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村官刘胖子

村官刘胖子

村官刘胖子
  
  
  
  刘胖子是刘庄的村主任,40出头儿,一身胖肉,挺着个啤酒肚子,咋看都像怀孕6、7个月的妇女。
   刘胖子有两个爱好:一个是酒,二是打麻将。他能喝在白石村有一号:“刘半箱”。因为一箱酒通常是6瓶,他一次能喝3瓶。刘胖子有一个能喝酒的肚子,先用杯,然后用瓶吹,每顿斤半酒,喝水一个样儿,喝了两三瓶,干啥啥都行。
  但他有一点不好,酒后无德,耍酒疯。有一次年底,乡里召开年终总结表彰大会,会后乡政府招待吃饭。刘胖子两瓶“二锅头”进了肚子,耍开了酒疯。硬拉住同桌吃饭的王屯村妇女主任,要和人家干杯,那女同志再三推辞,刘胖子不依不饶,后来好不容易让人拉开。吃完饭,人们纷纷往外走,刘胖子掏出一盒“芙蓉王”,不管认识不认识,见人就发烟。不一会儿,突然内急,不管不顾,对着墙根就方便,羞得女同学纷纷背过脸去。
  刘胖子喝酒这件事,他老婆没少和他干仗,每次刘胖子都信誓旦旦:“一定改!不喝了,下不为例”!可没过两天,酒瓶子又抄起来了,老婆管不了,只得由他去。
  刘胖子有个能喝酒的肚子,是个“特殊人才”,乡里也研究过,想让他在乡政府当个挂名主任,陪陪酒,搞搞关系。但因为他好耍酒疯,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刘胖子另一个爱好就是麻将。他麻瘾大,一天不摸麻将手痒痒,抓肝挠心。刘胖子虽然没念多少书,但记性好,悟性高,三圈牌过后,谁有啥牌,打啥牌,胡啥牌,他都心里有数,往往赢多输少。麻友们又送他一个外号“刘大拿”,是赌场上的常胜将军。
  这年刚进腊月门儿,乡里按照市县部署,出动警力抓赌。刘胖子不敢造次,消停了几天,手又痒痒了。这不,天刚一擦黑,他刘叫上会计高明,包工头董二,来到开贸易货栈的孙大脑袋家,凑齐了人。不知不觉玩到后半夜了,大玩儿,输赢都几万,玩兴正酣。
  突然有人敲门,原来有人举报,市局抓赌,把他们抓个正着,人赃俱获。他们被带到市里,由于赌资巨大,每人被罚款12万元,市局通知家属拿钱领人。
  刘胖子沮丧地回到家,两口子心疼坏了,12万,可不是小数啊!这可咋办?这都是刘胖子捞的不义之财。两口子脑袋憋的有窝瓜大。快天亮时,他老婆突然间想出个法子来:“你爹后年过80,咱提前给他办,这叫‘堤内损失堤外补’”!刘胖子立刻精神了:能行?”“咋不行?谁还查户口?”
  日子定好了,腊月十八。头几天,两口子就忙乎开了,请客,订饭店……
  酒席上,一桌吃饭的老柏头对刘胖子爹说:“刘老二,咱俩同岁,你咋提前2年半80呢?火车提速,你过80也提速啦!”哈哈!哈哈!一桌人哄堂大笑,刘胖子爹脸红得像公鸡冠子,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下午,两口子正在家拢账,除了饭钱,40桌净剩15万!两口子正高兴,乡里来人了,宣布对刘胖子处理决定:聚众赌博,疫情期间,违反有关规定大操大办,没收礼金,刘胖子开除党籍,免去村主任职务,全县通报批评。
  听到宣布决定,刘胖子两口子肠子都悔青了。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