿时的年就是这样子的,回忆起来,现在都是幸福快乐的…

趟河成海

趟河成海

一 趟过时间的河,翻越尘世漫漫的积雪风霜,我又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乡。 尽管故乡早已失去了童年鸡鸣炊烟的静谧悠远,村里的小路、长长的河岸线都已被水泥硬化;曾经的红墙青瓦也被清一色…

文化传承

文化传承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经史子集,汗牛充栋,这些都是华夏的精神财富,我们应尽力学习、传承,为中华文化的发扬尽力。 对于一个家族,其历史渊源,血脉分支,亦是重要的文化继承和精神寄托…

熬年

熬年

一、年的来历 听老人们说,在远古的时候有一种怪兽叫年。年兽头大身小,身长数十尺,眼若铜铃,来去如风。每年腊月三十的时候就会出来觅食人肉,残害生灵。 在于年兽抗争的过程中,人们逐…

特殊的2022年

特殊的2022年

白驹过隙,稍纵即逝。转眼到了2023年。回首2022年,是难忘的一年,也是特殊的一年。这一年,我退休已十年,党龄五十年,感到最荣耀,最幸福。领导无微不至关怀,正逢母校120年华诞,又遇到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