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一部手机

一部手机

一部手机打动着我,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西安过一个中秋节,会得到一个五千多元的高档手机。
  中秋节前夕,儿子和女儿、儿媳多次邀请让我今年在西安过中秋节,一家人团聚团聚。
  我想中秋节你们回来过才对,咱有家有舍的,我那有舍近求远去西安过中秋的道理,无奈儿子说他最近想搬新家,利用假期又要买家具、电器什么的,走不开,更是我可爱的小孙女,"爷爷、爷爷不停地喊,非要让我来西安过节不可。"
  人常说:隔代亲,亲加亲。说实话,要不是我小孙女缠缠绵绵地喊我,拿我这执拗脾气,我是不会去西安过中秋节,那里的生活不习惯。
  农历八月十三日上午,我带着早已碾好的新玉米糁子,家里树上卸下的核桃,还有我摘的红线线辣子,这辣子是老伴特意在手机上打字叮咛的。她说咱地里栽的辣子,辣味纯正好吃,并让我多摘些。
  几天的连阴雨过后,天气晴朗,天上无一丝云彩,秋天的太阳还是火辣辣的,用"秋老虎"形容一点也不为过,雨后的玉米叶子显的更绿了,路边的小草又一次披上了崭新的绿装,那路边杂草丛中的小花,在秋雨过后更放出异彩,诱人留恋,久旱的大地,在几天的阴雨后,面貌焕然一新,让人心旷神怡,
  我风尘仆仆地坐上北线长途汽车赶到西安,因为只有坐北线车才能在186公交站停车,坐这趟公交可直达儿子华洲城小区门口。
  坐上186公交,我忙给儿子打电话,儿子说他和媳妇在咸阳正买傢俱,让他妈接一下我。
  我还未下公交车站,就从车窗玻璃看到老伴在站牌前等着。
  当晚,老伴、儿子、儿媳、女儿、外孙女还有我的小孙女,一大家人吃饭,热热闹闹的谈论着全运会、疫情还有其它的社会新闻。
  突然间,儿媳妇话题一转。望着我说道:"爸我给您买了一部手机,内存大的,把您那手机换了吧。"
  饭桌上一大家人,听着这话都惊呆了,包括我老伴、儿子、女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说什么好,我突然间从惊呆中清醒过来,忙对儿媳妇说道,"你咋不提前告诉我呢?我手机好着呢?你退了吧?"
  只听儿媳妇又说道:"爸,我就没有提前告诉您,连您儿子我也没有给他说,我知道你一天爱写文章,这次就专门买了个内存大的,也想给您和您儿子、我妈一个大的惊喜。"
  "呀,这惊喜也太大了吧?"我心中默默念叨着。
  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用农村土话说,一辈子是锤子打磨扇,石打石的人。主要以农为生,到现在才享受国家每月一百多元的补助。一年下来种十多亩麦子,除过籽种、化肥等,也落不下多少钱,不过能凑合凑合过过日子。闲了就爱写写文章,也纯粹是为了开心、高兴罢了?
  大前年,我托一个亲戚在网上买了一个64D内存的手机,用了两年,内存用完了,手机卡的实在用不成了。去年,我又托那个亲戚,又一次在网上花了980元买了一个华为内存128D的二手手机,上网、发稿子也快多了,写文章也得心应手了,现在打开一看,内存才用了三分之一。
  家里还有一个二手电脑,用手写版写写文章,发个稿子,都是凑合着用,打不住手罢了。
  但你也别说,就这二手手机和二手电脑,也为我立下了汗马功劳,六年多时间,出了两部散文集,约四十余万字,写坏了几个手写版。
  我又一次突然间想到,儿子房子是按揭,每月二三千元房贷,加之这次装修完后,又要买家具、家电、冰箱、洗衣机等,花钱的地方多着呢,现在就按揭一套房,首付也不是十万八万能解决的问题……
  我很生气地瞪了儿媳一眼,口气不好的说道:"你退了去,谁让你买,简直是乱弹琴。"
  老伴一看我还真生气了,忙用脚在饭桌下面踢了我几下,我女儿也用胳膊把我碰了一下,饭桌空气刹间静了,静的掉一苗针都能听见似的。
  这时只听儿媳妇有些委屈的说道:"这次是她花了五千多元买的,是一部华为手机,也是她攒了两个月的工资才买下,要退你退去。"
  你说这时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清楚的知道,现在这手机我也用顺了,何况内存只用了三分之一。
  常言"生姜还是老的辣"老伴一看这尴尬阵势,急忙说到"买下了就买下吧?放下等你爸手机用不成了在换上。不过你买个一般的就行了,花的钱就是太多了,你爸也是为你着想。"
  这时只听到小孙女大喊道"爷爷手机你不要了给我,我要,我没有手机。"孙女两句话,惹的所有人都笑了,这冷局面总算打开了。
  只有五六岁的小孙女,说着过去就抢妈妈手里的手机,一大家人又一次笑了。
  刚刚紧张的气氛马上融化了,一家人又恢复到了刚才那热闹中去,
  等了一会,儿子从媳妇手里接过手机,问我要卡,要复制粘贴所有信息,我一看急了,心平气和地对儿子说:"实在退不了就放下,我这个手机用顺了,何况还有三分之二的内存,等内存用完了在说,这手机就给我留下吧?你媳妇这份好心好意我领了。
  时间过得真快,热热闹闹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老伴和儿媳妇也洗完了碗筷,女儿也领着小孙女回她家去了。我一家人在看完新闻后,又转看全运会的实况,特别是小孙女,小小的她最爱看体育节目,最爱画画,常常画出的花草及猫啊狗啊的惹的一家人大笑不止。
  亲不亲,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小孙女抱着我腿,又一次次要跟我捉迷藏,她藏下让我找,我藏下她找,一次次玩耍,简直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烦脑。
  玩了一会,我一看手机,都快十二点了,小孙女也玩累了,叫喊着她要睡觉,淘气的她又急急忙忙关掉房子所有的灯,真令人哭笑不得。
  晚上手机充电,我又一次拿着我的手机,真是爱不释手,手机内的文章、朋友圈的信息,还有收藏夹中的东西,无形中我又翻看了一遍,在看看儿媳新买的手机,真是五味杂陈,不知道从何说起,更不知说什么好呢。
  儿子1997年结婚,媳妇娘家是蓝天县郊区的,家里情况好些,她也可以说是大家闺秀,通情达理,现在一个学校任教,在老伴哄孙子的日子里,从没有和老伴红过脸。
  今年春节,我执意在家过年,媳妇纵容儿子,在大年三十日上午开车回来接我来西安,偶尔回老家,她也是脚手不闲,把家里清理打扫得干干净净。
  晚上的月亮透过窗户,从窗帘缝中射了进来,虽然没有到十五,但月亮还是明亮的,天上的星星布满天空,偶尔一颗颗流星划过,有些还拉了一道道长长的孤线。窗外繁华的大街上还是人来车往,杂吵声不断,不远处时不时传来一阵阵优美的歌声,那音乐汇同着歌词一次次从窗外漂了进来,传入我的耳中,本来就睡不着的我,心里又加了一份说不上的喜悦。
  我没有一点儿睡意,虽然今天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到现在也不知道累,儿媳妇今天的举动,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五千多元呀?她说五千多元的手机,到底多多少,我也不敢细问。
  总之,我想她不会哄我吧?现在五千块钱,放到一个农民手里,那还真算钱了,但作为年轻人,五千块钱,真是小菜一碟。
  人常说:"过活容易育活难。"我虽然日子过的清淡,生活一般,但给儿子娶了个善解人意的好媳妇,我想这是拿金钱都买不到的。
  不知不觉我又想到,那年过春节,老伴说儿媳给我买了个羽绒服,拿回来后,老伴说你爸有呢?你咋又买,老伴也知道,这儿媳从来就是个先斩后奏、花钱大手大脚人。
  不知是人老了思想守旧,还是时代步伐卖的太快。总之,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从何说起。
  这千头万绪,我真理不出个头绪,我只能呆呆看着这部手机,好像千言万语都在手机内藏着。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故乡的九月
下一篇:拾荒的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