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札记之幽人韦应物

称韦应物是幽人是允当的,在其现存五百余首诗中,有逾百首中含有“幽”字,有哪位诗人像他这样偏爱“幽”呢?
  描绘环境,有“幽栖”、“幽居”、“幽径”、“幽巷”、“幽林”、“幽泉”、“幽谷”、“幽涧”、“幽磴”,如:
  “守此幽栖地,自是忘机人”
  “秋园雨中绿,幽居尘事违”
  “幽径还独寻,绿苔见行迹”
  “层城湛深夜,片月生幽林”
  “出巘听万籁,入林濯幽泉”
  “明晨下烟阁,白云在幽谷”
  “幽涧人夜汲,深林鸟长啼”
  “潺湲写幽磴,缭绕带嘉树”
  
  状物,则有“幽禽”、“幽鸟”、“幽芳”、“幽兰”、“幽丛”、“幽草”、“幽篁”、“幽竹”、“幽幔”,如:
  “澹然山景晏,泉谷响幽禽”
  “即此尘境远,忽闻幽鸟殊”
  “嘉树蔼初绿,靡芜叶幽芳”
  “惊禽翻暗叶,流水注幽丛”
  “弱藤已扶树,幽兰欲成丛”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清晨止亭下,独爱此幽篁”
  
  形容声响则言“幽音”、“幽响”、“幽磬”、“幽静”、“幽寂”,如:
  “古刀幽磬初相触,千珠贯断落寒玉”
  “园径自幽静,玄蝉噪其间”
  “迢迢万里隔,托此传幽音”
  “始萌动新煦,佳禽发幽响”
  
  写人,则呼“幽人”,既是这样称呼别人,也是这样称呼自己,如:
  “喜随众草长,得与幽人言”
  “莫遣儿童触琼粉,留待幽人回日看。”
  “独践幽人踪,邈将亲友违”
  
  叙怀,则言“幽情”、“幽致”、“幽抱”、“幽怀”、“幽襟”、“幽赏”、“幽素”、“幽寻”、“幽独”,如:
  “闲阁寡喧讼,端居结幽情”
  “佳咏邀清月,幽赏滞芳丛”
  “晴明一登望,潇洒此幽襟”
  “君子有高躅,相携在幽寻”
  “时事方扰扰,幽赏独悠悠”
  “吏役岂遑暇,幽怀复朝昏”
  “久雨积幽抱,清樽宴良知”
  “披怀始高咏,对琴转幽独”
  
  此外,还有“幽期”、“幽玄”、“幽绝”、“幽色”、“幽显”、“幽姿”等。
  我们只能说此公嗜幽成癖。有时诗中虽出现“幽”字,但幽的意境却不在“幽”字所刻画的事物上,而在其它地方更突出,如:
  滁州西涧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虽然诗中开头就提到幽草,事实上我们几乎不能对它有任何具体的印象,反而对最后一句刻画的形象异常深刻,因为该形象异常鲜明:既是渡口,却是野渡,既有舟,却无人,雨急潮来,舟自横流,颇显荒凉、冷落、幽僻。
  然而若仅仅对物对境冠以“幽”字来言幽,往往还嫌比较抽象,缺乏艺术的表现力与感染力。在韦应物的诗中,一些没有出现“幽”字的诗,却表现出深深的幽意,如:
  春日郊居寄万年吉少府中孚、三原少府伟、夏侯校书审
  谷鸟时一啭,田园春雨馀。
  光风动林早,高窗照日初。
  独饮涧中水,吟咏老氏书。
  城阙应多事,谁忆此闲居。
  
  春天,雨后,和风,晴日,林下,涧边,吟咏《老子》,小鸟唱和,俨然一副林泉高致的隐士形象。《老子》一书内涵何其深远幽邃,而且在幽静的山林读,这使得深幽的意境更进一层。
  再如:
  寄全椒山中道士
  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
  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该诗通篇不见“幽”,却处处透出幽意:起句“冷”,不仅仅是说天气的冷,也表明一种冷清的气氛,一种冷落的心绪,接着转向山中,便开启了幽意。“涧底”显出环境的幽深,“煮白石”显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幽秘的生活气息。最后“空山”本已幽寂,而又被落叶覆盖,人在山中竟无迹可寻,简直可谓“幽绝”。
  又如:
  西涧即事示卢陟
  寝扉临碧涧,晨起澹忘情。
  空林细雨至,圆文遍水生。
  永日无馀事,山中伐木声。
  知子尘喧久,暂可散烦缨。
  
  碧涧、空林,幽静无疑。然而这还不是最动人之处,最动人的是“永日无馀事,山中伐木声”。在幽静的山林中,响起了伐木声,空而不寂,静而不喧,身心放松,享受回归自然的幽趣。
  上面的诗中“山中伐木声”可谓一种幽响,韦应物还在另一首诗中表现了一种不同的幽响:
  秋夜寄丘二十二员外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
  山空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松子掉落的声音,在山中在深夜显得格外清晰,格外特别,格外有韵味,可谓意境清幽、兴味隽永。在诗中,“山空松子落”是一个特写。描写山林幽静的诗有很多,但是这个情景却从未为人所道,所谓“诗贵不经人道语”,它显示出一种相当独特的审美体验,是生活经验的积淀,是一种情思的结晶。一个特别的夜晚,想起一个特别的人,回味起一个特别的情景。必须要把这样一个人置身于这样一种环境中,一种情境中,一种气氛中,一种意象中,才使这个人不是一个抽象的人,而是一个实在的人,不是一个笼统的人,而是一个具体的人,不是一个一般的人,而是一个有个性的人——所谓的“幽人”,才能见出这种思念之情虽平淡却真挚,虽无奇却深刻,才使艺术因真切而感人。
  通过描写环境、营造气氛、刻画意象来表现内心幽深的意趣与情致,是韦应物惯用的艺术手法。就环境而言,幽远、幽僻的环境莫过于山林水涧,特别符合一个隐居者的理想。事实上,他确实有过隐居生活,在长安西南郊澧水旁的善副精舍,在滁州西涧隐居,与一些僧人、隐士交往,他的诗中多次写到“涧”,如:
  “野庖荐嘉鱼,激涧泛羽觞”
  “窗夕含涧凉,雨余爱筠绿”
  “万木丛云出香阁,西连碧涧竹林园”
  “独饮涧中水,吟咏老氏书”
  “山高鸣过雨,涧树落残花”
  “山泽含馀雨,川涧注惊湍”
  “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
  “听松南岩寺,见月西涧泉”
  “寝扉临碧涧,晨起澹忘情”
  “幽涧人夜汲,深林鸟长啼”
  “时伐南涧竹,夜还沣水东”
  “山涧依硗塉,竹树荫清源”
  “才遵板桥曲,复此清涧纡”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固然由于他生活的环境中有山涧,他才在诗中多次提到,但另一方面,他确实喜欢山涧,在诗中屡屡表达这种喜爱、眷恋之情,如:
  
  “弄泉朝涉涧,采石夜归州”
  “依丛适自憩,缘涧还复去”
  “搴叶爱繁绿,缘涧弄惊波”
  “日夕临清涧,逍遥思虑闲”
  “聊将休暇日,种柳西涧滨”
  “忽从东斋起,兀兀寻涧行”
  “行将亲爱别,恋此西涧曲”
  
  王维曾经在《漆园》一诗中借为庄子画像,寄托自己的理想:偶寄一微官,婆娑数株树。而韦应物借清涧表达自己的情趣,“日夕临清涧,逍遥思虑闲”。
  另一方面,环境对人的影响往往是通过一些微妙的因素来实现的,如季节变换,天气变化,人事变迁,它们产生了某种气氛,包围着人,使人产生了不同的心境、意绪、情怀、兴致。而在一种幽静的环境中,韦应物特别偏爱疏野、冷清、荒凉、萧条的意象与气氛,他在诗中多次采用“荒”、“野”、“萧条”、“萧疏”、“萧散”、“萧索”“萧瑟”等一些字词来刻画景物,如:
  “泓泓野泉洁,熠熠林光初”
  “吴兴老释子,野雪盖精庐”
  “春野百卉发,清川思无穷”
  “我怀自无欢,原野满春光”
  “才留野艇语,已忆故山栖”
  “野寺望山雪,空斋对竹林”
  “野花如雪绕京城,坐见年芳忆帝京”
  “野庐不锄理,翳翳起荒烟”
  “野水滟长塘,烟花乱晴日”
  “新含野露气,稍静高窗眠”
  
  “守郡卧秋阁,四面尽荒山”
  “一问清泠子,独掩荒园扉”
  “荒林翳山郭,积水成秋晦”
  “春水不生烟,荒冈筠翳石”
  “竹木稍摧翳,园场亦荒芜”
  
  “山郡多风雨,西楼更萧条”
  “萧条风雨过,得此海气亮”
  “东洛何萧条,相思邈遐路”
  “萧条集新荷,氤氲散高树”
  “况兹风雨夜,萧条梧叶秋”
  “萧条林表散,的砾荷上集”
  “白云已萧条,麋鹿但纵横”
  “空斋对高树,疏雨共萧条”
  “萧条凉叶下,寂寞清砧哀”
  “萧条孤烟绝,日入空城寒”
  “微雨飒已至,萧条川气秋”
  “绿林含萧条,飞阁起弘敞”
  “山水旷萧条,登临散情性”
  “萧条竹林院,风雨丛兰折”
  “似与尘境绝,萧条斋舍秋”
  “苍茫随思远,萧散逐烟微”
  “氲氛芳台馥,萧散竹池广”
  “秋斋正萧散,烟水易昏夕”
  “微雨洒高林,尘埃自萧散”
  “于是忽命驾,秋野正萧疏”
  “淅淅危叶振,萧瑟凉气生
  
  这些字词用于描绘景致,固然描写了事物的客观特征,但是也带有主观情感印记,是作者移入了自己的意绪、情感着意去刻画的,以达到抒情的目的,所以一些诗中干脆用这些词来直接描绘自己的情趣与心境,如:
  “野情岂好谒,诗兴一相留”
  “郎咏竹窗静,野情花径深”
  
  “萧散人事忧,迢递古原行”
  “宁知岁方晏,离居更萧索”
  “道心淡泊对流水,生事萧疏空对门”
  “别思方萧索,新秋一叶飞”
  “一望秋山净,萧条形迹疏”
  “岧峣青莲界,萧条孤兴发”
  “提携唯子弟,萧散在琴言”
  
  这种景致多是秋天景致,这种情怀多是秋天情怀。所谓秋天情怀便是思念、怀人情怀,便是反思、感慨情怀。梁漱溟说:“我觉得秋天的意思最深,让人起许多感想,在心里动,而意味甚含蓄。不似其余节气或过于发露,或过于严刻。我觉得在秋天很容易使人反省,使人动人生感慨。人在世上生活,如无人生的反省,则其一生就活得太粗浅,太无味了。无反省则无领略,秋天恰是一年发舒的气往回收,最能启发反省人生,而富感动的时候。”所以韦应物中诗作有许多怀人、寄赠之作,它使得这些诗作充满人情味,令人感动,而不是一种弃绝人世、索寞无趣的冷冰冰的文字,如:
  闲居寄诸弟
  秋草生庭白露时,故园诸弟益相思。
  尽日高斋无一事,芭蕉叶上独题诗。
  寄卢陟
  柳叶遍寒塘,晓霜凝高阁。
  累日此流连,别来成寂寞。
  
  在《闲居寄诸弟》一诗中,诗人直接点明秋日对亲人的相思,情不可遏。而《寄卢陟》一诗中,诗人表达了寂寞的情绪,但我们从“累日此流连”感受到的却是一种亲密无间的温暖的亲情以及诗人对亲情的眷恋,它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同时,在对人生的反思与感慨中,诗人在诗作中处处表现了人生理想与现实,志趣与实务之间的矛盾冲突,无法解决,只能暂时调和,因而充满着纠结与遗憾。他“弃职曾守拙,玩幽遂忘喧”,但终于还是“束带理官府,简牍盈目前”;他一边想着“当念中林赏,览物遍山川”,但不得不承认“独往虽暂适,多累终见牵”,他感慨“华簪岂足恋,幽林徒自违”,最后悟出“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最能体现他的这种矛盾心理的是下面两首诗:
  种瓜
  率性方卤莽,理生尤自疏。
  今年学种瓜,园圃多荒芜。
  众草同雨露,新苗独翳如。
  直以春窘迫,过时不得锄。
  田家笑枉费,日夕转空虚。
  信非吾侪事,且读古人书。
  
  云阳馆怀谷口
  清泚阶下流,云自谷口源。
  念昔白衣士,结庐在石门。
  道高杳无累,景静得忘言。
  山夕绿阴满,世移清赏存。
  吏役岂遑暇,幽怀复朝昏。
  云泉非所濯,萝月不可援。
  长往遂真性,暂游恨卑喧。
  出身既事世,高躅难等论。
  
  在《种瓜》一诗中他描绘了自己种瓜经历,因为不及时锄草,最后枉费一场,因而感慨农事到底不是自己能干的活,只能读书。而生活首先就是要解决衣食住行的问题,他认为自己务农不行,这就意味着诗意般的山水田园隐居式生活终究行不通,只能是空中楼阁。在《云阳馆怀谷口》一诗中,他感慨职事太忙,只能偷得浮生半日闲,要高蹈出世,弃官归隐终究是做不到的。
  最后我们粗略地描绘一下韦应物:他爱好幽静的山林、水涧,嗜幽成癖,向往林泉隐居生活,但是却又摆脱不了官场。他偏爱秋天萧条的景致、氛围,但又渴望亲密温暖的友情、亲情。他是一个矛盾的人,类似的矛盾在每个时代都存在。实际上就是一个问题,如何实现自由?这种自由的生活,韦应物没能实现,他实现的是另一种自由——创作以及由创作带来的审美自由体验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