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搓雨,一窗清酒

秋天悄悄地收藏着满山的枯黄,随着萧萧的寒风躲进了热气腾腾的小丸子里,尽情地咬着一季的数九寒天。冬至喜欢搓密密麻麻的雨颗粒,把豆大的跳动水晶球煮成一窗清酒,冷冷的月色轻盈的,抚摸着天之下地之寒的积雪,开始流转出夜长昼短的自然规律。

连江连海连世界的冬至,俏皮式啪嗒啪嗒来到窗外,卷起一帘细雨,把眨眼眨眼的“天上人”,毫不犹豫的赶进了凡间看不见的世界。皎洁的独傲被冷冷的冬至,吓得不敢照常营业,索性拖起温柔的游离,偷偷地隐藏在深山老林的背后。

岁末已至,谁与谁诉说着气温与节气的相对。那左一片,右一片的灵气,情不自禁的聆听着天籁之音,聆听着细密的雨珠儿在轻轻地敲打着万物的身体。这笔下的心灵想象,宛若落了一层白白的霜雪般,在节气里做一些相对有仪式感的事儿,让生活增添两斤乐观,让灵感增添五两活力。

细细想来冬至如此冷酷,细细品尝人间烟火如此百态,忍不住喝着纠结,醉的让心情住进误区,迷迷糊糊地思考着也许冬的极致,兼具着自然与人文的内涵,或煮一禅清茶,吸着一股股寒气,唤醒沸腾的生命,静心听一曲古色古香,感受白茫茫的天地,默默地承受着无知无法逾越的使命,体验每一种伟大的责任心,总是以自己的能力厚积着生命的高度。

今年的冬至,好像特别的惹事生非,或许偷偷地打开了上帝的水龙头,咋一漏就如此补不过来,滴答滴答的像极了神魂颠倒,一阵阵神经质的风儿们呼噜呼噜地横冲直撞,疯了似的唱着冬至的歌儿,“数九九”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这无形的歌喉,深情地演绎着即生动又感人的形象。

古往今来,冬季总给舞文弄墨者无尽遐思的空间。是的,冷大神路过的地方,开着满山遍野的灿烂,嬉笑打闹的童步声,你追我赶,捕捉着一场冬至搓雨,一窗清酒。谁在穿越唐代,不知不觉邂逅杜甫的《小至》:“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动浮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瞧,菊花的微笑,装满童话!一生很短,你要大胆,“煎”和“熬”都是可以变美味的方式,把坚持式耐心留着,惊喜会慢慢酝酿出来的。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