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年终考核

年终考核


  2021年医院的国家基本公共卫生绩效考核终于结束了。这次考核,我管辖的孕产妇管理档案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考评分数在区里名列前茅。尤其是建档率,在各社区医院中遥遥领先,受到了考核组领导和院长的表扬。看着来之不易的成绩,我百感交集,不禁想起了年中考核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一
  有人说,社区医院如果不是靠着国家公卫资金支持,很难生存下去。这话没错。国家投入大量资金搞公共卫生服务,就是让处在基层的社区医院用这笔资金服务六十五岁以上老年人、孕产妇、慢性病患者、零到六岁儿童、精神病患者、残疾人……这些重点人群,也是弱势群体,使他们免费享受到最基本的医疗保障。这些人群每人都要有本档案,档案中记录着他们身体状况,治疗效果,在医院检查项目,公卫人员跟踪随访记录。
  一年两次的国家基本公卫考核,是考核社区医院对这些重点人群管理是否到位,考核内容包括纸质档案和电子档,内容涉及广泛,分档案考核和随机电话随访两部分。以我管辖的孕产妇为例,从孕妇怀孕到生产,要有孕妇基本信息,产前要有五次产检记录,高危孕妇管理,产后两次随访。可以这么说,考核,就是要看我是否把握住好了这条小生命的命脉。
  近五年的时间,我从一个门外汉,通过自己不断摸索,刻苦学习,已经熟练掌握了孕产妇纸质档案和电子档的操作流程。孕妇档案由当初的无人管理,内容缺失和混乱,到档案条目清晰,内容充实,符合上级要求,我付出了大量心血和精力。在连续三年的年中和年底考核中,都取得了不错成绩,使我在社区医院赢得了好口碑,也稳稳地站住了脚跟。
  
  二
  在成绩面前我难免沾沾自喜,工作也随之放松起来。上班空闲时间也开始浏览在手机上,或者一头埋在社团里编辑文章。院长很少过问我的工作,偶尔到办公室巡视,电脑背对着院长,她目光只是看到我坐在电脑面前工作,却不知,我的电脑早已穿梭在网络的空间中。看到院长到来,我手中的鼠标微微一点,迅速转化成到工作页面。在和院长嘻嘻哈哈中,神不知鬼不觉遮掩过去,院长满意而归。轻松自在的工作,让我始终舍不得放弃这项工作。工作轻松,能玩电脑,又挣着额外的工资,我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我的放纵也是有限度的。考核的前夕,我会一心扑在档案里,争取考核过关。其实,最初的考核并不难,其中也有投机取巧的成分。考核前几天,我忙着找已经考核完毕的医院同行,打听好考核内容,得知考核内容后,我会朝着考核的方向抓紧准备。考核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电话随访孕产妇对社区医院的免费项目是否知晓?是否到社区医院孕检?对社区医院的服务是否满意?这些都是老套路了!我抓紧按照纸质档案中孕产妇电话打过去,用甜言蜜语让她们给我美言几句,对上级询问给出满意的结果。孕产妇们都很配合,承诺一定会给添好话。有了她们的承诺,我放心了!等轮到我们社区医院考核的日子,我已经是胸有成竹。
  考核领导都是熟面孔了,每个月去区里开会和报表经常和她见面,在平日的交往中逐渐熟悉,她对我也是网开一面。毕竟谁的工作不可能完美无缺,偶尔的瑕疪还是有的,我恭维加虔诚,对她指出的缺点错误虚心接受,一副虔诚的样子。考核领导看我的态度很诚恳,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档案检查草草过目后,再打电话随访孕产妇,孕产妇给的回复都很满意,纸质档和电子档没大问题,随访也没有大问题,给个满意的分数。就这样,几次考核完毕,我轻轻松松成了院长眼中最满意的科室。每次考核完毕,院长都会说:“妇保科没问题,不用我担心,都能过关。”
  可这样惬意的日子却终止在今年年中的考核中。那次考核,是我成绩最差的一次。考核人员的犀利批评,院长过后的严厉指责,也让我的自信心备受打击,沮丧的心情让我好些日子精神不振,我甚至有了辞职的念头。
  
  三
  公卫考核越来越严格,考核项目更加精细化。考核内容逐渐增多,也逐渐由纸质档案过渡到电子档案。尤其是档案的真实性,已经引起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考核的重心也逐渐向着这方面转移。我预感到,考核会越来越难,再像以前靠着人情关系,很难过关了。
  今年年中考核前夕,恰逢我住院做痔疮手术,住院耽误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我住院期间,我的岗位处于空缺状态因此,孕妇档案无人管理。等到一个月后我出院上班后,档案挨挨挤挤堆积在一起,乱作一团。马上又要面临年中考核了!我紧张地投入工作状态。可手头的工作量太大了,我顾此失彼:纸质档案要填写,孕妇档案要录入,孕妇来建档,已经出生却没有建档的要补档案……看着考核日期在日益临近,我乱了阵脚,只能还采取老套路,向已经考核完毕别的医院同行打听考核内容,给孕产妇们打去电话,挨个嘱咐到位。电话除了几个没人接的,基本都给了我满意的承诺。草草准备就绪后,我在忐忑不安中等着考核日子到来。
  这是我在几次考核中最糟糕的一次。原因是考核领导换了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再不是我熟悉的老领导面孔。从上级部门发的考核人员名单中,得知她是市妇幼保健院程欣欣。程欣欣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个子高挑,眉清目秀,说话直爽,一看就是个利索干练的女人。她检查完电子档案后,随机拨通一位孕妇的电话号码时,问道:“请问,你到过社团医院做过免费产检吗?”
  “没有呀。”免提电话传来的产妇声音,给我当头一棒,我的心在怦怦乱跳。我知道,这个电话当时我就没打通,可偏偏就这么巧,怎么会查到她的档案呢!我暗叹:这次考核看来要砸锅!
  紧接着,程欣欣又拨了几个电话,电话不是不通,就是停机,再者就是没人接听。她狐疑地放下手机,不解地望着我:“按说,这些孕产妇应该和你很熟悉啊!怎么一个也打不通呢?”
  她把我问得哑口无言。我没料到,程欣欣是按照电子档里留存的孕产妇电话在随访,可电子档中的孕妇的电话都是旧号码。可我却是按照老套路,用的是纸质档案里号码给她们打去的电话。真是百密有一疏,千虑有一失啊!
  考核的结果可想而知!程欣欣对院长直言不讳地说道:“你们是我考核中的最差的一个!”
  院长的脸像岩石一样冷峻,我的脸上火辣辣地发烧,一肚子的懊悔、伤心。假如,假如,我当初工作仔细点,认真核对下电子档和纸质档案电话,还会发生这样低级的错误吗?可是,我悔之晚矣!望着院长严峻的表情,不安的心跳涌遍我的全身。我知道,一场暴风骤雨即将到来。
  
  四
  考核完毕,院长找我谈话,我强词夺理地向院长申辩:电子档中妇女的基本信息是几年前已经辞职不干的赵娜录入的。我的孕产妇信息只是从新增部分开始添加。我极力在向院长辩解。可院长却认为我在狡辩:明明是你的过错,怎么赖在别人头上?院长在声厉惧色地批评我。曾经和蔼的院长此时再不看老同学面子,变得如一个母狮在吼叫,劈头盖脸把一切难听的话泼在我的身上。
  我自然不服气,和她针锋相对地在反击:我干得不好?你找人干呀?我住院期间你怎么不招人?你如果有了接替我,我马上辞职……一时间,我们俩人的话语中充满火药味,在医院引起轩然大波。在她眼里,是我拖了整个医院公卫考核分数的后腿。分数低,意味着上级拨款就可能会少,医院收入就会削减很多。没有给医院挣得高分,我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在她眼里,钱,就是一切。
  那些日子,我委屈的心情无处诉说。晚上躺在床上,郁闷地无法入眠。我想起我刚接手这项工作时,没有可请教的老师,没有专业人员指点,自己也没有专业知识,如一个盲人摸象,在黑暗中摸索。多少个日子,我加班加点,埋头在档案中;多少夜晚,我熬夜在灯光下,更换不合格的孕妇保健手册,画宫高图,在百度上搜索有关知识……能干到今天的成绩,花费了我多少心血和汗水?我容易吗?院长怎么看不到我的成绩?抓着我的错误不放呢!马上六十岁的人了,本该在家中颐养天年,却日日顶着压力,在人家的屋檐下挣那点可怜工资?我值得吗?有权就是任性啊……我越想越气,打算辞职不干了!
  听着我要辞职,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儿保护士小牛极力在劝说我:“刘姨,你回家干啥?在家时间长了一点没意思,哪有上班快乐呢!院长就那脾气,过去就没事了!”
  我仔细一想,也是。如果我这样走了,我以前所有的成绩都付之东流了!望着书橱里那排列整齐的档案,看着衣架上的白大褂,抚摸着手掌中的鼠标,看着我熟悉的环境,办公室的一切一切……我是那么地不舍。我从一个门外汉,磨炼成为被同事戏称为“妇保专家”,虽然我没有文凭,也没有行医资质,可在理论上,我对孕检知识已经深谙此道,这是我几年来刻苦学习专研的结果。在给孕妇建档工作中,我体验到了工作的快乐,见证了一个个婴儿的成长过程,每当我看着经我的手建档的孕妇,抱着怀中的婴儿来打预防针时,看着孩子们可爱的笑脸,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这种快乐,是我待在家中体会不到的。偶尔的失误,我便轻易放弃建树的成就,逃避回家,我不是成了战场的逃兵了吗?
  回首这次考核经历,除了我有病住院的客观原因外,我的工作确实存在失误,我应该认真核对孕妇纸质档案和电子档的电话信息,使电话保持一致,发现错误及时修改,可我忽略了这一点,造成了工作上的失误,确实是犯了低级的错误。有错误就要改正,如果我现在辞职不干,同事会怎样看我?我岂不是辜负了院长对我的希望?她是那么信任我,我怎能让她失望呢?从那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来!用实力证明自己的能力,让院长再次对自己刮目相看,这才是我应该采取的工作态度。
  一番纠结后,我重振精神,克服了大病初愈带来的身体不适,把手机抛在一边,空闲时间不再一心二用,一心钻进档案里,开始修正考核中出现的问题。我按照纸档案上留下的孕妇电话,逐个修改电子档中旧电话号码,当我拿不准哪个电话正确时,我把新旧电话都打过去,确认正确以后,再输入正确的号码。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正,我已经把手头的所有电子档修改完毕,反复核对无误后,我才善罢甘休。
  工作的第一步完成后,我又在院长的提议下,开始着手动员孕妇来医院进行检查。因为以前医院没有专职的妇保大夫,做B超医生也不精通孕妇检查,这项工作在医院一直是空缺的,孕妇来医院孕检的寥寥无几。使得每次考核处在尴尬状态,档案里录入的都是别的医院产检信息,这无疑使档案的真实性大打折扣,只能电话央求孕产妇们编织谎言来给我圆场。如果孕妇们确实来医院产检了,不仅档案真实了,孕妇们自然会感激我们。考核时,我会底气十足,和孕妇的关系也将会春暖花开,柳暗花明。
  
  五
  院长指派新来的李大夫配合我的工作。李大夫是专职的妇保大夫,又精通做孕妇B超。有了李大夫的支持,我开始着手组建医院准妈妈微信群。我先按照孕妇档案中的电话,搜索她的微信号,加上她好友,然后再打电话让她确认,拉她进群。几天后,一个由我当群主的渚河中医院准妈妈群建成了。
  随着微信群的建立,一下子拉近了我和孕妇的距离。在微信群里,我和准妈妈一起聊天,李大夫向孕妇们传授产前孕期保健知识,为孕妇们答疑解惑,孕妇们之间也互相交流经验,我定时发布社区医院的免费产检项目,鼓励孕妇们到医院产检。过节时送上我的问候语,孕妇生产了送上祝福的话语,温馨的氛围,如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我和孕妇们如姊妹般和睦相处,其乐融融。有的已经生产的产妇,也舍不得离开微信群,和没有生产的孕妇们传授自己的生育经验,用自己的切身经历,打消孕妇们的恐惧感。大家热情互动,互相鼓励。微信群,如一个快乐驿站,让孕妇们不安的心灵得以放松;犹如一个暖融融的火炉,大家围炉夜话,孕妇们声音会派生出许多温暖,让这个寒冬不太冷。
  每当有孕妇来医院做产检时,我和李大夫都会热情地接待她们,对她们的孕期保健提出好的建议,我的办公室在二楼,当孕妇听胎心时,李大夫会随着孕妇来到我的办公室,让孕妇安稳地躺在床上,仔细给她们听胎动;孕妇做常规检查时,我开好了检查单,随着她下到一楼化验室等候化验结果出来,避免她楼上楼下来回跑,因为看着她挺着大肚子气喘吁吁的样子,我实在不忍。我嘱咐化验人员化验单出两份,一份给孕妇,一份我留在档案里。这是我工作最真实的记录,给我年终考核增添了有力的证据。
  年终考核到了,当我怀着自信心再次迎接程欣欣的到来。这次,她已经和我熟悉了,调侃地对我说道:“刘大夫,这次不会让我失望吧?”我也开玩笑地说道:“请领导检阅工作,也请领导手下留情!”
  当她打开电脑,看着系统后台的电子档数字,惊呼道:“你的建档率这么高啊!是咱区最高的。”
  在随机抽查的电子档和纸质档案中,她仔细检查每个孕妇和产妇产检项目,对管理率很满意,看着赞不绝口。当她随机拨通孕妇手机时,听着孕妇对我工作的满意回复,赞叹道:“想不到,这次和年中相比,你的工作成绩有了很大进步,真不容易啊!看来你是下了真工夫了!”
  听着程欣欣对我工作的肯定,我悬着的心放下了。这次考核我肯定过关了,我用事实让院长对我心服口服!
  可没想到,等到我拿到考核项目评分表,看到第一项的评分是空白,第二项建档率和第三项管理率满意度加起来给了2·49分。“不对啊,满分是5分,只给了2·49分,不及格啊!”院长看着评分表,疑惑地望着我。“不可能啊!她当着我的面一直在夸我,怎么给我不及格呢?”我立刻紧张起来,脸上的汗珠冒出来了,“难道她在骗我?作为上级领导,不可能口是心非吧!”我怀着疑虑,费尽周折找来程欣欣的手机号码,当着院长的面拨通了她的手机,点开免提键,让声音扩大,和她对话。
  程欣欣听说了我的疑虑后,乐了:“哈哈,你没仔细看考核表内容啊,第一项是初次建档,属于邯山区妇幼保健院的考核内容,他们单位占2分,社区医院的考核内容是后两项,占3分,合起来共5分。也就是说5分是考核两个单位的分数。社区医院满分是3分。你的建档率在区里最高,各方面都不错,所以你们的分数是全区最高分!”
  听着手机里程欣欣的赞誉声,院长那严肃的表情终于转忧为喜,紧蹙着的眉头绽放开了,她喜上眉梢,兴奋的脸笑得像一朵花。我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年终考核,是终点也是起点,和已经成烟云的岁月一起牵牵手吧!牵手走过,日子沉淀下来,积累的是智慧,也是财富!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