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念念

念念

八月已是过了立秋,但天气反而愈加炎热,加上前不久结束的手术和治疗,还不能向往外面的世界,只是坐在家中休养生息,家里房间这扇窗便成了我望向世界的眸子。

庆幸的是,家里的窗户大而敞亮,是我喜爱的,加之还有粉墨相间的窗帘,对我这十七八岁的年纪更是吸引不过。

每日的清闲既是坐在窗前,看着窗外。

二楼并不高,所以小区柏油路上总能看见小孩嬉闹的身影,那群孩子的纯真与美好总会随着风伴着树宇间的清香沁入我的心田。

他们总是喜欢在小灌木间捉流浪猫。

那猫儿总是行走江湖多年,哪能是被这群小滑头玩弄于掌心,就看着他们和它们在欢声笑语中弥漫成一片,连空气都充满了他们的快乐。

记忆中的它们,还有他们总归是不同的过着,七八岁的我也曾是驻足乡间守望泥巴路的笨小孩。

同一片蓝天下,每个人的日子总是相似而不同地过着。

那是我的家乡,一个在小时候的记忆中还是泥巴路,稻香田的小村庄,在湿漉漉的田埂上总会有我和哥哥的身影。

春天扯菜花,夏天赶水鸭,秋天趴稻田,冬天烤地瓜。

那时候也不知道出了这个村子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在我的心中,就没有哪儿能比这个小村庄来的幸福。虽然只有表现乖的时候爷爷会骑着他的摩托带我到镇上去买肉包子,但是每天早晨能看见阳光从山的东头照耀,心里也并没有多期盼外面的世界。

后来。

不知从何时起,哥哥总会背着画板向外面的世界奔去,我那颗幼小的心一遍遍被哥哥口中的大城市所感动,我也变得同样渴望,不再牵着大黄去竹林找兔子,也不再爱光着脚丫在田里瞎逛遛。

在之后的一年,妈妈也把我接到心心念念的城里去了。

城里高楼林立,连大灯都不是像村口用黑线吊着闪瞎人眼的白炽灯,而是泛着金光足足有五六米的灯柱,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城里的一切都是金色的,都会发光。(时至今日,我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在城里的第一夜,我的所见所闻所感,只是不停地惊叹。)

对于我这个笨小孩也得快快适应城里的那些日子了。

吃着不再是“奢侈品”的肉包子,走在高楼林立间,即使跑步前行,终究也寻不到,再也寻不到田埂上的青草香。

心里的日子也变得难熬。

妈妈总会抚着我的额头,一遍又一遍,可能是想抹去我脑海里那些留恋与不舍,但孩子的愁绪就像一圈织线,小而悠长,小而忧怅……

心里依旧念念不忘。

念念的是哥哥陪伴的日子,念念的是家乡青草的气息,念念的是心底最初的快乐,每当看到七八岁的孩子,心里总有说不出的遗憾与怀念,念念亦年年,亦如此……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