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永远的富丽华

永远的富丽华

菜,一道道上来:油炸飞蟹、腰果虾仁、椒盐海蛎、海红海螺拼盘、红烧海参、老板鱼炖豆腐等各色海鲜碟盘罗列,热气腾腾,在大圆桌上一一摆开。而扑鼻的海鲜香气似乎没有引起围坐的人多大兴趣。何姐、老姜婆和老张婆在小声说着话,王力、老邵各自和新欢窃窃私语着,余下的几个老男人嘴里边叼着香烟,边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抬头说两句话也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而随着他们嘴里烟头的明灭,仿若有淡淡愁绪从他们木然的面孔袅袅升起,在包间里萦绕弥漫,即使开着空调,也给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根本就没有朋友们聚餐那种应有的欢乐气氛。
  这是船长吴老大两年一度宴请手下的告别晚宴,也是他们又要出征西非的壮行聚餐。
  这些远洋船员,就像一座座老钟,回到家里呆上一段时间,上紧发条,再继续不停摆的出去走上两年;他们又像一只只候鸟,倒完时差,这才重新适应了家居生活,又要撇下老婆孩子远走高飞。没有谁的情绪会好。吴老大非常理解弟兄们此时的心情,他自己心里又何尝好受呢?尤其几个老娘们,尽管她们嘴里寒暄说笑着,但明显可以看出她们的笑容里都挂满了不舍和忧伤。男人的再次远离,意味着独属于她们船员家属的漫长孤寂岁月又将开始了。
  而相聚总是那么短暂,离别又是这么的令人惆怅。三个月的假期结束,他们不得不放下种种羁绊再次远征,因为对于船员们来说,挣钱养家糊口才是第一位的。即便是王力、老邵这样的“新婚燕尔”,也得让位于冷酷的现实——没有金钱支撑的婚姻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今年的气氛不比往年。环顾四周,本该圆满的大圆桌上一下子空出两个桌位——这是吴老大特意留出的位置。餐位上酒杯斟满,而他的两个弟兄已无福坐此消受了!这也是今天弟兄们情绪低落的又一个原因。他万万没想到此次回国休假,会一下子折损两个弟兄。每念及此,吴老大的心就在滴血。
  他们同机回国的,到家第一天,林栋便出事了。他是老姜手下的大管轮,高中毕业,是船上文化程度最高,也是年龄最小的船员。为人耿直仗义,不烟不酒,不赌不嫖;工作认真负责,从不敷衍马虎。可谁又能想到,这样洁身自律重情重义的汉子会落得那样一个悲惨结局呢!
  回国前,林栋巴巴的从西非给老婆孩子精心挑选了两大包礼物,兴冲冲的回家,本来想给老婆孩子一个惊喜,谁知推开家门一看,鸠占鹊巢,有人替他老婆孩子热炕头呢!惊怒之下,把那个男的差一点打死。被警察带走后,不管他们如何盘问,他楞是一句话不说。进了拘留所,未曾想几天之内,他容颜大变,苍老的让人几乎不敢相认——一头乌黑的头发竟然变成了灰白!他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青梅竹马的妻子竟然会背叛自己。情感的巨大落差让这个耿直汉子彻底的崩溃,他好像一下子被人抽走了魂魄似的——心如枯槁、万念俱灰,总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的漠然表情。不管他的父母兄妹们如何哭泣劝解,都不能唤起他对未来生活的热情。最后又让他的老婆带着孩子到他面前忏悔,同样无济于事。法医最后鉴定:极度伤心造成的深度抑郁,以至于失语——他可能永远也不会主动说一句话了!
  林栋的事情余波未息,吴老大的大副刘文涛又出事了,接着便是跟船大车王力和大师傅老邵的相继离婚,让吴老大和老姜及跟船长老张简直是疲于奔命。连带着几个老娘们也不得安泰。
  大副刘文涛是个不折不扣老实汉子,干活任劳任怨,从不多言多语。他的遭遇,同样让人唏嘘!他们出海走了,他的老婆竟然和一个地痞无赖勾搭上了。这个彪娘们被人骗吃骗喝骗色不说,居然还被骗财!文涛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的几十万块钱全部让她拿给这个无赖挥霍了。这个无赖在街坊邻里之间一贯是美国人做派,为非作歹,欺压良善,一向无人敢惹。文涛找他理论,公然抵赖不说,还持刀上门挑衅,他以为拿出刀来就可以把文涛镇住,再多少还几个钱了事。但是,做人岂可太美国!他哪里想的到,老实人也有惊天脾气,被文涛夺过刀来,一下子就扎他个透心凉……文涛可是他——吴老大的“勤务兵”啊!在船上把自己当爹一样伺候了十多年,那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啊!可谁又能想到,这么老实巴交一个人,深监大狱却成了他的归属呢!
  那些日子,他带着和老姜老张和各自老伴一边忙着帮文涛上诉,一边分头去王力和老邵家跟着劝和,但是对于和情人正恋奸情热的女人来说,谁的劝说又能听得进去呢?按她们自己的话说,她们也想过几天舒心日子,可不愿再死守活寡了。据邻里邻居的反应,她们出轨不是一年两年了,都是在网上认识的网友。也难怪,一个老娘们在家,成天无所事事在网上闲聊,那还有好?现在,靠道德贞操和行为规范能拴得住旷男怨女的心猿意马吗?
  这次离婚对王力和老邵同样是致命打击。那段时间,这对难兄难弟成天喝得醉醺醺的酗酒闹事,自暴自弃,甚至一度生出要去拜见马克思的念头。在亲友、孩子及吴老大等几个老弟兄们苦口婆心劝说下,才一点点缓过劲来。想想也真够郁闷的,赴风盖浪的辛苦了半辈子,眼看快退役了,家却散了,这叫什么事啊!
  不过,网络世界也真是神奇,既能破坏家庭,也能成就姻缘。没用两个月,这两个家伙居然也在网上各自找到了“真爱”。
  看到两个老弟兄重新露出了笑脸、全身心投入的乐呵呵傻样,吴老大心里不无一丝隐忧——唉!但愿两年后,她们还能是他们的老婆吧!看来自己想带大家伙去富丽华吃饭的承诺,恐怕又要成为一句笑谈了!
  (第一次聚餐时,他就承诺,如果下次聚会,一个人不少,他请大家去大连富丽华酒店消费!)
  现在除了他和大车老姜还是原配夫妻外,余下的几个不是离婚,就是老婆跟人跑了。现在,不是流传这样一个笑话吗,船员们要回家了,都互相打趣,可提前通知老婆?把家里清理一下,别搞突然袭击,说不定就会撞车的噢……像跟船长老张已经是三婚的人了,跟船大车王力和做饭大师傅这次回来也步入二婚的行列,而他们哪次离婚不把人折腾的半死?凡事都有惯性,照他们这样的,谁又敢说他们就能一起走到老呢?就王力才找的这个媳妇,成天打扮得妖里妖气的,能安分守己的过日子?再看看现在海上,哪条渔船上的光棍不是一大堆?好像船员就该光棍似的。自古名将不许白头,难道船员就该不得善终?想到这里,吴老大心里就有一股愤懑不平之气。
  他见菜上得差不多了,思绪也回到了现实,扭头一看,老姜还在闷闷的抽烟,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再替他们两个难过了,我看林栋,不是大哥咒他,他是早死早解脱,真的,就他那痴痴呆呆六亲不认的样子和植物人有什么区别?至于文涛,这辈子也就那样了……以后大家能去看顾一下他们的孩子,也算是弟兄们一场了。唉!不说他们了,来来来,大家把啤酒都瀉上吧,都振作起来,毕竟我们的生活还得继续。”
  看到老大发话了,这些人都忙着斟酒,跟着举杯站起。
  “第一杯酒,我们老两口先敬大家,谢谢弟兄们这么多年对我吴老大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先干为敬,你们随意。”说完便和何姐一起喝了杯中酒。坐在旁边的老张忙着给他俩又满上。
  “这第二杯酒,我敬这两位新弟妹!谢谢你们瞧得起我们船员!谢谢你们给我的两个弟兄温暖的家。当船员家属可不是一般的不容易啊!你们得有吃苦耐寞的心理准备。感情上,你们都是受过波折的人,更应该珍惜这份缘分;结婚不是儿戏,更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既然结合在一起,你们就有责任和义务齐心协力的经营好你们的新家。我真诚的希望你们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说完,便仰首干了杯中之酒。“不过,今后,要是他俩敢给你们气受,跟大哥说,我替你们收拾他们。”
  “这第三杯酒,还是那句老话,如果两年后回来,在座的一个不少,我吴老大请大家……”
  “去富丽华消费!”——老姜婆未等吴老大说完便把他要说的话说出来了,惹得几个人哈哈大笑。
  “大哥,你这句话都说多少回了?我们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也没见你兑现啊!”老姜和老张一起说道。
  “你们还好意思说我没兑现?怎么不说你们自己不争气呢?你们哪次回来不给何姐我俩整点事干,再看看这几个,说着手指着那几个手下,一个个不是三婚就是二婚,还好意思说我不兑现?”
  “唉,大姐,说实在的,有好几次,我都准备要出轨了,想着还要等大哥回来请我去富丽华吃饭呢,就立马刹住车了。”老姜婆一脸揶揄的样子。
  “真的假的啊?没事,妹子,你放心,等他们回来,我让你大哥单独请你去富丽华怎么样?”何姐笑着说道。
  “这个,我看可以有。”老姜附和着道。
  “富丽华?啥地方啊?”老张婆一脸懵圈的问。
  “大连富丽华大酒店是中国第一批二十二家五星级酒店东北三省唯一的一个,五星级的!你知道吗?”老张向老伴讲解道。
  “五星级的就是好吗?”老张婆小声问道。
  “里面的白开水都是六十块钱一杯,鲍鱼全部是双眼皮的,二百块钱一个,象这样一盘十个,在富丽华就能值两千,你说好不好?”老张指着桌上一盘鲍鱼掰呼道。
  “弟妹,别听他瞎忽悠,就像他真去吃过饭似的。”吴老大笑着说。
  “喂,大哥,你们去外面不找女人吗?”王力媳妇怯怯的问道。
  “找女人?海上有女人吗?”这句话问得太突然直接,把吴老大搞得有点措手不及。
  “你们不收港吗?陆地没有女人吗?”王力媳妇接着问道。
  “陆地有女人,都是黑妞,她们身上的味道都能熏死人,谁会去找她们啊!”王力抠了一个海螺,殷勤地放媳妇小碗里,接过话茬说道。
  “没找过她们,怎么知道她们身上味道熏死人的?还是找过的吧?”听王力媳妇这么一说,包间里的几个女人都睁大眼睛,想看看王力怎么回答。
  “哎哟我去,还要去睡她们才知道身上有味啊?没等走到跟前,她们身上的那股味就呛鼻子了。”王力很自然的说。
  “当兵三年,老母猪赛貂蝉,你们一出去就是两年,能不想女人?”老邵新媳妇接着说道。
  “想,谁说我们不想女人了?不想女人的男人还叫男人吗?”不知是谁接了一句。
  “那你们想女人了咋办?”王力媳妇不依不饶的问道。
  “你猜?”
  “别我猜,王力,我告诉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外面乱七八糟的找女人,我明天就给你整个绿帽子戴戴,你信不?”
  “我信我信,姑奶奶,我太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了,我向你保证,除了五姑娘和你,我王力今生再不会有第三个女人,该行了吧?”王力赶紧表忠心的道。
  “什么?还有一个五姑娘?你想死啊?”说着说着,王力媳妇转身一把揪住王力的耳朵,圆睁双眼气哼哼地嚷道。
  惹得几个男人都哈哈大笑,何姐和老姜婆也笑得前仰后合,几乎要岔过气去。
  这时候,老张婆弱弱地问了一句:“五姑娘?五姑娘谁啊?”这些人笑得刚要歇转过来,谁曾想她又来这么一句,这下把他们笑得更是鼻子眼泪都出来了。
  “我说——咱能不能不这么二呀?来来来,吃东西,吃东西?”说着,老张赶紧挟了一块焦黄的蟹子放老婆碗里,示意她吃。
  “我真不知道谁是五姑娘?”
  看到她如此懵懂模样,这些人更是笑不可抑。老姜婆笑得直喊肚子疼。
  “咱不说话了,行不?等回家了我再告诉你五姑娘是谁?”老张真有点哭笑不得,接着他又小声说道:“你说你要是把她们笑抽了咋整?”
  “人家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有什么可笑的啊?真是的!”老张婆还不高兴了。
  “好了好了,你个死王力,告诉她们,五姑娘是谁?”何姐倚着吴老大,一手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来腰。
  “是这个,”王力说着,把右手五指张开摇了摇。“这下明白了?我的姑奶奶”
  两个女人明白啥意思后,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臊得满面通红。
  “哎哟我的天,兄弟媳妇,你真逗,简直能把人乐死。”何姐余笑未歇道。“好了,扯得有点远了,他们在外面爱找不找,只要按时把钱打回家就行。”
  “你看看,还是我们家何姐想得开,你们得向她多学习学习才行。”吴老大有点得意的说道。
  “吴老大,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男人要是不好色,老猫就不吃腥了!也别给我嘚瑟大了,一年到头漂在海上不容易,偶尔找找可以理解,但是,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别染上病就行。”何姐正色说道。“都是要退役的人了,轻点嘚瑟吧,万一搞得晚节不保,那可就那啥了啊!”接着又小声嘟唸道:“哪天惹老娘急眼了,也给你整个绿帽子戴戴!”
  “得了吧你,都人老珠黄的了,还给我整绿帽子,你要是给我戴绿帽子,早给我戴了,我俩也走不到今天。”吴老大笑着说道。
  “切,小样吧你,我在家就是给你戴一百个绿帽子,你知道啊?”何姐撇嘴说道。
  “知道,绝对知道,凭我的感觉和对你绝对的信任,你真要出轨了,你的眼睛欺骗不了我,你的良心更欺骗不了我;所以,不管我走到哪里,这方面,我吴老大是绝对放心滴。”吴老大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了,说正儿八经的吧,我们差不多是最后一次出去漂泊了,你们在家再煎熬两年吧,等我们退役来家了,再好好的补偿你们吧!”
  “噫?补偿?咋补偿我们啊?”老姜婆马上接过话来,好奇的问吴老大。
  “怎么补偿?你问问姜老弟就知道了。我们几个老弟兄都商量好了,退役回来了,带你们出去游游山,玩玩水,潇洒走一回,顺便让你们尝尝各地风味小吃,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们能天天在家消消停停的呆几天,不出去胡吃海喝的回来让我们伺候就阿弥陀佛了。”何姐嘴一撇道。
  “哈哈哈,大姐,吴大哥和老姜一样,就是嘴好。”惹得老姜婆和包间里的人都哈哈大笑。
  “姜老弟,她们有点信不过我们啊?”
  “不信拉倒,到时候我们老哥几个自己出去玩不就得了。”老姜笑着说道。
  “这个我看行。”老张接着说道。
  “越说胆子越肥了,还敢自己出去玩,哼……”几个女同志一起翻白眼,都是一脸的不屑神情。
  “哈……哈,这是我们心中的美好愿景,能否实现就看你们的了。我还是那句话,等我们回来,如果在座的一个不少……”吴老大故意停顿了一下,笑眯眯的瞅着老伴和老姜婆,这时,何姐和老姜婆一起端着酒杯站起,同声说道:“大家一起来,预祝他们此行平平安安去,顺顺利利回!也为两年后,我们能够共聚富丽华,干杯!”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