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讲述日军暴行记

老翁头戴一顶棉帽,身穿厚衣服。看上去,老翁身材高大,脸色红润,双眼不花,脚腿灵便。令人惊奇的是,老翁居然还能驾驶电动车,赶了数公里的路途进城。要知道,老翁今年已经88岁啊!
  寒暄过后,我便坐在老翁的面前,静静地听他述说自己的人生故事。
  老翁说,他出生在1932年,家住粤北始兴县太平镇白石坪村,离县城较近。老翁说,他小时候替人放牛,过了几年的放牛生活。家里贫穷,生活艰难,只能替人放牛谋生。那时,年纪小小的放牛娃们像商品一样站在墨江河边的集市上,等待东家们前来挑选,有被东家看中的,立即被领走。
  老翁说,他被瑶村的一邓姓人家看中,他随东家在县城吃了一碗粉,便随东家回家了。他每天负责放牛,看管着两三头牛。东家一日三餐管饭。除了给东家放牛,他还要给东家干些杂务,比如,他要给东家做午饭和晩饭,早饭虽不用理会,但要出门给东家拾一担牛粪回来,还要给东家背小孩。有时,还要走远路,进山给东家砍一担柴挑回来。
  东家只给放牛娃管饭,不用付其他的报酬。只是到了过年时,才领着放牛娃进一趟县城,给放牛娃买一顶帽子,一套衣服,一双鞋袜。末了,东家便问放牛娃会不会回家,如果回答说“会”,东家便让放牛娃自己回家;如果放牛娃回答说“不会”,东家便把他亲自送回家。
  老翁说,大约在1943年,志锐中学(今始兴中学)有位姓邓和姓聂的老师,他们利用夜晚,进村免费给村民上课。那时没有电灯,用来照明的是煤油灯。两位老师每次上课前,先给村民们讲一个抗日的故事,然后才教村民认字,他们教得非常认真。村民们也学得非常用心,每晚都盼着老师前来上课。
  老翁背颂了当时第一节课所学的内容:“我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他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中国人!”然后,他又背颂了第二节课所学的内容:“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帝国主义,野心很大,日相田中,要灭中国,先灭满蒙。我们中国人,忍无可忍,只有实行抗战了!”
  老翁说,那年,始兴人正准备过小年夜,日本鬼子却突然进村抢劫,村民们吓得四散而逃。他说,要不是有人打了一枪,还不知道日本鬼子来了。老翁说,他虽然年幼,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志锐中学的大成殿、白石坪村的大厅到处住满了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每隔三五天便要进村抢粮,把能吃的东西搜刮一尽。村民们每次都望风而逃,躲进山里去了,或投奔远方的亲戚去了。可他奶奶年迈,卧病在床,跑不动,只好呆在家里。奶奶叫他留下来相陪。
  有一回,一队日本鬼子又进村了。其中一个鬼子闯进他的家里,把他押出来,让他去敲另一家的门。他与鬼子一前一后进了那家的门,发现那户人家已经从后门逃跑了。
  日本鬼子恼羞成怒,迁怒于他,左右开弓,狠狠地打了他几个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踉踉跄跄。他感到双脸火辣辣地钻痛,但他强行忍住,不敢哭喊。
  有一次,日本鬼子进村抢粮,放火烧了几户人家的房屋,其中一家便是他家。他奶奶因病卧床,无法走动,竟被熊熊的大火给活活烧死了。他说,那次他瞥见了奶奶的遗体,脚趾都给烧没了,惨不忍睹。日本鬼子大摇大摆回城去了。家人们从山里回家后,见老人惨死,放声痛哭。乡邻们见了,也莫不垂泪,摇头叹息,然后帮忙草草掩埋了他奶奶。
  老翁说,他的父亲也是被日本鬼子害死的。他的父亲被日本鬼子抓去当民夫,押在始兴县城近郊五里山修建炮台。日本鬼子强迫民夫们挑砖担石,动辄打骂。他父亲每回要挑五六个泥砖,从茅坪一直挑到五里山。每个泥砖重达二三十斤,加起来有一百多斤。他的父亲因为年老体衰,力气不加,步履蹒跚,支持不住,便停下来喘息。日本鬼子见了,眼露凶光,竟用刺刀挑刺他父亲的身体,刺得浑身血肉模糊。鬼子见他父亲奄奄一息,昏到在地,便把其丢弃在公路边。
  那一夜,恰好有五六位从韶关抓来的民夫趁着夜色从日本鬼子的魔掌中逃出来。他父亲睁眼醒来,不能行走,便坐在地上。他父亲见了那群仓皇出逃的民夫,央求他们把他抬回家去。那群民夫见他父亲实在可怜,便好心地把他父亲抬回家。他父亲回到家时,已是夜晚十点。他母亲对那群民夫感激不尽,煮了番薯招待他们。那群民夫吃了番薯,连夜往韶关方向逃去。他的父亲在家里躺了几天几夜,因伤势严重,又无钱抓药,最后不治身亡。老翁说,日本鬼子又欠下他家一笔血债,真是血海深仇!
  老翁说,解放后,他已长大成人,便报名参军,虽然第一年顺利通过体检,可母亲反对他当兵,他没能成为一名军人,感到非常遗憾。直到第二年,他再次报名参军,母亲拗不过他,他终于遂愿,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子弟兵。
  老翁在湖南当兵四年,并在部队入团,成为一名共青团员。后来,积极响应上级号召,加入到海南岛的建设大军。再后来,他回到家乡,一直在农村基层工作,并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直到2002年,他70岁时才卸任,回到家里养老。
  老翁说,他的文化水平低,识字不多。当年,他考上中学,可家里实在太穷,哥哥当家,无法供他读书,他只好作罢。他退休在家后,有了充裕的时间。于是,他活到老学到老,依旧拿起笔,一字一句地写起了回忆录,把自己的一生经历都记录下来。他把写好的回忆录寄给广州电大,那边的领导读完他的自传后,又感动,又敬佩,决定免费替其出书,并寄给他三百本书籍。
  令人钦佩的是,老翁记忆力惊人,他仍然记得早年唱过的歌曲,他把那些激动人心的歌词一字不漏地整理出来。
  老翁说,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衣食无忧,可村里有些人喜欢赌博,那是不良习气。他说,赌博每天单是台费便要花费十元,一年下来,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被问及他退休后的生活,老翁乐呵呵地回答说,党的政策好,他每个月的补贴共有一千多元,加上儿孙们的关心照顾,他的生活过得幸福甜蜜。
  这位老翁叫蓝光运,始兴畲族同胞。
  
  (备注:经编者搜索,系原创)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永远的富丽华
下一篇:与你,白头偕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