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亲爱的小孩

亲爱的小孩

那个星期六上午因为安排在“朴园”所以很惬意,这个私家园林开放之初没有游人如织,只有满园鸟语花香,我们坐了车专程从邻近城市来看主人毕生收藏的奇石盆景、古玩字画。泉水静静地从巨石上流过,石头的岁月显示在那一匹青苔上。那些缀满果子的台湾青枣树枝条低得吻地,我们尝试过采摘的快乐,又蹲在一块空地上看鸽子,那么多的灰鸽子、白鸽子,一会儿在空中,一会儿在地上,像欧洲城市的广场。我忙着拿照相机取景,小女孩蹲在我旁边喂鸽子,她手心里摊着一把黄灿灿的玉米粒,鸽子走过来,脖子一伸一缩地把玉米啄了个干净。小女孩手心里的东西一会又换成了面包屑,她很快乐,叽喳个不停。
  小女孩天性活泼,包装得也很亮眼,像朵养得很好的花儿,吊带裙子小皮鞋,脚脖上露出一截雪白的袜筒,整齐的短发像一块黑缎子在小脸颊上拂来拂去,岂止乌溜溜的眼睛会说话,简直连脸上那颗小小的芝麻痣都充满了表情,薄薄的嘴唇,一张嘴就有一串圆溜溜的小豆子从裂开的豆荚里噼里啪啦地滚出来,让人接不及。
  我把镜头对准小女孩,她却忽然把头一偏,朝着一个方向清脆地叫了声:“妈妈!”那一刻空气里有一丝隐秘的颤动,我看见我的女同事,小女孩原先叫“阿姨”,现在叫“妈妈”的,正朝这边走来,清秋的阳光照耀着,她披了一身的光芒,那是——母亲的光芒,尽管她那时还没有生育。所有的旁人都不做声,我的同事们大概和我一样,是第一次听到小女孩这样称呼她吧,虽则她担当女孩妈妈的角色已有些日子了。时光看似很平静地从我们身旁流走,可我不相信这个平静的表象,我以我心里的微澜去揣测别人心湖的涟漪,关于付出与回报的因果关系,我想我们都深深会意,只是留在心底不说出来罢了,因为任何话语都是不合时宜的。朴园那天给我们的时光何其美好,在种种美好里又加插了这一个幸福的故事。
  小小的池塘里,绿波上躺着朵朵紫色的睡莲,长夏的美丽还没有敛去,小女孩站在池塘边告诉我,她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夏荷”,我一惊——这蕴含着美丽意象又珠联璧合的名字,眼前这个小不点儿是怎样想到的呢?真是“人小鬼大”呀!
  小女孩的母亲和我住同一个大院,小女孩在父母离异后随了父亲,双休日则被送回母亲处。往往在天气好的早晨,小女孩和她的母亲沿着小径步出院子,她母亲领她去玩。小女孩被精心打扮过,戴顶小花帽,有时蹦蹦跳跳跑在前面,有时嘟着小嘴落在后面,她的母亲会对她说:“女儿,等等妈咪。”或者说:“女儿,怎么啦?走快点儿。”小女孩管她母亲叫“妈咪”,管我那女同事叫“妈妈”,这个世界上不可多得的东西,母爱,她领了双份。
  我们同事假日里出去玩,会带上家里的小朋友,成人世界里有童真会其乐无穷。见我们唱卡拉OK,小女孩也来跟我们抢话筒,只是没想到,她不唱“让我们荡起双桨”,不唱“春天在哪里”,竟唱起了陈慧琳的“记事本”,一首我当时还不知道的歌,“爱得痛了,痛得哭了,哭得累了……”这样的唱词打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嘴里出来,调子又给她唱跑了一点,真让人忍俊不禁!她却一本正经,表情满像那么回事,她越是像个小大人似的,她越天真。那时,小女孩的父亲手里正拿着一支烟,站在边上微笑地看着她,我的女同事,小女孩的妈妈,为她鼓着掌。
  有一些幸福是看得见的。我总记得朴园里那一声清脆的“妈妈”,一声使小女孩整个家圆融起来的美好称呼,刹那间令我眼前的世界也无比圆融起来。在鸟语花香中,我看见过幸福。
  光阴流转,朴园的主人已然仙逝,我也离开了那座南方的城市,并在远方得知,小女孩现在是两个妹妹的姐姐了!她又会是怎样一副“小大人”模样呢?我轻轻哼起了苏芮的那首歌:“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可是这个小女孩,她是不会孤独的。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初音
下一篇:永远的富丽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