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名利思想与立功的故事

当兵来到部队,发了红领章、五角星帽徽。首长教育大家要“淡泊名利,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平时要干好工作争第一,在年终评选立功受奖时不要争来争去,主动让更优秀的战友立功受奖。在首长的教育下,我们也形成了一种看淡立功受奖的心态。
  有一天晚饭后,我听到一位连首长议论立功的事情:一个连队一年只有一个三等功名额,连队如果上报,上级就会批准的。有个老兵四个三等功了,再立一次三等功也没多大意思了。有一个班长为连队贡献不小的,他在复员之前,向连首长提出想立一个三等功,复员后就没机会了。连长指导员和几个排长开会研究了一下,就满足了他的要求,上报让他立三等功,上级也批准了。
  
  ◎ 想立功的故事
  
  部队官兵经常说:“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因为我在报纸上发表了几篇新闻报道,有首长想把我调到他们的部队,于是我就来到了一个部队政治处了。政治处主任给我说:“你会写新闻报道,这是好事。今年努力写稿,如果一年之内,你能在军区报上发表三篇,年底给记一次三等功。”
  一个战友给我说:“多少年来我们部队,还没有人在报上发表一篇新闻报道稿件,首长说一年发表三篇,你不可能完成任务,想立功也是不可能的。”
  年底我真的在军区报上发表了三篇。主任给我说:“你写新闻报道成绩不错,给你一个嘉奖吧。你今后立功的机会还有很多,你在部队的路还很长。今年放映员小朱马上要复员,就给他立一个三等功吧。”
  我来这个部队时间短,也没有想立功,主任给我说这话了,我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的,其他几个人也默认了,放映员小朱就顺利地荣立了一次三等功。
  有的战友给我说:“你怎么没有立三等功呀?好像政治处主任说过的,你如果在军区报发表三篇稿件,就给你一个三等功的。”
  我笑了笑说:“我自己也没有想着今年立三等功,只是想着多写几篇文章,争取在报上多发表几篇的。”
  墙里开花墙外香。我的新闻报道见报之后,不少友邻部队的首长就想把我调过去。首长和我交谈之后,我感到,要想多写稿子,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开阔眼界,多了解不同部队的情况很有必要。
  于是我又换了一个部队,任务还是写稿、发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官兵服从命令需要不断调动。老部队发生的新鲜事,也有人会给我说一下,希望我回到老部队写一写。我就故地重游写了几篇,也在报刊上发表了几篇。几年时间我就在国家级、省级、军区报、地方电台发表二百多篇稿件了。
  年终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评功评奖工作。冯干事提醒我说:“你应该立一次三等功了。你没有立三等功的想法?”
  “你想叫我立功?按说我写稿不少,来咱们部队也发表了几十篇了,立一次三等功的条件也够了,你投我一票,我自己再投自己一票,我才能得两票,还不到一半的投票人数,你能再帮助我拉来几个人投我的票?”
  “我不是给你开玩笑。你要是想立功,就去找咱主任谈一谈。”
  我想凭我的工作成绩,我写稿不少大家能看出来,按说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这一次立功了,也算是首长对我工作的肯定。于是我去找政治处主任,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
  主任马上很明确地给拒绝了,他说:“我们是有文化的人,是经常教育别人的人,自己的功利思想就这么严重,我们怎么再去教育他人?我们自己应该做好表率,过好三关——批评关、荣誉关、苦劳关。我当主任一年多没有想立功,还照样干工作;我参军二十年,没有一次三等功,我曾有过几次立功的机会,都让给了战友。我能做到的,我想你也应该能做到的。咱们两个人今年谁都不要想立三等功。我看你能不能做到?”
  我没有马上表态,也没有马上反对。我见到冯干事就把主任说的话说了一遍。冯干事说:“有人传说,咱们主任吃了‘土特产’,想叫人家立三等功了,当然就不想叫其他人想立功参与竞争了。你再找一下咱们的政委说一次吧。”
  我有了想法,就不想早早地放弃了。我又向部队政委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政委也没有批评我,而是耐心地说:“无论谁想立功,都没有错。首长需要看看部队几个党支部上报的立功人选,然后再进行认真地评选、对比,再选出那一些成绩更加突出的人立三等功,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
  我表示理解,我在《解放军报》等发表了几十篇稿件大家是知道的。有的部队规定:在《解放军报》发表一篇,就给荣立三等功。当然每个部队的情况都不一样。
  政治处党支部开会,主任讲了今年的立功受奖评选工作,叫大家发言,无人发言,主任看着我,我也沉默。主任说:“自然大家都不说话了,那就民主一下,大家进行无记名投票。”
  政治处八个人每人一张纸条。我在三等功后写了自己名字,放在主任办公桌上,主任马上拿起来一看,就不屑地看着我质问:“你以为你的成绩最大最应该立功吗?”
  这一句话让大家的目光就集中起来看到我的脸上。我也没有发火,平静地说:“每个人看法不一样很正常。我认为谁成绩最大,就应该投票选谁立三等功。”
  几分钟大家就都交了选票,主任说:“冯干事,看选票吧。”
  冯干事说:“我不立功了,你们谁立功都可以的。”于是冯干事看了选票,我得一票,放映员两票,小刘得三票。冯干事弃权,谁的票也没投,不得罪人。
  主任说:“我把我的民主票,投给放映员。”
  于是放映员和小刘都是三票,我得一票。七票,冯干事弃权票,八人共八票。
  主任说:“谁的票也不过参会投票人的半数。冯干事咱们把这个选票结果如实上报吧。请首长在会上再确定。”
  这一年我荣立一次三等功。有几个战友笑笑给我说:“你要是在集团军部队,早立几个三等功了。不过话再说回来,今年你荣立一次三等功,也是让他人羡慕嫉妒恨的。”
  有人羡慕,也有人会嫉妒恨的。政治处主任是否吃了“土特产”,俗话说是无风不起浪。小刘得三票,主任如能投他一票,他得四票。但主任投票给放映员,这表明小刘三票他不支持,我得一票他也不支持。事后不少官兵私下议论:俗话说的“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现在看这话也不一定是真理。
  主任阴沉着脸给我说:“你去出差吧。明天早上早一点出发,下午回来开会。下午三点,你必须赶回部队!”
  这真是一个难题,早一点六点才有长途汽车,到上级机关也到十一点了,办事快一点,想在下午三点回到部队也是不可能的。其他人去机关出差办事,给一天时间,人家还说太短了。我出差给半天时间真有困难,但我没有提不同意见。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坐长途汽车出发了,等我赶回部队的时候还是晚了,已经五点钟了。
  主任说:“你就是不听话呀。叫你几点回来的?你刚立功,就学会骄傲啦?你是有功之人就不听招呼啦?为了你立一个三等功,我费了多大的劲呀?你不领情。你没看见人家小刘?他想立功,得了三票,比你得票多。人家群众基础好,人家今年没有立功,心情不好已经躺倒不干了。工作还得我去做,又是谈心,又是安慰,又是鼓励。如果今年小刘立功了,去上级机关出差就不用你去了,叫几点回来,人家一定按时回来,坐长途汽车来不及,人家打出租车也会三点准时回来的。”
  部队首长说过多次,不准报销出租车的票。我不想打出租车的,花一百多元打出租车,说心里话我真舍不得花钱。当时我每月的工资才六百多元。
  经主任一说,我更加理解主任和小刘了。小刘得三票,主任没投他的票,他当时一脸不高兴的。前几天有人说说的声音很大:“小刘是最有成绩的立功人选,小刘要是不能立功,算是部队风气不正,我们大家就不答应。”我也听到了。现在小刘没有立功,他可能想不明白,部队经常教育凡事要勇争第一,见红旗就要去扛回来,不当败军之将。小刘真躺倒什么也不干,也不出早操了。年轻人闹情绪也是许多人能够理解的。
  有人说:他闹情绪,说明他有上进心,在哪里跌倒了,就要在那里爬起来。今年没有立功,明年还是有机会立功的。
  当然每个人都会总结经验,弥补不足。你认为他的“土特产”是不妥的,他可能认为这才是最需要继续发扬广大的。如果总结的不对,明年再想立功还是会出问题的。
  部队政委见了我微笑着,简单寒暄之后,他说:“今年你荣立三等功,没多少人反对的,你好好干吧。”
  一个战友给我说:“转业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估计政治处主任就要转业走人了,几个首长对他不是太满意的。”
  我沉默不语,副团级干部的转业问题不是我可以参与讨论的。几天之后政治处主任真的被确定转业了。
  部队上立功是有条件的。第一,要有立功的过硬条件,就是有大家公认的成绩;第二,要有立功的想法,如果你不说想立功,他人就不好选你的票;第三,要有群众基础,平时和战友搞好关系,立功之后有人服气;第四,要有多数首长的认可,多数首长不认可,那是无法通过的。党支部会上即使大多数人都投你的票,首长召开研究立功人员会议上如果把你给否决了,你还是不能立功的。
  
  ◎ 二等功臣找工作的故事
  
  二等功臣小朱,在北京一个部队当司务长,当兵十二年了平凡又平凡。突然有一天发生了奇迹,他在乘公交车时,看见了两名小偷。有的人会装着没有看见,小偷的手很快,转眼功夫,就会消失了。
  小朱身高一米八十,这时他不但眼尖,而且行动也十分迅速,立即抓住了一个小偷的手,大喊一声:“哪里逃!”
  另一小偷也来助战,小朱也不示弱,说:“战友们,不能让小偷跑掉,全部抓获!”只用几十秒钟,两上小偷就已经被捆在一起。
  事后人们才知道,小朱只有一人,之所以他大喊战友们,是他认为在这车上一定有转业或穿便装的军人。正如他所想,真有一名转业军人,也的确听到喊战友,条件反射一样立即参加了抓获小偷的战斗。当然也有普通老百姓也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只是敢怒不敢言,在小朱打响抓小偷第一拳时,这些平民老百姓也积极配合帮助抓小偷英勇了一回。
  几天之后,北京的军地几家报纸也刊发了这一消息,志愿兵在公交车上见义勇为,仗义为民抓捕小偷,记者们或长或短地发表了七八篇文章,部队很快就为小朱荣记一次二等功。按国家政策,有二等功的转业志愿兵在安置工作时,地方政府应让他挑选很好的工作岗位。有人说小朱这一次真是发达了,有人说小朱抓小偷很值,如果遇到的小偷是亡命之徒,小朱就会吃大亏了。还有人怀疑说,他为了立功找到好工作,才四处找小偷,前几次的小偷难对付不出手,这次小偷好对付,他才出手抓捕的。
  在考虑转业时,如果小朱不想转业还是可以在部队继续当司务长,但有人想当司务长,想继续在部队干事业。部队首长给小朱说:“你今年的走与留,你自己选吧。你有二等功转业回地方也不错的。”
  炊事班长想当司务长,劝司务长说:“你有了二等功,转业也会有一份好工作,你也为小弟我考虑一下吧。我当司务长也向你学习,也有机会荣立二等功的。”说罢自己先笑了。小朱也笑了,说:“机会让给你,将来如果你不能荣立二等功,你也不能埋怨我呀。”
  小朱转业了回到了老家,他拿上自己的二等功证章证书,四处找人,他想不到地方的领导每天都在忙,根本见不上人,局长忙,副局长也忙,找来找去半年过去了,找工作一事没有一点准确消息。
  小朱表弟小岳,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团委书记,看到表兄半年时间找工作没有什么效果,也为他着急,也帮着他问了几个人,吃饭喝酒几次也没有哪个官员答应安置在什么单位工作,相反却听到一些不太好的消息,安置难,有的人也是在部队荣立了二等功,也是几年没有工作,中央有政策,落实起来很难,省上有政策文件也难的,县官不如现管,咱们找工作岗位,最关键是在咱们县的地盘上,要有官员为你说话,有掌实权的负责人为你说话。
  小岳也有工作,也不能为表兄的事耗费太多时间,也不想浪费太多的金钱,只能等一等了。
  在一次军民共建座谈会上,小岳谈了军地关系,谈了自己表兄小朱二等功如何四处遭冷遇。
  我听了说:“我可以写新闻报道,向社会呼吁一下,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
  小岳给我拿来了他表兄小朱的有关立功的资料,还有几张发表他表兄抓小偷受表扬的报纸复印件。我看后就写了一篇稿件几天后,《咸阳日报》刊发了消息,标题是:首都抓扒手荣立二等功,家乡忙招贤众人三登门。
  我把他在北京抓小偷被军队首长高度赞扬,给他立功的事详细写了一遍,之后又说家乡的不少单位领导听说二等功臣小朱今年就要转业了,为招聘贤才功臣三番五次登门,邀请小朱来单位上班,保证落实政策。
  小岳看到报道后,给我打电话说:“你写的新闻报道,真有虚假水分呀,后边是小朱三番五次四处央求领导无人同意安置工作,我们只好再三邀请各级领导,至今没有落实政策,至今没有单位,现在仍然在家失望等待,这才是实事。”当兵来到部队,发了红领章、五角星帽徽。首长教育大家要“淡泊名利,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平时要干好工作争第一,在年终评选立功受奖时不要争来争去,主动让更优秀的战友立功受奖。在首长的教育下,我们也形成了一种看淡立功受奖的心态。
  有一天晚饭后,我听到一位连首长议论立功的事情:一个连队一年只有一个三等功名额,连队如果上报,上级就会批准的。有个老兵四个三等功了,再立一次三等功也没多大意思了。有一个班长为连队贡献不小的,他在复员之前,向连首长提出想立一个三等功,复员后就没机会了。连长指导员和几个排长开会研究了一下,就满足了他的要求,上报让他立三等功,上级也批准了。
  
  ◎ 想立功的故事
  
  部队官兵经常说:“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因为我在报纸上发表了几篇新闻报道,有首长想把我调到他们的部队,于是我就来到了一个部队政治处了。政治处主任给我说:“你会写新闻报道,这是好事。今年努力写稿,如果一年之内,你能在军区报上发表三篇,年底给记一次三等功。”
  一个战友给我说:“多少年来我们部队,还没有人在报上发表一篇新闻报道稿件,首长说一年发表三篇,你不可能完成任务,想立功也是不可能的。”
  年底我真的在军区报上发表了三篇。主任给我说:“你写新闻报道成绩不错,给你一个嘉奖吧。你今后立功的机会还有很多,你在部队的路还很长。今年放映员小朱马上要复员,就给他立一个三等功吧。”
  我来这个部队时间短,也没有想立功,主任给我说这话了,我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的,其他几个人也默认了,放映员小朱就顺利地荣立了一次三等功。
  有的战友给我说:“你怎么没有立三等功呀?好像政治处主任说过的,你如果在军区报发表三篇稿件,就给你一个三等功的。”
  我笑了笑说:“我自己也没有想着今年立三等功,只是想着多写几篇文章,争取在报上多发表几篇的。”
  墙里开花墙外香。我的新闻报道见报之后,不少友邻部队的首长就想把我调过去。首长和我交谈之后,我感到,要想多写稿子,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开阔眼界,多了解不同部队的情况很有必要。
  于是我又换了一个部队,任务还是写稿、发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官兵服从命令需要不断调动。老部队发生的新鲜事,也有人会给我说一下,希望我回到老部队写一写。我就故地重游写了几篇,也在报刊上发表了几篇。几年时间我就在国家级、省级、军区报、地方电台发表二百多篇稿件了。
  年终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评功评奖工作。冯干事提醒我说:“你应该立一次三等功了。你没有立三等功的想法?”
  “你想叫我立功?按说我写稿不少,来咱们部队也发表了几十篇了,立一次三等功的条件也够了,你投我一票,我自己再投自己一票,我才能得两票,还不到一半的投票人数,你能再帮助我拉来几个人投我的票?”
  “我不是给你开玩笑。你要是想立功,就去找咱主任谈一谈。”
  我想凭我的工作成绩,我写稿不少大家能看出来,按说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这一次立功了,也算是首长对我工作的肯定。于是我去找政治处主任,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
  主任马上很明确地给拒绝了,他说:“我们是有文化的人,是经常教育别人的人,自己的功利思想就这么严重,我们怎么再去教育他人?我们自己应该做好表率,过好三关——批评关、荣誉关、苦劳关。我当主任一年多没有想立功,还照样干工作;我参军二十年,没有一次三等功,我曾有过几次立功的机会,都让给了战友。我能做到的,我想你也应该能做到的。咱们两个人今年谁都不要想立三等功。我看你能不能做到?”
  我没有马上表态,也没有马上反对。我见到冯干事就把主任说的话说了一遍。冯干事说:“有人传说,咱们主任吃了‘土特产’,想叫人家立三等功了,当然就不想叫其他人想立功参与竞争了。你再找一下咱们的政委说一次吧。”
  我有了想法,就不想早早地放弃了。我又向部队政委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政委也没有批评我,而是耐心地说:“无论谁想立功,都没有错。首长需要看看部队几个党支部上报的立功人选,然后再进行认真地评选、对比,再选出那一些成绩更加突出的人立三等功,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
  我表示理解,我在《解放军报》等发表了几十篇稿件大家是知道的。有的部队规定:在《解放军报》发表一篇,就给荣立三等功。当然每个部队的情况都不一样。
  政治处党支部开会,主任讲了今年的立功受奖评选工作,叫大家发言,无人发言,主任看着我,我也沉默。主任说:“自然大家都不说话了,那就民主一下,大家进行无记名投票。”
  政治处八个人每人一张纸条。我在三等功后写了自己名字,放在主任办公桌上,主任马上拿起来一看,就不屑地看着我质问:“你以为你的成绩最大最应该立功吗?”
  这一句话让大家的目光就集中起来看到我的脸上。我也没有发火,平静地说:“每个人看法不一样很正常。我认为谁成绩最大,就应该投票选谁立三等功。”
  几分钟大家就都交了选票,主任说:“冯干事,看选票吧。”
  冯干事说:“我不立功了,你们谁立功都可以的。”于是冯干事看了选票,我得一票,放映员两票,小刘得三票。冯干事弃权,谁的票也没投,不得罪人。
  主任说:“我把我的民主票,投给放映员。”
  于是放映员和小刘都是三票,我得一票。七票,冯干事弃权票,八人共八票。
  主任说:“谁的票也不过参会投票人的半数。冯干事咱们把这个选票结果如实上报吧。请首长在会上再确定。”
  这一年我荣立一次三等功。有几个战友笑笑给我说:“你要是在集团军部队,早立几个三等功了。不过话再说回来,今年你荣立一次三等功,也是让他人羡慕嫉妒恨的。”
  有人羡慕,也有人会嫉妒恨的。政治处主任是否吃了“土特产”,俗话说是无风不起浪。小刘得三票,主任如能投他一票,他得四票。但主任投票给放映员,这表明小刘三票他不支持,我得一票他也不支持。事后不少官兵私下议论:俗话说的“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现在看这话也不一定是真理。
  主任阴沉着脸给我说:“你去出差吧。明天早上早一点出发,下午回来开会。下午三点,你必须赶回部队!”
  这真是一个难题,早一点六点才有长途汽车,到上级机关也到十一点了,办事快一点,想在下午三点回到部队也是不可能的。其他人去机关出差办事,给一天时间,人家还说太短了。我出差给半天时间真有困难,但我没有提不同意见。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坐长途汽车出发了,等我赶回部队的时候还是晚了,已经五点钟了。
  主任说:“你就是不听话呀。叫你几点回来的?你刚立功,就学会骄傲啦?你是有功之人就不听招呼啦?为了你立一个三等功,我费了多大的劲呀?你不领情。你没看见人家小刘?他想立功,得了三票,比你得票多。人家群众基础好,人家今年没有立功,心情不好已经躺倒不干了。工作还得我去做,又是谈心,又是安慰,又是鼓励。如果今年小刘立功了,去上级机关出差就不用你去了,叫几点回来,人家一定按时回来,坐长途汽车来不及,人家打出租车也会三点准时回来的。”
  部队首长说过多次,不准报销出租车的票。我不想打出租车的,花一百多元打出租车,说心里话我真舍不得花钱。当时我每月的工资才六百多元。
  经主任一说,我更加理解主任和小刘了。小刘得三票,主任没投他的票,他当时一脸不高兴的。前几天有人说说的声音很大:“小刘是最有成绩的立功人选,小刘要是不能立功,算是部队风气不正,我们大家就不答应。”我也听到了。现在小刘没有立功,他可能想不明白,部队经常教育凡事要勇争第一,见红旗就要去扛回来,不当败军之将。小刘真躺倒什么也不干,也不出早操了。年轻人闹情绪也是许多人能够理解的。
  有人说:他闹情绪,说明他有上进心,在哪里跌倒了,就要在那里爬起来。今年没有立功,明年还是有机会立功的。
  当然每个人都会总结经验,弥补不足。你认为他的“土特产”是不妥的,他可能认为这才是最需要继续发扬广大的。如果总结的不对,明年再想立功还是会出问题的。
  部队政委见了我微笑着,简单寒暄之后,他说:“今年你荣立三等功,没多少人反对的,你好好干吧。”
  一个战友给我说:“转业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估计政治处主任就要转业走人了,几个首长对他不是太满意的。”
  我沉默不语,副团级干部的转业问题不是我可以参与讨论的。几天之后政治处主任真的被确定转业了。
  部队上立功是有条件的。第一,要有立功的过硬条件,就是有大家公认的成绩;第二,要有立功的想法,如果你不说想立功,他人就不好选你的票;第三,要有群众基础,平时和战友搞好关系,立功之后有人服气;第四,要有多数首长的认可,多数首长不认可,那是无法通过的。党支部会上即使大多数人都投你的票,首长召开研究立功人员会议上如果把你给否决了,你还是不能立功的。
  
  ◎ 二等功臣找工作的故事
  
  二等功臣小朱,在北京一个部队当司务长,当兵十二年了平凡又平凡。突然有一天发生了奇迹,他在乘公交车时,看见了两名小偷。有的人会装着没有看见,小偷的手很快,转眼功夫,就会消失了。
  小朱身高一米八十,这时他不但眼尖,而且行动也十分迅速,立即抓住了一个小偷的手,大喊一声:“哪里逃!”
  另一小偷也来助战,小朱也不示弱,说:“战友们,不能让小偷跑掉,全部抓获!”只用几十秒钟,两上小偷就已经被捆在一起。
  事后人们才知道,小朱只有一人,之所以他大喊战友们,是他认为在这车上一定有转业或穿便装的军人。正如他所想,真有一名转业军人,也的确听到喊战友,条件反射一样立即参加了抓获小偷的战斗。当然也有普通老百姓也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只是敢怒不敢言,在小朱打响抓小偷第一拳时,这些平民老百姓也积极配合帮助抓小偷英勇了一回。
  几天之后,北京的军地几家报纸也刊发了这一消息,志愿兵在公交车上见义勇为,仗义为民抓捕小偷,记者们或长或短地发表了七八篇文章,部队很快就为小朱荣记一次二等功。按国家政策,有二等功的转业志愿兵在安置工作时,地方政府应让他挑选很好的工作岗位。有人说小朱这一次真是发达了,有人说小朱抓小偷很值,如果遇到的小偷是亡命之徒,小朱就会吃大亏了。还有人怀疑说,他为了立功找到好工作,才四处找小偷,前几次的小偷难对付不出手,这次小偷好对付,他才出手抓捕的。
  在考虑转业时,如果小朱不想转业还是可以在部队继续当司务长,但有人想当司务长,想继续在部队干事业。部队首长给小朱说:“你今年的走与留,你自己选吧。你有二等功转业回地方也不错的。”
  炊事班长想当司务长,劝司务长说:“你有了二等功,转业也会有一份好工作,你也为小弟我考虑一下吧。我当司务长也向你学习,也有机会荣立二等功的。”说罢自己先笑了。小朱也笑了,说:“机会让给你,将来如果你不能荣立二等功,你也不能埋怨我呀。”
  小朱转业了回到了老家,他拿上自己的二等功证章证书,四处找人,他想不到地方的领导每天都在忙,根本见不上人,局长忙,副局长也忙,找来找去半年过去了,找工作一事没有一点准确消息。
  小朱表弟小岳,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团委书记,看到表兄半年时间找工作没有什么效果,也为他着急,也帮着他问了几个人,吃饭喝酒几次也没有哪个官员答应安置在什么单位工作,相反却听到一些不太好的消息,安置难,有的人也是在部队荣立了二等功,也是几年没有工作,中央有政策,落实起来很难,省上有政策文件也难的,县官不如现管,咱们找工作岗位,最关键是在咱们县的地盘上,要有官员为你说话,有掌实权的负责人为你说话。
  小岳也有工作,也不能为表兄的事耗费太多时间,也不想浪费太多的金钱,只能等一等了。
  在一次军民共建座谈会上,小岳谈了军地关系,谈了自己表兄小朱二等功如何四处遭冷遇。
  我听了说:“我可以写新闻报道,向社会呼吁一下,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
  小岳给我拿来了他表兄小朱的有关立功的资料,还有几张发表他表兄抓小偷受表扬的报纸复印件。我看后就写了一篇稿件几天后,《咸阳日报》刊发了消息,标题是:首都抓扒手荣立二等功,家乡忙招贤众人三登门。
  我把他在北京抓小偷被军队首长高度赞扬,给他立功的事详细写了一遍,之后又说家乡的不少单位领导听说二等功臣小朱今年就要转业了,为招聘贤才功臣三番五次登门,邀请小朱来单位上班,保证落实政策。
  小岳看到报道后,给我打电话说:“你写的新闻报道,真有虚假水分呀,后边是小朱三番五次四处央求领导无人同意安置工作,我们只好再三邀请各级领导,至今没有落实政策,至今没有单位,现在仍然在家失望等待,这才是实事。”
  我笑着说:“你现在先不要急着下结论。几天后你再看看,他安置的好工作单位,你就明白我写的才是实事。”
  几天后小朱果真有了一份让他很满意的工作单位,一切待遇比他表弟小岳的工作单位还好。
  小岳又一次打电话给我说:“你好呀,我怎么给你说呀?我表兄比我大五个月,同年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大学,他去复读一年仍然没有考上中专。他当兵去部队,也没有考上军校,转业后他找工作四处求人,还叫我帮忙,真没想到,他反倒比我混得好,你说这公平吗?”
  我马上给他说:“你不是说表兄有了二等功,按照国家政策应该有一份好工作吗?现在你后悔吗?你如果不给我提供他的资料,我也写不出来新闻报道,也许你表兄至今仍然在家,失望着、等待着、感叹着……”
  小岳听我说了这样的话,他就不再说话了,半分钟之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花钱能买一个“三等功”?
  
  参军到部队,如果在战场之上建功立业,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荣誉称号、特等功臣,都是有可能的,那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时期的部队官兵立功机会也就不太多了。名额有限,按一定的比例分给部队的每一个连队一个荣立三等功的指标,基本上那一些普通的官兵就没有什么希望立功了。
  八十年大家的腰包鼓了,富裕了,接着物价也上涨了,部队官兵的工资、津贴、生活费有限,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种菜、养猪、养奶牛,改善一下官兵伙食。喂猪、种菜是苦活、累活,没有人想去干。怎么办?首长动员讲奉献精神,有时还许愿给嘉奖、立三等功。
  有一个从山区入伍的新兵,一看大家的伙食不好,其他人不想去种菜、喂猪,他就主动要求去种菜喂猪了。首长说:过去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现在喂猪、种菜叫“一不怕苦二不怕脏”了,一般情况下死不了人。
  一年时间,新兵小牛喂猪十五头、种三亩菜地,不怕苦不怕累受到首长的表扬。年底他就荣立三等功一次,谁也没有反对意见。
  全团开会时,副团长在会上说:“战争年代,吃亏、受累、不怕死,和平年代吃亏、受累、不用死。物价上涨没有钱买肉、买菜,学习王震三五九旅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小牛很好呀,他主动要求去种猪、喂菜,就应该让他三等功。”
  会场上一片笑声。副团长马上纠正道:“说错了,应该是‘喂菜、种猪’。”
  会场上又是一片笑声。副团长马上笑着说:“不要笑了。我应该说小牛,要求喂猪、种菜,这一种吃苦艰苦奋斗的精神,就应该给他立功。”
  后来不少人见了小牛就笑着说:“喂菜、种猪,说反了就是种猪、喂菜。最后团首长才说是喂猪、种菜。”
  小郭是从南方经济发达地区参军的“富贵兵”。他主动提出要求去种菜、喂猪,让连首长惊讶不已,再一次追问:“你是吃苦的人吗?”他回答道:“请首长放心,我保证完成喂猪种菜的任务。”
  首长就说:“你主动要求,就给你一次机会。最少是一年时间,你要坚持到底,中间你就不要考虑换人了。”
  “好,好。”小郭好像是铁了心,打起背包,去了菜地值班室。
  小郭不是吃苦的人,他也不把喂猪当一回事,猪饿得乱叫。他就卖掉了,又买来几头小猪,喂了几个月,长不大长不肥,他又把猪卖掉了。但是每一周,他都买来猪肉给大家改善伙食,比起小牛喂猪时的伙食一点也不差。有人说:“小郭喂猪真傻,官兵吃不了猪肉,他是向家里要钱,给官兵买肉的。这个赔本买卖,他真是亏大了。”
  有人说:“他看见小牛立三等功了,就向小牛学习,是想立功的名利思想呀。”
  转眼到年终评功评奖了。一名干部提议:“小郭给官兵饭桌上提供了不少猪肉、青菜,应该给他荣立一次三等功。”
  会上马上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说:“他这是什么精神?部队不能提倡这种精神吧?这就把部队官兵的思想带坏了,他不能立功。因为他伸手向父母要钱,买肉买菜给大家吃的。这种精神助长什么?如果在打仗时,他也向父母要钱?多少钱可以买一个三等功?”
  “小牛,为我们创造一万元的猪肉、青菜,荣立三等功一次,那是一种艰苦奋斗精神;小郭向父母要一万元,给大家买猪肉买青菜,也给三等功?这会成为笑话吧?”
  小郭向首长说:“我认为是一样的。我没有伸手向父母要钱,是父母主动给我的压岁钱。我是独生子,家里每年给我压岁钱,都超过一万五千元。你们不同意给我立功,我就再拿出五千元给大家买猪肉、买羊肉,我就请大家同意我立三等功吧?”
  最后连队多数官兵同意为小郭荣记三等功一次。官兵很务实,看得见的猪肉、蔬菜,是有吸引力很见效的。
  有一位沂蒙山区沂水县的兵,在部队学雷锋做好事,因为他家里穷,自然就和出手大方的“富贵兵”不一样。他的父亲来到部队,和连长、指导员见了面说了话,之后很无奈地给我说:“现在部队的风气已经变了,我感觉到了,我的孩子在部队干得再好,想立三等功也是没希望的。”
  后来我得知,“富贵兵”小郭的家乡真是发展得太富裕了,县政府出台文件: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一次,地方政府就敲锣打鼓送喜报,再奖励他两万元人民币。
  官兵们终于看出来这个门道了,小郭的精明算计能力,聪明得后果十分惊人,他花一万元买肉给大家吃,立三等功后真是有名有利,还赚一万元,他不傻的。
  
  ◎ “八个不准”规定和立功的故事
  
  八十年代中期,我参军了。武装部的说:今年的新兵可以戴手表去部队。我们新兵发的军装冬季是涤卡、夏季是的确良。比我们早一年的兵,第一年冬季是发布军装,我们入伍后,他们才发涤卡冬装的。他们说:刚当兵时限制吃粗粮的数量,每人必须先吃一个玉米面馒头之后,才能吃白面馒头。我们吃的也不限制先吃玉米面馒头了,改革开放在部队也见到明显效果了。
  在大谈改革开放政策好时,许多官兵都在议论改革产生的新局面,过去不允许的,现在允许了,过去不准干的,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地干了。打麻将的风气好像是一夜之间,就在全国各地普及了。于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听到打麻将的人高声喊话:“来吧,快来打麻将。我们是三缺一的。你一来就能开始打麻将了。”
  地方老百姓腰包鼓了,家里富裕了,打麻将好像成了一种富裕生活的新气象新时尚。部队官兵是人民子弟兵,军民鱼水情,军营也不是真空,有的老兵、班长、排长、连长在探亲休假时,也看到了亲朋好友打麻将,有的也学会了打麻将,好像不学会打麻将就是落伍了,就会影响亲朋好友打麻将的好情绪。他们学会打麻将了,回到部队就当起老师,带着老乡学打麻将,不少官兵也想在部队学会打麻将,等将来复员、转业后,马上融入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与时俱进地享受打麻将的幸福生活了,有的人打麻将,就结识了老板,一谈生意就赚钱,赚钱多少?比连长、排长一年的工资还多的。看看吸引人吧?
  于是在部队传授打麻将的技术开始先在老乡之间节假日聚会时悄悄地进行了。
  我来到部队是想考军校的,需要学习带到部队的几十本高中书本知识,所以我是听说过有人打麻将,但是没有时间和谁去聚会打麻将的。
  有人笑话我说:“你看人家排长就不想在部队干了,你就是考上军校,再当上排长、连长,那有什么意思呀?你还是早一点和战友老乡聚会学习打麻将吧,将来你回到地方不会打麻将,想做生意赚钱也是不可能的。”
  我不认同他们的想法,就继续利用节假日学习准备考军校的课本知识。
  一天排长给我说:“咱们部队干部,打麻将赌博的事情,北京来人调查了。谁打麻将了就要吃亏的。我们不打麻将,就没有什么麻烦事情。”
  我感到排长知道情况不少的,就询问了排长一些情况。原来:一个连队的高中生老兵黎明,给《解放军报》社写了一封“读者来信”,呼吁部队官兵不要打麻将赌博,并举例说明具体官兵姓名,有的排长、连长休假探亲几天就学会了打麻将,回到部队就在夜里邀请七八个老乡聚会,他们大谈休假在老家里的见闻,说打麻将是新时尚,谁不会打麻将就落伍了。战士们十点熄灯休息之后,他们就开始打麻将,深夜开始赌博,有的打麻将,一直打到天明,第二天不出早操,班长带着大家跑早操,连队正规化建设受到影响,有一个排长的老婆来部队,和排长吵架了,原因是排长和几个老乡打麻将,输掉一千元。排长一年的工资才一千多元,这日子真是没有法过了。有一个排长老婆很开心,因为她会打麻将,丈夫当了排长也很听话,加上运气好、手气好,和几个老乡打麻将,赢了八百多元。有的新兵在入伍前就会打麻将,有的兵还给排长、连长出主意,帮着连长排长赌博打麻将还赢回来不少钱。这样的兵也和他们一起入伍的老乡打麻将,结果是赢钱不少的。打麻将有输有赢,于是有的新兵从家里带来的几百元钱,几天时间就在节假日和几个老乡聚会打麻将时输掉了。旧社会的赌博恶习,希望不要在军队传播了,呼吁打麻将的官兵马上停手。
  黎明个子不高貌不出众,平时也不爱多说话。我知道他会写新闻报道,他们是报道员。我在《前卫报》上还看过他发表的几篇一百字左右的新闻稿件。
  几天之后,我们的部队就开展了反对旧军队打麻将赌博恶习的大讨论,参与赌博的连排干部,要在本连军人会上做检查。有人给我说:“政治处主任找了黎明谈了几次话,黎明每一次被谈话,都是不开心的样子,大家都看出来了,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帮不上黎明什么忙的。”
  排长给我说:“主任开干部大会时十分生气,说黎明胡乱写东西,捅了漏子。好几次提醒连排干部,一定要小心那一些爱写东西的兵。他们写什么东西,一定要严格审查。今后我们部队再也不能允许出现这种怪事了。他发现情况不给我们说,直接给《解放军报》写东西,影响很坏的。”
  “我没有看见《解放军报》发表黎明的读者来信呀。”我说。
  排长说:“《解放军报》没有公开发表,但报社内参发表了。听说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就发火震怒了,于是总政治部、军区、集团军、师的四级政治部门组成了联合调查工作组,来我们部队调查了两个星期。从一营一连开始,和每一个连长指导员排长一一谈话,要求他们说实话,参与打麻将了就要承认,和谁一起打麻将的,要说具体人;没有参与打麻将,看到几个老乡打麻将了,也要说清楚具体人;就是没有打麻将,没有看他人打麻将,听说什么人打麻将了,听谁说的,和谁在一起打麻将的,也要说具体人,最后签字、按手印,对谈话内容负责。所以这一次谈话,无论是哪一个干部,也不敢说假话了,谁说了假话,其他几个老乡说了实话,就可以证明他在说假话了,说不定把说假话的军官开除军籍,说不定送上军事法庭的,谁敢保证?这真是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两眼泪汪汪。总政联合调查工作组分几个小组,每个小组有三个人,有问话的,有记录的,最后小组长就会再问你:你刚才说的,是不是实话?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内容?然后,拿着谈话记录叫你看,你看完了,说没有虚假内容,就要签名按手印。你别看有的连排军官平时在操场上牛皮哄哄的,这一次有的人被吓得满头冒汗。最后联合调查组说了调查结果:咱们部队查出来四十二名连排干部参与赌博打麻将,看打麻将的人也不少,听说打麻将的人就更多了。所以这几天,在各个连队军人大会上做检查的连排干部,就等着北京的最后处理意见,有的已经下连当兵,停发了他们的工资。据说工作组走的时候,组长说:黎明写读者来信,真是保护了许多军队干部,如果黎明不写出来,上级首长还真不知道现在的部队发生了这样的怪事,军阀军队里边的赌博打麻将恶习影响很快,说不定马上就能传染到海军、空军、武警、二炮和陆军几百个部队,几千、几万名基层连排干部早晨不出操,夜晚打麻将,他们能带好兵?当兵的打麻将成风了,今后我们的部队还能干什么?一盘散沙,没有战斗力,溃不成军!”
  部队政治处主任是副团级军官,据说他本来马上就要提拔当正团级了,就因为黎明写了“打麻将成风”的读者来信,联合调查组来部队马上调查出了42名连排干部参与赌博打麻将,政治处主任也就没有被提拔起来当正团级。上级首长说他没有管理好部队的连排干部,就是失职、不称职,当然就不再提拔使用他了。
  一位报道员给我说:总政治部联合调查组有人提议给黎明上报立功材料,向上级首长反映真实情况的兵,就应该立功受奖提拔重用。
  部队政治处主任已经十分生气,他在部队连排干部大会上气愤地说:“部队出这个黎明,就把大家给害苦了。他为了自己写稿在报上发表,想立功受奖,就影响了我们部队几十名干部的提拔高升。有人还想给他立功受奖,我就不同意,你们能同意给他立功吗!?”
  部队许多官兵对这一次打麻将事件产生了不同看法:有的认为应该严肃处理打麻将的官兵,连排干部被处理了,打麻将的兵为什么还不处理?期待马上处理他们;有的认为这是高级首长小题大做,借机显威风,不关心部队基层军官的前途命运;还有的说,这不影响提拔使用,这是高级首长等着下级军官给他们送礼呢,他想处理你,你送礼了,他就不会处理你了,你送礼送得再多一点儿,他还要提拔重用你呢。咱们的政治处主任要是送礼,打麻将这事不影响他提拔,要是送得多了,一定会连升三级重用他的。
  议论归议论,大家在周一的中午就发现营部食堂来了一位高级首长,有人说是师政委,说的是下部队调查,其实就是催着部队给黎明上报立功受奖材料。团首长好像不太欢迎师政委来调查,师政委说直接到营部食堂吃饭吧。营长教导员只好欢迎师政委来与营部官兵一同吃饭了。师政委有时见了谁,就叫住问话,有人说,师政委还问了几个兵,是不是认识黎明。这时大家发现黎明已经不在营部食堂吃饭了,他又回到他原来的连队食堂吃饭去了。
  排长给我说:“师政委在营部吃住好几天了,再三催着上报黎明的立功材料,看起来如果不上报黎明的立功材料,师政委就继续在营部吃饭,说不定什么时候才回机关。团长政委不说话,政治处主任十分生气的。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吧?我听几个连排干部说,他们估计黎明最后还是会立功的。”
  年底黎明荣立了一次三等功。排长给我说:“黎明果真立功了,这真让政治处主任不开心了。”
  黎明复员后,我听到一个消息,总政治部工作组有人想给黎明荣记二等功一次,但是部队政治处主任坚决反对。师政委又来营部吃住调查研究,营长教导员写好了上报申请二等功材料,有人就给改成三等功的上报材料了。
  排长给我说:“二等功,就可以推荐上军校,今后毕业了可以当排长、连长、营长,说不定还会提拔更高级别的干部。三等功就不一样了,他年底就被安排复员,离开部队回老家了。”
  我在思考,看起来黎明今后的奋力拼搏经历之路,将会发生一个值得继续关注的励志故事。
  很快全军就制订了《新时期干部战士的‘八个不准’》文件,部队宣传队的人才还把“八个不准”谱写成一首歌曲,要求部队的官兵都要学会唱这首歌。我们开会之前,都要唱一遍《八个不准》,其中有一条是“不准赌博”。我每次唱到“不准赌博”时,马上就想起来黎明写给《解放军报》的“读者来信”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战友们很难再举行大范围的聚会,偶尔有小范围聚会,我就提起黎明写“读者来信”呼吁官兵不要打麻将,提起他荣立三等功的事情,可惜无人知道黎明现在的具体情况。
  后来微博、QQ流行起来,我问了更多的战友。
  微信方便了,战友微信群里许多人又见面了。
  一战友微信说:曾在县城看到过一次黎明,可惜没有留下他的电话、微信号,等再见到他,马上要他留下电话、微信号,一定告诉你。
  我等着战友发微信,期待着了解黎明离开部队后三十年来那些值得思考的励志故事……
  
  我们的军队要走向哪里?解放军部队里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虽然我已经转业离开部队二十年了,但我还在不断地思考!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积极应对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和挑战,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开放,大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凝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力量,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征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正在奋力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习主席强调指出: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是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听党指挥是灵魂,决定军队建设的政治方向;能打胜仗是核心,反映军队的根本职能和军队建设的根本指向;作风优良是保证,关系军队的性质、宗旨、本色。
  习近平强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明确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是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把人民军队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
  学习研究习总书记这一系列重要思想,我倍感欢欣鼓舞,我想在实现伟大中国梦、谱写新篇章的道路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追梦人,我相信在我们伟大祖国的辽阔土地上,一定会发生更多举世瞩目的新成就、新故事。
   (原创首发)当兵来到部队,发了红领章、五角星帽徽。首长教育大家要“淡泊名利,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平时要干好工作争第一,在年终评选立功受奖时不要争来争去,主动让更优秀的战友立功受奖。在首长的教育下,我们也形成了一种看淡立功受奖的心态。
  有一天晚饭后,我听到一位连首长议论立功的事情:一个连队一年只有一个三等功名额,连队如果上报,上级就会批准的。有个老兵四个三等功了,再立一次三等功也没多大意思了。有一个班长为连队贡献不小的,他在复员之前,向连首长提出想立一个三等功,复员后就没机会了。连长指导员和几个排长开会研究了一下,就满足了他的要求,上报让他立三等功,上级也批准了。
  
  ◎ 想立功的故事
  
  部队官兵经常说:“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因为我在报纸上发表了几篇新闻报道,有首长想把我调到他们的部队,于是我就来到了一个部队政治处了。政治处主任给我说:“你会写新闻报道,这是好事。今年努力写稿,如果一年之内,你能在军区报上发表三篇,年底给记一次三等功。”
  一个战友给我说:“多少年来我们部队,还没有人在报上发表一篇新闻报道稿件,首长说一年发表三篇,你不可能完成任务,想立功也是不可能的。”
  年底我真的在军区报上发表了三篇。主任给我说:“你写新闻报道成绩不错,给你一个嘉奖吧。你今后立功的机会还有很多,你在部队的路还很长。今年放映员小朱马上要复员,就给他立一个三等功吧。”
  我来这个部队时间短,也没有想立功,主任给我说这话了,我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的,其他几个人也默认了,放映员小朱就顺利地荣立了一次三等功。
  有的战友给我说:“你怎么没有立三等功呀?好像政治处主任说过的,你如果在军区报发表三篇稿件,就给你一个三等功的。”
  我笑了笑说:“我自己也没有想着今年立三等功,只是想着多写几篇文章,争取在报上多发表几篇的。”
  墙里开花墙外香。我的新闻报道见报之后,不少友邻部队的首长就想把我调过去。首长和我交谈之后,我感到,要想多写稿子,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开阔眼界,多了解不同部队的情况很有必要。
  于是我又换了一个部队,任务还是写稿、发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官兵服从命令需要不断调动。老部队发生的新鲜事,也有人会给我说一下,希望我回到老部队写一写。我就故地重游写了几篇,也在报刊上发表了几篇。几年时间我就在国家级、省级、军区报、地方电台发表二百多篇稿件了。
  年终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评功评奖工作。冯干事提醒我说:“你应该立一次三等功了。你没有立三等功的想法?”
  “你想叫我立功?按说我写稿不少,来咱们部队也发表了几十篇了,立一次三等功的条件也够了,你投我一票,我自己再投自己一票,我才能得两票,还不到一半的投票人数,你能再帮助我拉来几个人投我的票?”
  “我不是给你开玩笑。你要是想立功,就去找咱主任谈一谈。”
  我想凭我的工作成绩,我写稿不少大家能看出来,按说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这一次立功了,也算是首长对我工作的肯定。于是我去找政治处主任,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
  主任马上很明确地给拒绝了,他说:“我们是有文化的人,是经常教育别人的人,自己的功利思想就这么严重,我们怎么再去教育他人?我们自己应该做好表率,过好三关——批评关、荣誉关、苦劳关。我当主任一年多没有想立功,还照样干工作;我参军二十年,没有一次三等功,我曾有过几次立功的机会,都让给了战友。我能做到的,我想你也应该能做到的。咱们两个人今年谁都不要想立三等功。我看你能不能做到?”
  我没有马上表态,也没有马上反对。我见到冯干事就把主任说的话说了一遍。冯干事说:“有人传说,咱们主任吃了‘土特产’,想叫人家立三等功了,当然就不想叫其他人想立功参与竞争了。你再找一下咱们的政委说一次吧。”
  我有了想法,就不想早早地放弃了。我又向部队政委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政委也没有批评我,而是耐心地说:“无论谁想立功,都没有错。首长需要看看部队几个党支部上报的立功人选,然后再进行认真地评选、对比,再选出那一些成绩更加突出的人立三等功,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
  我表示理解,我在《解放军报》等发表了几十篇稿件大家是知道的。有的部队规定:在《解放军报》发表一篇,就给荣立三等功。当然每个部队的情况都不一样。
  政治处党支部开会,主任讲了今年的立功受奖评选工作,叫大家发言,无人发言,主任看着我,我也沉默。主任说:“自然大家都不说话了,那就民主一下,大家进行无记名投票。”
  政治处八个人每人一张纸条。我在三等功后写了自己名字,放在主任办公桌上,主任马上拿起来一看,就不屑地看着我质问:“你以为你的成绩最大最应该立功吗?”
  这一句话让大家的目光就集中起来看到我的脸上。我也没有发火,平静地说:“每个人看法不一样很正常。我认为谁成绩最大,就应该投票选谁立三等功。”
  几分钟大家就都交了选票,主任说:“冯干事,看选票吧。”
  冯干事说:“我不立功了,你们谁立功都可以的。”于是冯干事看了选票,我得一票,放映员两票,小刘得三票。冯干事弃权,谁的票也没投,不得罪人。
  主任说:“我把我的民主票,投给放映员。”
  于是放映员和小刘都是三票,我得一票。七票,冯干事弃权票,八人共八票。
  主任说:“谁的票也不过参会投票人的半数。冯干事咱们把这个选票结果如实上报吧。请首长在会上再确定。”
  这一年我荣立一次三等功。有几个战友笑笑给我说:“你要是在集团军部队,早立几个三等功了。不过话再说回来,今年你荣立一次三等功,也是让他人羡慕嫉妒恨的。”
  有人羡慕,也有人会嫉妒恨的。政治处主任是否吃了“土特产”,俗话说是无风不起浪。小刘得三票,主任如能投他一票,他得四票。但主任投票给放映员,这表明小刘三票他不支持,我得一票他也不支持。事后不少官兵私下议论:俗话说的“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现在看这话也不一定是真理。
  主任阴沉着脸给我说:“你去出差吧。明天早上早一点出发,下午回来开会。下午三点,你必须赶回部队!”
  这真是一个难题,早一点六点才有长途汽车,到上级机关也到十一点了,办事快一点,想在下午三点回到部队也是不可能的。其他人去机关出差办事,给一天时间,人家还说太短了。我出差给半天时间真有困难,但我没有提不同意见。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坐长途汽车出发了,等我赶回部队的时候还是晚了,已经五点钟了。
  主任说:“你就是不听话呀。叫你几点回来的?你刚立功,就学会骄傲啦?你是有功之人就不听招呼啦?为了你立一个三等功,我费了多大的劲呀?你不领情。你没看见人家小刘?他想立功,得了三票,比你得票多。人家群众基础好,人家今年没有立功,心情不好已经躺倒不干了。工作还得我去做,又是谈心,又是安慰,又是鼓励。如果今年小刘立功了,去上级机关出差就不用你去了,叫几点回来,人家一定按时回来,坐长途汽车来不及,人家打出租车也会三点准时回来的。”
  部队首长说过多次,不准报销出租车的票。我不想打出租车的,花一百多元打出租车,说心里话我真舍不得花钱。当时我每月的工资才六百多元。
  经主任一说,我更加理解主任和小刘了。小刘得三票,主任没投他的票,他当时一脸不高兴的。前几天有人说说的声音很大:“小刘是最有成绩的立功人选,小刘要是不能立功,算是部队风气不正,我们大家就不答应。”我也听到了。现在小刘没有立功,他可能想不明白,部队经常教育凡事要勇争第一,见红旗就要去扛回来,不当败军之将。小刘真躺倒什么也不干,也不出早操了。年轻人闹情绪也是许多人能够理解的。
  有人说:他闹情绪,说明他有上进心,在哪里跌倒了,就要在那里爬起来。今年没有立功,明年还是有机会立功的。
  当然每个人都会总结经验,弥补不足。你认为他的“土特产”是不妥的,他可能认为这才是最需要继续发扬广大的。如果总结的不对,明年再想立功还是会出问题的。
  部队政委见了我微笑着,简单寒暄之后,他说:“今年你荣立三等功,没多少人反对的,你好好干吧。”
  一个战友给我说:“转业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估计政治处主任就要转业走人了,几个首长对他不是太满意的。”
  我沉默不语,副团级干部的转业问题不是我可以参与讨论的。几天之后政治处主任真的被确定转业了。
  部队上立功是有条件的。第一,要有立功的过硬条件,就是有大家公认的成绩;第二,要有立功的想法,如果你不说想立功,他人就不好选你的票;第三,要有群众基础,平时和战友搞好关系,立功之后有人服气;第四,要有多数首长的认可,多数首长不认可,那是无法通过的。党支部会上即使大多数人都投你的票,首长召开研究立功人员会议上如果把你给否决了,你还是不能立功的。
  
  ◎ 二等功臣找工作的故事
  
  二等功臣小朱,在北京一个部队当司务长,当兵十二年了平凡又平凡。突然有一天发生了奇迹,他在乘公交车时,看见了两名小偷。有的人会装着没有看见,小偷的手很快,转眼功夫,就会消失了。
  小朱身高一米八十,这时他不但眼尖,而且行动也十分迅速,立即抓住了一个小偷的手,大喊一声:“哪里逃!”
  另一小偷也来助战,小朱也不示弱,说:“战友们,不能让小偷跑掉,全部抓获!”只用几十秒钟,两上小偷就已经被捆在一起。
  事后人们才知道,小朱只有一人,之所以他大喊战友们,是他认为在这车上一定有转业或穿便装的军人。正如他所想,真有一名转业军人,也的确听到喊战友,条件反射一样立即参加了抓获小偷的战斗。当然也有普通老百姓也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只是敢怒不敢言,在小朱打响抓小偷第一拳时,这些平民老百姓也积极配合帮助抓小偷英勇了一回。
  几天之后,北京的军地几家报纸也刊发了这一消息,志愿兵在公交车上见义勇为,仗义为民抓捕小偷,记者们或长或短地发表了七八篇文章,部队很快就为小朱荣记一次二等功。按国家政策,有二等功的转业志愿兵在安置工作时,地方政府应让他挑选很好的工作岗位。有人说小朱这一次真是发达了,有人说小朱抓小偷很值,如果遇到的小偷是亡命之徒,小朱就会吃大亏了。还有人怀疑说,他为了立功找到好工作,才四处找小偷,前几次的小偷难对付不出手,这次小偷好对付,他才出手抓捕的。
  在考虑转业时,如果小朱不想转业还是可以在部队继续当司务长,但有人想当司务长,想继续在部队干事业。部队首长给小朱说:“你今年的走与留,你自己选吧。你有二等功转业回地方也不错的。”
  炊事班长想当司务长,劝司务长说:“你有了二等功,转业也会有一份好工作,你也为小弟我考虑一下吧。我当司务长也向你学习,也有机会荣立二等功的。”说罢自己先笑了。小朱也笑了,说:“机会让给你,将来如果你不能荣立二等功,你也不能埋怨我呀。”
  小朱转业了回到了老家,他拿上自己的二等功证章证书,四处找人,他想不到地方的领导每天都在忙,根本见不上人,局长忙,副局长也忙,找来找去半年过去了,找工作一事没有一点准确消息。
  小朱表弟小岳,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团委书记,看到表兄半年时间找工作没有什么效果,也为他着急,也帮着他问了几个人,吃饭喝酒几次也没有哪个官员答应安置在什么单位工作,相反却听到一些不太好的消息,安置难,有的人也是在部队荣立了二等功,也是几年没有工作,中央有政策,落实起来很难,省上有政策文件也难的,县官不如现管,咱们找工作岗位,最关键是在咱们县的地盘上,要有官员为你说话,有掌实权的负责人为你说话。
  小岳也有工作,也不能为表兄的事耗费太多时间,也不想浪费太多的金钱,只能等一等了。
  在一次军民共建座谈会上,小岳谈了军地关系,谈了自己表兄小朱二等功如何四处遭冷遇。
  我听了说:“我可以写新闻报道,向社会呼吁一下,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
  小岳给我拿来了他表兄小朱的有关立功的资料,还有几张发表他表兄抓小偷受表扬的报纸复印件。我看后就写了一篇稿件几天后,《咸阳日报》刊发了消息,标题是:首都抓扒手荣立二等功,家乡忙招贤众人三登门。
  我把他在北京抓小偷被军队首长高度赞扬,给他立功的事详细写了一遍,之后又说家乡的不少单位领导听说二等功臣小朱今年就要转业了,为招聘贤才功臣三番五次登门,邀请小朱来单位上班,保证落实政策。
  小岳看到报道后,给我打电话说:“你写的新闻报道,真有虚假水分呀,后边是小朱三番五次四处央求领导无人同意安置工作,我们只好再三邀请各级领导,至今没有落实政策,至今没有单位,现在仍然在家失望等待,这才是实事。”
  我笑着说:“你现在先不要急着下结论。几天后你再看看,他安置的好工作单位,你就明白我写的才是实事。”
  几天后小朱果真有了一份让他很满意的工作单位,一切待遇比他表弟小岳的工作单位还好。
  小岳又一次打电话给我说:“你好呀,我怎么给你说呀?我表兄比我大五个月,同年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大学,他去复读一年仍然没有考上中专。他当兵去部队,也没有考上军校,转业后他找工作四处求人,还叫我帮忙,真没想到,他反倒比我混得好,你说这公平吗?”
  我马上给他说:“你不是说表兄有了二等功,按照国家政策应该有一份好工作吗?现在你后悔吗?你如果不给我提供他的资料,我也写不出来新闻报道,也许你表兄至今仍然在家,失望着、等待着、感叹着……”
  小岳听我说了这样的话,他就不再说话了,半分钟之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花钱能买一个“三等功”?
  
  参军到部队,如果在战场之上建功立业,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荣誉称号、特等功臣,都是有可能的,那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时期的部队官兵立功机会也就不太多了。名额有限,按一定的比例分给部队的每一个连队一个荣立三等功的指标,基本上那一些普通的官兵就没有什么希望立功了。
  八十年大家的腰包鼓了,富裕了,接着物价也上涨了,部队官兵的工资、津贴、生活费有限,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种菜、养猪、养奶牛,改善一下官兵伙食。喂猪、种菜是苦活、累活,没有人想去干。怎么办?首长动员讲奉献精神,有时还许愿给嘉奖、立三等功。
  有一个从山区入伍的新兵,一看大家的伙食不好,其他人不想去种菜、喂猪,他就主动要求去种菜喂猪了。首长说:过去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现在喂猪、种菜叫“一不怕苦二不怕脏”了,一般情况下死不了人。
  一年时间,新兵小牛喂猪十五头、种三亩菜地,不怕苦不怕累受到首长的表扬。年底他就荣立三等功一次,谁也没有反对意见。
  全团开会时,副团长在会上说:“战争年代,吃亏、受累、不怕死,和平年代吃亏、受累、不用死。物价上涨没有钱买肉、买菜,学习王震三五九旅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小牛很好呀,他主动要求去种猪、喂菜,就应该让他三等功。”
  会场上一片笑声。副团长马上纠正道:“说错了,应该是‘喂菜、种猪’。”
  会场上又是一片笑声。副团长马上笑着说:“不要笑了。我应该说小牛,要求喂猪、种菜,这一种吃苦艰苦奋斗的精神,就应该给他立功。”
  后来不少人见了小牛就笑着说:“喂菜、种猪,说反了就是种猪、喂菜。最后团首长才说是喂猪、种菜。”
  小郭是从南方经济发达地区参军的“富贵兵”。他主动提出要求去种菜、喂猪,让连首长惊讶不已,再一次追问:“你是吃苦的人吗?”他回答道:“请首长放心,我保证完成喂猪种菜的任务。”
  首长就说:“你主动要求,就给你一次机会。最少是一年时间,你要坚持到底,中间你就不要考虑换人了。”
  “好,好。”小郭好像是铁了心,打起背包,去了菜地值班室。
  小郭不是吃苦的人,他也不把喂猪当一回事,猪饿得乱叫。他就卖掉了,又买来几头小猪,喂了几个月,长不大长不肥,他又把猪卖掉了。但是每一周,他都买来猪肉给大家改善伙食,比起小牛喂猪时的伙食一点也不差。有人说:“小郭喂猪真傻,官兵吃不了猪肉,他是向家里要钱,给官兵买肉的。这个赔本买卖,他真是亏大了。”
  有人说:“他看见小牛立三等功了,就向小牛学习,是想立功的名利思想呀。”
  转眼到年终评功评奖了。一名干部提议:“小郭给官兵饭桌上提供了不少猪肉、青菜,应该给他荣立一次三等功。”
  会上马上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说:“他这是什么精神?部队不能提倡这种精神吧?这就把部队官兵的思想带坏了,他不能立功。因为他伸手向父母要钱,买肉买菜给大家吃的。这种精神助长什么?如果在打仗时,他也向父母要钱?多少钱可以买一个三等功?”
  “小牛,为我们创造一万元的猪肉、青菜,荣立三等功一次,那是一种艰苦奋斗精神;小郭向父母要一万元,给大家买猪肉买青菜,也给三等功?这会成为笑话吧?”
  小郭向首长说:“我认为是一样的。我没有伸手向父母要钱,是父母主动给我的压岁钱。我是独生子,家里每年给我压岁钱,都超过一万五千元。你们不同意给我立功,我就再拿出五千元给大家买猪肉、买羊肉,我就请大家同意我立三等功吧?”
  最后连队多数官兵同意为小郭荣记三等功一次。官兵很务实,看得见的猪肉、蔬菜,是有吸引力很见效的。
  有一位沂蒙山区沂水县的兵,在部队学雷锋做好事,因为他家里穷,自然就和出手大方的“富贵兵”不一样。他的父亲来到部队,和连长、指导员见了面说了话,之后很无奈地给我说:“现在部队的风气已经变了,我感觉到了,我的孩子在部队干得再好,想立三等功也是没希望的。”
  后来我得知,“富贵兵”小郭的家乡真是发展得太富裕了,县政府出台文件: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一次,地方政府就敲锣打鼓送喜报,再奖励他两万元人民币。
  官兵们终于看出来这个门道了,小郭的精明算计能力,聪明得后果十分惊人,他花一万元买肉给大家吃,立三等功后真是有名有利,还赚一万元,他不傻的。
  
  ◎ “八个不准”规定和立功的故事
  
  八十年代中期,我参军了。武装部的说:今年的新兵可以戴手表去部队。我们新兵发的军装冬季是涤卡、夏季是的确良。比我们早一年的兵,第一年冬季是发布军装,我们入伍后,他们才发涤卡冬装的。他们说:刚当兵时限制吃粗粮的数量,每人必须先吃一个玉米面馒头之后,才能吃白面馒头。我们吃的也不限制先吃玉米面馒头了,改革开放在部队也见到明显效果了。
  在大谈改革开放政策好时,许多官兵都在议论改革产生的新局面,过去不允许的,现在允许了,过去不准干的,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地干了。打麻将的风气好像是一夜之间,就在全国各地普及了。于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听到打麻将的人高声喊话:“来吧,快来打麻将。我们是三缺一的。你一来就能开始打麻将了。”
  地方老百姓腰包鼓了,家里富裕了,打麻将好像成了一种富裕生活的新气象新时尚。部队官兵是人民子弟兵,军民鱼水情,军营也不是真空,有的老兵、班长、排长、连长在探亲休假时,也看到了亲朋好友打麻将,有的也学会了打麻将,好像不学会打麻将就是落伍了,就会影响亲朋好友打麻将的好情绪。他们学会打麻将了,回到部队就当起老师,带着老乡学打麻将,不少官兵也想在部队学会打麻将,等将来复员、转业后,马上融入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与时俱进地享受打麻将的幸福生活了,有的人打麻将,就结识了老板,一谈生意就赚钱,赚钱多少?比连长、排长一年的工资还多的。看看吸引人吧?
  于是在部队传授打麻将的技术开始先在老乡之间节假日聚会时悄悄地进行了。
  我来到部队是想考军校的,需要学习带到部队的几十本高中书本知识,所以我是听说过有人打麻将,但是没有时间和谁去聚会打麻将的。
  有人笑话我说:“你看人家排长就不想在部队干了,你就是考上军校,再当上排长、连长,那有什么意思呀?你还是早一点和战友老乡聚会学习打麻将吧,将来你回到地方不会打麻将,想做生意赚钱也是不可能的。”
  我不认同他们的想法,就继续利用节假日学习准备考军校的课本知识。
  一天排长给我说:“咱们部队干部,打麻将赌博的事情,北京来人调查了。谁打麻将了就要吃亏的。我们不打麻将,就没有什么麻烦事情。”
  我感到排长知道情况不少的,就询问了排长一些情况。原来:一个连队的高中生老兵黎明,给《解放军报》社写了一封“读者来信”,呼吁部队官兵不要打麻将赌博,并举例说明具体官兵姓名,有的排长、连长休假探亲几天就学会了打麻将,回到部队就在夜里邀请七八个老乡聚会,他们大谈休假在老家里的见闻,说打麻将是新时尚,谁不会打麻将就落伍了。战士们十点熄灯休息之后,他们就开始打麻将,深夜开始赌博,有的打麻将,一直打到天明,第二天不出早操,班长带着大家跑早操,连队正规化建设受到影响,有一个排长的老婆来部队,和排长吵架了,原因是排长和几个老乡打麻将,输掉一千元。排长一年的工资才一千多元,这日子真是没有法过了。有一个排长老婆很开心,因为她会打麻将,丈夫当了排长也很听话,加上运气好、手气好,和几个老乡打麻将,赢了八百多元。有的新兵在入伍前就会打麻将,有的兵还给排长、连长出主意,帮着连长排长赌博打麻将还赢回来不少钱。这样的兵也和他们一起入伍的老乡打麻将,结果是赢钱不少的。打麻将有输有赢,于是有的新兵从家里带来的几百元钱,几天时间就在节假日和几个老乡聚会打麻将时输掉了。旧社会的赌博恶习,希望不要在军队传播了,呼吁打麻将的官兵马上停手。
  黎明个子不高貌不出众,平时也不爱多说话。我知道他会写新闻报道,他们是报道员。我在《前卫报》上还看过他发表的几篇一百字左右的新闻稿件。
  几天之后,我们的部队就开展了反对旧军队打麻将赌博恶习的大讨论,参与赌博的连排干部,要在本连军人会上做检查。有人给我说:“政治处主任找了黎明谈了几次话,黎明每一次被谈话,都是不开心的样子,大家都看出来了,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帮不上黎明什么忙的。”
  排长给我说:“主任开干部大会时十分生气,说黎明胡乱写东西,捅了漏子。好几次提醒连排干部,一定要小心那一些爱写东西的兵。他们写什么东西,一定要严格审查。今后我们部队再也不能允许出现这种怪事了。他发现情况不给我们说,直接给《解放军报》写东西,影响很坏的。”
  “我没有看见《解放军报》发表黎明的读者来信呀。”我说。
  排长说:“《解放军报》没有公开发表,但报社内参发表了。听说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就发火震怒了,于是总政治部、军区、集团军、师的四级政治部门组成了联合调查工作组,来我们部队调查了两个星期。从一营一连开始,和每一个连长指导员排长一一谈话,要求他们说实话,参与打麻将了就要承认,和谁一起打麻将的,要说具体人;没有参与打麻将,看到几个老乡打麻将了,也要说清楚具体人;就是没有打麻将,没有看他人打麻将,听说什么人打麻将了,听谁说的,和谁在一起打麻将的,也要说具体人,最后签字、按手印,对谈话内容负责。所以这一次谈话,无论是哪一个干部,也不敢说假话了,谁说了假话,其他几个老乡说了实话,就可以证明他在说假话了,说不定把说假话的军官开除军籍,说不定送上军事法庭的,谁敢保证?这真是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两眼泪汪汪。总政联合调查工作组分几个小组,每个小组有三个人,有问话的,有记录的,最后小组长就会再问你:你刚才说的,是不是实话?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内容?然后,拿着谈话记录叫你看,你看完了,说没有虚假内容,就要签名按手印。你别看有的连排军官平时在操场上牛皮哄哄的,这一次有的人被吓得满头冒汗。最后联合调查组说了调查结果:咱们部队查出来四十二名连排干部参与赌博打麻将,看打麻将的人也不少,听说打麻将的人就更多了。所以这几天,在各个连队军人大会上做检查的连排干部,就等着北京的最后处理意见,有的已经下连当兵,停发了他们的工资。据说工作组走的时候,组长说:黎明写读者来信,真是保护了许多军队干部,如果黎明不写出来,上级首长还真不知道现在的部队发生了这样的怪事,军阀军队里边的赌博打麻将恶习影响很快,说不定马上就能传染到海军、空军、武警、二炮和陆军几百个部队,几千、几万名基层连排干部早晨不出操,夜晚打麻将,他们能带好兵?当兵的打麻将成风了,今后我们的部队还能干什么?一盘散沙,没有战斗力,溃不成军!”
  部队政治处主任是副团级军官,据说他本来马上就要提拔当正团级了,就因为黎明写了“打麻将成风”的读者来信,联合调查组来部队马上调查出了42名连排干部参与赌博打麻将,政治处主任也就没有被提拔起来当正团级。上级首长说他没有管理好部队的连排干部,就是失职、不称职,当然就不再提拔使用他了。
  一位报道员给我说:总政治部联合调查组有人提议给黎明上报立功材料,向上级首长反映真实情况的兵,就应该立功受奖提拔重用。
  部队政治处主任已经十分生气,他在部队连排干部大会上气愤地说:“部队出这个黎明,就把大家给害苦了。他为了自己写稿在报上发表,想立功受奖,就影响了我们部队几十名干部的提拔高升。有人还想给他立功受奖,我就不同意,你们能同意给他立功吗!?”
  部队许多官兵对这一次打麻将事件产生了不同看法:有的认为应该严肃处理打麻将的官兵,连排干部被处理了,打麻将的兵为什么还不处理?期待马上处理他们;有的认为这是高级首长小题大做,借机显威风,不关心部队基层军官的前途命运;还有的说,这不影响提拔使用,这是高级首长等着下级军官给他们送礼呢,他想处理你,你送礼了,他就不会处理你了,你送礼送得再多一点儿,他还要提拔重用你呢。咱们的政治处主任要是送礼,打麻将这事不影响他提拔,要是送得多了,一定会连升三级重用他的。
  议论归议论,大家在周一的中午就发现营部食堂来了一位高级首长,有人说是师政委,说的是下部队调查,其实就是催着部队给黎明上报立功受奖材料。团首长好像不太欢迎师政委来调查,师政委说直接到营部食堂吃饭吧。营长教导员只好欢迎师政委来与营部官兵一同吃饭了。师政委有时见了谁,就叫住问话,有人说,师政委还问了几个兵,是不是认识黎明。这时大家发现黎明已经不在营部食堂吃饭了,他又回到他原来的连队食堂吃饭去了。
  排长给我说:“师政委在营部吃住好几天了,再三催着上报黎明的立功材料,看起来如果不上报黎明的立功材料,师政委就继续在营部吃饭,说不定什么时候才回机关。团长政委不说话,政治处主任十分生气的。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吧?我听几个连排干部说,他们估计黎明最后还是会立功的。”
  年底黎明荣立了一次三等功。排长给我说:“黎明果真立功了,这真让政治处主任不开心了。”
  黎明复员后,我听到一个消息,总政治部工作组有人想给黎明荣记二等功一次,但是部队政治处主任坚决反对。师政委又来营部吃住调查研究,营长教导员写好了上报申请二等功材料,有人就给改成三等功的上报材料了。
  排长给我说:“二等功,就可以推荐上军校,今后毕业了可以当排长、连长、营长,说不定还会提拔更高级别的干部。三等功就不一样了,他年底就被安排复员,离开部队回老家了。”
  我在思考,看起来黎明今后的奋力拼搏经历之路,将会发生一个值得继续关注的励志故事。
  很快全军就制订了《新时期干部战士的‘八个不准’》文件,部队宣传队的人才还把“八个不准”谱写成一首歌曲,要求部队的官兵都要学会唱这首歌。我们开会之前,都要唱一遍《八个不准》,其中有一条是“不准赌博”。我每次唱到“不准赌博”时,马上就想起来黎明写给《解放军报》的“读者来信”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战友们很难再举行大范围的聚会,偶尔有小范围聚会,我就提起黎明写“读者来信”呼吁官兵不要打麻将,提起他荣立三等功的事情,可惜无人知道黎明现在的具体情况。
  后来微博、QQ流行起来,我问了更多的战友。
  微信方便了,战友微信群里许多人又见面了。
  一战友微信说:曾在县城看到过一次黎明,可惜没有留下他的电话、微信号,等再见到他,马上要他留下电话、微信号,一定告诉你。
  我等着战友发微信,期待着了解黎明离开部队后三十年来那些值得思考的励志故事……
  
  我们的军队要走向哪里?解放军部队里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虽然我已经转业离开部队二十年了,但我还在不断地思考!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积极应对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和挑战,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开放,大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凝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力量,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征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正在奋力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习主席强调指出: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是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听党指挥是灵魂,决定军队建设的政治方向;能打胜仗是核心,反映军队的根本职能和军队建设的根本指向;作风优良是保证,关系军队的性质、宗旨、本色。
  习近平强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明确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是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把人民军队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
  学习研究习总书记这一系列重要思想,我倍感欢欣鼓舞,我想在实现伟大中国梦、谱写新篇章的道路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追梦人,我相信在我们伟大祖国的辽阔土地上,一定会发生更多举世瞩目的新成就、新故事。
   (原创首发)当兵来到部队,发了红领章、五角星帽徽。首长教育大家要“淡泊名利,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平时要干好工作争第一,在年终评选立功受奖时不要争来争去,主动让更优秀的战友立功受奖。在首长的教育下,我们也形成了一种看淡立功受奖的心态。
  有一天晚饭后,我听到一位连首长议论立功的事情:一个连队一年只有一个三等功名额,连队如果上报,上级就会批准的。有个老兵四个三等功了,再立一次三等功也没多大意思了。有一个班长为连队贡献不小的,他在复员之前,向连首长提出想立一个三等功,复员后就没机会了。连长指导员和几个排长开会研究了一下,就满足了他的要求,上报让他立三等功,上级也批准了。
  
  ◎ 想立功的故事
  
  部队官兵经常说:“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因为我在报纸上发表了几篇新闻报道,有首长想把我调到他们的部队,于是我就来到了一个部队政治处了。政治处主任给我说:“你会写新闻报道,这是好事。今年努力写稿,如果一年之内,你能在军区报上发表三篇,年底给记一次三等功。”
  一个战友给我说:“多少年来我们部队,还没有人在报上发表一篇新闻报道稿件,首长说一年发表三篇,你不可能完成任务,想立功也是不可能的。”
  年底我真的在军区报上发表了三篇。主任给我说:“你写新闻报道成绩不错,给你一个嘉奖吧。你今后立功的机会还有很多,你在部队的路还很长。今年放映员小朱马上要复员,就给他立一个三等功吧。”
  我来这个部队时间短,也没有想立功,主任给我说这话了,我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的,其他几个人也默认了,放映员小朱就顺利地荣立了一次三等功。
  有的战友给我说:“你怎么没有立三等功呀?好像政治处主任说过的,你如果在军区报发表三篇稿件,就给你一个三等功的。”
  我笑了笑说:“我自己也没有想着今年立三等功,只是想着多写几篇文章,争取在报上多发表几篇的。”
  墙里开花墙外香。我的新闻报道见报之后,不少友邻部队的首长就想把我调过去。首长和我交谈之后,我感到,要想多写稿子,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开阔眼界,多了解不同部队的情况很有必要。
  于是我又换了一个部队,任务还是写稿、发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官兵服从命令需要不断调动。老部队发生的新鲜事,也有人会给我说一下,希望我回到老部队写一写。我就故地重游写了几篇,也在报刊上发表了几篇。几年时间我就在国家级、省级、军区报、地方电台发表二百多篇稿件了。
  年终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评功评奖工作。冯干事提醒我说:“你应该立一次三等功了。你没有立三等功的想法?”
  “你想叫我立功?按说我写稿不少,来咱们部队也发表了几十篇了,立一次三等功的条件也够了,你投我一票,我自己再投自己一票,我才能得两票,还不到一半的投票人数,你能再帮助我拉来几个人投我的票?”
  “我不是给你开玩笑。你要是想立功,就去找咱主任谈一谈。”
  我想凭我的工作成绩,我写稿不少大家能看出来,按说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这一次立功了,也算是首长对我工作的肯定。于是我去找政治处主任,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
  主任马上很明确地给拒绝了,他说:“我们是有文化的人,是经常教育别人的人,自己的功利思想就这么严重,我们怎么再去教育他人?我们自己应该做好表率,过好三关——批评关、荣誉关、苦劳关。我当主任一年多没有想立功,还照样干工作;我参军二十年,没有一次三等功,我曾有过几次立功的机会,都让给了战友。我能做到的,我想你也应该能做到的。咱们两个人今年谁都不要想立三等功。我看你能不能做到?”
  我没有马上表态,也没有马上反对。我见到冯干事就把主任说的话说了一遍。冯干事说:“有人传说,咱们主任吃了‘土特产’,想叫人家立三等功了,当然就不想叫其他人想立功参与竞争了。你再找一下咱们的政委说一次吧。”
  我有了想法,就不想早早地放弃了。我又向部队政委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政委也没有批评我,而是耐心地说:“无论谁想立功,都没有错。首长需要看看部队几个党支部上报的立功人选,然后再进行认真地评选、对比,再选出那一些成绩更加突出的人立三等功,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
  我表示理解,我在《解放军报》等发表了几十篇稿件大家是知道的。有的部队规定:在《解放军报》发表一篇,就给荣立三等功。当然每个部队的情况都不一样。
  政治处党支部开会,主任讲了今年的立功受奖评选工作,叫大家发言,无人发言,主任看着我,我也沉默。主任说:“自然大家都不说话了,那就民主一下,大家进行无记名投票。”
  政治处八个人每人一张纸条。我在三等功后写了自己名字,放在主任办公桌上,主任马上拿起来一看,就不屑地看着我质问:“你以为你的成绩最大最应该立功吗?”
  这一句话让大家的目光就集中起来看到我的脸上。我也没有发火,平静地说:“每个人看法不一样很正常。我认为谁成绩最大,就应该投票选谁立三等功。”
  几分钟大家就都交了选票,主任说:“冯干事,看选票吧。”
  冯干事说:“我不立功了,你们谁立功都可以的。”于是冯干事看了选票,我得一票,放映员两票,小刘得三票。冯干事弃权,谁的票也没投,不得罪人。
  主任说:“我把我的民主票,投给放映员。”
  于是放映员和小刘都是三票,我得一票。七票,冯干事弃权票,八人共八票。
  主任说:“谁的票也不过参会投票人的半数。冯干事咱们把这个选票结果如实上报吧。请首长在会上再确定。”
  这一年我荣立一次三等功。有几个战友笑笑给我说:“你要是在集团军部队,早立几个三等功了。不过话再说回来,今年你荣立一次三等功,也是让他人羡慕嫉妒恨的。”
  有人羡慕,也有人会嫉妒恨的。政治处主任是否吃了“土特产”,俗话说是无风不起浪。小刘得三票,主任如能投他一票,他得四票。但主任投票给放映员,这表明小刘三票他不支持,我得一票他也不支持。事后不少官兵私下议论:俗话说的“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现在看这话也不一定是真理。
  主任阴沉着脸给我说:“你去出差吧。明天早上早一点出发,下午回来开会。下午三点,你必须赶回部队!”
  这真是一个难题,早一点六点才有长途汽车,到上级机关也到十一点了,办事快一点,想在下午三点回到部队也是不可能的。其他人去机关出差办事,给一天时间,人家还说太短了。我出差给半天时间真有困难,但我没有提不同意见。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坐长途汽车出发了,等我赶回部队的时候还是晚了,已经五点钟了。
  主任说:“你就是不听话呀。叫你几点回来的?你刚立功,就学会骄傲啦?你是有功之人就不听招呼啦?为了你立一个三等功,我费了多大的劲呀?你不领情。你没看见人家小刘?他想立功,得了三票,比你得票多。人家群众基础好,人家今年没有立功,心情不好已经躺倒不干了。工作还得我去做,又是谈心,又是安慰,又是鼓励。如果今年小刘立功了,去上级机关出差就不用你去了,叫几点回来,人家一定按时回来,坐长途汽车来不及,人家打出租车也会三点准时回来的。”
  部队首长说过多次,不准报销出租车的票。我不想打出租车的,花一百多元打出租车,说心里话我真舍不得花钱。当时我每月的工资才六百多元。
  经主任一说,我更加理解主任和小刘了。小刘得三票,主任没投他的票,他当时一脸不高兴的。前几天有人说说的声音很大:“小刘是最有成绩的立功人选,小刘要是不能立功,算是部队风气不正,我们大家就不答应。”我也听到了。现在小刘没有立功,他可能想不明白,部队经常教育凡事要勇争第一,见红旗就要去扛回来,不当败军之将。小刘真躺倒什么也不干,也不出早操了。年轻人闹情绪也是许多人能够理解的。
  有人说:他闹情绪,说明他有上进心,在哪里跌倒了,就要在那里爬起来。今年没有立功,明年还是有机会立功的。
  当然每个人都会总结经验,弥补不足。你认为他的“土特产”是不妥的,他可能认为这才是最需要继续发扬广大的。如果总结的不对,明年再想立功还是会出问题的。
  部队政委见了我微笑着,简单寒暄之后,他说:“今年你荣立三等功,没多少人反对的,你好好干吧。”
  一个战友给我说:“转业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估计政治处主任就要转业走人了,几个首长对他不是太满意的。”
  我沉默不语,副团级干部的转业问题不是我可以参与讨论的。几天之后政治处主任真的被确定转业了。
  部队上立功是有条件的。第一,要有立功的过硬条件,就是有大家公认的成绩;第二,要有立功的想法,如果你不说想立功,他人就不好选你的票;第三,要有群众基础,平时和战友搞好关系,立功之后有人服气;第四,要有多数首长的认可,多数首长不认可,那是无法通过的。党支部会上即使大多数人都投你的票,首长召开研究立功人员会议上如果把你给否决了,你还是不能立功的。
  
  ◎ 二等功臣找工作的故事
  
  二等功臣小朱,在北京一个部队当司务长,当兵十二年了平凡又平凡。突然有一天发生了奇迹,他在乘公交车时,看见了两名小偷。有的人会装着没有看见,小偷的手很快,转眼功夫,就会消失了。
  小朱身高一米八十,这时他不但眼尖,而且行动也十分迅速,立即抓住了一个小偷的手,大喊一声:“哪里逃!”
  另一小偷也来助战,小朱也不示弱,说:“战友们,不能让小偷跑掉,全部抓获!”只用几十秒钟,两上小偷就已经被捆在一起。
  事后人们才知道,小朱只有一人,之所以他大喊战友们,是他认为在这车上一定有转业或穿便装的军人。正如他所想,真有一名转业军人,也的确听到喊战友,条件反射一样立即参加了抓获小偷的战斗。当然也有普通老百姓也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只是敢怒不敢言,在小朱打响抓小偷第一拳时,这些平民老百姓也积极配合帮助抓小偷英勇了一回。
  几天之后,北京的军地几家报纸也刊发了这一消息,志愿兵在公交车上见义勇为,仗义为民抓捕小偷,记者们或长或短地发表了七八篇文章,部队很快就为小朱荣记一次二等功。按国家政策,有二等功的转业志愿兵在安置工作时,地方政府应让他挑选很好的工作岗位。有人说小朱这一次真是发达了,有人说小朱抓小偷很值,如果遇到的小偷是亡命之徒,小朱就会吃大亏了。还有人怀疑说,他为了立功找到好工作,才四处找小偷,前几次的小偷难对付不出手,这次小偷好对付,他才出手抓捕的。
  在考虑转业时,如果小朱不想转业还是可以在部队继续当司务长,但有人想当司务长,想继续在部队干事业。部队首长给小朱说:“你今年的走与留,你自己选吧。你有二等功转业回地方也不错的。”
  炊事班长想当司务长,劝司务长说:“你有了二等功,转业也会有一份好工作,你也为小弟我考虑一下吧。我当司务长也向你学习,也有机会荣立二等功的。”说罢自己先笑了。小朱也笑了,说:“机会让给你,将来如果你不能荣立二等功,你也不能埋怨我呀。”
  小朱转业了回到了老家,他拿上自己的二等功证章证书,四处找人,他想不到地方的领导每天都在忙,根本见不上人,局长忙,副局长也忙,找来找去半年过去了,找工作一事没有一点准确消息。
  小朱表弟小岳,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团委书记,看到表兄半年时间找工作没有什么效果,也为他着急,也帮着他问了几个人,吃饭喝酒几次也没有哪个官员答应安置在什么单位工作,相反却听到一些不太好的消息,安置难,有的人也是在部队荣立了二等功,也是几年没有工作,中央有政策,落实起来很难,省上有政策文件也难的,县官不如现管,咱们找工作岗位,最关键是在咱们县的地盘上,要有官员为你说话,有掌实权的负责人为你说话。
  小岳也有工作,也不能为表兄的事耗费太多时间,也不想浪费太多的金钱,只能等一等了。
  在一次军民共建座谈会上,小岳谈了军地关系,谈了自己表兄小朱二等功如何四处遭冷遇。
  我听了说:“我可以写新闻报道,向社会呼吁一下,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
  小岳给我拿来了他表兄小朱的有关立功的资料,还有几张发表他表兄抓小偷受表扬的报纸复印件。我看后就写了一篇稿件几天后,《咸阳日报》刊发了消息,标题是:首都抓扒手荣立二等功,家乡忙招贤众人三登门。
  我把他在北京抓小偷被军队首长高度赞扬,给他立功的事详细写了一遍,之后又说家乡的不少单位领导听说二等功臣小朱今年就要转业了,为招聘贤才功臣三番五次登门,邀请小朱来单位上班,保证落实政策。
  小岳看到报道后,给我打电话说:“你写的新闻报道,真有虚假水分呀,后边是小朱三番五次四处央求领导无人同意安置工作,我们只好再三邀请各级领导,至今没有落实政策,至今没有单位,现在仍然在家失望等待,这才是实事。”
  我笑着说:“你现在先不要急着下结论。几天后你再看看,他安置的好工作单位,你就明白我写的才是实事。”
  几天后小朱果真有了一份让他很满意的工作单位,一切待遇比他表弟小岳的工作单位还好。
  小岳又一次打电话给我说:“你好呀,我怎么给你说呀?我表兄比我大五个月,同年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大学,他去复读一年仍然没有考上中专。他当兵去部队,也没有考上军校,转业后他找工作四处求人,还叫我帮忙,真没想到,他反倒比我混得好,你说这公平吗?”
  我马上给他说:“你不是说表兄有了二等功,按照国家政策应该有一份好工作吗?现在你后悔吗?你如果不给我提供他的资料,我也写不出来新闻报道,也许你表兄至今仍然在家,失望着、等待着、感叹着……”
  小岳听我说了这样的话,他就不再说话了,半分钟之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花钱能买一个“三等功”?
  
  参军到部队,如果在战场之上建功立业,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荣誉称号、特等功臣,都是有可能的,那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时期的部队官兵立功机会也就不太多了。名额有限,按一定的比例分给部队的每一个连队一个荣立三等功的指标,基本上那一些普通的官兵就没有什么希望立功了。
  八十年大家的腰包鼓了,富裕了,接着物价也上涨了,部队官兵的工资、津贴、生活费有限,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种菜、养猪、养奶牛,改善一下官兵伙食。喂猪、种菜是苦活、累活,没有人想去干。怎么办?首长动员讲奉献精神,有时还许愿给嘉奖、立三等功。
  有一个从山区入伍的新兵,一看大家的伙食不好,其他人不想去种菜、喂猪,他就主动要求去种菜喂猪了。首长说:过去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现在喂猪、种菜叫“一不怕苦二不怕脏”了,一般情况下死不了人。
  一年时间,新兵小牛喂猪十五头、种三亩菜地,不怕苦不怕累受到首长的表扬。年底他就荣立三等功一次,谁也没有反对意见。
  全团开会时,副团长在会上说:“战争年代,吃亏、受累、不怕死,和平年代吃亏、受累、不用死。物价上涨没有钱买肉、买菜,学习王震三五九旅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小牛很好呀,他主动要求去种猪、喂菜,就应该让他三等功。”
  会场上一片笑声。副团长马上纠正道:“说错了,应该是‘喂菜、种猪’。”
  会场上又是一片笑声。副团长马上笑着说:“不要笑了。我应该说小牛,要求喂猪、种菜,这一种吃苦艰苦奋斗的精神,就应该给他立功。”
  后来不少人见了小牛就笑着说:“喂菜、种猪,说反了就是种猪、喂菜。最后团首长才说是喂猪、种菜。”
  小郭是从南方经济发达地区参军的“富贵兵”。他主动提出要求去种菜、喂猪,让连首长惊讶不已,再一次追问:“你是吃苦的人吗?”他回答道:“请首长放心,我保证完成喂猪种菜的任务。”
  首长就说:“你主动要求,就给你一次机会。最少是一年时间,你要坚持到底,中间你就不要考虑换人了。”
  “好,好。”小郭好像是铁了心,打起背包,去了菜地值班室。
  小郭不是吃苦的人,他也不把喂猪当一回事,猪饿得乱叫。他就卖掉了,又买来几头小猪,喂了几个月,长不大长不肥,他又把猪卖掉了。但是每一周,他都买来猪肉给大家改善伙食,比起小牛喂猪时的伙食一点也不差。有人说:“小郭喂猪真傻,官兵吃不了猪肉,他是向家里要钱,给官兵买肉的。这个赔本买卖,他真是亏大了。”
  有人说:“他看见小牛立三等功了,就向小牛学习,是想立功的名利思想呀。”
  转眼到年终评功评奖了。一名干部提议:“小郭给官兵饭桌上提供了不少猪肉、青菜,应该给他荣立一次三等功。”
  会上马上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说:“他这是什么精神?部队不能提倡这种精神吧?这就把部队官兵的思想带坏了,他不能立功。因为他伸手向父母要钱,买肉买菜给大家吃的。这种精神助长什么?如果在打仗时,他也向父母要钱?多少钱可以买一个三等功?”
  “小牛,为我们创造一万元的猪肉、青菜,荣立三等功一次,那是一种艰苦奋斗精神;小郭向父母要一万元,给大家买猪肉买青菜,也给三等功?这会成为笑话吧?”
  小郭向首长说:“我认为是一样的。我没有伸手向父母要钱,是父母主动给我的压岁钱。我是独生子,家里每年给我压岁钱,都超过一万五千元。你们不同意给我立功,我就再拿出五千元给大家买猪肉、买羊肉,我就请大家同意我立三等功吧?”
  最后连队多数官兵同意为小郭荣记三等功一次。官兵很务实,看得见的猪肉、蔬菜,是有吸引力很见效的。
  有一位沂蒙山区沂水县的兵,在部队学雷锋做好事,因为他家里穷,自然就和出手大方的“富贵兵”不一样。他的父亲来到部队,和连长、指导员见了面说了话,之后很无奈地给我说:“现在部队的风气已经变了,我感觉到了,我的孩子在部队干得再好,想立三等功也是没希望的。”
  后来我得知,“富贵兵”小郭的家乡真是发展得太富裕了,县政府出台文件: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一次,地方政府就敲锣打鼓送喜报,再奖励他两万元人民币。
  官兵们终于看出来这个门道了,小郭的精明算计能力,聪明得后果十分惊人,他花一万元买肉给大家吃,立三等功后真是有名有利,还赚一万元,他不傻的。
  
  ◎ “八个不准”规定和立功的故事
  
  八十年代中期,我参军了。武装部的说:今年的新兵可以戴手表去部队。我们新兵发的军装冬季是涤卡、夏季是的确良。比我们早一年的兵,第一年冬季是发布军装,我们入伍后,他们才发涤卡冬装的。他们说:刚当兵时限制吃粗粮的数量,每人必须先吃一个玉米面馒头之后,才能吃白面馒头。我们吃的也不限制先吃玉米面馒头了,改革开放在部队也见到明显效果了。
  在大谈改革开放政策好时,许多官兵都在议论改革产生的新局面,过去不允许的,现在允许了,过去不准干的,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地干了。打麻将的风气好像是一夜之间,就在全国各地普及了。于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听到打麻将的人高声喊话:“来吧,快来打麻将。我们是三缺一的。你一来就能开始打麻将了。”
  地方老百姓腰包鼓了,家里富裕了,打麻将好像成了一种富裕生活的新气象新时尚。部队官兵是人民子弟兵,军民鱼水情,军营也不是真空,有的老兵、班长、排长、连长在探亲休假时,也看到了亲朋好友打麻将,有的也学会了打麻将,好像不学会打麻将就是落伍了,就会影响亲朋好友打麻将的好情绪。他们学会打麻将了,回到部队就当起老师,带着老乡学打麻将,不少官兵也想在部队学会打麻将,等将来复员、转业后,马上融入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与时俱进地享受打麻将的幸福生活了,有的人打麻将,就结识了老板,一谈生意就赚钱,赚钱多少?比连长、排长一年的工资还多的。看看吸引人吧?
  于是在部队传授打麻将的技术开始先在老乡之间节假日聚会时悄悄地进行了。
  我来到部队是想考军校的,需要学习带到部队的几十本高中书本知识,所以我是听说过有人打麻将,但是没有时间和谁去聚会打麻将的。
  有人笑话我说:“你看人家排长就不想在部队干了,你就是考上军校,再当上排长、连长,那有什么意思呀?你还是早一点和战友老乡聚会学习打麻将吧,将来你回到地方不会打麻将,想做生意赚钱也是不可能的。”
  我不认同他们的想法,就继续利用节假日学习准备考军校的课本知识。
  一天排长给我说:“咱们部队干部,打麻将赌博的事情,北京来人调查了。谁打麻将了就要吃亏的。我们不打麻将,就没有什么麻烦事情。”
  我感到排长知道情况不少的,就询问了排长一些情况。原来:一个连队的高中生老兵黎明,给《解放军报》社写了一封“读者来信”,呼吁部队官兵不要打麻将赌博,并举例说明具体官兵姓名,有的排长、连长休假探亲几天就学会了打麻将,回到部队就在夜里邀请七八个老乡聚会,他们大谈休假在老家里的见闻,说打麻将是新时尚,谁不会打麻将就落伍了。战士们十点熄灯休息之后,他们就开始打麻将,深夜开始赌博,有的打麻将,一直打到天明,第二天不出早操,班长带着大家跑早操,连队正规化建设受到影响,有一个排长的老婆来部队,和排长吵架了,原因是排长和几个老乡打麻将,输掉一千元。排长一年的工资才一千多元,这日子真是没有法过了。有一个排长老婆很开心,因为她会打麻将,丈夫当了排长也很听话,加上运气好、手气好,和几个老乡打麻将,赢了八百多元。有的新兵在入伍前就会打麻将,有的兵还给排长、连长出主意,帮着连长排长赌博打麻将还赢回来不少钱。这样的兵也和他们一起入伍的老乡打麻将,结果是赢钱不少的。打麻将有输有赢,于是有的新兵从家里带来的几百元钱,几天时间就在节假日和几个老乡聚会打麻将时输掉了。旧社会的赌博恶习,希望不要在军队传播了,呼吁打麻将的官兵马上停手。
  黎明个子不高貌不出众,平时也不爱多说话。我知道他会写新闻报道,他们是报道员。我在《前卫报》上还看过他发表的几篇一百字左右的新闻稿件。
  几天之后,我们的部队就开展了反对旧军队打麻将赌博恶习的大讨论,参与赌博的连排干部,要在本连军人会上做检查。有人给我说:“政治处主任找了黎明谈了几次话,黎明每一次被谈话,都是不开心的样子,大家都看出来了,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帮不上黎明什么忙的。”
  排长给我说:“主任开干部大会时十分生气,说黎明胡乱写东西,捅了漏子。好几次提醒连排干部,一定要小心那一些爱写东西的兵。他们写什么东西,一定要严格审查。今后我们部队再也不能允许出现这种怪事了。他发现情况不给我们说,直接给《解放军报》写东西,影响很坏的。”
  “我没有看见《解放军报》发表黎明的读者来信呀。”我说。
  排长说:“《解放军报》没有公开发表,但报社内参发表了。听说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就发火震怒了,于是总政治部、军区、集团军、师的四级政治部门组成了联合调查工作组,来我们部队调查了两个星期。从一营一连开始,和每一个连长指导员排长一一谈话,要求他们说实话,参与打麻将了就要承认,和谁一起打麻将的,要说具体人;没有参与打麻将,看到几个老乡打麻将了,也要说清楚具体人;就是没有打麻将,没有看他人打麻将,听说什么人打麻将了,听谁说的,和谁在一起打麻将的,也要说具体人,最后签字、按手印,对谈话内容负责。所以这一次谈话,无论是哪一个干部,也不敢说假话了,谁说了假话,其他几个老乡说了实话,就可以证明他在说假话了,说不定把说假话的军官开除军籍,说不定送上军事法庭的,谁敢保证?这真是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两眼泪汪汪。总政联合调查工作组分几个小组,每个小组有三个人,有问话的,有记录的,最后小组长就会再问你:你刚才说的,是不是实话?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内容?然后,拿着谈话记录叫你看,你看完了,说没有虚假内容,就要签名按手印。你别看有的连排军官平时在操场上牛皮哄哄的,这一次有的人被吓得满头冒汗。最后联合调查组说了调查结果:咱们部队查出来四十二名连排干部参与赌博打麻将,看打麻将的人也不少,听说打麻将的人就更多了。所以这几天,在各个连队军人大会上做检查的连排干部,就等着北京的最后处理意见,有的已经下连当兵,停发了他们的工资。据说工作组走的时候,组长说:黎明写读者来信,真是保护了许多军队干部,如果黎明不写出来,上级首长还真不知道现在的部队发生了这样的怪事,军阀军队里边的赌博打麻将恶习影响很快,说不定马上就能传染到海军、空军、武警、二炮和陆军几百个部队,几千、几万名基层连排干部早晨不出操,夜晚打麻将,他们能带好兵?当兵的打麻将成风了,今后我们的部队还能干什么?一盘散沙,没有战斗力,溃不成军!”
  部队政治处主任是副团级军官,据说他本来马上就要提拔当正团级了,就因为黎明写了“打麻将成风”的读者来信,联合调查组来部队马上调查出了42名连排干部参与赌博打麻将,政治处主任也就没有被提拔起来当正团级。上级首长说他没有管理好部队的连排干部,就是失职、不称职,当然就不再提拔使用他了。
  一位报道员给我说:总政治部联合调查组有人提议给黎明上报立功材料,向上级首长反映真实情况的兵,就应该立功受奖提拔重用。
  部队政治处主任已经十分生气,他在部队连排干部大会上气愤地说:“部队出这个黎明,就把大家给害苦了。他为了自己写稿在报上发表,想立功受奖,就影响了我们部队几十名干部的提拔高升。有人还想给他立功受奖,我就不同意,你们能同意给他立功吗!?”
  部队许多官兵对这一次打麻将事件产生了不同看法:有的认为应该严肃处理打麻将的官兵,连排干部被处理了,打麻将的兵为什么还不处理?期待马上处理他们;有的认为这是高级首长小题大做,借机显威风,不关心部队基层军官的前途命运;还有的说,这不影响提拔使用,这是高级首长等着下级军官给他们送礼呢,他想处理你,你送礼了,他就不会处理你了,你送礼送得再多一点儿,他还要提拔重用你呢。咱们的政治处主任要是送礼,打麻将这事不影响他提拔,要是送得多了,一定会连升三级重用他的。
  议论归议论,大家在周一的中午就发现营部食堂来了一位高级首长,有人说是师政委,说的是下部队调查,其实就是催着部队给黎明上报立功受奖材料。团首长好像不太欢迎师政委来调查,师政委说直接到营部食堂吃饭吧。营长教导员只好欢迎师政委来与营部官兵一同吃饭了。师政委有时见了谁,就叫住问话,有人说,师政委还问了几个兵,是不是认识黎明。这时大家发现黎明已经不在营部食堂吃饭了,他又回到他原来的连队食堂吃饭去了。
  排长给我说:“师政委在营部吃住好几天了,再三催着上报黎明的立功材料,看起来如果不上报黎明的立功材料,师政委就继续在营部吃饭,说不定什么时候才回机关。团长政委不说话,政治处主任十分生气的。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吧?我听几个连排干部说,他们估计黎明最后还是会立功的。”
  年底黎明荣立了一次三等功。排长给我说:“黎明果真立功了,这真让政治处主任不开心了。”
  黎明复员后,我听到一个消息,总政治部工作组有人想给黎明荣记二等功一次,但是部队政治处主任坚决反对。师政委又来营部吃住调查研究,营长教导员写好了上报申请二等功材料,有人就给改成三等功的上报材料了。
  排长给我说:“二等功,就可以推荐上军校,今后毕业了可以当排长、连长、营长,说不定还会提拔更高级别的干部。三等功就不一样了,他年底就被安排复员,离开部队回老家了。”
  我在思考,看起来黎明今后的奋力拼搏经历之路,将会发生一个值得继续关注的励志故事。
  很快全军就制订了《新时期干部战士的‘八个不准’》文件,部队宣传队的人才还把“八个不准”谱写成一首歌曲,要求部队的官兵都要学会唱这首歌。我们开会之前,都要唱一遍《八个不准》,其中有一条是“不准赌博”。我每次唱到“不准赌博”时,马上就想起来黎明写给《解放军报》的“读者来信”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战友们很难再举行大范围的聚会,偶尔有小范围聚会,我就提起黎明写“读者来信”呼吁官兵不要打麻将,提起他荣立三等功的事情,可惜无人知道黎明现在的具体情况。
  后来微博、QQ流行起来,我问了更多的战友。
  微信方便了,战友微信群里许多人又见面了。
  一战友微信说:曾在县城看到过一次黎明,可惜没有留下他的电话、微信号,等再见到他,马上要他留下电话、微信号,一定告诉你。
  我等着战友发微信,期待着了解黎明离开部队后三十年来那些值得思考的励志故事……
  
  我们的军队要走向哪里?解放军部队里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虽然我已经转业离开部队二十年了,但我还在不断地思考!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积极应对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和挑战,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开放,大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凝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力量,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征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正在奋力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习主席强调指出: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是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听党指挥是灵魂,决定军队建设的政治方向;能打胜仗是核心,反映军队的根本职能和军队建设的根本指向;作风优良是保证,关系军队的性质、宗旨、本色。
  习近平强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明确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是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把人民军队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
  学习研究习总书记这一系列重要思想,我倍感欢欣鼓舞,我想在实现伟大中国梦、谱写新篇章的道路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追梦人,我相信在我们伟大祖国的辽阔土地上,一定会发生更多举世瞩目的新成就、新故事。
   (原创首发)当兵来到部队,发了红领章、五角星帽徽。首长教育大家要“淡泊名利,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平时要干好工作争第一,在年终评选立功受奖时不要争来争去,主动让更优秀的战友立功受奖。在首长的教育下,我们也形成了一种看淡立功受奖的心态。
  有一天晚饭后,我听到一位连首长议论立功的事情:一个连队一年只有一个三等功名额,连队如果上报,上级就会批准的。有个老兵四个三等功了,再立一次三等功也没多大意思了。有一个班长为连队贡献不小的,他在复员之前,向连首长提出想立一个三等功,复员后就没机会了。连长指导员和几个排长开会研究了一下,就满足了他的要求,上报让他立三等功,上级也批准了。
  
  ◎ 想立功的故事
  
  部队官兵经常说:“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因为我在报纸上发表了几篇新闻报道,有首长想把我调到他们的部队,于是我就来到了一个部队政治处了。政治处主任给我说:“你会写新闻报道,这是好事。今年努力写稿,如果一年之内,你能在军区报上发表三篇,年底给记一次三等功。”
  一个战友给我说:“多少年来我们部队,还没有人在报上发表一篇新闻报道稿件,首长说一年发表三篇,你不可能完成任务,想立功也是不可能的。”
  年底我真的在军区报上发表了三篇。主任给我说:“你写新闻报道成绩不错,给你一个嘉奖吧。你今后立功的机会还有很多,你在部队的路还很长。今年放映员小朱马上要复员,就给他立一个三等功吧。”
  我来这个部队时间短,也没有想立功,主任给我说这话了,我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的,其他几个人也默认了,放映员小朱就顺利地荣立了一次三等功。
  有的战友给我说:“你怎么没有立三等功呀?好像政治处主任说过的,你如果在军区报发表三篇稿件,就给你一个三等功的。”
  我笑了笑说:“我自己也没有想着今年立三等功,只是想着多写几篇文章,争取在报上多发表几篇的。”
  墙里开花墙外香。我的新闻报道见报之后,不少友邻部队的首长就想把我调过去。首长和我交谈之后,我感到,要想多写稿子,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开阔眼界,多了解不同部队的情况很有必要。
  于是我又换了一个部队,任务还是写稿、发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官兵服从命令需要不断调动。老部队发生的新鲜事,也有人会给我说一下,希望我回到老部队写一写。我就故地重游写了几篇,也在报刊上发表了几篇。几年时间我就在国家级、省级、军区报、地方电台发表二百多篇稿件了。
  年终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评功评奖工作。冯干事提醒我说:“你应该立一次三等功了。你没有立三等功的想法?”
  “你想叫我立功?按说我写稿不少,来咱们部队也发表了几十篇了,立一次三等功的条件也够了,你投我一票,我自己再投自己一票,我才能得两票,还不到一半的投票人数,你能再帮助我拉来几个人投我的票?”
  “我不是给你开玩笑。你要是想立功,就去找咱主任谈一谈。”
  我想凭我的工作成绩,我写稿不少大家能看出来,按说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这一次立功了,也算是首长对我工作的肯定。于是我去找政治处主任,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
  主任马上很明确地给拒绝了,他说:“我们是有文化的人,是经常教育别人的人,自己的功利思想就这么严重,我们怎么再去教育他人?我们自己应该做好表率,过好三关——批评关、荣誉关、苦劳关。我当主任一年多没有想立功,还照样干工作;我参军二十年,没有一次三等功,我曾有过几次立功的机会,都让给了战友。我能做到的,我想你也应该能做到的。咱们两个人今年谁都不要想立三等功。我看你能不能做到?”
  我没有马上表态,也没有马上反对。我见到冯干事就把主任说的话说了一遍。冯干事说:“有人传说,咱们主任吃了‘土特产’,想叫人家立三等功了,当然就不想叫其他人想立功参与竞争了。你再找一下咱们的政委说一次吧。”
  我有了想法,就不想早早地放弃了。我又向部队政委说了想立一个三等功。政委也没有批评我,而是耐心地说:“无论谁想立功,都没有错。首长需要看看部队几个党支部上报的立功人选,然后再进行认真地评选、对比,再选出那一些成绩更加突出的人立三等功,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
  我表示理解,我在《解放军报》等发表了几十篇稿件大家是知道的。有的部队规定:在《解放军报》发表一篇,就给荣立三等功。当然每个部队的情况都不一样。
  政治处党支部开会,主任讲了今年的立功受奖评选工作,叫大家发言,无人发言,主任看着我,我也沉默。主任说:“自然大家都不说话了,那就民主一下,大家进行无记名投票。”
  政治处八个人每人一张纸条。我在三等功后写了自己名字,放在主任办公桌上,主任马上拿起来一看,就不屑地看着我质问:“你以为你的成绩最大最应该立功吗?”
  这一句话让大家的目光就集中起来看到我的脸上。我也没有发火,平静地说:“每个人看法不一样很正常。我认为谁成绩最大,就应该投票选谁立三等功。”
  几分钟大家就都交了选票,主任说:“冯干事,看选票吧。”
  冯干事说:“我不立功了,你们谁立功都可以的。”于是冯干事看了选票,我得一票,放映员两票,小刘得三票。冯干事弃权,谁的票也没投,不得罪人。
  主任说:“我把我的民主票,投给放映员。”
  于是放映员和小刘都是三票,我得一票。七票,冯干事弃权票,八人共八票。
  主任说:“谁的票也不过参会投票人的半数。冯干事咱们把这个选票结果如实上报吧。请首长在会上再确定。”
  这一年我荣立一次三等功。有几个战友笑笑给我说:“你要是在集团军部队,早立几个三等功了。不过话再说回来,今年你荣立一次三等功,也是让他人羡慕嫉妒恨的。”
  有人羡慕,也有人会嫉妒恨的。政治处主任是否吃了“土特产”,俗话说是无风不起浪。小刘得三票,主任如能投他一票,他得四票。但主任投票给放映员,这表明小刘三票他不支持,我得一票他也不支持。事后不少官兵私下议论:俗话说的“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现在看这话也不一定是真理。
  主任阴沉着脸给我说:“你去出差吧。明天早上早一点出发,下午回来开会。下午三点,你必须赶回部队!”
  这真是一个难题,早一点六点才有长途汽车,到上级机关也到十一点了,办事快一点,想在下午三点回到部队也是不可能的。其他人去机关出差办事,给一天时间,人家还说太短了。我出差给半天时间真有困难,但我没有提不同意见。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坐长途汽车出发了,等我赶回部队的时候还是晚了,已经五点钟了。
  主任说:“你就是不听话呀。叫你几点回来的?你刚立功,就学会骄傲啦?你是有功之人就不听招呼啦?为了你立一个三等功,我费了多大的劲呀?你不领情。你没看见人家小刘?他想立功,得了三票,比你得票多。人家群众基础好,人家今年没有立功,心情不好已经躺倒不干了。工作还得我去做,又是谈心,又是安慰,又是鼓励。如果今年小刘立功了,去上级机关出差就不用你去了,叫几点回来,人家一定按时回来,坐长途汽车来不及,人家打出租车也会三点准时回来的。”
  部队首长说过多次,不准报销出租车的票。我不想打出租车的,花一百多元打出租车,说心里话我真舍不得花钱。当时我每月的工资才六百多元。
  经主任一说,我更加理解主任和小刘了。小刘得三票,主任没投他的票,他当时一脸不高兴的。前几天有人说说的声音很大:“小刘是最有成绩的立功人选,小刘要是不能立功,算是部队风气不正,我们大家就不答应。”我也听到了。现在小刘没有立功,他可能想不明白,部队经常教育凡事要勇争第一,见红旗就要去扛回来,不当败军之将。小刘真躺倒什么也不干,也不出早操了。年轻人闹情绪也是许多人能够理解的。
  有人说:他闹情绪,说明他有上进心,在哪里跌倒了,就要在那里爬起来。今年没有立功,明年还是有机会立功的。
  当然每个人都会总结经验,弥补不足。你认为他的“土特产”是不妥的,他可能认为这才是最需要继续发扬广大的。如果总结的不对,明年再想立功还是会出问题的。
  部队政委见了我微笑着,简单寒暄之后,他说:“今年你荣立三等功,没多少人反对的,你好好干吧。”
  一个战友给我说:“转业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估计政治处主任就要转业走人了,几个首长对他不是太满意的。”
  我沉默不语,副团级干部的转业问题不是我可以参与讨论的。几天之后政治处主任真的被确定转业了。
  部队上立功是有条件的。第一,要有立功的过硬条件,就是有大家公认的成绩;第二,要有立功的想法,如果你不说想立功,他人就不好选你的票;第三,要有群众基础,平时和战友搞好关系,立功之后有人服气;第四,要有多数首长的认可,多数首长不认可,那是无法通过的。党支部会上即使大多数人都投你的票,首长召开研究立功人员会议上如果把你给否决了,你还是不能立功的。
  
  ◎ 二等功臣找工作的故事
  
  二等功臣小朱,在北京一个部队当司务长,当兵十二年了平凡又平凡。突然有一天发生了奇迹,他在乘公交车时,看见了两名小偷。有的人会装着没有看见,小偷的手很快,转眼功夫,就会消失了。
  小朱身高一米八十,这时他不但眼尖,而且行动也十分迅速,立即抓住了一个小偷的手,大喊一声:“哪里逃!”
  另一小偷也来助战,小朱也不示弱,说:“战友们,不能让小偷跑掉,全部抓获!”只用几十秒钟,两上小偷就已经被捆在一起。
  事后人们才知道,小朱只有一人,之所以他大喊战友们,是他认为在这车上一定有转业或穿便装的军人。正如他所想,真有一名转业军人,也的确听到喊战友,条件反射一样立即参加了抓获小偷的战斗。当然也有普通老百姓也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只是敢怒不敢言,在小朱打响抓小偷第一拳时,这些平民老百姓也积极配合帮助抓小偷英勇了一回。
  几天之后,北京的军地几家报纸也刊发了这一消息,志愿兵在公交车上见义勇为,仗义为民抓捕小偷,记者们或长或短地发表了七八篇文章,部队很快就为小朱荣记一次二等功。按国家政策,有二等功的转业志愿兵在安置工作时,地方政府应让他挑选很好的工作岗位。有人说小朱这一次真是发达了,有人说小朱抓小偷很值,如果遇到的小偷是亡命之徒,小朱就会吃大亏了。还有人怀疑说,他为了立功找到好工作,才四处找小偷,前几次的小偷难对付不出手,这次小偷好对付,他才出手抓捕的。
  在考虑转业时,如果小朱不想转业还是可以在部队继续当司务长,但有人想当司务长,想继续在部队干事业。部队首长给小朱说:“你今年的走与留,你自己选吧。你有二等功转业回地方也不错的。”
  炊事班长想当司务长,劝司务长说:“你有了二等功,转业也会有一份好工作,你也为小弟我考虑一下吧。我当司务长也向你学习,也有机会荣立二等功的。”说罢自己先笑了。小朱也笑了,说:“机会让给你,将来如果你不能荣立二等功,你也不能埋怨我呀。”
  小朱转业了回到了老家,他拿上自己的二等功证章证书,四处找人,他想不到地方的领导每天都在忙,根本见不上人,局长忙,副局长也忙,找来找去半年过去了,找工作一事没有一点准确消息。
  小朱表弟小岳,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团委书记,看到表兄半年时间找工作没有什么效果,也为他着急,也帮着他问了几个人,吃饭喝酒几次也没有哪个官员答应安置在什么单位工作,相反却听到一些不太好的消息,安置难,有的人也是在部队荣立了二等功,也是几年没有工作,中央有政策,落实起来很难,省上有政策文件也难的,县官不如现管,咱们找工作岗位,最关键是在咱们县的地盘上,要有官员为你说话,有掌实权的负责人为你说话。
  小岳也有工作,也不能为表兄的事耗费太多时间,也不想浪费太多的金钱,只能等一等了。
  在一次军民共建座谈会上,小岳谈了军地关系,谈了自己表兄小朱二等功如何四处遭冷遇。
  我听了说:“我可以写新闻报道,向社会呼吁一下,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
  小岳给我拿来了他表兄小朱的有关立功的资料,还有几张发表他表兄抓小偷受表扬的报纸复印件。我看后就写了一篇稿件几天后,《咸阳日报》刊发了消息,标题是:首都抓扒手荣立二等功,家乡忙招贤众人三登门。
  我把他在北京抓小偷被军队首长高度赞扬,给他立功的事详细写了一遍,之后又说家乡的不少单位领导听说二等功臣小朱今年就要转业了,为招聘贤才功臣三番五次登门,邀请小朱来单位上班,保证落实政策。
  小岳看到报道后,给我打电话说:“你写的新闻报道,真有虚假水分呀,后边是小朱三番五次四处央求领导无人同意安置工作,我们只好再三邀请各级领导,至今没有落实政策,至今没有单位,现在仍然在家失望等待,这才是实事。”
本站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本站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家教遗风(散文)
下一篇:子不语
返回顶部