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旅途

一、不知道是不是旅途
  人在旅途,各自的旅途,看不同的风景,想不同的心事。浮光掠影并不仅仅是窗外意象的折射,车厢里擦肩而过的往来人,更多是内心的波澜在夜色里游荡。这一程的灯光还会留在车上,人带不走那些亮。我们拥有的只是自己的行囊。
  此行有目的地。动车必定会停站,人终究要下车,继续寻常的生活。
  不知道从几时开始,远方不再是美好的代名词,只是眺望的感伤,无望的迷茫。出门成了很奢侈的事。
  多想,一个人拎着简单的行李,随意游走。遇见陌生人就说些天南地北的闲话,看到心悦的风景就停下来,住上一阵子。做一个人群里的陌生人,偶尔经过的路人。有的没的都不再胡思乱想,把自己彻底放空。文字不再是连续的记录,而是一刹那的摄录。
  片段的真实,不会那么沉重。
  想去的地方说不上是哪里,能去的地方可以很多。不如走走停停,一路看风听雨。会在某个寺庙待上一段时间吧,听晨钟暮鼓,梵音如潮。
  也许有一天会皈依,不因如何虔诚,只图一个空空如也。这一世,也就这样罢。说什么精彩,说什么将来,都放下吧。一直有一种感觉,会有一处香火在召唤我,我将回归那里的长明。佛前一朵莲。
  城南庄的旧人不是我。落寞而去的背影,我会忘记。我在枝头,只落漫天飞舞的眼泪。粉色的。很美。他们说这是春天故事,那就归拢到故纸堆里,做越来越淡越来越薄的诗句。
  翻到那一页的人,鬼使神差般,轻轻喊了一声,夭夭。
  宜室宜家的女子,一直没有一个安心的家。她自己晒被子,收集一些阳光,在子夜养活她的羊群。有时躲在窗帘后面,假装是一盆绿萝。浇水的人没有来,她一天天枯萎。别人的真空状态,好像和她毫无关系。
  在一间陋室里营造自己的旅途。用文字的一笔一划铺铁轨,画长河。不觉已是千重山。听窗外的布谷哀啼了一年又一年,心头血汨汨流淌。她给自己起名,杜鹃,望帝,失心人。有人唤她夭夭,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又成了一只相思鸟。
  只是羽翼呢?早就失去了。我们是悲剧的同类。只能如此命名。
  遇到天空蓝得像大海的日子,我会想象自己在水里游弋。周围的树木都像海藻,我像失去歌喉的那个美人鱼。继续在刀尖上跳舞。我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可惜无人与我对视。我的王子俯身问别人,是你么。
  天亮了,我将化作泡沫。这一程旅途这一个童话故事,就此终结。
  我是编故事的人,最后又成了故事里的人。很不妥,但也逃不脱。
  风是这样对我说的。
  
  二、因为冷啊
  我的巴西龟一直不肯安分过冬,整天噼里啪啦挠它的玻璃墙。我已经语重心长对它说了无数次,你该冬眠了,不能打破常规。你看看,屋里没开空调,哪来的温暖如春。不存在的。我们不能总是营造人工氛围,要学会因势利导随遇而安,知道不?你都活了大把年纪了。
  它不搭理我。它爬上玻璃隔板,继续不分昼夜弄出很大的响声。
  小草龟早就一动不动沉在浅浅的水底,缩着脑袋,被花盆的浅蓝色包围着。陪伴它的鹅卵石雨花石也一动不动,保持一贯的圆润、玲珑及精致的花纹。夏天的时候,我在盆里添加了一块玉石,像座小山,可对它来说毫无意义。都是异物,都是背景,有什么区别?它明显表示不喜欢,从来不攀爬上去,觉得这玩意儿妨碍了它的活动范围。但又无可奈何我的主观臆断,强势举措。
  它太弱小,无法反抗。连基本的声响都不能闹腾出来,更别说张牙舞爪了。在生存环境里,并不是每个主体都能够是此间的主子。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我们习惯这样,见怪不怪,心理已经非常强大。
  我不搭理巴西龟已经很多天了。休假在家,才想到是不是它觉得饿了,要不就喂点龟粮吧。反正是举手之劳。
  我是骗子!其实我就是想偷懒少换水,才不肯多喂。反正乌龟饿不死,反正它的寿元比我长,减掉点也没什么了不得的。长命百岁有啥好?孤独!知道孤独有多么可怕吗?
  巴西龟抬起头,用它的小眼睛盯着我。这么多年的独处,我抱怨过孤独么?你这人类就是矫情。我伸手,在它硬邦邦的乌龟壳上弹了一下。我就矫情我就矫情,我又碍着谁了!吃你的龟粮睡你的觉!
  今天是个好天,阳光有安静的暖。仿佛昨天的阴冷,是我凭空臆想的为赋新词。我从阳台晒完衣服回屋,又去看一眼巴西龟。心想,刚才给的龟粮不多,它是不是不够吃。但是!那些龟粮好好地浮在水面上,它好像一颗也没吃。
  它仰起头,伸着长长的脖子看我。
  一下子,我觉得不知所措,它到底想干什么啊。除了吃,它还在想什么?能想什么?巴西龟就那样固执地保持一个姿势看着我。想起母亲曾经说过,养这小玩意儿的那些年,每到冬天都是用沙子把它埋起来,水太冰太冷。但它跟着我的这些年,每个冬天都是被我随意扔在水缸里,直观的透明。也没出事啊。
  我问了度娘,知道乌龟要八到十度的温度最适合冬眠。要准备潮湿的沙土,安静避光的环境。安静我有,避光我能,可我没有修缮旧房子的沙堆,更没有潮汐退却后留给我的温柔沙滩!
  怎么办?我没有沙滩,没有沙子,我真的没有!我能去哪里给你找一个温暖的包裹?这个冷冬该怎么过啊!对不起!我和你一样贫瘠,我什么都没有。除了冷水冷雨。
  我一个人在客厅伤感。巴西龟又扒拉了一下墙,不知道是表示叹息,还是安慰。皆无济于事,随便猜想吧。但我们这样过了很多个冬天,也都安然活下来了,不是么?我们一直很顽强。
  空调!真的太冷的时候,我们还有空调可以保命。谁也不能阻挡寒冬的到来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