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那个年代

那个年代

她和他不同岁,属于两个世界,虽然同出生于一个不大的山村,贫穷的日子,让村民之间没有过多地话题,却也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重逢,说起重逢倒是有点牵强,因为不同的年龄,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年纪,本就玩不到一块去,当然这也是她的痛,因为那次碰撞痛对他便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朦胧,直到有一天她才知道自己深深的爱着这个男孩,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从小喝着同一条河的水,吃着同一片地里的玉米、地瓜长大;也许男孩的羞涩和不错的文采赢得了那颗芳心;也许是因为他是她姐的学生等等,村庄的魅力一直牵着彼此的心在世界里游荡,祖国的西北、东北留下了他或她的足迹,女孩的丰富阅历,男孩的单纯憨厚,原本不在一个频道里的两段波,居然阴差阳错的交汇在了一起,曾经的那些故事,感染过他,也让她的记忆穿过,彼此如果不提,那就是久远的记忆!

碧蓝的海、蓝蓝的天居然飘远来到了雪山,万里千山总是难以阻断,跨越隔壁和沙漠,居然让那月亮带来了笑脸,布谷鸟的“咕咕”叫也让心叫好,海浪冲着沙滩,海鸥欢笑着,展翅飞翔的海燕反而不见了,这一切高尔基的散文让男孩充满对海的梦幻。恰恰女孩就生活在海边,配乐取景搭配心情,微信传输,让海的潮气循循而来。边疆的宽广与雄壮带着无限的荒凉让男孩玩出了花样,微信照样显示科技的不寻常,带着暖暖的风,飘进了女孩的胸膛,别样的情怀再次敞开,让世界变得越来越精彩!

那个时代,女孩的优越边显示出来,兄弟姐妹都对他特别疼爱,父姐同在讲台,妈妈也对她格外去爱,早早的上学,所以便有了他自己的天地。而男孩则不懂事的玩,直到妈妈送去了学校,还伙同另外两个伙伴偷偷的溜了呗。所以后来说起,那间石头垒砌泥巴糊墙的大院教室,虽然同在那间教室读书,只不过是不同的时段,也就没有了那些交集的爱。

女孩住在前街的胡同,那里道路平整,没有石头来磕膝盖,夜晚喧闹本是那个时代的色彩,而她总是羞静的躲在一边来瞅却也不去加塞,男孩的家在村里的老林边,不用说也是曾经的村子的边缘地带,不知后来怎变得成了村中有坟的怪,从小在坟边林地长大的男孩也就变得胆大了点,夜黑月明都会出去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也没少玩,

男孩的羞涩也许是青春期来到早一点,在此上学之前光着屁股和泥巴玩,那个时候哪来的羞涩?可是上学以后这种观念就发生了变化。大姐的脚崴了需要温热新鲜的童子尿来消炎止肿,大姐几乎尽于哀求,却也没有得到掏出小鸡鸡现场喷浇,退而求其次的找了个容器接转洒在了脚上,害羞的男孩或许就是这样直接暴露,尽管是自己的亲人也有那不好意思的一面。几位姑婶大娘在堂屋前聊天开着玩笑,怀里的表妹不时的被人逗笑,没有长发的特征,她们便对跟前玩耍的男孩同伴之一说到,怀里抱的娃娃是男孩还是女孩,其中之一便扒开女婴的裤裆来验开,乐的大人笑开了怀,童年的点滴让男孩与女孩有了同样的忆往开来,彼此的心也快哉!

声明:本网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