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儿时我居住的村庄很小,小得地图上根本找不到。然而,那遥远的小山村,却生了根似的在我心里,占据着重要位置。我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自不用说,最是那小小的山村里,住着我的娘,我最亲的人。
  我尽管离开小山村好久了,依然能听到娘说:山娃,这是咱们的村庄嘞,到哪里也要记住,记住这小山村,记得时常的回来看看哈。
  村庄里人家不少,从东门到西门,再从南门到北门,挨挨挤挤,住满了人家。我家靠着村路边居住,紧挨着村后的山林,那山林几乎和村庄连成一片,不知道的人,根本不知道这山林里,还有一个小村庄呢。
  住在村子里,绿树环绕,溪水也好似围着小村庄转了一圈儿似的,潺潺流淌,日夜不息不止。从村子里往外望,看不到什么,只是看到郁郁葱葱的树木,再就是连绵不断的山脉,青翠欲滴的山林,起伏连绵的一座座小山。
  村子里的人大多数一个姓氏,几乎没有外姓人。大多姓王,还有少数李姓,赵姓,其余几乎没有的。
  村子里的人都是本分的庄稼人,除了耕田种地,很少到外面谋生的,顶多是去集市上贩卖自己地里长得青菜粮食,自家养的鸡鸭鹅狗,再就是去卖炒花生,据说卖花生就算是做大买卖的了。
  小时候,娘领着我出村庄进村庄,总是将袖管里的手猛劲儿一伸,狠劲地指一下村庄:“山娃,这就是咱们村庄嘞,看着就亲呢,哪里也不如咱这好,住着实落呐。”
  尤其是娘提着一篮子花生时,很骄傲的样子,看一眼花生篮子,指一下村庄,嘴了念叨着:“幸亏这小村庄呢,不然,还不到出去流浪,没着没落嘞。”
  我顺着娘指的村庄,很容易就能找到我们家的门口,看到家里的住房,在村子里算是最破的,也是最不起眼的,好似风雨飘摇中的小船儿,在风雨里不知飘向何方。
  然而,娘却爱着这个家,我也就爱着,不为别的,因为屋子在破旧,里面住着娘,就很温暖,心里也很踏实。
  尽管我经常遭受别人歧视,但是,因为有娘,我好似有了底气,当我在外面受到同村孩子不平等待遇,和欺负时,我就跑回家,给娘说,娘毫不含糊,牵起我的手,就去找那些孩子的大人们理论去。
  二
  一次几个穿戴都很破旧的男孩子,一个个通着要过河的鼻涕,一个叫三娃还有叫果子、顺子一起骂我:“山娃,什么东西,拾来的孩子,都不知道你爹娘是谁嘞。野孩子嘞。”
  果子说:“山娃,什么山娃,野娃才对嘞。”
  一群孩子听了,都鼓掌,大笑,顺子大喊:“打这个野孩子,打出咱们村子里去,看着就烦得很呐。”
  辟头盖脸,我无辜遭受了一顿打。那一次回家,我反而没有跟娘说我在外面挨打的事儿,因为我懂事儿了,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从那些看不惯我的孩子嘴里,知道了,我是娘拾回来的孩子,难怪我的腿脚不灵便,是因为我一下生就患有疾病呐,是娘不惜一切为我去医治,才能站起来,虽然走路不稳,七倒八歪,但总算是能走路了,也是娘一点点汤水才把我养活下来呐。否则,我早就不知道在哪里,说不定,早不存在了。
  娘为我,下到谷底去把我抱出来,自己怀有三个月的娃儿,却流产了。
  而且,为了我,她还迈开了腿,再不顾忌抛头露面了,她就是那一天起,在家里炒好了花生,走路去城里卖。
  
  早晨,天还没有亮呢,娘早早起来,去灶上先把饭做好,不是光做早上饭,还要做好午饭。因为中午娘还返不回来,村子里距县城好几十里路,要翻山要越岭,要走山路,也要走水路,还要走狭窄的盘山路……
  娘不怕这些,早已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用娘的话说:“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摸回村子里来,闻着山娃身上的鼻子哈喇子味儿,也能找到家门口嘞。”
  每天傍晚,夕阳西下之时,我依在家门口墙根下,望着村口进村的山路。我见一个小小的黑点点,越变越大,越来越近,我使劲地揉揉眼睛,再看再看,好多次都是梦幻一样,明明看见娘走回来,近前一看,却不是。
  每次一眼看见娘真的回来了,就踉跄着扑上去,老远娘就喊:“山娃,慢点,慢点,别摔了,别摔了哈。”娘再累也要一把将我抱起来,眼里惊喜地看着我:“山娃,饿了吧,娘这就做饭饭给你吃哈。”
  是的,每次,再累再疲乏,也顾不上喘口气,娘回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赶紧做饭。很快燃起柴禾,很快赶好面条,很快烧好开水,就等着下面给我吃了,娘做活干净,麻利又快呢。
  三
  每天,这个时候,娘在做饭,二奶奶就来,见了娘就说:“九儿呀,受累了,也受罪了,为了这么个娃子。哎!不易呀。”
  娘在灶火边,边烧着火,边忙着饭,说:“二奶奶,你老身子骨还越来越好嘞,还不是,我叔婶子照顾的好呀。”
  灶膛里燃烧的柴火,噼啪作响,火光儿映着娘年轻却憔悴的面容,娘微微笑着,故意岔开话头。长长的发辫,盘在头顶,一顶帽子戴在头上。穿着花布衫子,宽宽的裤腿,一双手工布鞋子,粗糙的一双手儿,早已没有了葱儿尖尖的指甲尖儿。
  二奶奶说着话,忽然,雨花婶子也来了,隔着门就问着:“山娃娘,起的那么早,回来的这么晚,晚上还要吵那么多的花生,天天好似上满了发条,也不知道累,铁打的吗?”
  娘说:“我习惯了,不觉得累了,雨花婶子,快进来坐吧。”
  说着话,雨花婶子进来了,看见二奶奶,笑着说:“二奶奶,也在呢?刚好嘞,俺娘听你说的,山娃娘上次从集市上,给你捎回来得薄荷糖,说压咳嗽不错呐,也要捎来一份,这几天咳嗽的厉害。”
  说着话,雨花婶子掏出几元钱来,放在灶台上。说:“就捎这几块钱的吧,吃完了,再麻烦你给捎来,俺娘白天、夜里的咳嗽厉害呐。”
  娘说:“一转眼,你婆婆瘫在床好几年了吧,幸亏你这当儿媳妇的孝顺,不然早没了。”
  “可不是嘛。这山娃都这么大了,那年去山里雨花婶子婆婆掉进悬崖,摔伤了腰,九儿帮着寻找雨花婆婆……”没等二奶奶说完,雨花婶子说:“想想,山娃亲爹娘真够狠的,把个刚刚出生的孩子扔到大山里,还没让狼给叼走呀,不是山娃娘捡回来……”
  娘听了,赶紧拿话去岔,又朝我看一眼,朝雨花婶子努努嘴:“快别再提这些个,娃大了,懂事儿了呢。”
  回头娘冲着我笑着说:“山娃,饿了吗?娘不在家,饿了就去二奶奶家雨花婶子找吃的,娘回来再去还她们,千万别饿坏了。记住了吗?”我赶紧跑过来,扑进娘的怀里,撒娇说:“娘,我记住了,你放心吧,我好好看家,不会调皮的。”
  四
  娘没白没黑得忙,忙着去县城里买花生、瓜子,做点小本买卖,又忙着几亩村后的地儿。娘说:“咋着也不能把地荒了,那样是罪过。咱们庄户人家,生来就会种地,地是咱们的宝,侍弄地儿,老本行。收不收都要种上,荒着是万万不能够的。”
  娘每天再累再晚,也要去自家的地儿里转一转,看一看。每次娘都牵着我的手,指着土地给我讲起她和爹种地的事儿,开始我问:“娘,我爹呢?咋不见我爹。”
  娘听了就一脸凝重,半天不说话,嘴唇只是颤抖几下,就唉了一声,说:“山娃,你爹出远门了,很远很远。”
  “那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不甘心地问着。
  “也别问了,娘这不是在嘛,娘在就好呀。是不?”娘脸色凝重地说着。
  我看着娘很难过的样子,因此也就不再问了。后来才从村子里人们的口里得知,都是因为娘拾回来我,又因此自己的孩子流产了,爹才一气之下走了的。
  娘却对我好,总是怕我受委屈,觉得老天已经很不公了,既然降生了山娃,就该让山娃好好的身体,既然身体不好,爹娘就该好好对待山娃,哪能说扔就扔了呐。
  娘总是在想,既然上天要我捡到了山娃,山娃就是我的孩子,这是一条生命,说啥我也不能再不管他,而且比对自己亲生的还要好。
  爹坚决要娘把我送出去,娘说啥也不同意。爹和娘大吵了一架,就离家外出了。
  我那时也不知道爹到底为啥走的。看见娘辛苦,又看见别人家有爹有娘,好幸福,就天天盼着爹能回来,娘却说:“唉,他想不通的,想不通,就不会回来的。通了就回来了,不要在意这些个,娃好好读书,将来好好生活。”
  我一直都在上学,身体也慢慢好了起来。娘一直供着我,不让我分心。娘对我的学习最关心,要求的也严格。
  后来我走出了大山,继续求学。再后来,我就开始自主创业,成立了公司,再后来全国有好几家连锁店,日子越来越好,娘也从来没有对我失望过,总是说:“俺山娃,一定能行的。”
  去过很多地方,也住过去多地方,哪里也比不上我的小山村呐,转来转去,我还是最难舍我的小山村,因为那里有娘呀。
  娘哪里也不去,她一直就住在小山村里,娘说在等,我知道,娘在等我,也再等爹。
  那样一个早晨,娘坐在门口,远远的走来了爹,爹后悔的说自己不该不理解娘,不该离家出走,走了一大圈,还是难忘小村庄,娘,啥也没说,转过身子去厨房,舀水做饭,给爹做了一碗面,爹端在手里用筷子一挑,竟然,看见雪白的面条下面渥着一只荷包蛋。爹望着娘,痴痴傻笑。
  爹一筷子下去夹起荷包蛋,吃在嘴里,笑着:“还是那个味,山娃娘,我想山娃了,对不起孩子呀。”
  娘却笑着说:“没什么对不起的,山娃爹,你回来就好,想通了,比啥都好。”
  五
  我站在门口,听见爹娘的话,心里暖暖的。
  娘没有回头,就说:“是山洼回来了,我闻到他身上的鼻子哈喇子味了。”
  扑在娘的怀里,我好似又回到了童年。
  “多大了,还是孩子似的?呵呵。”娘说着笑着。
  爹也拉着我笑着:“娃,不怪爹吧?爹老了,做不了啥了。娃呀,你把爹找回来,只能给你添累赘了。”
  “爹,你是俺爹,俺应该养你老嘞。”我不想让娘知道爹是我找回来的,可是爹偏偏说出来了。
  娘就点着爹的额头:“还以为你自己回来的嘞,原来是娃找你回来的,没出息。”
  爹说早就想回来了,因为没有什么成绩,越来越怕回来了,后来看见我越来越有出息,家里也越来越好,就更是不好意思回来了。
  我拉着爹和娘,紧紧地抱住二老,不再说什么,只想感受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与甜蜜。
  不知什么时候,二奶奶、雨花婶子和邻居们都来到了我们的小庭院里,一个个都围拥过来,也拥住我们一家人,一个个脸上流着幸福的泪花花,啧啧地赞叹着:好呀,好呀,这就好呀,一家子团团圆圆在一起,就最好呀。
  我抬头看着低矮的家,望着白发苍苍的娘,再望一望小山村,心里满满的都是暖意与幸福。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年终考核
下一篇:风吹边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