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TAG标签 >关于那年的文章

那年,那日,那缘……

【山花】那年,那日,那缘……(诗歌) 无论时光怎样流逝,岁月怎样变迁,那一份爱,那一份情,终究深深浅浅的,印刻在那年,那日,那缘……,相逢有缘人的心里,还有灵魂里…… 那一年,…

那年,那些个味儿(散文)

一 人民公社办得最为风光的那些年,按当时的体制所辖的有各大队、生产队,走的是集体路线。农业生产以集体为单位耕种,有的地方生产队面积大、人口多,不好管理,就分组作业,像出工、安…

那年,山上开满苦菜花

那年也是这样一个季节,满山遍野开放着苦菜花。 一天,母亲从医院回来,忙着去水池子洗起了自己的白大褂。她和奶奶说,前院邻居二栓子又喝醉了酒,不省人事,是他老婆秀莲给背到医院。到…

那年,我们十八岁

那年 我们十八岁 千里迢迢 来到 桃花盛开的地方 把一片祥和 守卫 擦去了 离开家乡 流下的眼泪 听着军号 声声清脆 我们 信心百倍 每天 迎着红红的太阳 整装列队 把人民交给的信任 认真描绘 晴天…

那年,我中考

1972年12月8日,阴历十一月初三,我中考。这是全国中断了6年的中考,这是次年又中断,直到1977年才恢复的中考,这是踩着大雪、步行3个多小才赶上的中考,这次中考,使我有幸进了车轴山这所百…

那年,母亲的生日

一 那年,母亲的生日。我兜里揣了奶奶给的五十六元钱,和父亲一起去集上给母亲买生日蛋糕。 买生日蛋糕是奶奶特意叮嘱的,奶奶说今年是母亲四十岁的生日,必须买个蛋糕。蛋糕是我事先问好…

那年,他把童年留在了山里

一、 人生,总有一段或几段儿时的记忆,它们像春风沐浴阳光一样,照在身上,暖进心里,柔柔地来回流淌。就如我和邻居弟幼(侗话读音gi)之间的那份情感,真挚的,纯朴得没有一丁点杂质,…

那年,那月,那一场纷飞的雪

一 早上出门溜狗,忽见天上飘洒起雪来。我问奥利奥,“冷不?”狗仔抬头望了我一眼,心说你真狗,我阿拉斯加本就是雪撬犬一身皮大衣怕啥冷呢? 我一边在花园里走着,一边将大衣的帽子翻过…

那年,我当团支书

20世纪80年代初,在“东方风来满眼春”的季节里,我走上了机关工作的岗位。 一天早晨,我正匆匆地向办公室走去。前脚还没跨过门槛呢,Z局长打老远地向我招手,叫道:“小C,过来,到我这来…

那年,你从这里走过

一、夜宿石堡城 那年匆匆,那年欲语还羞,当细碎的光阴研磨着与你不可揭示密语,意象和隐喻都做了长久的站立。 一种沉默或是一种喧嚣,在沙漏中唰唰作响,被凝固的时光,用滴滴的琴音摇落…

那年

那年,天空清澈而明媚 我和影子之间仅仅隔了一个你 阡陌的碧草丛中总能找到你深色的眼睛 和赤脚走在沙砾上的夏季 那年,我们都是简单的孩子 十四岁的叶片上落满了干净智慧和流动的空气 树…

那年,我十六岁

在历史长河中,每个人都有十六岁。十六岁,那是青春的象征,多彩多姿最美好的年华,是展望理想,放飞梦想的年华,是读书学习、掌握知识最佳时机。也许十六岁还是温室里的花朵,被父母呵…

那年,我陪女儿高考

那年,其实也就前年。感觉很遥远,但似乎又很近。 实事求是的讲,女儿是优秀的。小学,从1500名报名者中,经过总共四轮的选拔,最后被选定为60名小学新生中的一员,进入当地一所艺术和文化…

那年

似闻画里浅荷馨, 燕儿轻舞动人影。 微风细弄美人颊, 清新若梦,那年匆匆, 应了谁的景。 桃花山下桃花尽, 却有仙子立水边。 盈盈一笑浅风过, 不看风景只看颜。 梨窝浅现,青葱那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